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西冲的第一抹阳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纵人生 书名:深圳烟云
    绵绵不绝的浪涛声,海风吹过耳边的气息,还有那阳光下人犯罪的嘴唇,我终却忍不住吻了上去。

    ---天纵

    柳莎莎竟然很放心的在我车上睡着了,估计啤酒的后劲现在才来,她也不怕我把她拉到一个黑暗的角落把她羞辱了,无奈我本是好人,最差也是个邪恶的好人,何况我还是喜欢她的。

    奥迪的车在滨海大道上开始急驶,反正深夜,这迷醉的深夜,没有人会去注意一辆普通的车,在为自己喜欢的人而奔波几个小时去海边。神奇的是我竟然一点都不累,激素的膨胀足于让我精神奕奕。我从没想过为了一个女孩的一句话,我竟然能够疲于劳命,为了让她清晨醒来看一眼海,就这样驱车穿越大半个深圳,这是何等的疯狂。

    这个时候的海子,忠少,东哥正在宿舍阳台上吸烟,在他们洗完澡后,酒精的反作用显现出来了,他们不仅不困不累,还睡不着,于是刚才又起来抽烟喝酒。

    海子说:“天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东哥笑笑说:“估计今晚都不回来了,所谓风又渡玉门关。”

    海子喊了一声:“好一个渡字。”

    忠少问:“东哥,你说天哥有没有戏啊?”

    东哥意味深长的说:“当然,也是必然,天哥这策略玩的真高,海子都说了,这是擒故纵,不然你以为天哥真那么不讲道理啊,迫人家喝酒,然后再替人家喝酒,那是策略;咱们学着点。”

    海子邪笑了一下:“要不,我们打个电话探探天哥进展如何?”

    东哥说:“瞎折腾,你这是打扰人家的欢乐时光,再说了,我肯定天哥这时候已经关机了。”

    海子不相信的拿起电话,拨打过去,果然叹口气:“东哥,你猜中了,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这时的我正悄悄把电池拆了下来,也从后座把柳莎莎包拿过来,拿出她的手机,按下关机键了,大好时光免得被人破坏。

    我是走盐坝高速—葵涌出口,直达西冲,三点才到达,夜黑路不熟悉,整整开了我三个小时,幸亏表哥车里有3000大洋,足够我过路费,油费,,于是底气十足,完全没有了前几天做兼职的辛苦体会,什么赚钱不容易,在美色面前显得烟消云散。

    西冲于深圳的最南端。此处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到处都遍布绿树清草,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不仅如此,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西冲拥有一个海岸线足有五公里长的沙滩,沙,无比的幼细;水,明亮而透澈;环山和蔚蓝的天空构成了一幅美丽的油画。

    边的柳莎莎依然睡的很熟,脸上甚至带点甜蜜的微笑,也不知道她在梦里遇见了谁,看着她那人的嘴唇,我甚至想要吻过去,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做过邪恶的好人还真难,下车呼吸了几口带有海风气息的空气,让头脑清醒清醒。

    深夜的海边终究有点冷,我上车把外衣脱下给柳莎莎披上,打开一点天窗,装好手机,查了一下出时间,7点零3分,于是把闹钟震动调成7点整,然后让自己也慢慢睡去。

    清晨七点,我准时的被震醒,休息了几个小时,感觉精力又恢复的差不多了,边的柳莎莎竟然还在睡,天边还是鱼肚白,我拿起蒸馏水,喝了几口,轻轻的摇醒柳莎莎。

    柳莎莎先睁开一只眼睛,接着才睁开另外一只眼睛,摇摇头说:“我现在在哪啊,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啊,不是送我回宿舍吗?”

    我故意说:“不好意思,我已经劫持你到我地盘了,今晚你就要跟我拜堂成亲洞房了。”

    柳莎莎脸又红了,说:“你就知道胡说。”

    话刚说完,西冲的第一抹阳光就从海面刺过来,我下了车,对柳莎莎说:“夫人,下来吧,看夫君为你准备的海天一色,喜欢不喜欢。”

    柳莎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海边了,雀跃的下了车,靠在车头,闭中眼睛,听着绵绵不绝的浪涛声和海风划过耳边的物语,呼吸着清晨的舒爽空气,口中陶醉着:“好棒啊”。

    西冲的阳光洋溢在她**四上,在这清晨显得格外的美丽动人,我轻轻走过去,环住她的腰,低下头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在相吻的瞬间,我感觉到柳莎莎的一丝迟疑,但一闪而过,毫无抵抗的让我深吻下去,我岂能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用力的把她吻的缺氧,发晕。

    当我放开柳莎莎的时候,她的体还在抖动,眼睛缓缓的睁开,对我说:“你是真心的吗?”

