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月夜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极度厌世 书名:龙魂史记
    当龙辰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正站在之前跌进洞**的那块巨石之上。周围还是漆黑的夜晚,仿佛一切都只是梦境,不曾真实地发生过。然而手中的神秘木简传来的阵阵寒意如此真切,似乎不断提醒着龙辰,这一切,绝不是梦。

    龙辰呆立半晌,脑袋里一片混乱,最后用力的摇了摇头,往家的方向奔去…

    当龙辰一路狂奔赶回家中时,发现母亲和雪儿在边早已哭成了泪人,这一刻,龙辰再也忍不住了,因为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也是如此被人在乎的。

    “娘!”龙辰三步作两步冲进还未反应过来的兰若的怀里,兰若当下一愣,随即反映过来,死死的搂住怀中的血,泪似决堤:“乖孩子,你到哪里去了,急死娘亲了。”龙辰哽噎着答道:“孩儿不孝,让娘担心了。”当下便把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告诉母亲,当然,其中有些关键部分便一番糊弄过去,不是龙辰信不过二人,只是怕烈雪不小心说了出去,况且,隔墙有耳,所以不便多言。

    “傻小子,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听完龙辰的述说,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了,兰若破涕为笑,“下次还这样,少不了打你**。”

    “别,兰婶婶,你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的错。”一旁的烈雪听到兰若要打龙辰,慌忙不迭的插道。龙辰这才想起烈雪也为自己哭了鼻子,心下一阵感动,当即动道:“雪儿,谢谢你,不关你的事的,都是我不好。”烈雪鼻子一抽,嗓音更见哭丧:“这你也要和我争呀,坏辰哥哥,害雪儿担心。”见到烈雪如此憨模样,龙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吞吞吐吐的说:“大不了下次我摘你最喜欢的花儿送你。”

    “真的?一言为定哦!”

    “嗯,一言为定。”

    “拉钩!”

    “切,我才不玩那么幼稚的东西。”

    “你赖皮。”

    兰若笑嘻嘻的看着眼前两个天真无邪的小人儿打闹在一团,屋子里一片暖意。

    然而这暖意,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吱呀”一声,门被人用力的推开,几乎是同一时刻,房里的众人就感受到了无比的杀意。兰若脸色一沉,来者正是怒气冲天的大祭司龙冥!而他后站着的,并不是往常的众多护卫,而是,龙轩。

    “你来干什么?”兰若冷声问道。龙冥没有回答,径直走向三人。兰若很清楚龙冥为什么没有带任何护卫,她更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是什么样的事。“站住!不要过来!”兰若怒声呵斥,她的躯剧烈的颤抖着,双手下意识的张开护着龙辰和烈雪,就像一头为保护幼崽而不惜一切的母兽。

    “若儿,你让开,今天我一定要这畜生的狗命!”龙冥房怒火已经快要喷涌而出了!

    龙辰的失踪实在让他饱尝了一次许久都没有过了的惊慌,这对于一个向往绝对控制与权威的上位者来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耻辱!而历经几个时辰的搜索居然毫无收获,更是对他号称无孔不入的九念力的绝妙讽刺!

    此时的龙冥,如何能不怒?

    “他只是个孩子!”兰若竭斯底里地对着龙冥吼道。“不管他做了什么,他都只是一个孩子!你要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吗?”

    龙冥冷冷的笑了一声:“孩子,对,他是孩子,但他也是一个不该存在于这个世间的孽种!””你住嘴!“兰若状若疯狂:”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孩子,你给我滚!滚啊!”

    “只怕今晚由不得你了.”龙冥似乎杀意已决,当下不再理会兰若,左手虚空一引,之见空气中一股冷霜之气立即转入其掌心,不断流转,光华四溢,正是龙冥的得意神技——幻指!

    幻指,九神技,引天地间纯寒之气,以无上法催之成冰,或化为针或化为箭,随指而出,无影无形,中者当即失去行动能力,且十内全经脉寸断,五脏逐步封冻,哀嚎而死。因此法过于毒,因此自魔被封印之后,术一派将此列为术,早已失传。没想到龙冥居然用此毒技来对付一个不满十三岁的黄毛小孩!果真丧灭人

    “不要!”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龙轩比谁都知道幻指的厉害,“不要!爹!弟弟他不是故意的,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爹。。。”

    “不要叫他爹!”兰若突然冲着龙轩大声的呵斥:“他不是你爹!”

