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海灯 书名:我是八神
    第二天李香儿又叫风之秋陪她去逛街,风之秋真不知逛街有什么好玩的,可他是不会拒绝与漂亮女孩子约会的。

    陪美女三百个,不辞长做风流人,哈哈……

    郎才女貌却也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两人就这样手牵手走在大街上,年轻人真无聊,这就叫做浪漫。

    “对不起!”原来是一年轻人撞到了风之秋,赔笑的说了声对不起就急匆匆的走了。

    风之秋笑得更灿烂,只见他手里不知几时多了个手机,然后送给了路边的一个老乞丐,那老乞丐高兴得嘴都合不拢连连的道谢。李香儿笑笑也没说什么。

    突然那年轻人走到一转角处骂道:“MD真倒霉,不止没偷到钱,自己的手机还丢了。”

    这时一部林肯停在了风之秋旁边,从车上走下来的是慕容空。

    慕容空打开车后门对风之秋道:“能赏个脸到我家做客吗?我爷爷他老人家很欣赏你,更想认识你。”

    既然是一个有辈份的老人家相邀,当然不好拒绝,风之秋拉着李香儿上了林肯。

    没多久车就驶进了一座别墅里。慕容家真不愧是本地最有钱的大家族。只见车一路驶过两旁全是整齐划一的风景树,还有好多花草,里面有假山、喷泉,车还以四十时速行驶了十几分钟才到客厅。

    走下车只见住宅区都有几十幢,全是欧式建筑方格,地面铺的却是大理石。风之秋拉着李香儿跟着慕容空走进了客厅。

    走在宽敞的客厅里,地面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四周传来清脆的回音。只见一头发花白的老人正与一漂亮的女孩坐在那聊天,旁边站着四个丫鬟。

    老人见慕容空带回了一男一女,想必那男的应该就是风之秋了,只见他站了起来道:“这位一定就是风兄弟了?”

    “爷爷您太折煞我了,叫我之秋就好了。”风之秋还礼道。

    慕容白看得出风之秋的修为不在自己之才,大笑道:“好,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请坐。”

    他们刚坐下来,丫鬟就很有礼怕上茶了。坐在慕容白边那女孩见到风之秋先是眼前一亮,接着看到给自己还漂亮的李香儿和他在一起,心底不由泛起了一阵酸楚。这一切都逃不过慕容白的老眼。

    慕容白先向风之秋介绍了他旁边那女孩叫慕容飞燕,就是慕容空的妹妹。慕容飞燕看风之秋的眼神直接又大胆。害得李香儿老大不是滋味,还用力拧了一下风之秋,在此场景风之秋也只能做到疼痛不形于色,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功夫啊?

    慕容白很是善谈且风趣,看得出他今天很高兴。说他几个孙子不成器,还说有像风之秋这样的孙子就好了,接着看了一眼慕容飞燕叹了一声“唉!”

    这一声叹得慕容飞燕这么大胆的女孩脸都红了,众人都笑了起来。风之秋只好再忍一次拧痛了。

    慕容白还一定要风之秋陪他吃过饭再走,盛难却,只好又便宜一次肚子了。

    风之秋现在对食物虽然没多大兴趣,可当看到桌子上的那些美食还是食大振。什么鲍鱼、鱼刺、佛跳墙、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山上跑的。只能感叹一句——有钱真TM好!

    吃过饭慕容空还亲自开车把他们送回家。

    还没到家他们就下车了,李香儿说走路浪漫,风之秋只好陪她浪漫了,不然上的瘀血可能还会多一点。

    风之秋把李香儿送到家,然后径自回去了。

    三天时间说句不好听的放个都完了,特别是开心的时候过得就是快。

    风之秋和吴王又来到了西双版那的原始森林,只见胡媚娘早已在那里恭迎大驾。这狐狸精还真是个急子。

    “你们来了?”胡媚娘飞奔过来道。

    风之秋手一伸然后那拐杖就出现在他手里迅速的长长。

    那圆头红拐杖不用风之秋说他也知该怎么做。只见那比较大的圆头像莲花一样张开,只见三颗无心果紧挨在一起,原来无心果也能跟着缩小了。

    风之秋取出了一颗交给了胡媚娘。胡媚娘激动不已,连连施展魁术向风之秋致谢。风之秋倒不打紧,只是可怜了那吴王,他可是看得血沸腾啊?恨不得当场让风之秋赏他一个冰雷来息息火。

