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混战【喊一嗓子票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是鲤鱼的鱼 书名:蛐王
    杨天现在心里是狠狠的诅咒,这两只该死的狼,没事穷嚎什么?虽然听不见,可是看到这个老男人和老太太,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什么?一会老男人暴怒无比,一会老太太暴怒无比,把杨天看得火起。干脆不管他们俩,抬头朝小姑娘望去。

    这一看才发现,小姑娘始终在看着自己。虽然面上严肃无比,可是杨天还是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一份担忧。冲小姑娘苦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告诉小姑娘自己没事。两个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基本都知道什么意思了,可能这就是默契吧!

    低头看看自己的伤口位置,发现血已经不那么流了,看来刚才那女人还是手下留了。要不然在深一点,估计现在都死了。这时两个老家伙好像吵到了白化,没想到这种处境了,居然老太太先动手了。就见老太太手一挥,那白狼就朝那群男人而去,只一瞬间,就有好几个男人,被那只白狼连咬带踩弄死了十几个。

    老男人一看,嘴里叫着什么?同样的手一挥。那只红狼就迫不及待的冲向了白狼,两只狼的战斗是相当激烈,不管哪方的人,都离开了那片区域,让两只狼尽搏斗。两只狼斗了,他们的主人自然不能闲着,两个家伙几乎是同时一挥手,两方的人马全部混战在一起。老太太凌空一跃,瞬间就停在了空中,随后两只如鸡爪的手,同时弯曲,如老鹰扑兔一样的从空中,想那个老男人抓去。那披头散发的样子,犹如列鬼。

    就在老太太扑下的同时,那老男人也是一跃腾空而起,对着老女人就是一个大直拳。就看两人就触以后,轰轰的响声爆发出来。两人同时被震退,在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又以违反重力的规则下,就那么就飞向了对方,接着两人是越打越快,越飞越高,最后离地面怕是有二三十米后,才在空中不住的移动着,你来我往的攻击着。

    杨天看着空中,嘴巴大张着,怕是这时候拿个鸡蛋,都会轻松的仍进去。杨天太惊奇了,知道他俩猛,可也不会飞起来吧!而且还不借力的?这是什么?杨天实在不敢相信,难道说电视里放的,什么飞天遁地都是真的?如果不是,那么眼前怎么解释?正在杨天呆滞的时候,小姑娘蹿上了祭坛,拿手使劲一扯,那藤条就被扯断了,完后把杨天一夹,就要离去。

    可是就在小姑娘转的时候,啪的一下连她带杨天,都被人击飞了出去。直接落到那个雕像的上面,完后在慢慢滑下来。杨天感觉自己的骨头怕是都断了,动也不能动。因为攻击的对象是这个小姑娘,所以小姑娘已经昏迷过去了。

    杨天慢慢的忍着疼痛,抬头一看,就发现攻击他俩的是,当初硬塞自己嘴人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现在是满脸得意,一步步的向小姑娘走来。看那样子是准备杀了小姑娘,这女人来到小姑娘的边,抬掌就要向小女孩击去。

    就在掌心要挨上小女孩的时候,一道黑光闪过,这女人就看自己的肚子,被一把长枪穿个对过。这女人还真是顽强,都穿个对过了,还能挣扎着站起来。站起来后转过来,看着长枪来的方向,手也在一点一点的往外拔着长枪。她把长枪费力的拔出后,就准备对着她的那个人飞去,可是她的手刚刚抬起来,对面那个人又是一枪飞过来,正中她的脑门,把脑袋扎成了烂西瓜。就这样,这女人还往前走了几步后,才摔倒在地上抽搐着。

    这一幕杨天是一点不拉的看到了,也吃惊的很。这个女人怎么会救小姑娘呢?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山洞里,要骑杨天的那个女人。记得当时小姑娘,还给了她一巴掌。没想到她反而还救小姑娘。那女人看了一下杨天后,才转和那些混战的男人们拼斗去了。

    这一切太诡异了,诡异得杨天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挣扎着爬起来,把小姑娘抱住。使了全的力,才算把小姑娘抱坐起来,完后杨天就坐倒在地了,那小姑娘也向杨天的上倒来。把小姑娘抱住,拿一只手试了试小姑娘的鼻息,这才放心的把手垂了下来。

    天空上的战斗,还在如火如荼,下面也是激烈万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靠近祭坛,这让杨天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人不到祭坛这来呢?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故意远离祭坛的,难道祭坛有什么不对?

    抬头向天上望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已经黑如墨了,就连雕像出的光柱,都仿佛被天上吞噬了。轰的一声,天空仿佛要掉下来一样。只见那雕像忽然一只眼睛睁开了,那只眼睛出一道黑色的光线,直奔那个死在祭坛的女人。

    这时就见那女人的尸体,一瞬间就干枯了,等到那女人变成干尸后,那雕像的眼睛,才算闭上了。就在杨天以为没事的时候,就发现天上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摆脱了战斗,从空中直直的朝祭坛而来。后面的老男人,也在朝下追着。那老男人看到追不上了,手势一变,就见搏斗中的红狼,张口喷出一大火球,直奔下来的老太太。

    这时候,那个雕像的另一只眼睛忽然睁开了,冲着杨天的位置就发出一道绿光线。因为小姑娘被杨天抱在怀里,所以那道绿光线就在了小姑娘的脑袋上。这些事快得,杨天都没反应过来就发生了。

    刚把火球躲避过去的老太太,看到这样的景。大叫一声“不”,完后就奔这道绿光线而来。可能因为她闪避的事,那后面的老男人也随之到了。轰的一声,老男人从中间阻止了,老太太的路线,完后老太太就再也分不开了。

    这道绿光线持续了,足足有几十秒,这才消失了。光线一消失,那雕像就啪的一下,碎成了几十块掉在祭坛上,光柱也随之消失了。

    这时就见整个天空,好像被撕裂一样,一道道月光穿透出来,随着穿透的月光越多,天空的黑色也急剧扩散。扩散的范围越大,黑色变得越淡,到最后眼都看不见了。现在在也不是漆黑如墨了,月光洒满了大地,连天上的星星,也全都一闪一闪的,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刚才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蛐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