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兵对待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神气苞米 书名:机战风暴
    陈建全一进入蝎子虫合围的阵式中,五只蝎子虫立刻转面向他,它们先是高声大吼的咆啸几下后,然后便有两

    只率先举起双刀劈砍过来。

    尼莫先说了:「这五只蝎子虫比前两次所遇到的还要大了不少,威力上也将势必更为恐怖,你千万不可把他们当

    作之前所育到的蝎子一般来看待,还有,你要小心对方随时都会用腐蚀液来配合偷袭。好,现在你就专心对付的蝎

    子虫吧,它们的阵式就由我们两个负责观察。」

    陈建全待两只蝎子虫杀到眼前后,完全不加以迎战,只是闪躲过这四刃的绞杀。忽然他矮往外高速窜出,外

    围的三只蝎子虫还搞不清内圈状况时,陈建全已扑向其中一只。那只蝎子虫虽然极力想往后逃逸,但陈建全的电磁

    刀已锁定它的脸颊中心部位,它是死路难逃。

    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陈建全没想到这些看似无智能的蝎子虫竟然会互助合作到这么紧密的程度,几乎是这只

    蝎子虫一陷入危机之时,陈建全背后立刻有杀气透甲穿来,左右两边也有两只蝎子虫全力劈杀过来,四把刀刃紧急

    封锁住陈建全手中电磁刀的所有攻击去向。接著空中传来扑鼻恶臭,另有一只蝎子虫果真朝著他洒出了腐蚀液。

    陈建全突然高速回转过来,电磁刀先震开从背后攻来那只蝎子虫的双刃,再全速往前冲出合围阵式。但那只放出

    腐蚀液的蝎子虫不让他如愿,高速闪到陈建全右前方,两刃从高低不同的两角度与方位斜劈过来。陈建全待举刀相

    迎时,又有一道凛冽杀气从旁劈来。

    这两只蝎子虫的攻击网几乎把所有往前冲的路通通给封死了,而且后面三只蝎子虫也逐渐近过来了。这次有一

    点不一样的是,后面攻来的左右两只蝎子虫还稍往外偏出些许,隐隐也将自己要往左边或右边的逃离方向给克制住

    了。自己只要一转向各个方位时,绝对至少会有三把刀刃随时挥过来侍候著。

    米其星三人看到这态势,发现陈建全仅剩下往天空飞起来脱逃这条路了。他四面八方都已被封锁住,再没有从那

    边脱逃的可能了。而且随时间的过去,包围圈渐渐小起来,陈建全再不想办法或当下先飞走保命的话,再过一会儿

    ,恐怕连飞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知,陈建全对此竟不作出任何反应来,反而是等到合围圈已完全形成后,这时才提著刀往前冲杀过去。那位米

    其人克雷说了:「这家伙是去找死么?反应慢了点不打紧,还主动邀击对方,我看是他是凶多吉少。我们也快去抓

    猎物吧。此地看来已没什么机会可以捡到便宜了!」其他两人也是点头表示赞同。三人便一起飞离了这个现场。

    这五只蝎子虫相互支持掩护的紧密程度真是令人叹为观止。陈建全的电磁刀还没攻到任一只蝎子虫跟前,左右两

    边的蝎子虫已向陈建全砍劈过来。的陈建全不得不回刀阻挡,但此时,后面风声绝对会响起,另两只蝎子虫也必

    然从不同角度强攻过来。

    值此危急之时,想起那十二拳路不也是可以配合电磁刀施展吗?于是多丽第一刀的刀法中不时会参杂著十二

    基本法的部份招术。这让陈建全的红甲影更是诡谲难测。因此,五只蝎子虫的合围阵式便不再占著上风,不过陈

    建全也暂时无法更进一步的取得优势。

    两方如此的缠斗了近二十分钟后,五只蝎子虫上都至少被陈建全砍上两刀以上,但陈建全的红甲上前和后背

    也各被劈中一刃,只是有多严重他还没空去理会。但是,陈建全的脸上开始有了笑意,因为在如此的游斗之后,不

    但对于红甲的能与作已得到进一步的认识与熟悉,他整个刀法的流畅已达相当圆融的程度。更让他高兴的是

    他已听到尼莫那句:我们已经看穿它们的阵式,现在可以收工了。

    既然目的已达到,陈建全也不想再如此熬战下去。于是体突然往后冲去,先是假装要攻向正后方那只蝎子虫,

    待它全神备战,两旁的蝎子虫攻过来时,忽然又闪偏向右方那只蝎子虫去,往它右腹狠劈下去,这时第四只蝎子

    已双刃护住那只蝎子虫腹侧,且第五只蝎子虫也往他头上劈下两刃。那知这又是虚招,陈建全已经以更快的速度,

    反攻回第一只蝎子虫去,先开另一只蝎子虫的双刃,电磁刀再从不可思异的角度,将第一只蝎子虫劈成两半。

    这时,后方两只蝎子虫疯狂的砍劈过来,陈建全见对手的阵式已乱,心中已知胜券在望。红甲再度疾退,穿过两

    只蝎子虫的合围,电磁刀呼呼两响。这两只蝎子虫同样毙命。前面两只蝎子虫怯意大增,当下转振翅疾飞而去。

    陈建全已不想再追下去了,喘了口气后,喷出绿凝胶将三只死蝎子虫捆在一起。然后提著飞起,准备回太空中的

    战舰去入帐,不知加上这三只大蝎子虫后,重量有没有达到五公吨了呢?

