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上厕所都TM的上不消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星君仔 书名:最最穿越
    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池塘边,一群癞蛤蟆呱呱的叫个不停……

    在这种环境下,听,听也就只能听到这种声音,因为夏的夜晚就流行这种声音,看,可就啥也看不到了,连个毛月亮都没有,能不黑吗?可是这种地方……

    “喂!蟋蟀!还有多远呢,都走了老半天了?”东子无趣的道。

    “马上到了,前面就是了!”徐帅道。

    有两个高大的人影正奔池塘的方向走来。

    东子名叫张大东,亲戚朋友口中都称他为“东子”。东子口中的“蟋蟀”名叫徐帅,由于两人关系十分的靠,靠的冒油那种,东子就把徐帅叫成“蟋蟀”了,徐帅也不介意,叫来叫去就顺其自然了。

    徐帅和东子都住在离这池塘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海城市,由于经济条件等原因,他们两家都住在市郊平房区,父母在市里给别人打工,生活条件不算那么富裕。

    可以说徐帅东子二人是从光娃一直玩到现在的伙伴,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两人已发展成要好的哥们,无话不谈无话不说,徐帅和东子都是21岁青好年华的年龄,东子比徐帅稍大几个月,显得老练一些,同时也胖了一些,而徐帅,人如其名,确实人长得是没话说了,这个该咋地是咋地,就是衣着普通平淡了些,否则,给徐帅包装一下,那超级男生都是超级老爷们!

    按理说徐帅东子二人的年龄应该读大学了,可因为家庭条件等原因,两人读到高中,先后就辍学下来了,下来后两人无所事事,后来父母的督促下,两个人也有了工作,说是工作,无非也是给别人打工,做些普通人做的活,因为没有什么学历,能找到什么样的好工作,就拿中国的现状,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比比皆是,就好像大白菜一样,满街都可以看到,更何况他们两个庸俗之人。

    最近,徐帅因工作的原因与老板吵翻了,以徐帅的脾气彻底不伺候他了,最后给老板扔下一句“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的话,就此把老板炒鱿鱼了。而东子在徐帅前一个月就把吃饭的饭碗给砸了,看东子的体型也不是干苦差事的主儿!两人就这样又回到刚辍学那段时光,整天就是扯淡闲逛,好事同甘共苦,坏事同流合污,就差两个人穿一条裤子了,还整天幻想着如何发大财,有钱了怎么挥霍,见到每个美女,“这妞上了她是什么滋味”“嘿!这女生要是做我老婆多好啊”都是这种白做梦的想法,这两个人真是臭味相投,不可救药了。

    今他们二人不同于往常,往白天有点小钱泡网吧饿了就小饭店,可今天两人上了街,大眼瞪小眼,东子说:“蟋蟀老弟,怎么你也没币子了,你平时不比我节省吗?今天也…”

    徐帅笑着说:“你以为我会造钱啊,我这两天也闹金融危机,你就一点都没有吗?是不是被着我藏私房钱呢,我搜一下看看。”说着就扑向东子没等徐帅到近前,东子把兜布来个底儿朝上,两手一摆,说道:“你看,我兜比脸都干净,还不信?”

    徐帅打趣道:“算你小子识相,免受皮之苦。”

    东子道:“诶!蟋蟀!那咱们今天干什么,没币子啥也干不了。”

    徐帅道:“还能做什么,回老窝呗!”

    东子道:“诶,我想到了,咱们去偷看老李家那个小姑娘做什么呢?”

    徐帅半气半笑道:“拉倒吧!都好几次,没有一次成功过,上次要偷看老李家那姑娘,咱俩没让她家那只大黄狗追的满街蹦高跑啊!”

    东子气愤道:“别提那臭狗,一提那狗就想把它扒皮,来个狗涮锅子。”

    徐帅道:“别提你那窝囊事了,还有一次你记得吗?你说人家张馨今天能洗澡,找到一个很好的**地点,结果呢,是给她洗澡,你说张馨都多大岁数了,风一吹都要倒了,你也要欣赏一下风烛残年的风景,哈哈!一想到这,我就…哈哈…我就笑的肚子疼。”

    东子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就没有糗事吗?我不惜的说就是了。唉我说别笑了行不,说点正经的,我们今天做点啥干闲着真郁闷!”

    徐帅笑了好一阵才恢复了平静。

    徐帅道:“我也不知道,一分钱憋倒英雄好汉,咱俩虽算不上好良民,总不至于偷鸡摸狗吧,做人要厚道!我可没有做警车的嗜好!”

    “那怎么办?”

    “回家干点家务吧,总比游手好闲要强吧!”

    东子道:“你今天怎么变勤快了?”

    徐帅道:“我本来也不懒呢?”

    两个人就这样没办法的分开了。

    夜幕降临,天已黑透。

    徐帅把东子叫了出来,东子道:“天都黑了我们上哪啊?”

    徐帅道:“别废话了,不去拉倒,反正好玩的,不去你可别后悔?”

    东子道:“你又踩到花了,谁家的?好看吗?…?”

    徐帅道:“你怎么总有那种肮脏的想法呢,做人要厚道,一提小姑娘你就来精神。”

    东子不屑的道:“男人吗?有哪个不色?你还腆脸说呢,你没用你的手机偷拍人家吴珊珊的侧脸,偷亲人家啊?”

    徐帅满脸通红道:“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

    东子道:“就你那点破事,还当**了,说真的,你对吴珊姗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你看她的眼神跟看别的眼神都不一样,你我这么些年了,这点心思看不透不完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女孩确实和别的女孩与众不同,很有气质,漂亮的超凡脱俗,不得不佩服蟋蟀老弟你的眼光!可人家有钱咱们高不可攀呢!”

