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阴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海灯 书名:我是八神
    众人见风之秋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面前,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犹其是他的父母与四女虽然明知他不会有事,可见不到人总是不安心。

    风之秋又开始重新布置他的十面埋伏阵了,这次威力更厉害,道行不高深的话保证有进无出,风之秋总时不时感到一阵莫明的烦燥,根本静不下心来修炼,只能又便宜那四女了,现在只见她们每天都是满面风啊!

    “报告师父,外面有一自称蜀山派弟子求见。”一门童向风之秋报告。

    “蜀山弟子?让他进来。”风之秋有点错愕的道。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位年轻道士,只见他气宇轩昂,背背长剑,“蜀山派弟子钟兴安见过三极散人。”年轻道士稽首行礼。

    “有礼了,请坐。”风之秋稽首还礼道。

    钟兴安落座后,丫鬟上过茶。“三极散人可是我们年轻一辈的骄傲,最近更是声名显赫,我派掌门有心结交之,所以特派小生来邀请三极散人到敝派做客,还望不嫌弃。”钟兴安泯了一口茶道。

    “贵掌门也太抬举小弟了,小弟也正想拜访贵派,择不如撞,我们这就起程吧!”风之秋虽不知他们胡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心里也清楚得很自己哪来的什么狗声名显赫,还说什么第一大剑派蜀山派的掌门长青真人想结交自己,那更是扯淡,他也不道破,倒想看一下这到底唱的是哪出戏?

    “三极散人果然豪爽,小生这就带路。”只见钟兴安脸上一抹冷笑一舜即逝,又哪能逃得过风之秋的法眼。

    走出门外只见钟兴安背上剑自己飞起来,他也飞起站到剑上面,原来是御剑术,只见他满脸得意的御剑而去。

    突然上空一声巨鸣,吓得钟兴安差点没从剑上掉下来,抬头只见后上方一巨大飞天霸王恐龙正载着风之秋尾随而来,本想在人家面前露一手,没想到却是班门弄斧,阿龙还是缓慢而行呢!要不早就把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蜀山剑派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大派,整个山由无数个小山峰围绕着九大峰而成,而且极具灵气,真是修真之士的愧宝,每座山峰都有人把守,而蜀山派就座落在最高的秀云峰上。

    钟兴安到得宫门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带着风之秋直接飞进内庭院上空,风之秋虽觉得有点不礼貌,可人家主人这样要求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见下面有上百个蜀山弟子在练剑,见到上空突然出现阿龙这个庞然**都不由停下来驻足观望。

    风之秋刚想往下降落,突然感觉危险在近,不动声色的掣出一层冰墙护体,“嗖”一道剑气击在冰墙上,就这点能耐也只配背后偷袭了,冰层纹风不动。

    风之秋不用转也知道偷袭自己的是钟兴安,只见他转就是一个冲击波,钟兴安御剑躲过的同时脸上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风之秋也不知道这到底是钟兴安个人的举动还是整个蜀山派的谋?可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人想对他或与他有关的人不利,都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死无葬之地,只见他连摆出两记大龙卷风,把钟兴安周围一大片所有的空隙全部给覆盖过。

    钟兴安真是大惊失色,想不到风之秋给传闻中还要恐怖,现在躲无门只好掣出了一层结界护体,哼!真是不自量力,“嘭”龙卷风把结界击爆还余势不止的把钟兴安卷出去。

    钟兴安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根本没能力破出龙卷风的外围,风之秋最喜欢痛打落水狗了,只见他又发出一个气雷尾随而上。

    “砰”横空出现了一道剑气把气雷给拦了下来,又十几道剑气把困住钟兴安的龙卷风给破了。

    “风之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到我蜀山派来撒野。”长明真人带着十几个弟子御剑把风之秋围在了中间,蜀山派虽说弟子众多,但能御剑飞行的一下也招集不了多少,像庭院下面的就没这修为。

    “哼哼”风之秋冷笑两声没答话,早该猜到是这牛鼻子老道的谋,只见他先下手为强的一道火焰向长明咆哮过去,长明逃跑的动作还真TM快,没见他多大动作已闪出了老远,可他边的一名弟子就没这等修为了,此时已全着火,只留下了一声惨叫就给烧得灰飞烟灭了,火神的火焰可不是闹着玩的。