    当他飞到半空中时,一个两颗花的黄甲战士拦住去路。接著有三个红甲战士出现在黄甲战士的背后。看到这样的

    态势,陈建全心理很明白,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指的正是现在这种形。

    黄甲战士话是直接挑明了:「一花的红甲新兵,把猎物交给我,我另有用处!」

    陈建全嘴巴上说著:「那我先拿去登记入帐后,再交给长官,如何?」脑中却快速的从芯片上得知,战士在执行

    任务时倘若与不相干长官起冲突时,会有积分上的损失,但不会有重大的罚则。若万不得以必须和长官动手的话,

    绝对不能先出手,先出手的话,事会很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果然,一如所料,那黄甲战士大怒:「大胆新兵,还敢顶嘴?看在你是刚进来的新兵,我就教你一个乖。若想要

    安稳的在机甲部队中存活,对老兵一定要加以敬重。现在就是你展现诚意的时机了,这里有三个老兵,你手上也刚

    好有三个猎物,嘿!」然后转头向三人说:「去取回属于你们的东西吧!」

    陈建全见三个不知羞耻的三个红甲战士进,大喝一声:「慢著,我可没答应!」

    黄甲战士冷笑一声:「真是不长眼了!不给,哼,那就用抢的!动手···」

    两个红甲战士抽出电磁刀,另一人飞到下方,迳自往猎物飞去。一个持刀红甲战士劈向陈建全手中所提的绿凝胶

    绳索,另一个持刀劈来。简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陈建全电磁刀拔出后,并不主动攻出,只是遥遥望著远方的机

    甲,这种事以前在地球上可碰多了,嘿,先动手的,不论有理没理,到头来就是先矮人一截。

    主攻之红甲战士一刀直取陈建全的右腰侧,在电磁刀攻近到前不及三公尺之处时,陈建全才迅速一刀先开这

    柄攻进之电磁刀,同时一脚踹中该红甲的口,接著电磁刀快速下挫,将劈向绿凝胶绳索的另一刀震开后,刀锋立

    刻顺势往那位红甲的头部劈下去,那红甲吓的连忙往下直贯坠下,闪开这致命一击。此时,陈建全已对这两个有著

    四颗花的红甲战士实力有了初步的了解,嗯,比蝎子虫还要略逊一筹。

    这时,三个红甲战士都已知对手厉害异常,于是三个人同时持刀从不同方位联手劈来。陈建全知这三人将不会对

    自己构成任何威胁,但他一直防备著那个黄甲战士,他知道双方机甲等级和能有极大的落差,加上对于黄甲战士

    本实力的不了解,所以不得不对他提防著。他想:能够当上黄甲战士的人,本一定会有相当程度的实力,所以

    他对此人是非常的戒备。

    但是像现在这样,虽然对他很是忌惮,可是主动权又之在对方手中,处于这样的被动状态下,有违自己一贯的

    作风。一定要想办法扭转过来。要打败眼前三个红甲战士,那不算什么,而且打这三家伙还没与那五只蝎子虫打架

    来得过瘾。若能狠狠把那只黄甲战士捶倒,那才有趣。此时周围八个方位已有不少的机甲停下来围观这场争斗,而

    且观看的机甲数目是逐渐的多了起来!

