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青春永驻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神气苞米 书名:机战风暴
    玛娜显然很清楚所谓的自我毁灭是何意思,所以说:「若采用自我毁灭的方式,材料还会留再此处,对方还是可

    以立刻重新组装成一艘新的锥形舰,这样一来,我们的牺牲与努力不过是阻缓对方发动总攻击的一些时而已,对

    整体局势的帮助不大。Www.我刚刚在底下的管道间有看到这艘锥形舰的一些建构材料,都是的相当稀有,且不易取得。

    因此,我们若将此舰驶入死亡星云内,即使对方有设计图,想要再建一艘,恐怕要花费更多时吧!」

    听完玛娜之言,红天牛立刻转去把绿色的主要引擎启动钮敲打下去。接著整艘锥形舰是略为晃动后,旁边的指

    示灯开始一颗颗的亮起来,锥形舰的主要动力引擎已开始在启动中了。果然,那颗炸弹早就被移除了,否则此时该

    是爆炸的时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个美国人根本就是个骗子,随手捏个东西就来骗人。还好,自己在一开始时,

    便没有完全指望它能有多少效用。若都押注在它上,那就真没前途了。

    这时,外面的机甲搬动声传来,看来对方已经开始在清理通廊上的一堆报废机甲了。恶棍赶忙冲到门前立刻用绿

    凝胶当引子,将舱门快速的焊死,然后守在破洞一旁;玛娜也快速的说著:「终结者,你专心把这艘锥形舰驶进死

    亡星云去。敌人的干扰就由我们两来负责!」说完玛娜的光子炮便对准了破洞。

    当第十颗指示灯亮起时,尼莫说:「右正前方的摇杆是控制往左右与往上下飞的控制杆,左前方的圆形把手,推

    进一格是加速一节,拔退一格是减速一节。其他的一些作,你一个人作不来,我就不说了!」陈建全当即把圆钮

    往下推进两、三格,锥型舰便开始往前快速的推进。

    这时,后面的光子炮声大作,看来对方已开始攻坚了。陈建全头也没回的盯著正前方的舰桥主窗口,看著锥形舰

    正朝万兽帝国前方舰队区驶去,而死亡星云却在自己右边,方向不对。于是方向杆右移,锥形舰亦开始右偏转向,

    然后陈建全再推进两节,锥形舰便直接撞毁几艘万兽帝国战舰后,高速冲进死亡星云去。

    才冲进死亡星云不到几秒钟,后方玛娜已急著问道:「终结者,现在如何了?恶棍已阵亡,我快顶不住了!」

    陈建全大喊:「刚进入死亡星云了。但目前还飞的不够深入!」

    玛娜大呼:「好,那我就尽可能再多撑一会吧!」

    陈建全此时再度推进加速了三节,已来到推进八节的高速前进状态。数秒后,尼莫说:「好,现在可以按下自我

    毁灭钮了!」

    陈建全待要问原因时,尼莫高呼:「事不迟疑,快按下去,要不然玛娜会撑不住的!」陈建全便不再应话,直接

    往红色的自我毁灭钮敲了下去。

    接著整艘锥形舰开始发生强烈震动,而且越摇越大。尼莫再叫:「好,现在加速到第十节的最高速去!」陈建全

    依言把推进钮压到底。

    这时,整艘锥形舰晃动得极厉害,连站都很困难了。尼莫这才说:「因为我们的速度已加到最大后才让它启动自

    我毁灭,这样的话敌人要回收零件的难度便会加大。这是因为锥形舰的自我毁灭,是一部份一部份分批的分解出去

    的。所以现在它的零件将散布在死亡星云内的广大区域中,当然了,那些魂不散的机甲也都将被抛到死亡星云中

    ,不复威胁咱们大家了。整个分解的程序一直到最后时,它才会丢下主动力引擎,然后是主要的舰体骨架。等到所

    有的舰体都分离开后,这个舰桥将变成一个独立的逃生飞艇!」

    这时后面的各种炮击声早就停止,所有的机甲早被摇的东倒西歪,站都站不住脚,玛娜终于喊了:「终结者,作

    的好呀!」

    陈建全站在玛娜的绿甲旁,探头从舱壁破洞往外望去,已可看到四处都是发亮的死亡星云的石头了。这个舰桥已

    完全孤单的漂流在死亡星云中了!

