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种奇妙的感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网络不问出处 书名:归原录
    秋一过,冬天就到了。即使在有号称能够困仙诛魔大阵守护的无山,也不能完全抵挡大自然的威力,山上的温度在不知不觉中又下降了一些,青元来到归元宗,也已超过半年了。这天,在听到山门的年终测试将要开始后,青元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搞得朱风流和侯根还以为他得了什么怪病,好在不久后青元又回复到了平的状态中,两人这才打消去喊大师兄过来的念头。

    青元之所以如此高兴,是因为他从朱风流和侯根的谈话中了解到,每年的年终测试,无三山的弟子都会同聚无西山,一起组织山门测试,顺便联络一下彼此间的感

    刚担水回来的青元,想到不久之后就能见到青青和小立,内心很是兴奋,自己和她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相见了,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

    “哎哟!是朱师哥和候师哥啊。”

    正想着事,没想到却被拍了一下背榜,青元吓了一跳,转头看到同进同出的朱侯二人组,这才吁了口气。

    “小师弟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难道---在想女孩子?”朱风流仿佛抓到了青元的小辫子,一副我早就知道了的表,一脸戏谑的看着青元。

    “肥猪你也不看看小师弟才多大,心里哪会有你那种龌龊心思,还自以为赛猪哥,实则是自作聪明,愚不可及。”

    青元看到候师哥给自己解围,红着脸感激的点头称是。

    “我龌龊?我自作聪明?我愚不可及?瘦猴你也不看看你那色猴样,昨晚也不知道谁在半夜三更发梦,摇得铺咯吱咯吱响个不停,一晚上都在念叨着‘妮妮妮妮哥你’,害的我鸡皮疙瘩落了一地,隔夜饭更是狂吐不止。还有脸在这说我龌龊?我看你才是外正里邪,不,应该是外表正人君子,内心肮脏龌龊!”

    “你,你胡说!”

    侯根被朱风流说得满脸赤红,犹如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老鼠,想叫却叫不出来。

    青元看到两人又在抬杠,赶紧出言阻止。

    “对了朱师哥,《归元诀》心法是怎么念的,我现在突然忘了!”青元抓到机会,问了一下《归元诀》心法的事,以防等到和青青还有小立见面的时候考自己,自己却无言以对。

    “哦,《归元诀》的心法啊,嗯,好像是---”朱风流自命脸皮赛过无山,此刻白净的脸上也不争气的有些发红。

    “哦,我想起来了,第一句是:炼精化气,气凝丹成。还有就是---哦,你看我,把正事都忘了,下次再教你吧,我有要事出去一下,小师弟你先慢慢体会这一句的含义吧。”说完朱风流不待侯根讥讽,早已一溜烟消失在门口,怕青元问及自己,侯根也道有事要去协助朱风流,也跑路了,只留下青元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轻念着刚得到的宗门心法。

    “炼精化气,气凝丹成?这不就是说吸纳天地灵气,积少成多,然后结气成丹吗?这也太容易了点。只是后面的是什么呢?”得到前面的却没了后面的,青元心里七上八下,陷入了苦恼中。

    半年来不懈的修炼,青元的体貌有了极大的改变,及腰的长发盖住了大半边脸孔,只能偶尔看到流露出坚毅目光的黑色瞳孔。长期的担水劈柴,双臂上已不再给人瘦弱的感觉,虽然没有看到隆起的肌,隐隐中却透露着一丝力感,高也有了一丝变化。从外表来看,青元已经蜕去幼稚的气息,摇一变,成了一个悠悠少年郎了。

    现在伙食房的事,对青元来说轻松了不少,从提桶外出到担水回来,只花了一个半的时辰,劈柴的时候,也能把一节木头在两个时辰之内劈成四半,不再是碎末一堆了,如此变化,让朱风流和侯根惊叹不已,直叹青元是无西山的人才。可能是受到青元进步的激励和影响,也可能是为了心中的那么点尊严,为了不让同门师兄弟师姐妹笑话自己修为还没有刚入门的小师弟强,两人也积极的投入到了修炼当中,只是效果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或者等到山门年终测试,就会知道了吧。

    刚劈了两刀,青元又呆愣起来,双眼望着脚下的木头,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这种现象对青元来说极为罕见,以前都是一心做事,脑子里除了修炼,就只有修炼,现在却时常望着一些事物发呆。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舒服的事,青元的眉头皱了一下,意念回归,不过眼睛还是死死的看着脚下的木头,好像今天不打算用长刀劈开,要用眼神撕裂一样。

    看着看着,忽然发现木头有了一丝变化,好像眼前的木头被什么扭曲了一样。

    “嗯?”

