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红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是鲤鱼的鱼 书名:蛐王
    “来了,来了,老弟你等急了吧!真是不好意思。Www.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俺的“红旗”车胎干爆了,害得俺是找了半天,也没见着个修车的。要不是俺走了半里地,见着个修车的。把他“请”了来,还真一时半会修不好呢?怎么?老弟要关门?难道家里出事了?要不然怎么开业没多久,就要关门呢?这样可不行,刚开业的最忌讳这个了。要是老弟真有事,信得过俺的话,俺就帮你看着,正好俺现在也没什么活计。”

    听着这大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杨天真是郁闷坏了?谁没事刚开业就要关门?还不是你害得?不过这话杨天是不敢说的,大汉那拳头攥起来,都快赶得上砂锅了。那“红旗”的车把,都快要变形了,要是说错话了,一拳头过来,估计不住上几个月的医院,是不会起得来的。得罪不起,就让着他点,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杨天把自己的脸,尽可能的堆在一起,让别人看起来,是笑的模样,这才苦笑着说道:“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是要离开,我是看看这半扇门,有什么毛病没有,要不然开起来费事的。”

    “这样啊!那俺就帮不了你了,就你那小木门,俺怕一不小心掰了下来,这就不好了。既然你没事,那就把俺的蛐蛐拿出来吧!俺好把它放在俺的后备箱里。你看,俺都预备好了泡沫箱子,就怕底盘的弓子不好,把罐子颠碎了。”

    杨天不说话了,默默的进去,把几个小罐子都拿了出来,放在大汉的“后备箱”里,完后就看大汉在那忙活。就看大汉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两个罐子,完后就往那泡沫箱子里放。杨天真是感叹!就这装蛐蛐的小罐子,平常人一只手抓一个都嫌大,他一把抓两个,还显得有余呢?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的仍。“大哥,我有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问题?不过俺是一粗人,可能回答不了你什么?”

    “不是,是…我想问问大哥,这“红旗”,的称呼是怎么来的呢?”

    “俺的红旗这么明显,你看不到?哦,俺怕那个修车的,给俺的红旗弄脏,让俺把红旗放起来了,俺拿给你看看。”这大汉说完,就去翻找三轮车上的工具箱。“看,这就是俺的红旗。今天要不是车胎爆了,俺是不会摘下来的。”

    杨天看着这面真正的小红旗,无语了,感觉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傻的人了。“大哥,没想到你还真是国啊!红旗都带着呢?”

    “俺是国的,走哪都带着的,俺这还是流动红旗呢?你看!”这大汉说完,就把那面小红旗插在了,车把上一个小窟窿里。“老弟,以后有什么好的货色,一定要告诉俺,要不然开“老子来了”的那家伙,老是跟俺显呗,说俺块头大有什么用?有本事就拿蛐蛐干倒他,这他才会心服口服的。俺一会回去,就让他心服口服。好了,老弟,俺要走了,回头见。”这大汉说完,蹬着三轮就走,那红旗车也随着大汉的使劲,而嘎吱嘎吱作响的远去了。

    这些只是杨天,开店中的一个小片段,今天杨天的店,不得不关门了,他要去云南,要不然那个周哥,会来找他的麻烦。他到不是说怕这个周哥,可是开店做生意,最怕什么?不怕条子,不怕工商税务,最怕的就是这种混混。而且这个混混的老子,还比较硬,把他儿子得罪了,他老子不得整天找麻烦?

    其实要说和这个周哥,也没什么过节。只不过这个混混,也是个蛐蛐“好者”,当然,他这种好,可不能跟真正的蛐蛐好者比。说白了,就是他的蛐蛐跟人斗输了,就想找回场子。不知道怎么就找上了杨天,杨天哪有什么好蛐蛐给他。自己养的都是白虫{人工养殖},样子是不错,可是拿来当斗蛐,那就是不行了。就这白虫拿给这个周哥,怕是店也不用开了。这个周哥信誓旦旦的说,要是杨天给他弄个好的蛐蛐,就会给他一万块。

    杨天上哪给他找所谓的好的?就和周哥赌蛐蛐的那人,杨天也去看过,那人的蛐蛐一看,就不是本地货,个头那么大,而且还那么凶猛。海市的本地蛐蛐,都比较偏小,斗也照样斗,可是这是在,个头差距不大的况下,它们才会斗。就那个人的蛐蛐,个头足足比本地的蛐蛐大一倍,本地的蛐蛐一放进去,连比划都不比划,直接就跳槽。看来蛐蛐也不傻,也知道自己的能力。这种连斗都不敢了,还怎么比下去?就算有猛的蛐蛐,上去一口也就逃的飞快了。个体实力差距太大,不是一个等级。

    一万块虽然杨天,但是杨天吃不下,拒绝了这个周哥后。这个周哥就记住杨天了,隔三差五的就来,每次都说让杨天帮他弄一个。就像这几次来,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求杨天弄了,而是带上了种种警告。威胁的言语,一句接一句。

    杨天就搞不明白,你说海市这么大,玩蛐蛐的那么多,他为什么就会“看”上自己呢?难道自己脸上,写着好欺负三字?不过人家家大业大的,也不是杨天能得罪的起的。所以杨天没办法之下,就四处在海市转悠,希望能碰到了好点的蛐蛐,好把周公子的视线,转移到那里。

    杨天是半开业的半关门的,给周哥满海市找蛐蛐,最后好蛐蛐没找到,却找回一个消息。而且还是跟周哥赌斗,那个人的消息,也不知道听谁说的,说那个人的蛐蛐,就是从云南抓回来了。是那个人抓了一百多只后,最后留下的精品,有人出价给他五万他都不卖。

    杨天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是半喜半忧,云南没去过,可是也听说过一些。云南是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地理环境复杂多样,有些甚至都是人迹罕见,未曾开发的。从古到今,是带有神话色彩,最多的一个省份,而且也是最神秘的省份。

    古时候被称为蛮夷之地,出产一些蛮荒异种,云南也是机遇和危险的代名词,改革开放以来,云南也一步步走向了繁荣,神秘的面纱,也慢慢的别揭开。可即使这样,云南在很多人眼里,还是不太了解的。

    杨天连本省都没出过的人,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心里是忐忑万分。不过听说有一种说法是,一个蛐蛐顶辆轿车,你要真弄一个极品的,那就算是发了。

    杨天狠了狠心,决定还是去了,机遇与危险并存吗?连拼一下都不敢,还怎么去发财,只有发了财,别人才会看得起你。自己小打小闹这些年,也是该拼一下子的时候了,在说出去开开眼界,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大不了就当旅游了,下定决心以后,杨天把自己的店面关门,踏上了开往云南的列车。

重要声明:小说《蛐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