    就在陈建全一刀将其中一位红甲劈得连退十多米外时,忽然想到了一个应付目前被动状况的方法,可以将一旁那

    个黄甲给扯进这场战斗,这个方法当然是要利用到眼前三个活宝了。

    心中大致计算好计策以后,他突然的施展出十二基本刀法,将那三个机甲得手忙脚乱,不出三分钟,三个机

    甲已是被陈建全带的团团转。陈建全招式一出,对方会闪到那边去皆已在预计中,下一刀已及早往那边切了过去,

    得那三名红甲战士每一招都像是陷入绝境一般,让三人是苦不堪言。突然,陈建全一刀从其中两位红甲的中间劈

    下,接著他便庠作要近追赶过去,那两个早已慌乱的红甲便不加思索的就立刻以最高速来往后急退。

    这一急退,便往后方的黄甲战士急撞而去。那黄甲战士犹在吃惊于陈建全竟然可以让红甲持电磁刀如此的演著

    变化多端的十二基本法,这完全是他未曾想过的方法。要知,凯斯帝国的机甲虽可作各种的刀法或拳法。但是

    ,那都是一个或两个按钮一按下后,机甲便自动的使出该招。这样可大幅降低机甲战士的作次数,减低负担。但

    是也有缺点,就是常常一招还未使完,状况便已发生变化,他们就会不及反应,帝国的机甲战士碰到此种形时,

    就只好先退开了。但陈建全这地球来的军人,倒是不会拘束于这么不通变化的作法。一招刀法,他宁愿用十数个到

    二、三十个按钮不停的组合敲按来执行出来,这样的作法,对机甲战士来说相当的疲累也很辛苦,但是对战中途

    况有发生变化时,当可立刻作出因应来,所以当陈建全面对高他数级的红甲战士,甚至是以一敌三却都能完全占上

    风。

    不过,此时眼前两个迅速变大的机甲影,已不容这个黄甲战士继续在那发呆了。他心中微怒,整个黄甲便往上

    飞起数米,闪开两个直窜而去的红甲。熟知,当他一往上飞起来时,另一具红甲便如陀螺一样,急速快转著往他这

    边飞旋过来。

    此刻已无时间让他作闪避了,黄甲战士心中大骂这三个红甲不堪一击,真得是丢人现眼。黄甲战士双手用力一拖

    ,那个急速飞旋转动过来的红甲便立时稳定下来。可见得那个黄甲的手部力量相当的大,不过那个黄甲本却无可

    避免的往后飞出十多米去。

    黄甲战士顿时感到面上无光,他竟被一个一颗花的红甲成如此,让他非常的恼火。这一下也让他一时的气昏头

    。先是往陈建全轰出一记光子炮后,再抽出一柄大刀,往陈建全急飞杀过去。

    这一记光子炮又急又强劲,陈建全不敢硬接,连忙让红甲往左急冲退去。但黄甲战士似已料到他会有此行迳,早

    已守在陈建全前方,待陈建全甫冲到眼前时,一刀立时便劈了下来,这一刀来势汹汹,而且让陈建全隐隐觉得若闪

    开的话,后势必有更绵密的杀著会立刻跟出来,到时将完全被对方压著打,陷入完全不利的被动状况下,想要再扭

    转局势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值此之际,陈建全只好咬紧牙根,举起电磁刀用力的迎击而去。

