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会长父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纵人生 书名:深圳烟云
    就在海子他们渐渐围过去的时候,一声大喝:“住手!谁敢动我儿子。”

    全场的人都朝门口看去,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眼中投着寒光,威严的走了过来,旁边跟随着七八个手持冲锋枪的武警战士,从刚才喊出的话来看,很自然的说明他是会长那位得高权重的父亲。

    会长的父亲环看了几眼,对着刀疤说:“留你何用?一点事都办不好。”刀疤虽然痛疼难忍,但听到会长父亲的话还是不敢出声,接着会长的父亲看了王队长一伙人,哼了一声:“垃圾!”王队长的心里一阵不爽,但也不敢顶嘴。

    这时候,会长已经缓过神来了,跑到会长父亲边,说:“爸,给我报仇,把这些人都给我关进监狱,好好折磨他们。”眼神非常狠的看着我们,接着又看着莎莎。

    会长的父亲拍拍会长,自家的孩子应该吓坏了,自小都是欺负人的命,何来今天被人欺负,无论如何都要讨回公道,才能化解儿子的影,才能抢回属于自己的面子,会长的父亲冷冷的看着我和表哥说:“就是你们来这里捣乱的?”

    我摇摇头:“不是捣乱,是讨回公道,你儿子昨晚把我打成重伤,还试图**我的女朋友,你说,我昨晚一个男人,我能忍了这口气吗?”

    会长的父亲看了一眼莎莎,跟会长说:“就为这种货色搞那么多事?”会长低下了头,没有说话,莎莎却心跳加速,有点激动了。

    会长的父亲盯着我看:“你有什么证据是我儿子做的?他打的你吗?他**到你女朋友吗?”当官的就是不一样,官字两个口,黑白都能颠倒。

    我哼了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会长的父亲,他立刻被我的眼神激怒了,他在这个城市,谁都要给三分面子,我一个小小大学生,竟然蔑视他,这是何等的耻辱。

    会长的父亲一挥手,那些武警战士,其实应该说是黑警了,围了上来,端着冲锋枪对着我们,会长的父亲对我说:“你竟然没有证据证明我儿子打你,**你女朋友,那我有证据证明你们参与斗殴,刑事毁坏,你们都必须跟我回去。王队长,铐起他们。”然后跟那些武警说:“谁敢反抗,就地正法,有事,我顶住。”

    那些刀疤手下的混混见到会长父亲沉的脸,还有毒的话语,任是江湖阅历多久都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寒冷,果然中华没有黑帮,怎么斗都不可能斗过这些人。

    此时,倒在地上的刀疤,竟然还笑出来了:“你们的末到了,老子说过迟早会报仇的。”

    会长的脸上的笑容也快挤出一朵花来了,眼睛再次恢复往的嚣张,好像在说:有本事,打我啊,过来打我啊。

    王队长拿着手铐却没有向前,今天发生太多事,已经把他弄蒙了,眼前这伙人份不明,而且即使现在脸上也毫无畏惧,依然如刚进来时候的样子,淡淡的笑着,会长的父亲瞪了王队长一眼,说:“快上去把他们铐上,先送监狱,明天再审。”

    这个时候,表哥点燃了一支烟,淡淡的跟边的人说:“光子,强子,今晚是不是很刺激啊,早说过带你们来不会让你失望的了,今晚我们又可以立一功。”

    光子说:“标题是:力战黑警匪,幕后有乾坤。”

    王队长拿着手铐正在慢慢走向表哥,说实话,他还真不想铐上面前这些人,因为他觉得自己上有父母,下有妻儿,一个不小心,谁知道未来有没有麻烦,但会长父亲的狠他也是知道的,如果不遵从他的话,估计自己很快就光荣退休了。

    表哥把烟猛吸一口,说:“王队长,你还真敢过来啊?”王队长的脸上竟然有汗水了,这是只用三十七秒把自己打败的对手说的话,言语中的威慑力让他感觉到一阵窒息。

    那些武警战士拉开枪械,如果表哥他们敢反抗,估计他们会遵从会长父亲的话,就地正法,反正有会长父亲撑着,出了事,也会内部解决。

    表哥吹了个口哨,哨音刚落,两辆倘蓬吉普车闯了进来,对,直接从门口闯了进“方块”酒吧内,横在足够容纳几百人狂欢的大厅,吉普车的灯光刺着整个大厅,每部吉普车都有两个人,闯了进来,环看了周围一眼,调好位置,拉开车尾的油布。

    几乎全场的人再次震惊了,今晚的心里历程不知道要曲折多少次,连会长的父亲脸色也变了,想起了觉醒大师的话:你的孽,儿子的债。

    那是两机枪,油亮油亮的机枪。

    枪口对着会长父亲和那群武警,那些手拿冲锋枪的武警夹在两面,不知道枪口应该对那边。

    表哥把烟熄了,对车上的人说:“如果那些武警敢动一下,全部就地正法。”这是从会长父亲那里学来的。

    光子带几个人又上去把这些人的枪下了。王队长在不远处摸了下汗,幸亏没铐上那伙人,不然惹闹了他们,还真的可能被就地正法了,这伙人能量太大了,估计会长父亲也讨不到好了。

    会长父亲的脸上很难看,依然强硬的说:“你们这些非法持有枪支者,胆大妄为,竟然敢下武警的枪,难道你们不知道自己犯的是死罪吗?真不知道死活了?”

    表哥拿枪就往会长父亲的腿上去,会长父亲立刻跌倒在地上,眼睛充满了恐惧和不相信,这些人连政委都敢开枪。

    会长的脸色完全白了,昔一向强大的父亲今天竟然这样被人开枪打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只会把它当作一个神话,笑话。

    王队长和刀疤,还有那些武警几乎要崩溃了,这些人怎么那么心狠手辣啊,枪击政委是多么大的罪名啊,市长也负担不起这个罪名啊。

    表哥擦擦枪口,向在场的人大喊:“这个人私通国外间谍,还意图反抗,我们无奈才枪击腿上。”

    会长脸色惨白,喊了起来:“诬蔑,我父亲堂堂政委,怎么会私通国外,你们就是加之罪,何患无辞?”

    表哥笑了:“你竟然还会说古语呢,你父亲没做过这样的事吗?”接着一指周围的王队长,刀疤,那些武警说:“他们没做过这样的事吗?”然后走到会长面前:“你没做过这样的事吗?”会长说不出话来。

    表哥一脚踢了过去,正中会长腹部,会长摔倒在地,海子上去就砸一把椅子,惨叫声回在酒吧里面。

    表哥上去抓起会长说:“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我就让你看看你父亲是不是私通国外间谍。”

    说完,表哥指着王队长说:“王队长,你说,他父亲是不是私通国外间谍?”

    王队长的汗水涌了下来,看看在地上的政委,再看看那枪口,点点头:“是的,我可以作证。”

    王队长一看口,那几个警察也纷纷点头:“是的,我们也可以作证。”

    表哥又望着那些武警说:“你们说呢?”

    那些武警迟疑了,不知道这时候反水合适不合适,万一那政委又起来了呢?其中一个武警说:“这个,这个”

    表哥往他上就是一脚,那武警倒地之后:“是的,他是间谍。”

    会长的脸色难看起来了,骂道:“忘恩负义的家伙。”

    会长的父亲叹了一口气,今天是难于逃脱了,早知道就听觉醒大师的话,只是不知道这些人会怎样处理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来路?他们真的敢杀了自己吗?

重要声明:小说《深圳烟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