    徐帅被东子说到了痛处,变得闷闷不乐的,东子看到这一点,赶紧把话柄转移,看到哥们不痛快,心里也不是滋味。

    东子道:“呵呵!咱俩又贫了,你刚才说带我去哪里啊,神神秘秘的?”

    徐帅缓过神来道:“奥,也不是什么事,你想不想吃鱼?”

    东子听到这里又来精神了:“当然想了,不瞒你说,我前几天还让我妈做呢?我妈总是说过两天的,怎么你有钱了?”

    徐帅道:“不用钱买,只要动动手就行了。”

    东子道:“这么晚了,是钓还是捞啊,总不至于我们去抓吧?”

    徐帅道:“no!no!都不用,只要你给我拿着手电筒就OK!”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这是伟人留给我们后人的话。”

    东子道:那还等啥,快走吧,我都闻到鱼香味了,唉对了,你怎么捕啊?”

    徐帅道:“我白天把鱼网下好了,是专门省力的捕鱼工具,鱼一进网里,再休想出来,一会儿就丰收我们的劳动成果。”

    东子道:“我靠!蟋蟀就是蟋蟀,太有才了。唉!还有多远呢?”

    徐帅道:“就在前面池塘。”

    两人一阵无语,直奔池塘方向。

    “到了!就是这里了,你拿着手电筒给我照着,我下去起网。”

    东子道:“好嘞!”

    这个池塘不算大,渔网很快就起了上来。

    “真重啊,好像有大家伙,东子你帮我拽一下。”

    二人终于把网拽到了岸边。

    东子突然道:“看!大鲤鱼,个头还不小呢,诶,这是什么鱼我怎么没见过?”

    只见网里确实有很多活蹦乱跳的大小不一的鱼。

    这时徐帅道:“你说的那个是鲫鱼,那个是草鱼,别只顾着看呢,来帮忙装桶里,好回去啊!”

    东子道:“恐怕有点不妥。”

    徐帅道:“又怎么了?”

    东子表突然变了:“人有三急,我得先方便去。”

    “你是不是装的啊?快过来干活。”

    东子难受表略带些气愤:“唉我说你管天管地,还管人拉屎放啊!不行,再不解决就把我憋坏了。”说着就猫着腰走了。

    徐帅道:“走远点,别污染空气,唉!唉!我说怎么就在那解决了,再走远点。”

    “我实在忍不住了,对不住了兄弟,有味同享吗!皮啦啪嚓…嗯…啊”

    徐帅道:“哎呀我的天呢,真他妈的够味,你拉屎就拉屎呗,直吭哧啥?我听着都难受。”

    东子道:“谁方便不使劲,快干你的活得了。”

    徐帅道:“什么时候拉完呢,我看等你完事了,我活也干完了,真是老驴上磨屎尿多!”徐帅说最后一句是压低声音说的。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是在…?东子想说是在骂我呢,没等“骂我呢”说出来,东子突然道:“我的姥姥啊!你快看天上那是什么,朝咱们海城这来了。”

    徐帅正忙活装鱼呢,只听东子话锋一变,像诈尸了似的,急忙像东子看的方向看去,此时的东子,还在那蹲着直勾勾的看着从远处飞来的不知什么东西。

    转瞬之间,那个东西到了近前,并且停了下来。

    “我的娘啊!飞碟!外星人,徐帅!快跑!以前有人说有很多人看见外星人都成了死尸,愣着干,跑啊!”只见东子提着裤子就跑了,裤腰带都没系上。

    “喂!**还没擦呢?”徐帅本想看看外星人和飞碟的样子,就有些迟疑了,还愣在原地。

    东子头都没回就说了句“命都没了,还顾**干。”一溜气就跑出一里来地,突然停下了,大口的喘气,东子不是想歇息,他突然想到这么做太没义气了,想到徐帅常常说的口头禅“做人要厚道”东子跑不下去了自言自语喘着气道:“不能这么做,哥们遇难,哪有这么干的,我得回去。”想到这又转往回跑,可跑了一阵,东子又停下了,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只见天上这个庞然大物,给人一种压迫感,东子原以为宇宙飞船不会太大,这也是多数人的想法,没想到这个飞碟直径最起码得有10米以上而且离地面非常的低,看到它就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整个神经都觉得十分压抑,正在东子看到这一幕的同时,只见徐帅被一道光束慢慢的带入到飞船内,东子心知已经来晚了,此时的东子清晰感觉到了自己“嘭”“嘭”心跳的声音,他知道徐帅可能凶多吉少了。可他又有什么解救办法呢。

    “东哥!我要有什么不测,你要好好照顾我的父母,我没看错你,我相信你会回来的,你是我的好兄弟!”徐帅这时依然清醒的,子被旋起的时候看到东子的到来,想都没想就顺口喊了这些话。

    没等东子回答,光茫已经不见了,徐帅也随之不见了,显然已经被外星人类抓走了,不一会功夫飞碟就飞走了,微微能听到飞碟的引擎声,飞行其速度,就连东子都为之乍舌,眨眼时间没了踪影。

    不一会功夫,东子头脑才彻底清醒了,也只好垂头丧气的回走了。

    天依旧那么黑,叫声依然呱呱的叫着,池塘依旧如常,只是有个人的**还没擦呢!

    (各位书友你们好!若觉得此书好看,请别忘了推荐,君仔所说的推荐是书友们的推荐票加广告推荐(他书宣传)两种推荐,望把此书顶起来,在下感激加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最最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