    胡媚娘拿了无心果依依不舍的离开。她不清楚自己的魁术是否迷倒风之秋,可她知道自己见到风之秋却总会心跳加速。

    回到住处风之秋也与吴王一起进到波罗密空间里,然后拿出剩下的两个无心果,他吞下一个,给一个吴王吞下,怎么说吴王也是有功劳的,不给他就太不道义了。

    接着两人开始修炼。风之秋只觉一股气流在他体内奔流不息,尤如万马奔腾,好像要冲破开来,紧接着气流形成了三颗金丹。一般修真者都是只有一颗金丹,而此刻风之秋却形成了三颗,真是异像。

    看来他的第三极已有一定的修为,而且随着修为的加深也得到加固。因为本波罗密心经修成,就会有金钢不坏之体,而且不老不死。他现在正在朝着这方向发展。

    吴王的功力也是增进了不少,从他眉开眼笑的表就可以看得出。

    风之秋干脆打铁趁。他开始找被他的佛印困在虚空里的老道聊天了。

    “里面是不是很舒服?”茅山老道只听四周响起了风之秋的声音,到处张望而不见其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把我困在这里?快放我出去。”老道吼道。

    “放了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你就等着灰飞烟灭,永不得超生。”虚空四周又响起了风之秋的声音。

    “你要我做什么,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都答应你。”老道的底气已没那么足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明说了,我要你茅山符的修炼法诀。”又是只闻声不见人。

    “这我得考虑一下,毕竟这是我茅山派不外传之秘,要让师兄知道了,不扒了我的皮才怪。”老道为难道,他既不想传又不敢得罪风之秋。

    “都要灰飞烟灭了,还要皮干嘛?”这声音说得很是平静,可听在老道耳里却是心惊胆战、不寒而栗。

    “好,我答应你,我这就传予给你,你可要说话算话。”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这老道有的选择,又何必要死呢?

    老道就这样说了一遍给风之秋听。其实知道了它的原理,方法和窍门,再加上高深的道行,炼符也不是很难的事,只是威力的大小还要由使用之人的道行决定。

    风之秋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可以随便的炼出各种符来了,有什么魂飞魄散符、五雷轰顶符、隐符、定符、遁地符等,真是层出不穷。

    风之秋决定就找这老道试符,没信用也得做一回了。修真界最恨就是偷炼别人的功法,而如今风之秋更是以不公明的手段强迫人家教,传出去他不马上成为修真界的公敌才怪。

    只见他给自己上了一道隐符,然后进入到了困老道那虚空里,先是给那老道神不知鬼不觉的贴上了一道定符,接着发出了一道五雷轰顶符,只见五道雷从天而降,老道偏是动弹不得,一下子给五道雷击中。这老道的元神再次给击得稀巴烂。

    风之秋并没打算就此作罢,然后再给他稀巴烂的元神拍上一张魂飞魄散符,整个元神登时灰飞烟灭。

    风之秋想:“我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残忍了,不过我还真是个天才,才学几天就给那老道使出来的不知强多少倍,哈哈……!”这可能就是风之秋的一个入魔征兆,只是还言之过早。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风之秋和李香儿开始上大学了。大学是去到另一个城市读,所以还是三人在外面租房住。

    风之秋和李香儿刚走进学校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怎么像是一所贵族学院啊?里面的风景很是优美,有一种花园式的感觉,而且很宽阔,教学校也建造得很有风格,好像是以八卦的阵式建成,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位懂阵法的风水师所设计。

    很多学生都是开私家车来上学的,这里更像是一个交际场所。他们所谓的上大学就是只上不学。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八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