    陈建全驾著红天牛过来扶起玛娜绿甲,让她靠在主控台旁边,然后拿起一片大的用多摩兽的外壳作成的桌板,用

    绿凝胶把它封在那个破洞上。然后再将一具坏的剑虎战士整只黏到那桌板上去,增加强度,以免待会飞艇内充满氧

    气时,强大的压力会让桌板撑不住。因为机甲本体的外壳本来就有防止这类的压力的能力,所以在太空中方能行走

    自如。

    陈建全来到主控台前按了下检查钮,这个舰桥内还有足够五个人来使用达一个月的水以及食物;光能转换器与制

    氧器也都还健在,短期内还可以在里面撑过一段时间。再让系统自行检查,看是否任何破损或不堪使用之处,这倒

    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计算与检查。于是陈建全藉著这个空档,过来看一下玛娜。

    玛娜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著陈建全的一举一动,看著他熟练的执行各项检查与修补的动作,自己那种在心底下的

    感觉,实在与以前边的恶棍、死神他们相差无几,已经无法再分辨开来。尽管他还是个来不到一个月的新人,但

    他已赢得自己的信任了。以往也曾见过很多更为出色的新人,但是能在这种级数的大战中存活下来的,根本就没有

    过。而他竟然能活下来,且这趟任务最后能够完成,他实是居于首功。这实在太不可思异了。或许地球人本来就有

    那么不平凡的一面,这应该也就是帝国高层要全面压制地球人的主要原因吧!

    陈建全驾著红天牛过来后,玛娜先说了:「终结者,干的不错。今天多亏有你,任务方能成功!」

    陈建全见她语气中略有倦意,便说:「谢谢队长的谬赞!队长你声音听起来很是疲倦,可能是连番大战之后,力

    气放尽,是否先休息一下,恢复一下体力?我先去恶棍那边看一下,并检查几个闯进来的万兽帝国废机甲,看有没

    有还活著的人!」

    玛娜此时已是又累又倦,所以点头表示同意后,便闭眼歇息一下。

    陈建全看到玛娜的绿甲已是半摊的靠在主控台边,想来是累极睡著了。于是转前往原先破洞口附近,过去看一

    下恶棍,只见他的黄甲满破损,前到后背有一柄长枪直接贯穿,这一记是最致命的一枪。旁边还有三个硬闯进

    来但都已遭杀害的剑虎战士和一个后鳄兽战士,各个都已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这时主控台声响起,尼莫说:「系统已自我检核完毕,我们先去看看检查结果吧!」幸运的是整艘飞艇没有重大

    的损伤,而目前飞艇内氧气正快速充满中,大概再几分钟左右,整艘飞艇内就达到可以直接呼吸的地步。飞艇本

    的速度在星云内部物质的阻拦下,也正在逐渐的减速中。

    陈建全问了:「就你的了解,这死亡星云有多大?我们若一直往前直飞,可以飞出它的范围外吗?」

    尼莫说:「死亡星云是异常庞大的星体,它究竟有多大,我也不知。从很久以前它就是这样大,我想应该也没有

    任何人会知道它究竟有多大吧!想飞出它?恐怕要有极高的运气了,因为没有任何定位仪与通讯能力时,你无法确

    定你走的是不是直线。在死亡星云内,充满太多的不可测因素。当你认为你的机甲或是战舰、飞艇是往前直飞时,

    事实上可能这是一步步的五旁边偏移著,甚至是绕著弧线飞。因为你根本无法判断那些细微的磁场、引力会对飞形

    器有多少的影响?它们到底有没有影响到你的飞行方向呢?你不知道,且知道了也无法有任何改变的作为!」

    陈建全叹说:「那我们不就要死亡星云内等死了?」

    尼莫笑著说:「差不多吧!看来我们有时间一起来研究如何让人类也达到灵体化的境界,再用蓝芒石和紫芒石让

    这艘飞艇完全的变成适合灵体生活的环境,那除了我和多丽,你和玛娜队长也就都能够永恒了!那就不用担心是不

    是在等死了!」

    陈建全说:「你想的美呦!看著办吧!天无绝人之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一定能够离开这死亡星云的!」这时

    主控台上的氧气指示灯亮起,飞艇内的氧气已达到人体可以呼吸的浓度了。

    多丽说:「既然氧气已充足了,我们就先出来维修一下这惨遭蹂躏的红天牛吧!」陈建全当然是同意了,对他来

    说,现在还有什么会比红天牛重要的了?

