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切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网络不问出处 书名:归原录
    前几天看到师兄们在擂台上飞天遁地的剑技法,青元早就心痒难耐,若不是自己修为太低,早就跑上去比划一番了,听到小立的提议,正中下怀。wWw.青青三人为了不影响到其他人,便来到了擂台处,哪想这里竟然出奇的人多,各位师兄正围着大鼓,看着台上的比斗,不时的拍手欢呼着。台上比斗的两人,一个材稍大,手持一把精铁长剑,看准对方的破绽,出剑犹如疾风;另一人也是手提长剑,不紧不慢的抵挡着毒蛇一般袭来的剑招,在对方招式用老时加以还击,看两人守攻有序的样子,修为应该在伯仲之间。

    剑光在台上闪耀,你来我往的对攻中,一阵叮叮当当的武器碰撞声和咚咚咚雄厚悠长的鼓声传出场外,在远处的青元安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台上两人的比斗延续了一个多时辰,到了最后,两人体内气劲早已用光,只能依照平常练习的剑技,相互招呼,虽然没了气劲加持,繁复的剑招依旧让青元看得眼花缭乱,最后材稍大的师兄依仗比对方更纯熟的剑技,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两人相互施礼后,退下擂台。然后就看到一位西山的女师姐上台,红唇轻启:

    “德安师兄和杜明师兄的这场这场比试,德安师兄胜!下面的同门有哪位觉得不过瘾的,也可以上来比试一番!”

    跟着台下传来了一阵欢呼叫好声。

    “哗哗哗!”衣光闪动,小立一招俊俏的追云赶月,轻轻跃上了大鼓台面。

    “不知小师妹要跟谁切磋?”台上的师姐看到有人跃了上来,意念微查,发现了青青的修为低得可怜,便知道她是刚入门不久的新人,施礼问道。

    “师姐好,我要和他比试比试。”青青还了一礼,转头看向青元所在,用带鞘的佩剑指着青元说道。

    女子一看,原来是青元小师弟。

    “小弟,等会切磋你要小心,不要被小师妹伤着,也别伤着小师妹。”

    青元点点头,看着头上的鼓面,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内气运转全,双腿稍微向下一弓,直直的往台上跳去。

    “咚!”

    没有及时收回劲力,青元注满劲气的双脚重重的压在鼓面上,响起一阵鼓声,震波传入脚底,那种**感差点让青元翻倒在地。

    “你看你,呵呵呵。”

    看到青元那衰样,小立笑出声来。台上的师姐看到比斗双方都已到场,嘱咐一声点到即止之后便退出了台面,看着归元宗两个修为最低的师弟师妹相瞪眼,似乎回忆起自己的过去,台下的师兄师姐反而沉默下来。小立依旧一红妆打扮,右手提着佩剑,头上一根珍珠带子挽住了馒头青丝,脚上一双鹿皮小靴子,灵动的双眼难藏心中的感受,一脸兴奋地看着青元。相对小立的装扮,青元却朴实得多,从上到下,全清一色的灰色“装”,头带、短衫,布鞋,就连手上用于切磋的武器,也是呈青灰色的劈柴刀。

    原本依照青青和小立的说法,要给青元换把体面一点的长剑,只是青元嫌长剑过轻,用着不习惯,最后青青两人也只好依他了。

    “准备好了吗?我可要出招咯。”

    小立“叮”的一声拉出长剑,剑鞘扔到一边,卖弄似地舞了几个剑花。看到青元点头,小立左手捏了一个剑诀,长剑后置,之间反着寒光的剑刃闪出一阵迷蒙青光,显然内气早已注入其中,弹转体,变幻莫测的幽冷长剑直指青元。

    “我来了!”

    看到青元呆在原地不动,似乎早已被自己高超的剑技迷茫,小立心中一阵大喜:看你怎么挡我这招!

    看到小立都已经出招了,青元居然还傻站着不动,运气防都不懂,真是无话可说,台下众人都不看好青元。只有少数几个用心观察的人知道,青元看似站在原地不动,其实内气早已运于全,只因劈柴刀的质地太差,劲气不好注入,才没有出现青光迷蒙的景象。

    “嘿!梅花七点!”

    小立一声喝,向着青元袭来的剑招中途忽然以一化七,从七个不同的方位向着青元刺去。青元的看着逐渐增大,越来越近的七把近乎一模一样剑尖,冷静的分析着哪一把才是真的。

    “嗯?!”