    我点点头:“当然。”

    柳莎莎没这么好唬弄:“当然真心还是当然玩玩?”

    我没办法:“当然真心。”事实,我对每一个喜欢的女孩都是真心真意的去付出。

    柳莎莎很满意我的回答,自动的靠在我肩膀上,柔的说:“昨晚开车开的累吗?”

    传说中,堕入河的女孩子在恋的时候都是柔百顺,传说中,恋中的男孩子都能甜言蜜语腻死人,我也不例外。

    我说:“开了四个小时呢,不过,为了你,一切又何妨呢?”我没撒谎,不然我吃饱了撑着半夜三更来西冲。

    柳莎莎感动的主动的又吻了过来,我烈的回应着,大清晨的西冲没有什么人在走动,于是感觉整个海滩,整个大海都是属于我们的浪漫之地。

    我牵着柳莎莎在海滩走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阳光有点灼人,我们才决定回去,回到车上,柳莎莎完全没有了昨晚的羞涩,变得主动起来,开启CD,又播放那首《Sayforever》。

    我笑笑,调转车头,只奔市区,回到世界之窗已经11点半了,半天没吃东西了,就跟柳莎莎说:“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你也饿了一天了。”

    柳莎莎温顺的点点头,我突然想把忠少他们也叫出来吃饭,就说:“对了,我记得我宿舍的记得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客家菜,要不我把我宿舍的三位活宝也叫上一起吃饭,顺便让他们带路,昨晚你也见过他们的,你介意吗?”

    柳莎莎笑了笑:“好啊,叫上他们吧,人多吃饭才闹。”

    我忙开机,打通东哥的电话说:“东哥,你们上次说的客家菜在什么地方啊,我们想过去品尝一下,你们应该知道在哪里吧?我五分钟后到宿舍楼下接你们带路,顺便一起吃饭。”

    这时候的东哥,刚刚醒来不久,接到我这么莫名其妙的电话,非常不解,边洗脸边念:“客家菜,客家菜,我都没去吃过啊。”突然东哥脑子一清醒,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了,忙跑回宿舍,拍醒忠少和海子说:“快醒来,天哥五分钟后接我们去吃饭,还让我们见见昨晚那女孩。”

    所谓吃饭事小,见美女事大,忠少和海子一骨碌起来,边洗刷边问东哥怎么回事,东哥把我电话一说,然后解释到:“天哥自己就知道客家餐厅在那里,而我们却是不知道的,何必要我们带路呢?因此这是有意要我们跟他一起去吃饭,而且他撒这个谎言,边就一定有人,这个人嘛,你们应该猜得到是谁啦。”

    海子吐着牙膏沫说:“天哥一晚未归,一定是功成名就。”

    忠少擦着脸说:“少说废话,一会就全都知道,看他们眼神,暧昧不暧昧,神不放就清楚了。”

    我接上海子,忠少,东哥他们,他们今天都显得很正经,把自己的档次提高来显示我的交友层次,他们很有礼貌的跟柳莎莎打招呼,柳莎莎也礼貌的回应着。

    在东哥的直路下,我原本三分钟可以到达的餐厅足足花了五分钟,东哥耸耸肩膀,表示没办法,谁叫你让我带路。

    一进餐厅,冤家路窄,竟然遇见了昨晚喝醉扔酒瓶,柳莎莎的追求者柔道协会的会长,他正跟几个人在吃饭,他一眼就看见我们进来,应该说是看见柳莎莎和我们一起进来。

    他显然不是很清楚的记得我们几个,忙起走向柳莎莎:“莎莎,昨晚真的对不起,都是我喝醉了,才表白出来让你难堪的,真的对不起。”

    柳莎莎大度的笑笑:“没什么,昨晚的事都过去了,师兄,你先吃饭吧,我们改天再联系。”

    我追上去,示威的搂过柳莎莎的腰,向餐厅里面的包房走去,那会长的脸色瞬间变的非常的难看,忠少,海子,东哥他们笑着从他边走过,海子还低声说了一句:“其实应该谢谢你。”让会长的脸色难看再加不解。

    跟那会长吃饭的几个人中,显然有一个人是昨晚在场的人,他把会长拉回桌子上,把昨晚的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会长,如他扔酒瓶啊,莎莎出头帮他喝酒啊,只是他也不清楚一个晚上的时间,柳莎莎跟我的关系就发展到如此地步。

    这个时候,我们五个正在点菜,我们一向民主,每人点一个菜,互不干涉,免得吃顿饭,一问吃什么,就“随便啊”“无所谓啊”,结果介绍一个菜死一个菜,因此各自点一个菜就是最合理的。

重要声明:小说《深圳烟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