    陈建全本待先挡过这一刀后,再立刻往下窜出,先破坏对手的这一杀招的连续追击。因为他知这些机甲在变招上

    一般都很不灵活,这将给了自己扭转局势的机会。岂知,双刀一交锋,电磁刀好像被黏住,连带的红甲也被他拉偏

    了过去。

    黄甲战士接著一脚便往红甲部直踹而下,陈建全的红甲此刻重心已经完全偏掉了,所以正全力扭动过电磁刀,

    要把这不利况硬转回来,因此根本就无暇去理会那一脚,结果是整具红甲被踹中后,手中电磁刀脱离,而红甲亦

    被踹离,往后飞出数百米。

    但黄甲战士依旧不放过,将陈建全的电磁刀往陈建全那儿疾过去,而黄甲亦随后高速直追攻来。此时因距离有

    点被拉开,所以陈建全还有机会喘口气,见一刀一机甲先后快速飞来,他先稳住红甲后飞的态势然后往前加速冲过

    去。

    当一刀一黄甲已近在他眼前时,他竟于此时来个大转,此举大出黄甲战士意料之外,他还以为陈建全要临阵脱

    逃。那知陈建全正是要藉这三百六十度大回转来增加等下抓住电磁刀的冲击力。当他转到接近两百七十度时,双

    手握住电磁刀的刀柄后,藉著速度再配合离心力来增加威力,这带有风雷之色的一击,直接的劈在黄甲的右方腰侧。

    在巨大声响之后,大家全看呆了,只见那电磁刀竟然劈入黄甲右腰之中,整个刀已有一大半没入黄甲体内。而

    陈建全的红甲双手却已扭曲,其中,左手内的零件都已露出来了。

    怒极的黄甲战士,抓起陈建全的红甲,一拳猛力的往红甲头部重重的锤击下去,整具红甲便被这一重拳打的往后

    横飞而去。黄甲战士再度提刀往前疾速追杀而去,若不杀了这个红甲,实在难消他心头之恨。这微不足道的一花红

    甲居然让他的黄甲受到如此的重创!真的是可恶至极。

    眼看就要冲到那个已经瘫痪的一花红甲之前了,突有两个橙甲横空出现,挡在黄甲的眼前。黄甲战士大怒,连两

    个职级比自己低一级的橙甲战士都敢来阻挡自己,愤怒之极,一刀横扫,想要劈退拦路的橙甲。

    其中一个橙甲拿出一把黑色长剑,挡了住他这雷霆一刀。另一橙甲大喝:「这位黄甲,我们是军纪机甲,你若再

    有所忖动,我们将直接以妨碍军纪执行之名,将你摧毁,请你三思!」

    黄甲战士一听到军纪机甲时,脑中顿时清楚下来,心中是又惊又悔,刚怎没看到这两个橙甲的花样与众不同。一

    般机甲的花朵样式,都是一枚具有宽大花瓣的五瓣花。但军纪机甲的花朵样式,全都是一种花瓣相当尖长的三瓣花

    。黄甲战士心知这下不妙了,刚才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了些。这时,后方又有三个军纪橙甲包围上来,摆出要迅速击

    毙自己的态势。黄甲战士当下抛开长刀,高举机甲双手,表明投降。

    在场面稳定下来后,众军纪机甲便带著陈建全与黄甲战士以及那三名红甲回到太空战舰上去。

    陈建全本人此时并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红甲双手已废,但是刚刚黄甲战士那一拳居然带有遮断剂。这遮断剂透过

    已有破损的机甲外壳侵入内部,让整部机甲完全瘫痪不能动,但仅是不能动而已,他还是能看到外面发生形。心

    知方才他与死不过是一线之隔,幸亏军纪机甲来的及时,否则真不堪设想。

    陈建全被带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看来是没机会再去猎取猎物了,也不知再加上那三只大蝎子虫后,有没有达到标

    准重量?另外,自己的机甲已被收走,然后就这样被丢在房间内,这不就形同监一样吗?

    尼莫说话了:「这凯斯帝国的军纪真是不行,这种欺负新人的形一定很多,要不然也不会有军纪机甲的出现!」

    陈建全回答:「也还好,在地球上,那种老兵欺负新兵的形多如过江之鲫。我是见怪不怪了!只是我当新兵的

    经验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我现在是没办法再低头去忍受那种事了!这种掠夺新兵功绩的事还算是小意思了,不过会

    有高级军官配合欺负的就比较不寻常了,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的一起来搞,真有点不明白了!对了,你们对蝎子阵

    研究的如何?」

    另一迷人的嗲声响起:「嗯,大致已清楚了,了解其原理后发现这其实也没多大学问,就是左右协同防御或攻击

    ,其它的就全力偷袭或猛攻,如此罢了!它们仗势的是比机甲更灵活的动作,与更为过人的速度而已,还有可能的

    是它们之间似乎存在著某种程度的意识沟通。这点待查证了!」

    陈建全思考著:「机甲的灵活度好像到这样就是极限了,我看那黄甲的灵活度不比我好,速度是比我更快,机甲

    的外壳更坚固,武器更多样化,当然威力就更其强了一些。但是黄甲的灵活就没有再提升多少,看来灵活完全

    是要看机甲战士本作来决定了,不过这样还是有其极限。怕的是机甲本的灵活配合不上作者的速度!」

    尼莫说:「这是必然的,你要反应动作,还得由大脑下命令给双手,双手再去作机甲,此时机甲才能反应过来

    。但是你倒不必去担心机甲会跟不上作者的速度,因为人的作永远比不上脑筋的快速,所以这是机甲设计上的

    一个先天上限制,以目前的机甲设计状况来说,基本上是无解的。」

    陈建全沉思之后,说:「若碰到比蝎子重更灵活的怪物,那机甲不就只有挨打的份了?以你们尼莫星人的智能与

    科技也无解吗?」

    尼莫说:「当然有解,我刚是说以这种设计来说是无解的。但是,我们可以更改他的关键控呀!」

    「怎样更改呢?」

    「我看过你脑中的一部电影,其中有出现一种类似机甲的机器人,他的设计原理比目前机甲的设计虽然原始些但

    是其控原理却是相当的不错,若能运用这原理,我相信机甲的控必能有突破的成长!」

    「是那部电影呢?好莱坞居然也曾设计过比外星的机甲更先进的东西?真是令人吃惊!」

    尼莫说:「有一部叫做异形续集的电影,最后就有出现女主角驾驶那种机器人与异形大战。这种机器人手脚会随

    驾驶者的动作而动,所以当驾驶者能够使出各种武技时,机器人便能同步施展出那种武技。这样子才有可能发生你

    担心的问题,就是机甲的灵活度跟不上人的作。」

    陈建全豁然开朗,顿时了悟一切,的确,这样的话,自己所会的武艺,机甲也将能施展,嘿,那就不怕遇到更为

    灵活的怪物了!

    尼莫续说:「不过其它的武器控方面等,还需要进一步的设计。我和多丽会想办法来解决,你先不用急,反正

    你现在手边的红甲也已不在。先想想要如何去面对那位黄甲与三个红甲老兵的事吧!」

重要声明:小说《机战风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