    青元刚想细看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又消失不见了,难道刚才自己在做梦?青元又对着木桩上的木头细看了几次,可是都没什么发现,只好作罢。眼光停留在原来的木头上,心里继续想着别的事,只是一会,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这次青元没有刻意去关注,而是顺着意念的引导,慢慢分析着事的源头。待到把这种奇妙的感觉保持住之后,青元才移动眼神,看向引发这种奇异现象的木头。青元只觉得自己的意念正在木头之中快速穿梭,只见原本枯干的树皮,快速倒退着,渐渐远离意念的观察视线,最后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丝丝奇怪而又熟悉的东西,青元细细回想,这才想起这不就是树干的线条么,怎么分成一条一条了?若真是这样,那自己不就能一道劈开它了吗?

    保持着这种状态,青元右手举刀,对着线条的痕迹用力一刀,啪啦”一声,原本需要耗费一个多时辰的木头,就这么分裂开来,受到响声的影响,那种奇异的状态又离他而去。为了证实自己刚才不是在做梦,青元举刀对着裂成两边的木头就是一阵猛砍,却发现木头依旧是那么硬,木头的硬度和刚才那种奇妙状态中的感觉有着天差地别。

    依着刚才的那种感觉,青元把目光转移到了离木桩不远,斜放着的一节木头上,不久之后,那种感觉又出现了,举刀斜劈,一阵木头特有的裂声过后,原本圆形的木头又被青元劈成了两半。如此实验了几次,青元终于得出进入这种奇怪状态的门路,那就是心念凝聚于双眼,然后通过眼神,高度凝视某种事物,这种奇怪的感觉就会浮现在眼前。正要欢呼一声,忽然觉得双眼一黑,摔倒在地。

    从无北山和无南山回来的路上,博清心非常的好,这次去南山和北山,是探讨年末的测试事宜,决定哪一天开始举行。除了这事,最主要的是传达无尘真人的消息:今年年终测试除了达到元婴期的几个弟子,余后的前三名,同样会得到一件无尘真人亲手炼制的下品灵器。

    听到这个好消息,无心和无净也是满脸笑容,表示活动十二天后在西山举行,一切事宜照旧,不需要有太大的变化。

    回到山门,已是傍晚时分,看到伙食房还是静悄悄的一片,心里有些奇怪:每到这一时刻,小师弟便会起火做饭,现在时辰已经不早,再过一刻钟在阳洞天修炼的师弟师妹就要回来,怎么伙食房还没看到动静呢?

    来到伙食房,四下一看,找不到一个人影,只好让元神幅散开来,百米范围内,一切动静都逃不过博清的元神收索,结果在柴房边上发现了昏倒在地的青元,以为出了什么事,博清收回幅散的元神,急忙向边上的柴房走去。

    “小师弟你怎么了?”

    看到怀里的青元上没有伤口,听到喊话也没有反应,博清有些急了,狠狠吸了几口气,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燥乱的心冷静之后,博清不对自己刚才的反应苦笑一声,右手搭在青元额头,细细感受了一下,才发现青元只不过脑力过度昏厥过去而已,休息几天,应该就行了。

    青元的元神空间。

    “嗯,这小子虽然傻了一点,悟却还不错,正是你们顿悟一道的好苗子啊,不如老秃驴你收他做你的关门弟子吧。”离坎看着倒在一旁,透明中隐隐间传来一阵红光的青元元神,对云空戏道。

    “阿弥陀佛,老衲实有此意,怎奈老衲与小施主只有朋友之交,却无师徒之缘。善哉善哉!”

    “得了,别在老子面前装模作样的,不就是嫌他上煞气过重么,你不收,我来!老子可没闲在这陪你上千年,定要让他在百年之内有前往冥界的能力。这事,你不会反对吧!”离坎话似在问,意却简洁明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阿弥陀佛!”云空没有回答,也不在意离坎的撩拨,只是道了一声佛号。

    “嘿嘿,这就对了!只是,该从何下手呢?修炼冥界的功法?好像对人间界的人来说,不大可能。这小子现在练的是归元那王八蛋的垃圾心法,若他那垃圾货经过老子得一番升级,效果会怎样呢......”

    元神陷入昏迷的青元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离坎的插播下,已经改变了原来的道路,至于通向何方,连始作俑者离坎也不知道。

    ......

    令博清想不到的是,原本以为青元昏迷两山天后就会醒来,怎想到一连十天,眼看年终的山门测试就要开始了,居然还不醒来。每天博清都会检查一番青元的况,好在除了元神较弱,青元体没什么恶化,只有再等两天,等师叔或者师傅亲自来看了。

    青元陷入昏迷,最最想让他醒来的不是博清,而是正在伙食房忙活的朱风流和侯根,两人是一边做事一边念叨,希望老天能开开法眼,让苦难的小师弟清醒过来,好解救还沉沦在无边苦海的朱侯二人。

重要声明:小说《归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