第一百四十四章 爱情观产生分歧

    “我没想干嘛啊?我还能想干嘛?”项西宁唇角上的笑容反而越扯越大,让她有一种特别害怕的感觉,这是要干嘛啊?

    慕笙的目光满带戒备的看着他,看到他的手不断的朝着自己的方向伸来,企图要做什么的样子,在他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腰部,然后直接在她腰部上不断的挠痒痒。

    慕笙最害怕的就是别人挠她的痒痒,他抓住了她的这个死(穴xué),一直不断的在她的腰间来回的蹭着,压根就没有打算想放过她的意思。

    “你干嘛呀?你是不是疯了?让你放开我,快点放开,你个疯子!简直就是神经病!快点放开我!”慕笙一直不断的在对他说出这些话,如何挣扎他都不愿意放开。

    “还说不说看心(情qíng)?”项西宁忽然扬起了唇角,笑容特别的邪魅。

    “放开我,快点放开!”慕笙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很想快点结束,因为她从小就不喜欢别人挠痒痒,很抗拒这些行为。

    可是无论她怎么喊,项西宁就是不愿意停下来。

    “走开!项西宁,你给疯子!”

    慕笙感觉心里有一股怒火正在不断的往上窜,很想对他大吼,可是她却不敢。

    说到底项西宁还是自己的长辈,而且还是自己的上司,如何她不敢轻易的对他无礼。

    “说,(爱ài)不(爱ài)我……”项西宁忽然停了下来,冷不丁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慕笙没想到他会问自己这样的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也不知道如何作答了。

    “你昨天答应我的事(情qíng)先考虑的怎么样了?能不能给我一个具体的说法?”项西宁听到他没有回答之后就转移了话题,大概是不想继续((逼bī)bī)问她吧!

    毕竟一切都该顺其自然,(情qíng)到深处的话自然会完全的袒露出来,她现在不说自然是对他的感(情qíng)还不够深。

    “我现在能先不回答吗?”她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眸,淡定的说着这些话。

    “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是(爱ài)就是(爱ài),不(爱ài)就是不(爱ài),你如果真(爱ài)我的话,你就跟我在一起,你要是不(爱ài)的话,那我也坦然接受,我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答案而已,为什么到你这里却如此的艰难呢?”项西宁忽然变得格外的淡漠,脸色顿时拉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她。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如何作答,毕竟按照现在目前的(情qíng)况来说,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慕笙摇了摇头,然后直接推开了他,接着缓缓地起(身shēn),当时膝盖还有一些微微的疼痛,可是还是忍住了,紧接着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了。

    “听从内心的答案,好吗?”项西宁看起来格外的淡然,对着她的背影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了,孩子都有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如果你(爱ài)我,那么我们就结婚,组成一个家庭,但是如果你不(爱ài)我,那么可以,我以后都不会再缠着你。”

    当慕笙听到结婚两个字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原本迈开的脚步顿时也停了下来,因为项西宁很早之前就跟她提出了这个话题,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提出第二次。

    难道是真的想要重新跟他结婚了吗?他现在有点怀疑这一点了,毕竟他(身shēn)边女人那么多,如果真的想要跟慕笙结婚的话,那么是不是就已经说明他决心一辈子要跟慕笙在一起了呢?

    “你会跟我在一起一辈子吗?你会(爱ài)我一辈子吗?你还会继续在外面沾花惹草吗?你还会跟别人睡在一起吗?”慕笙忽然转过(身shēn),盯着他说了这样一些话,问出这些话之后,她自己都觉得很吃惊。

    项西宁听到这些话之后,顿时也愣住了,抬起眼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可是他却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一直默默的看着她,始终都没有吐出一个字出来。

    慕笙顿时就知道了答案,然后勾起唇角,冷冷的一笑,瞥了他一眼,淡漠的说道,“你看吧!这些承诺你都没有办法做到,你凭什么说你要跟我结婚呢?哪怕我们已经有豆芽,但是你还不能保证我们会一辈子相(爱ài),首先是你不敢保证你会(爱ài)我一辈子,不是吗?”

    “难道你就能保证你会(爱ài)我一辈子了吗?”项西宁没有回答慕笙的话,而是反问了她。

    “会!”慕笙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直接就脱口而出了,“我从来都不会像你一样,可以随便变就跟别人睡在一起,也不会随便(爱ài)上一个人,我这人向来比较专一,所以我要求我的另一半一定要专一,如果做不到,那么我宁可不要开始这段感(情qíng)。”

    “你拿什么保证?你会(爱ài)我一辈子。”项西宁勾起了冷冷的唇角,“而且,毕竟你是(爱ài)我的,难道你真的要这么轻易就放弃吗?毕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遇到一个自己(爱ài)对方,对方也(爱ài)你的人,已经算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qíng)了,还谈什么长久呢?能过不就行了吗?”

    “这就是我们之间看法存在的差异,我宁可不要这段感(情qíng),我也不会要一个如此花心的男人。”慕笙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坚决,“我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的家庭,需要一个能陪我一辈子的人,能一直(爱ài)我的人,而不是中途就抛下我的人,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宁可不要。”

    慕笙已经将自己的心里想法完全的说了出来,可是项西宁却没有丝毫表示的意思,他并没有给她任何的承诺,说明其实他的心里还是不够(爱ài)她。

    这一点就证明了,他们还是不合适的,他不能达到她的要求,那么她就不该跟他在一起。

    慕笙进入洗手间洗漱了,可是项西宁却直接从房里出去了,出去之前淡漠的看了她一眼,用特别的浅淡的声音说着,“今天回国,准备一下吧!”

重要声明:小说《久别无恙,项少情深不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