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惊变(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网络不问出处 书名:归原录
    鉴于青元文盲一个,博清忍心耗费了从二师伯手中得来的一块极品真元石,又花费了极大的功夫把基本的字词以元神印记的方式刻画在里面,制成一块半巴掌大小的玉简交与青元,青元只要对着玉简,便可习字识词。

    利用修养中闲暇的几天时间,青元细细琢磨着前两天在温泉发生的事。意念沉入元神空间,除了入眼的血色雾气,再没发现那一双奇异的眸子,这让青元百思难寻其解。

    经过温泉血气入侵的怪事,现在青元体内流动着的天地灵气中,总是带着一丝血色雾气,随着内气的运转而运转着。这不仅让青元的内气看起来怪异无比,原本宁静的心神也受到了极大干扰。

    博清在传授青元宗门心法的时候便说过,归元宗的心法有静心凝神的作用。

    行功中,为了让起伏不定的心神平静下来,青元一边运行着体内的天地灵气,一边心中默念着刚从大师兄那骗来的心法口诀。每一句口诀念出,都会跟体内流动着的内气发生一种难明的共振,似乎有增长、稳固和提升内气运行速度的作用。连受血雾影响而变得有些浮躁的心神,在心法的牵引下,也变得平和了不少。

    又经过多次的探索,青元发现,在行功之时,心中只要不时的念着《归元诀》的心法,就能让体内的天地灵气和血雾分道开来,形成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不过只要心念中没了心法的辅助,天地灵气又会受到血雾的影响,相互搅合到一起,让自己难以静心凝神。

    心法口诀在修炼中虽然可以让混为一体的天地灵气和血雾分离开来,如此做法却只能治标,无法治本。也不知到底是何物的血雾依然在吸纳着青元体内的天地灵气,而且吸纳的速度非常快,一个周天,青元经脉中与血气一同运行的天地灵气就会去之七八,依照这样的速度,半个月时间便能让青元凝聚于丹田处的灵气团消于无形。

    请教大师兄?青元暗中摇了摇头,否定了心中的这个想法。若自己把体内的况告诉与大师兄,以自己体内这股怪异的血气,怕是要被他把自己的老底全部盘问出来才甘心。不到最后,还是别跟他说为妙。

    归元宗虽然上不了大台面,但在修真界还是属于正道门派,宗门虽然没有除恶扬善的门规,却也看不惯邪派的一些行事作风。在无西山呆了半年有余,博清的内心青元早已摸了个七七八八,博清外相看似极为和善,但在一些事,譬如正邪之间的事上却是极为固执。青元还记得一次在跟博清讨教“善恶以什么为界限”这个问题时,博清一直坚持正义坦是为善、邪恶怪诞即为恶;行善者,扶之,为恶者,除之!还说修道之人,应当持三尺利剑,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当时那副偏执表,似乎和邪派之间有着什么血海深仇一般,全无修道者的儒雅心。青元看其异样,内心虽然不全赞同大师兄所说,却也不去反驳。

    “看来只有自己慢慢摸索了。”青元如是想着。

    青元数天的修养,却苦了伙食房中忙活的朱侯二人。看到青元来接替他俩,一通“小师弟你总算康复了,愁死师哥我了!”“回来就好!”等等一大堆语言就朝着青元轰炸而来。若是不知两人的心,非感动得一塌糊涂不可,即使青元心中明白两位师哥话中之意,还是非常感动。

    经过上次事件,温泉那满是腥味的水已经不能喝了,为了保证饮用水的质量更好,又起到锻炼人的作用,提水地点被博清换成了山上的寒心潭。

    寒心潭位于无西山西北面一个山谷中,面积比小温泉大了十几倍,幽深的水面跟小温泉一样,也冒着丝丝白气,只是温泉冒的是气,而寒心潭冒的却是寒入骨髓的寒气。在寒潭百米范围内,除了靠近潭边生长着一些晶莹如玉的透明药草和一些不惧严寒的青苔,普通植被根本受不住如此低的温度。

    青元始一进入寒潭十米范围,内气运行着的体也受不住如此寒冷的气息,打了一个寒颤。来到寒心池边,青元嘴唇已经发紫,四肢也渐渐失去了知觉,低头看向“呼呼”冒着寒气的潭水,奇怪的竟然看不到一点冰块。为了不让自己冻死在这里,青元咬牙猛提了两桶水,正要起...

