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汽车站的骗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纵人生 书名:深圳烟云
    骗子对着我们大喊:“骗子,你们就是骗子,连阿姨也骗,有没有公德心啊。”

    ---天纵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长途大巴士终于摇晃着进入了蛇口汽车站,我下得车来,赶紧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伸伸懒腰,坐长途大巴还真不好受,味道难闻,速度又慢,早上给过东哥他们电话,他们言之凿凿的答应过来帮我搬行李,没办法,老妈自我感觉以后要专心**彩,恐无心照顾我,本想甩手一叠钞票给我,又感觉不够体现母光辉,于是给我准备了两大箱子东西,上到衣服袜子,下到牙膏零食,应有尽有。

    我正在四处张望东哥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鬼子进村悄悄的从我后面摸上来了,一个硬物抵在了我腰部,低沉的声音传来:“请君莫回头,阁下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我低声的回答:“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暗号,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我小小思索:“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不用回头就知道是东哥他们了,这帮小子还玩这一

    我笑着说:“今晚的饭局谁请啊。”

    东哥和海子指着忠少说:“忠少了,忠少实在无能啊,找到这样的诗词。”

    忠少一本正经的长叹说:“不是本少无能,实在是天哥太狡猾,李煜的相见欢,天哥都还记得,天意啊。”

    我拿出手机,正想给母亲打个电话报平安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女孩,可怜巴巴的走到我们跟前,跟我说:“大兄弟,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用用,我打给她爸手机,让她们来接我们,我们从外省过来,被人偷了钱包,连来这里投靠她爸爸的地址也不见了。”

    我以专业的眼光扫视了一下,坚决的摇摇头,中年妇女竟然拉这小女孩跪下了:“大兄弟,求求你了,我们真的只是借电话打打而已,求求你帮帮我们吧。”

    东哥有点不落忍,跟我说:“要不就借给她们打个电话吧?反正我们四个在这里,她一个女人家还带着孩子,也不可能跑了。”

    我依然的坚决摇摇头,跟那中年妇女说:“你起来吧,这样吧,你去车站找找工作人员,他们肯定会借电话给你的。”

    中年妇女的泪水竟然出来了:“大兄弟,我去过了,他们嫌弃我啊,不肯借电话给我打,还要赶我们啊。”

    忠少竟然有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递给她们的时候,我坚决的按住了忠少的手,摇摇头说:“忠少,不要那么天真,稍后跟你解释。”

    忠少虽然收回了手机,但还是说:“天哥,看她们那么惨,应该不是骗子了,而且我们四个小伙子,还怕她们两个女的?”

    海子一直都很听从我的意见,于是说:“忠少,放心吧,天哥不少铁石心肠的人,他这么做自然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这时候,东哥好像想到一个好办法,高兴起来,掏出一个硬币,说:“给个硬币让她去公话亭打不就解决所有忧虑了。”

    中年妇女和小女孩见借手机无望,继续凄惨的说:“各位大兄弟不肯借手机给我们,怕被骗了,我们也理解,那就能不能再施舍点食物给我们或者买几个面包给我的孩子,从外省来,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可怜可怜我这孩子吧。”

    我冷笑着,骗子,绝对是骗子,虽然她们的表比我更专业,更形象,焦急,可怜全写在脸上,但我现在不能说明,免得她们恼羞成怒,生出其它事就更麻烦了,只是东哥和忠少都很不忍心:“天哥,算了,给几块钱她们吧,即使她们是骗子,她骗我们也就那几块钱;如果不是骗子,我们可能就帮了大忙,甚至拯救了她们。”

    只是我一向对这些用可怜来行骗的人都是深恶痛绝,坚决不肯给她们一分钱,否则,这种利用怜悯之心来行骗的现象只会越来越被广泛使用,导致社会的信任问题,虽然我不是个拿来模范的好人,但起码也是个邪恶的好人。

    中年妇女带着女孩开始磕头了,忠少,东哥他们忙上前去扶她们,我拦住他们,对中年妇女她们说:“你们不要磕头,等下我给你们二十元去买东西吃吧。”

    接着又跟东哥,忠少,海子他们说:“你们先帮我把东西搬上的士,留的士的前面位置给我。我来拿钱给她们母女两个买东西吃。”

    忠少他们见到我肯施舍钱给她们母女,心头好像有块石头掉了下来,不然那些下跪和磕头估计会折磨他们的心灵,让他们感到不安,看着他们三个坐上车了,看到东哥坐在车的中间,我掏出钱包看看,故意大喊:“东哥,我没有零钱了,你先借给二十元,我回去还你。”