    似乎看到了几把剑尖的某种异样,青元静心凝神,全力运转体内的天地灵气。为了减少体的被攻击目标,青元双脚呈马步斜对着定于鼓面,右手举刀子后仰,力量从腰部开始,传入臂膀,经由手臂传至手腕和五指中的劈柴刀,对着小立眼花缭乱的剑招,一招简简单单的力劈华山,直劈而下。

    看到青元简简单单的一招竖劈,小立脸上布满了胜利的微笑:看你怎么分辨我的剑招中,哪一把才是真的!小立仗着自己的剑技,也不改变攻击方向,她不认为青元有分辨自己剑招虚实的眼力,因为以前在和青青的切磋中,若青青不集中精力,也无法准确的判断自己这招剑技的虚实。

    两人交手看似很久,实则不过几个呼吸内的事。

    “叮!”一阵牙酸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小立看着青元略带微笑地脸庞,眼中流露出一脸不信,然后便看到青元的面孔越变越小,子朝来路倒飞出去,“碰”的一声摔倒在地,眼中亮起一阵金星,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只听到昏迷前台下传来青青的尖叫声。

    青元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分辨出了小立剑招中的虚实,内心激动不已。粗看之下,小立七把剑尖看似没有区别,都散发着幽幽青光,实际不然,青元细看之下发现,七把泛着迷蒙光晕的剑尖中,有一把与其他六把有着一丝极细的差别,那便是:六把剑尖的光芒一直没有变化,只有其中一把的光芒有些吞吐不定,青元料想着便是真正的那把,没想到自己竟然蒙对了。

    待到从激动中清醒过来,才发现小立已经被自己一招打翻在地,现在有好几人围在一旁,激动之心立马消散,紧张地走了过去。

    “青青姐,小师姐没事吧?都怪我,是我......”

    “小弟不要自责了,小师妹只是疏忽中没有运转内劲护,被你俩的劲气撞昏过去而已,等会她就没事了,你就放心吧。”

    青元这才稍稍放心,生怕自己把小师姐弄出什么伤来。

    小立被劲力震昏,也在理之中。修为在伯仲之间的男女,多数女子的劲力远没有男子的大,两人面对面以力搏力的比拼,赢的自然是男方。特别像小立所学剑法,更注重招式的灵活而不是力量的大小,小立跟青元正面相搏,那是以己之短搏他人之长,再加上比斗之前没有运气防便提剑急攻,不输才怪。若小立跟青元游斗,青元在没有任何技巧招式下,光靠蛮力,必败无疑。

    .........

    “小师弟你是怎么办到的?连小师姐都不能百分百的断定我剑招的虚实,你竟然一招就破掉了,难道你的修为比小师姐还要高?”

    清醒过来后,小立倒没有被人打昏的挫败感,反而对青元能一举破掉自己的这招剑法好奇不已,围着青元的子左右上下看了个遍,弄得青元扭捏不已,也没发现青元有何过人之处。为了引开小师姐那让自己害怕的好奇眼光,青元这才把自己破掉“梅花七点”这一剑招的想法说了出来。

    “原来是我对内劲的控制还不够好,让你钻了空子。不行,这场不算,我们现在再去比试一场,我就不信我比不过你。”知道自己的破绽后,小立显然不再担心青元对自己还有任何威胁,扬言又要比试一番。

    “好了,小师弟还没修习招式法诀呢,怎么比得过小师妹你,等以后小弟学习了招法过后,在跟他比试不迟。”

    小立想想也是,若是现在再去和青元比斗,赢了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只好约定下次两人相见之时再行比试。

    又住了两天,在交代了博清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无心和无净就带着另外两山的弟子离开了无西山。离别之际,青青却是红着脸给青元硬塞了一块红色的挂链,青元浑上下,没有一件出得手的东西,最后只好把自认为最珍贵的东西---被离坎称为神器的卡片送给了青青。

    这十天半月以来,可以说是青元最快乐最清闲的时间了。快乐嘛,自然是有青青和小立陪着;至于悠闲,那便是不需要去伙食房做事了。也不知道朱风流和侯根两位师兄出于何种目的,原本一直对伙食房敬而远之的两人,在这段时间竟然把伙食房的事宜全包了,里面整理得井井有条,烧饭做菜更是细心百倍,弄得青元以为两人转了,直到昨天下午两位仁兄一脸欢笑的把伙食房的工作还给青元之后,青元才明白两个师哥还是两个师哥,除了满面光,本质一点都没有变化。

重要声明:小说《归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