    又十几道剑气向风之秋激而至,阿龙可不是吃素的一下子就升高了几十丈,看得蜀山弟子真是又恨又嫉,还在他们愕然的当儿风之秋又使出了幻影爪,但见满天的白爪居高临下的向他们压至过去。

    每人都远起了一层结界护体,同时阿龙也喷出了一个火龙珠刚好把长明远的剑气给挡了下来。

    “铛铛铛……”风之秋发怒了,只见他同时掣出了一叠五雷轰顶符,还在结界护体中的蜀山派弟子给击得气血翻腾,就连长明也用结界护体,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风之秋,想不到几年间这小子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不除之真是后患无穷啊!

    庭院下面的蜀山弟子可就不是每个都那么好彩了,差不多一半的弟子给雷电轰得支离破碎、血横飞,有的尸体还在燃炼着,剩下的赶紧逃得远远的,这种用生命购买的入场券还是不看为妙。

    风之秋此刻立在阿龙的背上犹如一尊战神,蜀山派弟子看了都自然的产生了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而长明却露出了一抹嘲笑,仿佛一切都在他计划当中,心想风之秋再厉害还不是入了他的

    风之秋红拐杖已在手,又是三角叶像仙女散花般的洒向蜀山派弟子,十几把剑幻化出了满天的剑花,剑花把三角叶击落的同时,剑尖发出的剑气还向风之秋激而去,而长明总是躲得远远的时不时的来一招偷袭,哼!还名门正派呢?他见识过风之秋的实力后就明白以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留得下他,这本来就只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风之秋的红拐杖转出了一个旋涡把剑气全部收进去,此时又有十几蜀山弟子御剑而至,风之秋知道不宜恋战,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再说蜀山派被称为第一大派实力当然不可小窥,只见他旋涡往挡在前面的长明推送过去。

    长明只见一个大旋涡向自己咆哮过来,他可不会以犯险,只见他逃跑的功夫还真是一流,一下子又闪出了老远,阿龙趁这空当一声巨鸣飞而去,风之秋又向后打出了一面冰墙,几十道剑气全部击在冰墙上。

    蜀山弟子想追,比速度又哪是阿龙的皮毛,长明把众人给叫住,他清楚得很以现在这些人追去,显然是毫无胜算,看来他是还有后招。

    “掌门师弟,风之秋简直就是不把我们蜀山派放在眼里,他骑着恐龙无故到我派生事,还打死打伤我们好多弟子,他还说誓要铲平我们蜀山派,真是无法无天,如果我们不还以他颜色,以后就无法立足了。”长明真人义正严词的道。

    在场的有蜀山掌门长青真人,还有他的小师弟长意真人,还有东南西北四大长老,原来长明是要挑拨全派来灭掉风之秋,自从当年为抢无心果,风之秋亲眼见到他不止不顾协定去抢夺无心果,而且还杀了那么多的散人,从那时开始风之秋在他心里一直是个心结,更有杀他徒王高峰,所以他发誓一定要让风之秋十倍奉还。

    “师兄,风之秋在江湖并无劣迹,他又怎会无故到我派生事,其中必有原因,你可细查?”仙风道骨般的长青掌门虽然不理尘事,可似乎并非一无所知。

    “掌门师兄,不管是何原因,他既伤了我派弟子,我们就要讨回个公道。”长意真人一直以来都是脾气最暴燥的一个。

    “说得对,我们蜀山派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四大长老上千年来也威风惯了,又岂能容忍别人跑到他们头上来撒尿。

    长明心里像吃了蜜般的甜,此刻他倒像是个局外人了,一言不发,只等着看好戏,当初师父没把掌门之位传予他这个大师兄,就是看他心术不正,难修成正果,他却以为是因为长青懂得讨好师父所至,所以一直怀恨在心。

    “掌门师兄,就由我率领众弟子把三极山夷为平地?”长意这话看得长青直摇头,心想蜀山派几时成了占山为王的山贼了,个个都喊打喊杀的。

    “四位长老,你们就陪同长明师兄前往三极宫把风之秋请来问个明白,请勿妄动干戈。”长青真人还是比较有一派之主的风范。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八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