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初,变与不变。

    短信:“今晚大家聚一下。6点20去车站。”

    生那天在学校,所以我喜欢周末回家后大家再去吃一顿。这也变成我的癖好了,不在生那天过生。我觉得真正的生只有一个,就是我出生的那天,以后的无所谓了。

    到了要约人的时候发现还是一如既往的那2个人。萧,还有星。

    当我发出邀请短信后,就收到了他们祝贺我生的短信,很欣慰。

    我走去车站。已经转凉了,空气清新。天色暗下去了。

    还是这条熟悉的路。我走了3年的路。

    还是那个车站。我们3个一起等待公交车的地方。曾经等待去学校的地方。

    老店都在,可惜的是包子铺关了。以前早餐都是吃这里的包子的,便宜,但个小,少。开了个蛋糕店。里面金黄明亮的灯光让我不知所措。

    一会儿,星到了。长高了。

    似乎一切都没变。还是我们等萧。上学的时候也一样,萧是最慢的。就象原来一样。

    然后我们开始聊各自学校的事。

    我们三个在幼儿园就在一起,但高中分开后,很不适应。

    我和星决定慢慢走去萧的家。这样可以在路上碰到他。

    我们走到他家门口,他才出来,这速度可想而知。我们用出租车彪到一个不到1000M的地方。这不算砸钱。

    刷刷锅人多,要等,要拿号码牌,象看病排号一样。要等很久,我们拿了牌子就去书店玩会。刷刷锅可是好吃又好玩的东西,初一的生时也带他们去吃这个,忘不了。至于为什么说好玩,吃火锅时把活的虾啊什么的扔到水里是不是很好玩啊?有种折磨的罪恶感。

    在书店里看到了《越狱》的书,星激动的要买,因为那书封面写了:越狱的粉丝必买。星认为自己就是,花了38大洋。我认为还不如花这38元的电费和网费上网看。

    再回去刷刷锅,刚好轮到我们。

    萧开始了他折磨小虾的旅程,点了2盘虾。点完东西后,我又额外点了3个蛋。说看谁的蛋打得好。他们变乖了,不喝啤酒,但也没喝旺仔牛

    回家还是坐出租车,和以前一样在一个大榕树下停下。这是我们3家中点位置,以前我们拿着地图研究出来的。走回家的路程都一样长。

    一切都象原来的一样,都没变。

    变的只有我们的年龄,我们的体,还有时间。有天都会消失。

    我们大声哭过,大声笑过,这不成为理由。

    彼此在心里约定,不在一起也要象在一起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帅爷终极破解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