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各自的承诺

    洛胤煌其实并不在意飞车本(身shēn),更在意的是宁溪对自己的重视和心意。

    他有的是时间和她耗,所以一点都不急,甚至洛胤煌觉得这个承诺的时间拖长点更好。

    毕竟他不可能一直以小孩的(身shēn)份留在她(身shēn)边,或者一直都不暴露。

    他希望有一天当自己的(身shēn)份暴露之后,他和宁溪之间还能有一份承诺来牵扯维持着彼此有联系。

    至于现在坦白,洛胤煌并没有想过,还不到时机!

    宁溪的(性xìng)子看似潇洒肆意、没心没肺,真正了解就知道其实她心思很细腻,也比较记仇。

    要是现在坦白了,她一气之下将他撵走绝交,那才是得不偿失!

    还是找一个比较好的契机为好!

    宁溪听洛胤煌认真的让自己写承诺,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脸,“怎么?你还怕本王不认账?”

    “我相信你是重诺之人,不过还是白纸黑字的写下来为好!”洛胤煌笑着认真的回道。

    宁溪桃花眼中的风流痞气被少有的幽深无垠代替,沉吟半响才勾唇笑道:“行啊!那你之前的承诺也给本王写一份。”

    洛胤煌何其聪明,哪里会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我的就是你的,那个承诺?”

    “小煌煌好聪明,这点随了本王!”宁溪眸底的幽深逐渐散去,溢出一片意味深长的笑意。

    洛胤煌心里莫名一紧,总觉得宁溪眼中的神色有些深意,可仔细看去却又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好,我写!”

    他行事从来都是随意由着(性xìng)子来的,那天虽然像是被宁溪蛊惑了才说出那句话,但却也不会反悔。

    于是两人从(床chuáng)上爬起,各执一笔写了一份才承诺给对方,还签上了各自的大名印了手印,盖上了各自的印章。

    当然,洛胤煌的印章是不久前宁溪让人为他雕刻的,他要是拿出自己那个印章绝对会暴露无遗,但名字手印却是做不得假的。

    随即两人便相拥而眠,心思各异!

    之后的两天宁溪依旧留在府中没有出门,发现探子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飞车上,在一个风高夜深的晚上,宁溪半夜见洛胤煌熟睡后就偷溜出了房间。

    宁溪前脚溜走门,原本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洛胤煌就睁开了眼睛。

    到了他这样的修为,哪怕睡的很香但一个轻微的动作或者气息都能让他立即醒来。

    洛胤煌坐起(身shēn)深深的看了看房门一眼,却没有像是曾经一样用神识去查看宁溪去做什么。

    自从对宁溪的心态发生改变后,洛胤煌便决定要尊重她的一切,复又躺下闭上了眼睛。

    宁溪躲开了王府的隐卫和探子的视线,悄声来到了王府供奉祖先的祠堂,这是那张地图上最后显示有着一个宝盒的地方。

    推门进去,宁溪先虔诚的拜了拜祖先,随即有些复杂的看了看那个写着“宁彦尘”的牌位。

    伸手将牌位拿起,在底座果然找到了一个机关,正好是那名侍女曾经教过的。

    于是凭借着记忆破解起机关来,片刻后“咔嚓”一声响起,机关被打开,一本泛黄又带着股古朴气息的书册从牌位底座里掉了出来。

    这牌位应该是那位将她带大的侍女放到这里来的,毕竟谁都不会想到有人会将东西藏在牌位里,她也是最近这几天根据记忆线索猜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纨绔:暗帝,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25章 各自的承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