    不过他还惦记著玛娜还在她的机甲里,便说:「外边氧气已足,要不要唤醒她,让她先到后面的会议室旁的休息

    室内躺平睡觉,那样会比较舒服些!」

    尼莫说了:「呵!她在机甲里还比较好些。我研究过机甲的设备,在它里面有一项复原功能,可以对驾驶的战士

    作体与经神上的复原,她现在不论是精神上或体上都承受过重的创伤,在里面其实可以恢复的较快些!」

    陈建全半信半疑的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在机甲里面呆了那么久,怎没有感觉?」

    尼莫反问说:「你以前在地球有什病痛的?现在还有那些症状吗?」

    经他这么一提,陈建全这才想起,自己那双烂香港脚好像已经有好一阵子不再痒了;还有那颗困扰许久的蛀牙早

    就不再有疼痛的感觉了。

    陈建全点著头说:「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怎会这么神奇呢?这机甲还兼具医疗的功能了!」

    尼莫说:「机甲战士是最珍贵的军队资源,而且在任何状况,帝国总是希望任何时刻机甲战士都能以最佳状态出

    征。所以他们就想减少战士们因为体的不适而造成的不佳状态,同时也希望能无时无刻地治疗受伤的战士,以便

    提早让战士的体痊愈!这机甲里可以消灭你体内的所有有害病菌与病毒,也会止血以及刺激生肌活肤,功能相

    当全面!」

    陈建全便弹出红天牛来,开始维修自己的红天牛!看它外表破损成那样,都有点怀疑它还能维修的回来吗?幸好

    有尼莫和多丽这两位尼莫星人的帮忙,花了四个多小时,终于把红天牛恢复原状。而且还特别的在背部作出一个插

    鞘,可以把后鳄兽的那把长鞭方便携带起来。这么好用的武器,不多加利用就太可惜了。

    不过,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玛娜竟然一点反应也无,陈建全开始有点担心了,于是便试著传讯给她。但一连呼

    叫了十数次,玛娜都没有反应。陈建全这下真的著急了!

    陈建全便驾著红天牛轻轻的摇晃著玛娜绿甲,看能不能把她摇醒来。但还是徒劳无功。

    于是陈建全便问尼莫:「有没有办法从外面打开绿甲,让玛娜出来呢?」

    尼莫说:「是有办法啦,但是这要特别的密码才行。而那密码只有在第一军团的司令部那边才有,若想要试著破

    解那密码,以目前状况来说,大概需要一个多月才能破解出来。我个人的建议是直接破坏绿甲,先把她救出来后再

    说吧!绿甲又不是不能修复的!」

    红天牛二话不说的抽出电磁刀,然后从前面那应当是门的地方,轻轻的从那里把绿甲的外壳切开。费了一番功夫

    ,终于把玛娜抱了出来。

    看到玛娜的样子便知她状况真的很不好,呼吸已是相当的微弱,心跳与脉搏微弱到随时有停掉的可能。陈建全忙

    问:「你不是说机甲对战士有复原的功能吗?那她怎会衰弱成这样?」

    尼莫说:「你先看一下绿甲内部,是不是很多血迹?她之前在连番大战时,已受了不少重创,也流了不少血。虽

    然内外伤已渐渐被绿甲所治愈,但所流失的血液却无法立即补充回来,所以她才会衰弱成这样子!不过,我实在没

    想到她竟伤得如此严重!」

    陈建全看她忽然停止了呼吸,吓了一跳,幸亏他有受过心肺复苏术的训练,而且还相当了得。赶忙立刻对玛娜作

    起心外桑拿,并不时采用口对口人工呼吸法持续的抢救。

    经过一番的桑拿与人工呼吸的施行,玛娜终于恢复了自主呼吸。陈建全还是不敢大意,问说:「现在该怎么办?