    东哥说:“好的,我坐在中间,你过来拿吧。”

    我镇定的慢慢的向的士走过去,还跟那中年妇女说:“大姐,赶紧带你孩子起来吧,我拿二十元给你们买东西吃。”

    中年妇女拉着女孩起来,嘴里还说:“大兄弟,好人有好报的,谢谢你啊。”说完就在旁边等我去拿钱。

    我走到的士的时候,回头对中年妇女大喊一句:“警察。”中年妇女忙四处张望,寻找。

    我迅速的拉开的士前门,坐上去,跟司机说:“司机,开车。”

    中年妇女和小女孩回过头神来,对着我们大喊:“骗子,你们就是骗子,阿姨也骗,有没有公德心啊。”

    这个时候,东哥和忠少还懵懵懂懂的说:“天哥,你不是要给她们二十元买东西吃吗?干吗骗她们啊?”

    我笑笑说:“你们醒醒吧,她们都是骗子。”

    这个时候,的士司机已经在笑了,说:“那两个骗子还真好笑,说你们是骗子呵,还说你们有没有公德心,看来她们行骗久了,还真把自己当作可怜的人了。”

    东哥奇怪的问司机:“司机,你是说她们是骗子?不会吧,她们看起来那么凄惨,不像是真的啊。”

    司机笑笑:“兄弟,骗子让你看出来还叫骗子吗?她们在蛇口这一带行骗很久了,我见多了,专门欺骗那些刚下车的,特别是学生模样的,比较善良,容易下手。”

    忠少有点不解的说:“她们如果是骗子,怎么骗我们手机啊?我们四个小伙子,她就两母女。”

    司机摇摇头:“兄弟几个,今天你我有缘,就透露点她们手法给你们听听,她们至少还有三个同伙,她们借到你手机之后,会借车站太吵闹,边走边打,如果好一点的手机,那中年妇女就找机会直接上她们准备好的车走掉,差一点的手机呢,就会在打手机的时候,故意跌倒,借此机会把你们的手机卡换了,在获取你手机卡的电话簿,挨个给你们认识的人发短信,说你们出事了什么,让你们家人或者朋友赶紧寄钱,能蒙到一个是一个。如果你们实在警惕,她们就会退步到最后,又跪又磕头,让你们给钱她们买东西吃,能赚一点是一点。”

    忠少继续问:“那她们就不怕被我们四个发现,去追她们?”

    司机笑笑:“如果那中年妇女她们发现快被你们追到的时候,那小女孩就会回拦住你们,让中年妇女脱,请问你们又能对一个小女孩怎么样呢?警察也管不了她啊。”

    忠少,海子,东哥同时喊了声:“高,真他妈的高!”

    东哥看着我说:“天哥,你是怎么发现她们是骗子的?”

    这一刻,连司机也感兴趣了:“兄弟,说说,难道只是你的直觉,不然应该很难逃出她们的悲惨攻势”

    我笑笑,说:“虽然她们的表比我更专业,更形象,焦急,可怜,无助,悲戚全写在脸上,但有两个漏洞却无法弥补,第一个,竟然连地址都丢了,为什么还记得十一位的手机号码呢?即使只丢了地址,真记得手机号码,打个电话是很简单的事,找车站工作人员接电话不就行了?退一步来说,即使车站工作人员全部冷血无,不肯借电话,难道不会去附近的公用电话,硬着脸皮讨个硬币来打,等丈夫来了再还她就是了。”

    “第二个最重要,外省来的中年妇女,从衣着上来看,确实够农村,孩子也够土,但我还真没见过几个农村妇女有钱包呢,即使有钱包也不会把所有的钱放在钱包里面的呢。从我以及家乡的那些大婶阿姨,每次出远门探亲都是把一大部分钱藏在鞋子里面或者腰带上,何来钱包丢了就没钱的事呢?我之所以没有揭穿她们,就是怕她们恼羞成怒,生出其它事,如小女孩硬抱你的大腿,然后说你调戏她或者冲出几条大汉来硬强等等,因此找机会溜走是最好的方式。”

    我刚说完,司机大哥竟然笑了:“高人,说实话,兄弟观察力非常强啊,不怕跟你们说,我妈每次来看我,还真没用过钱包,一小部分的钱直接别在裤腰上,大部分的呢,都是把钱藏在鞋垫子上。”

    海子也笑了:“我也是这样的,她们都习惯使然。”

    这个时候,东哥和忠少也兴奋了,纷纷推出乡亲父老佐证我的正确。

    忠少叹了一句:“天哥,今天的晚饭宵夜都算我的,给我上了一课啊。”

重要声明:小说《深圳烟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