    “啪嗒...嗤嗤!”

    寒潭溅起的冰水浇在手背的皮肤上,登时裂出了好几道口子,血迹还未出得裂口,就被冻在了里边。寒意透过肢体进入头部,脑海立时传出一阵清晰的疼痛感,连心念都比平时慢了几拍,子呈现半蹲状,一时间竟无法屹立而起。

    如此低温,若是换成凡俗之人,体内没有丝丝流转着的天地灵气,体中的血液估计早就冻结了!

    “啊!!!”

    在没进归元宗之前,青元以他那两尺过头的羸弱之躯,便有勇气和流浪狗争抢东西,岂会臣服于区区寒气。一声大吼从腔中发出,声震山野,体内血色的雾气似乎感受到了青元内心隐藏着的那一丝叛逆之气,疯狂地运转起来,一时间,青元心念中充满了对世间的极度不满,眼中竟闪出阵阵血光。

    陷入异状的青元不知,在他进入山谷之时,博清就一直跟在他后,以防青元再发生什么意外。看到青元竟然抵受住了寒心潭的寒心气,暗中点了点头,在确保青元无碍之后,便消失不见了。幸运的是,博清距离青元较远,又没有特意观察他的双眼,这才没发现青元的异样。

    “啪嗒!”

    摇晃的水桶又有几滴寒心潭的从桶里面水溅到手背,迷糊的心神又有冷意袭来,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血色雾气竟然能在自己的不经意间控制自己的心神,青元在如此寒冷的地方,额头也挤出了几点冷汗。

    好在这寒心潭的水可以让自己回过神来...

    嗯?!!寒心潭...水!可以抑制体内的血色雾气!!

    发现了寒心潭的妙用,青元暂时了却了心中的一点隐忧。转动僵硬的子,提着两个满水桶,蹒跚的朝山谷外面走去。刚出得谷口,手背就像冰冻的颜料放入锅中,刚才被寒心潭水冻裂的皮肤,立马出现了几条红色线条,清艳的鲜血沿着裂口冒了出来,疼痛中带着几丝冷辣,弄得青元龇牙咧嘴。

    回到伙食房,青元想再试试这寒心潭水的奇妙之处,却发现离开寒潭的水,早已没了之前的效用,只得下次再试。

    意念沉入经脉中,发现藏在经脉中的血色雾气经过一番吸收和变化,又壮大了几分,吸收同化天地灵气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

    元历三万七千九百九十九年,天现异象,乌云盖天,血光闪耀,波及范围不知几千里远。

    “轰轰轰轰......”

    莽莽群山之中,无人知道何名何处,原本安详的原始森林,大地忽然传来一阵颤动,接着便是阵阵的撕裂声。渐渐地,满眼郁郁葱葱的林海,出现了一条黄色的线条,接着两条、三条......线条越来越大,就像一条条翻腾的土龙,一直延伸到眼难视的天际。

    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大地裂开的沟壑就出现了滚滚浓烟,阵阵赤色岩浆由裂缝中迸而出,抛到森林各处。

    “呼!”

    也不知哪处先起的头,阵阵火焰越林而出,风助火势,火顺风吹,烟火漫天。一时间,大地的撕裂声、岩浆的喷声、森林万兽的惨叫声充斥着整个天际。

    大火在无边的林海一直焚烧了整整三个月,天地间,入目的尽是滚滚的烟尘和焦黑的黑土,灭绝生机的焦土上,苍凉至极。

    “呱!吼呜!!吼吼吼吼!!!”

    死寂的焦土中,响起了阵阵心颤的吼叫声,一只只浑赤红、奇形怪状的售形生物越出裂缝,或站在地上或腾在空中,转眼间赤色的体形变成了各色的毛发、鳞甲、皮肤、羽翼......如此三天三夜,待大地的温度退去之后,密密麻麻的奇异生物才超四面八方奔去。

    几乎同一时间,北域荒原、难圆缘海、西极蛮地等等足迹罕至的极地,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变化,甚至连东部的修真界和凡俗界,也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天灾**。

    短短一年时间,大地浮沉,人间改貌。

    而青元,却依旧在无山忘我的修炼着,丝毫不受外界的变化所影响。

重要声明:小说《归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