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劫云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网络不问出处 书名:归原录
    青元座下的金雕,是无尘真人当年云游四方之时驯服的一只异兽,锋利的双爪配合为空中兽类的优势,战力足以媲美元婴期的修炼者。

    因为朱风流和侯根两人修为才刚到结丹期不久,所以此次外出,只能三人同乘一骑。和青元淡定的神色不同,朱侯两人脸上简直兴奋的发光,嘴上一刻不停地谈论着天南海北,看样子有出去大施一番拳脚迹象。傍晚时分,浮云寺的轮回钟又响了起来,比之前青元听到的还要响亮清晰,厚重的钟声回在无边的云空,给人一种安逸自在的平静感。以直线距离计算,浮云寺在距离无山一千多公里的西方,若路上无事,四人飞行两天便可到达。朱风流和侯根坐在金雕背上,一边赞美着天边的火烧云是如何让如何让迷人美丽,一边探讨着这次平妖伏魔大会可能会出现的高手。

    “大师兄,若是遇到一些门派的挑畔,我们该如何是好?”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利的东西,朱风流向着一旁的博清开口问道。

    “以大局为重,能忍则忍!”

    “哦...嘿嘿...”

    朱风流和侯根听到博清的回答,默契的相视一眼,嘿嘿直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害人的招。两人心中的小计俩自然瞒不过博清,不过想到两人的能力,博清也不担心两人会闹出什么大风浪来。

    “轰隆隆!”

    一道狭长的电光闪过天际,天边传来一阵沉闷的滚雷,天色在几个呼吸间,由光彩照人的霞光换成了铅色的黑云。

    “不好,是大范围的雷云天气!只是这范围未免大了一点吧!”侯根抬头一看,入眼的全是乌黑的暗云。

    “大师兄,我们是继续前进,还是先避一避?”

    “你若有独挡天雷的能力,那你就继续前行吧。”

    看着越来越沉的天色,博清懒得理会朱风流的废话,当先驾着飞剑向下飞去。可能是本能的感应到了天边那股毁灭的雷罚之力,不需三人御使,金雕自动跟着博清的形,向低空飞去。

    平常的雷云虽然在威力上无法跟劫云相比,不过对于修为低下的普通修真者来说,依旧不能力敌。为了不让自己被暴乱无章的雷电劈成碎末,修为底下的修真者御空之时,若遇到雷云天气,只能暂避锋芒。

    待三人落地,金雕高鸣一声,到其他地方觅食去了。环顾四周,青元四人落在一个还算宽阔的山岗上,和附近茂密的森林相比,怪石嶙峋的山岗显得有些空旷和荒凉。

    青元刚一落地,林中的各种虫声、鸟、声兽吼声传入耳中,一种久违的气息———生命体活动的气息扑面而来。

    “外面的世界可比山门闹多了,听听,这咕噜鸟的叫声多动听!”朱风流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山风,说出了青元心底的想法,侯根也点头表示同意。

    “美好的外界,不过是极具蛊惑之力,由声色装潢而成的虚假外相,对道心不稳的修真者来说,弊端远远大于益处;许多修为高深之辈想在红尘练心修神,最后却适得其反,功亏一篑,皆因逃不过红尘碎琐的百般纠缠。只有在无声无色的地方修行,才能保持无无求的平常心境,让修为稳步提高。”博清没有反驳朱风流的说法,只是挑明了两者的利弊所在。

    “嗯?”

    感觉脸上有点冰凉,青元右手一模,是雨水。

    眼看倾盆大雨就要浇下来,首要的事就是找个地方避一避,几人可不是修为高深之辈,可以用内气撑开一个外罩来挡雨,即使修为高深的修真者,有地方避雨也不会去做这种小题大做的蠢事,太太划不来了。

    “大家快看,那边正好有个避雨的地方!”

    侯根眼尖,当先发现了山岗附近的崖壁有一个天然的避雨处,几人赶紧走了过去。

    “呼啦啦!”

