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伤身【大家看着给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是鲤鱼的鱼 书名:蛐王
    昨天快黑天的时候,杨天停止了修炼,准备出去拿两块当晚餐。还没到门口,小姑娘就进来了,杨天一看是小姑娘高兴坏了,马上招呼小姑娘做椅子上。小姑娘今天看起来很漂亮,像是打扮过了,把杨天看得眼睛都直了。

    小姑娘看起来是有心事,脸上并没有笑容,而是从背后拿出一朵鲜花,问杨天看漂不漂亮。杨天想也没想就点头了,说实话这花确实漂亮,是杨天从来没见过的品种。你说一朵花能五颜六色的么?小姑娘接着又让杨天帮她戴头上,杨天还以为小姑娘是为了美,才让他帮带的。想也没想就从小姑娘手里接过来,准备给小姑娘戴上,甚至把花接过来的时候,自己还闻了两下。这花说不出什么问道,说香也不算香,可是就是有种魔力一样,让你不自觉的想去闻第二下。

    当杨天闻了第二下以后,就感觉浑有些发,好像有一种**在吸引着。杨天感觉自己的头脑中,幻出无数美女,而且个个美女都是浑一丝不挂,围着杨天转啊转的,那大、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在杨天上蹭啊蹭的。杨天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就像要爆炸一样,总想要发泄一下。

    特别是其中一个美女,直接就骑了上来,伸手抓住杨天的小弟弟,把桃源洞往上一坐,就开始动了起来。杨天这辈子哪经过这事啊!不到一分钟就飙了出去。飙出去以后,上的美女下来,把杨天的小弟弟放在嘴里,吸啊吸的。杨天不愧是傻小子睡凉抗,就是火力壮,没到一分钟又一柱擎天了。看到杨天的小弟弟起来后,那美女又开始要坐上来,杨天这回可不会这么被动了,直接一翻就把美女按翻了,抄起家伙就开始了横冲直撞。

    也不知道搞了多少回,反正杨天实在搞不动了,又感觉困的要死,这才翻下美女的呼呼睡去了。等杨天醒来,就是今天早上尴尬的时候了,小姑娘在自己的上,也是浑一丝不挂的,正在呼呼的睡着。杨天想了想昨晚的事,搞不清到底是真的,还是梦里。记得自己只是拿起花闻了两下,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昨晚是做梦还是真实的?看小姑娘一丝不挂的,特别是腿边的血迹和自己小弟弟四圈的血迹,杨天实在是无语了。

    况可以基本确定了,昨晚自己弄了小姑娘,可是不应该啊!虽然自己的控制力没那么好,可也不会对小姑娘下手,自己可是把小姑娘当恩人的。在说老太太知道的话,还不得直接劈了自己?做贼心虚的杨天,觉得现在很尴尬,无意中一回头,看见了地上的那夺花。难道是这花的事?应该是了,这是什么花?小姑娘难道不知道么?

    杨天想到这里,又看了一眼小姑娘,没想到小姑娘的眼睛大张着,正在看着自己呢?杨天觉得这时候有个地缝就好了,脸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连忙躲避小姑娘的眼神。可没想到小姑娘看到杨天的呀昂子,居然笑了出来,伸手把杨天的一只手抓住,放到自己的上,才张口说道:“你不用害怕,一切都是我自愿的,那花叫迷花,花开两朵,一朵是白的,一朵就是这个了,白的对女人有效,这夺就是对男人有效的了。是我族专门给刚成年的女孩的,如果喜欢哪个男孩,只要把这夺花给那男人闻闻,那男人就不会变心。”

    杨天一听,这是什么说法啊!闻一下就不会变心?看她只拿了一朵,看来自己是被**了。既然她都说是给成年女孩的了,那自己就少了点愧疚,最少不是萝莉了。不过要是早告诉自己的话,也不用这招啊!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把第一次交出去了。难道这的女人都有这好?上一个把自己绑起来,准备骑自己,这个更好,直接把自己弄迷糊。这都什么事啊!想弄就说一声么?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自己是不会犹豫的。不过这话杨天自然是不会说,即使说了她也听不懂。

    杨天越想越不是滋味儿,既然已经这样了,那自己还装个啊!看小姑娘,不,小女人把自己手放在**上,一脸花痴的模样。杨天不在犹豫了,虽然昨晚搞了很多回,可是不是清醒的,现在清醒了,那还客气什么?使劲抓了两把**,看自己的小弟弟又起来了,直接翻就上去了。

    小姑娘看到杨天这模样,不但不害羞了,反而还拿手摸着杨天的脯,一点都不管杨天在上进进出出。杨天现在是郁闷坏了,看光碟或者录像带里,那些女人被干的时候,都是叫得神魂颠倒,要死要活的,可是下的小女人怎么不叫呢?看那样子好像不知道杨天在干什么呢?难道录像带里都是假的?可是为什么当时自己一听那声音,小弟弟都狂跳呢?害得自己晚上用手解决了好几回。

    半个小时后,杨天栽上了,这一发飙掉后,杨天感觉浑散了架子,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可能是弄多了,眼睛看东西都成了双影了。直接杨天就倒在小姑娘的上,呼呼的睡去了。小姑娘爬起来,用手摸了摸杨天的脸蛋,自言自语的说道:“别怪我,是让我这么做的,我要是不这么做,说马上就杀了你。说了,等我怀孕了,就把你放了。其实不这样做,我也会给你的。”小姑娘说完,拿起那兽皮,往上一裹,就出了去。

    这些话杨天是听不见了,现在就算有人敲鼓,都是不会醒的了。这一觉睡得真香啊,杨天从来都没睡这么好过,原先睡觉不是梦见美女,就是钱财满天飞的。哪像这回,从睡到醒都没有做什么梦,等杨天爬起来后,天都黑了。杨天感叹,这下好了,这下又可以接着睡了,没想到会睡一天?刚才一站地上,差点没栽倒,看来这个女色是又出力又伤,还真没有说错。

    原先谁要是说这话,杨天都恨不得给那人几拳,饱汉不知饿汉饥,你伤?老子想伤都伤不着呢?每天对着墙壁放空枪,害得那墙壁招了好多的苍蝇和蚂蚁的。至于出力,他娘的,在出力还有每天和水泥、挑砖等等的累?就那么个小洞洞,一天捅它几千下还不是跟玩一样?现在杨天是知道了,这就是个无底洞,填也填不满的,可就是这样,每个男人还都拼命的上。老辈人都说,为它生,为它死,为它奋斗一辈子。

重要声明:小说《蛐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