    要输血给她吗?我也不知她的血型是何种的?我的血输给她不知会不会出问题?」一连串的问题连著问出。

    尼莫说:「冷静一下。你已失去冷静了。输血是地球人的作法,太落伍以及不卫生了。凯斯帝国一向是服用血液

    替代液,万兽帝国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作法吧。不过现在也不知到那里去生出血液替代液来。所以这都不可行,看来

    还是得采用我们尼莫星人的作法了。不过你得牺牲近半颗的红芒石呦!」

    陈建全深呼吸两下后,直接问:「那要怎么作呢?」

    尼莫说:「把红芒石切成两半,利用其中一半和黑暗燧石一起捣成粉末,这样红芒石才不会立刻发生爆炸。然后

    再通通倒入水中。让黑暗燧石的粉末沉淀凝结成块,再倒出红芒石的粉末水。此时去把会议室的舱壁割下四公分见

    方大的多摩兽外壳来,再将它丢入红芒石的粉末水中,多摩兽皮会分解成一丝一丝的纤维丝。这时对那杯水通电几

    分钟让它们融合,约莫一分钟后,这杯水会变的清澈无比,此时便让玛娜队长喝下去。半天后她自然就会完全恢复

    正常!」

    陈建全是完全信任尼莫的,所以便一一照作。当一切妥当后,陈建全让玛娜在后方休息室的上躺平睡著。自己

    则在一旁照料,深怕她突然间又再次的停止呼吸与心跳。不过,况是渐渐的往好的一方倾斜著,玛娜的脸色是渐

    渐的恢复血色,呼吸也慢慢的稳定下来。

    看到她状况好很多后,陈建全这时放下心,问道:「红芒石竟然这么有效用?」

    尼莫说:「红芒石是尼莫星人的珍品,它对任何生命体都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能量提供者,当它进入人体后,会到

    处修复受损的地方并直接对细胞来提供所须的修复与优化能量。但是它还欠缺一些材料。多摩兽的外壳刚好可以作

    为质材,让红芒石去转化成它所需材料。」

    多丽插嘴说:「经过红芒石的洗礼,玛娜全会比以前更健康、更达巅锋,所有的体细胞会轮番的新生。将有

    如新生儿般的细嫩光滑。」

    不过,陈建全是想到另一方面去了:「那她苦练的体,不就又会回到完全没经过缎练前的状态了?她多年的辛

    苦不就负诸流水!」

    尼莫说:「放心,还不至于会如此!人体本来就会对细胞作新陈代谢的汰旧换新,现在只是让它们更勤于换新而

    已!不会如你所说的让过往的努力白费!」

    陈建全:「那会不会老化的比较快?红芒石的能量用完会怎样?」

    尼莫:「也不会让人老化,事实上只要红芒石能量还在,她就将永远如此的年轻,将不再老化。至于要让红芒石

    的能量用尽?有可能吗!它的能量有广岛原子弹那么大耶,即使只有半颗也够可怕了。人体想用尽它,除非是每天

    一直受重伤,一直大量消耗它的能源,那大概花个几十年就可以耗尽它。」

    陈建全想到一件事,便问:「那玛娜队长不就变成永远不老的女妖怪了?」

    多丽插嘴:「怎么这样形容女生?永远年轻美丽是女的最大愿望了,她醒后知道了,一定会对你感激不已的!」

    尼莫说:「我从你的心理来分析过,当你从第一次见到玛娜队长后,整个辅助芯片里头到处都存有她的影象,可

    见你是相当喜欢她,所以在刚才她最危急之时,我就让你喂她吃下最珍贵的红芒石。当她醒来后,你再告诉她这些

    事,她一定会感动得以相许!呵!那你还不赶快感谢我!」

    陈建全说了:「这叫作市恩,我还作不惯这种事!况只要能救活一个队友,即使下足所有本钱,那都是值得的了

    。我喜欢她是一回事,这和救人是两码子事!今天要是把她换作是恶棍,我一样会如此救他的!只可惜···咦,

    这红芒石那么好用,那把那半颗如法泡制的给恶棍吃下去,他是不是也可以复活?」

    尼莫说:「没那么好用啦!主要是他的体细胞已全死光了,吃也没用。若在他一死过去的几分钟内就服用的话

    ,那时是有机会的!因为刚死之时,人体细胞其实都还活著,还有能力吸收到红芒石的能量。」

    知道了这样以后,陈建全也就不在往那方面去想。不过,他其实也是累坏了,所以在不用挂心于玛娜的安危后,

    坐在椅子上渐渐的也睡著了。

重要声明:小说《机战风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