    四人还未走到崖下,瓢泼的大雨就降了下来,整片森林沉没在雨雾朦胧的夜色中,除了雨水和树叶的击打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好在崖下的避雨处比较宽阔,几人也不担心被雨淋着。在几块垫坐的石头中央,有一堆灰黑色的木炭灰,看那颜色,显然是不久之前有人也在此地休息过。

    “唉,山上的柴火都被这场大雨淋湿了,本想在山上开个烧烤宴会,看来只能干粮填肚了。”看着外边绵绵不绝的大雨,朱风流拍着大肚子哀声大叹。除了他还站着,青元几人早就一**坐在石凳上,飞行了一天,体不累,双眼也乏了,又遇到这种烦人的鬼天气,四人一致同意就地休息一晚,等到明天再做打算。

    几人潦草的把肚子填满,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正准备休息,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枯枝被踩断的咔嚓声,让刚放松的四人又紧张起来,博清意念一扫,很快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也是一拨赶上这鬼天气的行人。

    博清意念发现对方的同时,对方也感受到了博清的元神波动,循着博清精神波动的根源,朝青元几人走来。很快,五团在夜雨中散发着迷蒙光芒的修真者出现在青元几人的视野中,外面瓢泼的大雨,全被对方外放的劲气挡在体外。为首的是一个五旬老者,精瘦的面容被护体真气散发的微光照的时隐时现,在老者后,是四个衣着差不多的年轻人,一人一剑的装束,让人一看就猜到定是某个修真门派的弟子,再结合近在浮云寺将要举行的平妖诛魔大会,这拔人的目的,博清已经猜得**不离十了。

    两拨人马的目的地,都是浮云寺!

    博清的元神扫过,已经猜出了对方的大概修为,对方五人当中,修为最低的都达到了元婴期,除了最前面带路的老者之外,后面四人中还有一个人的修为博清根本查探不出来,这种况说明对方的修为至少比博清还要高出一线。虽然心底暗暗震惊,但礼数还是不能废。

    “前方的几位朋友,在下归元宗博清,今晚夜黑雨大,山路难行,何不过来歇歇脚、避避雨。”

    “那就打扰了。”听到博清几人友好的话语,五人加快步伐朝青元几人坐着的崖底走来。

    “在下葫芦谷成百千,携弟子前往浮云寺参加平妖诛魔大会,不想半路竟然连遇雷雨天气,若不是博兄解救,我等一行今晚非变成落汤鸡不可,成某再此多谢博兄的好意了。”

    “哈哈哈,成兄客气了,我也和成兄一样,携几位师弟前往浮云寺参加近将要举行的平妖诛魔大会,哪成想半路竟然遇到雷云天气,只好先休息一夜,明天再做打算了。”

    “原来如此,真是幸会!”

    一通介绍下来,双方也都互相认识了,只是对方几个年轻弟子看向青元几人的眼光中,有着一丝挑衅和一丝鄙夷,让朱风流几人很是不爽,碍于修为过低,不好发作而已。

    “大师兄你看,天色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朱风流抬头向外,发现沉的天空竟然变成了红色,被红光映成暗红色的云朵间,隐隐还透出丝丝紫色的闪电。

    几人闻言转头,都发现了天空的奇异之处。

    “轰...轰隆隆...”

    雷声越来越大,伴随着红云的出现,一阵莫名的威压越来越清晰,最后几竟然压得在场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天道的威压?!这是劫云初现的征兆!不知道是哪一位前辈要渡天劫了。”可能成百千也见识过他人渡劫的景观,当先叫出声来。

    听到有人渡劫,青元几人也都来了兴趣,一齐仰头看向远空正在酝酿的劫云。观赏他人渡劫,可是千载难逢的机缘,在天劫降临的瞬间,会有少量道之印记从劫云中逸散出来,若在劫云攻击的刹那间把握住道之印记在心底变化的痕迹,心神将会得到难以想象的提升,若悟出其中精要,甚至能从中衍化出许多威力恐怖的大神通。如此千载难逢的机缘,不止青元这里的两拨人不会放弃如此大好机会,估计劫云范围内的修真者,只要稍有见识的,都不会错过。

    酝酿到极点的劫云,仿佛光线吞噬器一般,疯狂地吞噬着漫天的红色光芒,最后连压在众人心间的那股天道威压也被吸进了劫云之中。远处观望,劫云就像一颗极度凝聚的红色电球,从电球表面冒出的电弧,轻易地就能撕裂周围的一片天空,威势骇人之极。

    “劫云竟然这么恐怖!”朱风流看着远空的球状劫云,一脸惊骇。

    “嘁!如此胆量也想求道成仙,简直可笑至极。”

    看到朱风流脸上的表,旁边响起了一阵不屑的哼声,弄得朱风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底暗暗记下了这个茬儿。

    “轰!”

    酝酿到了极限的劫云,终于爆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归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