    “够了!”龙冥狠狠地瞪了兰若一眼,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然后转对龙轩沉声道:“你先带烈家小女娃出去,在门外等我。”龙轩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但眼神碰上龙冥沉的视线,心下一寒,应声道:“是,父亲。”于是走上前去,伸手轻轻拉过烈雪:“来,雪儿,我们先出去一下。”

    “不、我要和辰哥哥在一起,我不出去!”烈雪似乎很看不惯龙冥和现在的龙轩,因此看也不看龙轩便甩开手,紧紧的拉住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龙辰。

    龙轩一愣,尴尬的站在那里,求助的看着龙辰。心下一阵无奈。

    雪儿此时的表态,让龙辰甚是感动,原来在雪儿心里,还是他比较重要一点。但是此刻他亦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所以即使心中充满着仇恨和愤怒,但是剩下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让雪儿呆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但是他知道不管他说什么都无法让个倔强的雪儿改变主意。于是他邪邪一笑,猛的甩掉雪儿的手,淡淡的对烈雪说道:“谁稀罕你陪。”

    烈雪显然没想到龙辰会回她一句这样的话。当即眼角便一片潮湿:“你!你欺负人!臭龙辰,你会后悔的!”说完一跺脚,头也不回的往屋外奔去。龙轩立马转追赶,临出门时,回望了漠然的龙辰一眼,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此刻踏出这个门,便和弟弟是陌路之人了。

    可是终究,他还是迈过了门槛,没有犹豫。

    龙辰撇了撇嘴,他的目的达到了,我真是个气人的天才,他自嘲的想。

    “好了,现在我们进去谈谈吧。兰若”龙冥见龙轩和雪儿都已出去,于是撤掉左手法术,右手轻轻一弹,下一刻,一条细如发丝的九之力钻入龙辰的体。可怜的小龙辰立时动弹不得。只能对着冷笑的龙冥怒目而视。

    兰若自知无法阻挡法力通天的龙冥,心下左思右想,终于打定一个主意,答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母亲和这个大恶人走进内房,龙辰突然从内心底处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他再次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无用,“废物,”龙辰恶狠狠的在心里咒骂着自己。

    约莫半响功夫,几乎没有任何争吵,兰若便从内房走了出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或许是此时任何表都不足以表达出她此刻的心了。

    辰看着母亲,心下一阵心疼,自己这个废物儿子确实是不争气,从小就让母亲不断的心,现在还连累到母亲一起受罪,真是不孝啊。也许我确实不应该来到这个可恶的世间吧,龙辰痴痴的想,是为了惩罚我意外的到来吗?让我拥有如此一个冷血无的甚至根本不像一个父亲的父亲?再让我一无是处,尝遍被讽刺看低的滋味?

    走吧,辰儿。”母亲的低声呼唤打断了龙辰的胡思乱想。“嗯?走?”龙辰有些诧异,却发现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知觉。接着便被母亲牵着,往屋外走去。龙辰还没醒过神来,就这样结束了么?不可能啊?那个叫父亲的人,他不是要至我于死地么?

    突然,一阵极细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辰儿,莫要惊慌,是我,娘亲,现在你不要有任何反映,我在用心术和你传音,你不用说话,只听我说便是。”

    龙辰疑惑的抬头看咯看母亲,兰若对着他点头微笑。龙辰心领神会,便默默的跟着母亲走。

    “辰儿,况紧急,长话短说,你记住我下面说的每一句话,因为这些话,将决定你的命运。记住,每一句都要听清楚。”

    “第一,孩子,唉,其实龙冥并不是你的父亲,至于你的父亲到底是谁,以及和龙冥这个大魔头有什么关系,现在一时说不清楚,后等你足够强大时,你自然能够得知。娘只是希望你在拥有足够的力量之前可以安全的成长,而不希望别的东西影响到你,希望你可以明白娘的苦衷。”

    “第二,辰儿,你要记得,你是与众不同的,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要记得,你永远是娘眼中的天才,你将来一定会成为大人物,但你要答应娘,不可过于杀生,得饶人处且饶人,否则,你一生将坎坷不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娘刚才和那个大魔头说让我来亲手处置你,但我之是缓兵之计,等下娘掩护你,你不要回头,只管跑,记住!只管跑!不要管娘,娘摆脱他之后自会去找你。你听好,直接跑过八夏桥头,然后跑到你平常玩耍的高塔旁边去,在哪里,会有人救你的。孩子,听话!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意气用事,娘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你没有逃走,娘死不瞑目!现在,跑吧,辰儿,跑吧,我的孩子,不要回头!!,只管跑!不要回头!”

重要声明:小说《龙魂史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