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夫当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海灯 书名:我是八神
    “休得猖狂。”蜀山掌门长青一声怒喝持剑飞来。

    风之秋嘴角上扬,一抹坏笑,双目红光更盛,霸气冲天,手持拐杖迎上长青。

    “铛铛铛……”两人短兵相接,风之秋力大沉稳,一杖更比一杖猛,击得长青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有之力。

    长明心知凭一人之力,在场没人能治得了风之秋,此刻也持剑加入战圈,风之秋以一敌二也毫无败迹,一时风云为之际变,月无光。

    风之秋只觉体内破坏之力越打越盛,似能毁灭天地般,手中拐杖呼呼作响,直有摄人心魄之威,长青与长明只觉气势人。

    “呼”风之秋充满暴力的一招横扫千军,先把长青之剑拦腰打断,接着把长明之剑打飞出去。

    两人失去兵器岂敢徒手近搏,纷纷的飞掠出去,风之秋腰板拔的立于高空并不追赶,阿龙在不远的上空又是一声长鸣,似给风之秋助威,众人皆给风之秋这不可一世的气势压得险些喘不过气来。

    “嗖”一道白光向风之秋激过去,风之秋随手甩出一个气雷迎上白光,这下风之秋可失策了,气雷并没能阻挡白光的攻势,风之秋已没时间作出第二击,只好从内散发出一股寒气在前形成了一层冰。

    “嘭”风之秋只觉一阵气血翻腾,前的冰层已爆了开来,这是什么光居然能连破风之秋两招。

    只见长青手持一面铜镜,脸无表,这正是蜀山的震山宝——照妖镜,一般的妖魔鬼怪给这照妖镜照住马上现出原形,如果是修为不高深之道士给照住也会魂飞魄散,就是修为如风之秋者直接给光照上了也会受到重创。

    风之秋手掌一推,一面成五指形冰墙向长青压盖下去,“嗖,嘭”冰墙给照妖镜之光爆了开来。

    “嗖嗖嗖……”一道道光向风之秋激过去,这种法宝根本不用内力的崔发,长青当然使得得心应手,如果他是年轻人的话保准他会高歌一曲,长明笑得两只老眼都眯了起来了。

    慕容海见自己的姐夫躲闪得这么吃力,年轻气盛的他就想出手,给慕容白扯住,慕容白见到风之秋脸上依然保持着那抹坏笑,显然是信心十足,再观吴王与陈家英也没丝毫的紧张,摆明了是对风之秋有十足的信心。

    段明与他师妹何圆圆俱是提着一颗心大气不敢出,还算他们懂得知恩图报,再观三大家族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而玉机子则恨不得此刻持镜之人是自己,那样非把风之秋个千穹百孔。

    “呼,呼”两道龙卷风向长明狂卷过去,把周围的气流都全部带动了,众人只疑置于海啸之中,周围全是狂风暴雨的感觉,奈何照妖镜实不愧为一个超级法宝,几道光就把龙卷风给破了。

    风之秋又是一道火焰洒下去,只觉气冲天,仿佛置于火海之中一样,照妖镜的光只能从火焰中穿过却扑不灭这火神之火,长青并没因此而惊慌,只见他把照妖镜反过背面,一股火焰全部给它吸进去,真不失为震山之宝。

    再观风之秋依然是那一抹坏笑,真不明白他的自信是从哪来的,难道他就不知这照妖镜的厉害,长明恨不得把风之秋按在地上踩,然后把他嘴扯烂,只恨自己没这种,只能又骂一句:“上天不公平丫!”

    风之秋知道时机成熟了,只见他嘴里念出了一个佛印,渐扩大的朝长青盖下去,长青夷然不惧,几道光击在佛印上如同石沉大海,只好又使出反面的吸,佛印的俯冲速度更迅捷。

    佛印是没了,可同时长青连同照妖镜也随着佛印消失了,众人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长青刚才所立的空地,这就奇了,蜀山以剑著称,长青几时又习得了遁地术?

    “你这魔头,是你害了长青,我要让你碎尸万段。”无念师太手中拂尘瞬间变长万丈向风之秋扫过去,如同喷气机所喷出的尾气般好看,大家皆已清楚她与长青的关系,所以这次她可是含怒出手,威力也非同一般。

    风之秋连照妖镜这等法宝都不惧,又岂会把区区一老尼的拂尘放在眼里,风之秋手上呈出一股火焰接着往拂尘甩过去,火焰从拂尘头直烧到端部,无念手中拂尘给烧得只剩一条柄像个火把般燃烧着。

    “哟,师太,大白天的就想点火把找老人了。”曲伍通与无念不和已不是三两天的事了,此时又落井下石了。

    “嗖”无念把手中火把向曲伍通飞过去,无念这次可是忍无可忍了。

    长明又做起和事佬来了,只见他飞把火把接了下来,然后拦在两人中间让两人大事为重,看他那副忧国忧民的样,谁知一脑子全是坏水?

    风之秋手一甩,长青凭空出现往下掉,照妖镜风之秋当然留了下来,长青很快就稳住型轻飘飘的往地面飞去,无念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而长明则无半点喜悦之色,如果长青真的死了说不准他还能成为蜀山的掌门呢?现在又泡汤了,只能又暗骂一句——老天不公平啊!

    “其实一切只是我与长明老道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们都被他愚弄了。”风之秋的声音又在众人耳边响起来了。

    “休听他花言巧语。”长明脸色大变,不待风之秋把话说完就插口道。

    “道长请息怒,可否待风之秋把话完,谁是谁非,一切自有定论,如若道长没做亏心事又何必惧他。”慕容白抓住一切能为风之秋洗清罪名的时机。

    “是啊,就是嘛……”看了风之秋的本事,在场可没几人愿意与他为敌,心里都希望他是无辜的,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哼!”长明给人说到这份上来了,自己再发作的话就表明是做贼心虚了。

    “我与长明的恩怨皆因几年前争夺无心果而起。”风之秋的话又响起来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上长明,他竟敢不顾协议去争夺无心果,长明假装镇定,可手心还是溢满了汗:“一派胡言。”

    听在众人耳里明显是底气不足,很多人已开始相信风之秋,因为他所表现出的风范与实力没必要造这谣。

    “当时我还看见他把所有去争夺无心果的散人全部杀了灭口,我还险些遭他毒手,幸好我还不是那么好吃掉的,哼!”风之秋依然了古井不波,没丝毫的激动。

    “血口喷人,贫道与你拼了。”长明顺手夺过旁边一门人的剑朝风之秋飞刺过去,此时众人看他的眼神除了鄙夷就是怜悯。

    风之秋这次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连无念那老师太都看得呆了,在场不带把的应该都给他迷住了,嘎嘎……

    风之秋一个冲击波压下去,长明手中剑也发出了一道剑气击在冲击波上,冲击波只缓一缓又余势不止的朝长明咆哮过去,长明一剑插在冲击波上,“嘭”整把剑给击碎,冲击波也爆于无形。

    蜀山派主要修剑,没了剑就等于失去了一个臂,风之秋下手可没丝毫手软,一招幻影爪击下,白爪铺天盖地的压向长明。

    长明掣出了一层结界护体,“哼”风之秋一记钻空腿带起了一股紫色的火焰朝长明咆哮过去。

    “嘭,啊……”结界给钻空腿破开,长明只留下了一声惨叫就给风之秋从中钻穿过去,在场之人看得真是触目惊心,皆庆幸自己没与他为敌,此刻对长明的死只能说是死有余辜,连长青都觉得无颜面对天下之人,出了这档事真乃师门不幸。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八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