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招【一如既往的求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是鲤鱼的鱼 书名:蛐王
    虽然祭坛上的雕像碎了,光柱也没了,可这些并不能阻止两方的战斗。特别是老太太,现在是双眼放出尺长绿光,疯狂的攻击那个老男人。老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边打边退,同时嘴里发出啸声。那些混战的男人听到啸声,也开始逐步退切。杨天搞不懂了,明明这帮男人是占上风的啊!为什么还要退呢?

    把小姑娘往自己上拖了拖,帮小姑娘的嘴角血迹擦干净,这才又拿手按小姑娘的人中**,希望还像上次一样把她按醒。可惜的是按了一会,却发现没什么作用,小姑娘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杨天泄气了,不得不住了手,看来上次根本不是自己按的事,只是巧合罢了。

    就在杨天想这些的时候,却发现四周安静了。在仔细听听,确实安静了,怎么可能?刚刚还都在战斗,打得你生我死的。搞不明白杨天就抬头望去,这一看之下,杨天也呆住了。原来那个老太太,看这老男人要退走,杀不了的况下,动起了大招。

    那只白狼不知道哪里去了,反正是不见了,可能是刚才的战斗没看见。现在这老太太浑白光大冒,两手朝前,虚握成一个圆形,两只手的中心,开始迸发出白光,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越来越亮。

    那老男人看到这种况,脸色狂变,手势一动,就见那只红狼瞬间也消失了。完后这老男人也同样是虚握成一个圆形,浑也开始冒出红光,两只手的中心也是冒出了红光。剩下两伙人看到这种况,马上就从呆滞中清醒过来。

    杨天还以为这帮人会战在一起呢?哪成想呼啦一下都四散而逃,就连两伙人撞在一起,也是各逃各的,谁也没动手。看到这些人的表现,杨天感觉有些不对了,为什么他们要跑呢?看那样子可不像是作假,在说也没必要作假。杨天在看看老太太,和那个老男人,感觉也没什么啊!不就是两人手里的光球越来越大么?难道是光球的事?不管是不是,还是先找地方躲躲。

    杨天把小姑娘扶好,挣扎着站了起来,就想拖小姑娘躲到祭坛的后面去。无论发生什么,最少还有祭坛挡一下。一使劲杨天的一只胳膊,就坠了下来,不听杨天使唤了,完了,杨天知道是胳膊脱臼了。这可怎么办?脱臼的还是右胳膊,左胳膊现在疼得要命,也使不出太大力气。不能就这样把小姑娘扔下的,杨天想到这里,马上就趴在地上,拿肩膀顶着小姑娘,两脚使劲蹬。

    还别说,杨天这方法还真管用,小姑娘被杨天的肩膀顶的移动了。只是平衡掌握的不好,小姑娘的体总会往一边跑。正在为难的时候,就看见一条影子,直奔自己而来,随后杨天就感觉被人夹了起来,就连小姑娘也被夹着,杨天想抬头看看是谁都做不到。就这样那个人一个胳膊夹着一个,飞速的越过祭坛,朝一个方向跑去,看方向应该是在老太太的后方。

    这人夹着就一直跑,跑到了栅栏边才算停下来,把杨天和小姑娘往地上一放,就扑到他俩上。杨天还搞不懂况呢?就听见远处就向核爆炸一样,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随后那声爆炸就开始急速扩散。就连杨天现在离的有好几百米,都感觉地面颤抖着。没过上几秒钟,就感觉有气浪冲击而来。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这气浪才过去,杨天太震撼了,这就是那两人拼斗造成的么?就在杨天想的时候,后传来轰轰隆隆的声音,回头一望,这才发现,后的栅栏,不知道怎么掉悬崖下面去了。没栅栏隔着,都能感觉悬崖边上的风呼呼的吹着。

    这是刚才那气浪造成的?要知道这栅栏的都是埋在地下的,而且栅栏足有几十公分粗。就这么坚固,还被气浪推倒了。

    杨天动了动,发觉压在自己和小姑娘上的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杨天纳闷,这气浪都过去了,怎么还不起来,杨天拿剩下的这只手拽了拽上面的人,想提醒她一下,不用压着了。这样被人压着实在不舒服,而且还是面朝下被压。拽了几下后,还是没反应,杨天才感觉不对起来。

    使劲把上的那个人拱掉,这才发现上面的那个人,滚到小姑娘的那面了,而且还趴在小姑娘的上。看着这个人的后背,模糊一片,血迹斑斑,而且还有鲜血不时的溢出。这个人不会是死了吧!杨天想到这里,一只手把这人扒转过来,准备试试鼻息。这一翻转过来,借着月光一瞧。得,怎么又会是她?我说怎么压在自己上,有两个呼呼的东西呢?拿手指试了一下鼻息,看来也是晕过去了。

    这可怎么办?拿什么东西止血呢?怎么说也是救命恩人啊!杨天眼睛在两个女人上扫视,当看到这女人围着的兽皮时,杨天有了主意,伸出左手把那兽皮一抓,使劲一扯。就看这女人被扯得动了动,而那兽皮却没拽掉,贴近一看,原来是系上的,而且还是活扣。抓住一头,稍使劲一扯,兽皮就两边敞开了,一片毛毛之地,就呈现在杨天眼前。

    看到这景,杨天呆住了,感觉自己浑开始发,呼吸不畅,下面也不听指挥了。拿左手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大腿,这才算是回过神来。鹅米豆腐,要命了,这就是让人犯罪啊!杨天赶忙把兽皮拽出来,在把这女人翻过去,把兽皮往这女人后背一盖,这才深深的呼了一口空气。

    这下好了,两个女人都在晕着,就自己清醒着。可是清醒着也等于没用,现在基本上属于个半残废,而且流了那么多血,体也虚弱的很,现在都感觉头昏眼花的呢?也不知道那面的战斗如何了,就现在这种状态,让自己逃跑,自己也跑不了。

    跑不了做什么?这两个又都不醒,现在天还黑着。休息!他娘的咋地咋地。已经死过一回了,还怕第二回么?想到这里,杨天直接就头枕着这女人的后背睡上了,这可是一举两得,又能帮她止血,又能找个枕头。

    就好像过去了一会,等杨天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放亮了。杨天准备爬起来,看看这两个女人怎么样了?可是剩下的这只左手一使劲,就感觉按到了一个东西上,杨天拿上抓了几下,软软的,感。回头一望,自己居然躺在了地上,这女人也不知道怎么翻了个,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手还抓在,这女人的一只**上。

    杨天吓得一下就把手缩了回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了?居然抓着救自己这女人的一只**,而且还抓了几下。想到这里,杨天的脸都觉得烧了起来。偷偷拿眼一看,还好,她们两个还没醒。不过就算是醒了,这女人也不会反对吧!她上次还想上了自己呢?

    啪!杨天轻轻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想法,在说现在都是什么况了,现在不就是趁人之危么?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但也不是什么小人啊!即使要摸,也得人家同意了的况下,比如小姑娘,她就是自愿的,俺可从来没主动非礼人家。不过要是自愿的,那自己在不弄,那不是脑袋让驴踢了么?

    【实在不得不在喊几句,没办法!鲤鱼的新书还望大家的支持!上传马上一星期了,后面也会越来越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蛐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