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师生博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纵人生 书名:深圳烟云
    老师和学生永远是一对既对立又依存的矛盾体,在学习教授之余又相互斗法,无数次的对抗造就了无数的经典博弈。Www.

    军训一回到学校,我们就被各种各样的学生团体招生所吸引,什么校学生会啊,院学生会啊,院团委啊,还有一些好组织,如辩论队啊,英语协会啊,让我们这些孩子眼花缭乱,积极的投于各种团体的面试,

    几天下来,我们以我们的优秀无一例外的找到属于自己的组织,忠少去了院学生会宣传部和院辩论队,东哥进了校外联部,海子去了院团委宣传部,我则找了跆拳道协会,成为一名顶尖的“武林高手”一直是我梦想,所谓神功在,美女银子自然来。

    因为今年推迟了一个月入学,所以教学变得非常紧张,忠少他们更是每天奔走于课堂和学生活动中,有时候,为了搞学生活动,连课也不去上了,教我们管理学原理的女老师,也是院领导曾“深恶痛绝”的说:“这些孩子,咋一点轻重都不分,以后我每节课都会点名,麻烦同学们互相告知。”回头还说一句更吓人的:“我会建议其它老师也这样实行的。”

    这句话杀伤力很大,按照学校制度,点名三次没到又没请假的同学,这门课程就要明年重修了,连奖学金评选资格也没了,甚至连每月30元的伙食补贴也会被取消,这是很浪费人力物力的事,因此老师的地位在考试和定级中显得无比崇高。

    我回去把老师的意思传达给忠少他们,他们都吓了一跳,暂时收敛了很多,但遇见一些比较重要的学生活动,他们还是逃课,但大家已经商定了计划,每节课争取去上,等老师点名完再偷偷的从后门溜走,实在忙到无法去上课的时候,就由上课的人,点到的时候,代答应到,开始还奏效,后来老师又发现问题了,上着课,人会变得越来越少了;于是老师又决定下课的时候点名,这次大家对策是,临下课点名的时候,偷偷从后门溜进来,因此老师又发现,上着课,人变得越来越多,本来教室一半还坐不满,下课时分,教室竟然全满了,点名就基本都到了。

    于是老师更绝了,上课点一次名字,快下课时候把后门锁了,点一个名字,从前门出一个人,任缺一次答到的就当做旷课,这条措施,立刻见效,下节课开始,堂堂爆满,老师这才满足的笑了。在学生与老师的斗法中,老师取得了决定的胜利。

    还有一个考试的博弈,记得刚进大学,那时候的考试,教务处只是随机把选同一课程的同学分在各教室,考试时候坐的位置,由学生自己选择,只要隔个空位就行了,监考时候再检查学生证就可以了。要知道有漏洞的地方就有人钻,于是每到考试,成绩优异的同学简直就是抢手货,各路神仙纷纷讨好关系,让成绩好的同学坐在自己附近,于是每次最迟去考场的同学,都是成绩优异的同学,众位神仙早就给他留了个“七星拱月”位,所谓左青龙,右白虎,中间是玉皇。

    我曾经就享受过不至一次样崇高的待遇,由于我没有参加太多的社团,加上大一没电脑,又没拍拖,于是空闲时间就比较多,因此除了练跆拳道,其它时间几乎是泡在图书馆看书了,因此在期末考试的前夕,感觉自己一下子人缘广阔了,隔壁宿舍的兄弟,还有军训时候比较熟悉的兄弟,在夜晚都有意无意的拿着包烟过来串门,聊天,走之前总忘不了说:“天哥,我的计算机基础靠你了。”“天哥,后天的高等数学照顾一下。”有的甚至说:“天哥,考英语的时候,我先去给你占位置。”

    几次之后,忠少他们放下恶补的课本,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读的好不如“参考”的好,于是接下来的考试几天,他们都忠诚的“拥护”着我,然后他们又被人忠诚的“拥护”,记得考完计算机基础,海子拉着我的手,感慨的说:“天哥,你至少挽救了十几位弟兄,我代兄弟们谢谢你了。”

    考试的时候也会遇见特殊的况,因为遇见特殊的监考老师,有些老师本就是本校本科出的,这些把戏,他们自然了如指掌,不放在眼里,想方设法打乱同学的部署。记得考英语的时候,监考老师进来的时候,我们早已经按照计划坐的规规矩矩了,只等考卷发下来;哪里知道监考老师“狞笑”了一下:“听好了,前排后排坐中间,中间散向左右,左边变前排,右边变后排。”这几句话不亚于咒语,把全教室的同学劈的遍体鳞伤。

    按计划坐好后,我看了一眼,已经被拆的七七八八了,我后面就剩下忠少了,东哥他们早就天各一方,忠少正在庆幸之际,老师接着说一句:“从左到右边,每排单数的同学轮流替换。”,忠少的笑容完全凝固了,只好苦笑着离开我边,老师还挨个检查桌面,看有没有早刻下的笔记,甚至墙壁也检查了,直打的我们毫无反击之力。后来才知道这位老师是92届的师兄,大家心里大叹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到我大三的时候,整个学校的考试完全完善了,教务处不仅安排了学生的考室,还随机帮学生把座位都安排好了,监考的时候,监考老师一个个的对学生证,完全断绝了学生作弊的路径,因此整个校风完全上了一个档次,每到期末的时候,自修室,图书馆的位置全都爆满,甚至不少同学挑灯夜读直至天亮,忠少他们就有过不少通宵夜读的记忆,偶尔几个夜晚,我半夜起去洗手间,发现他们的依然空,于是,我披上衣服,拿上包烟,泡壶咖啡,去西南自修室慰劳慰劳憔悴的他们,后来东哥还笑着说:“大学的知识估计都是每个期末恶补得来的,那些子真是痛并充实着。”

    大学的各科成绩除了考卷上的分数,还有30%左右的平时成绩,如上课次数啊,交作业次数啊,积极回答问题啊,因此有些同学考试考个五十七八分的,往往就需要老师给的平时成绩,如果平时表现好的,一般老师都会恻隐之心,给个60分你,让你通过该课程;如果平时表现很差,即使你考五十九分,老师也不会给你加上一分的。

    我曾经怕个一个课程,线代数,主要是老师的教学太天马行空,为了通过该课程,我一边积极备考,一边想方法让老师记得自己,更主要是记得自己的名字,不然的话,老师想给你印象分的时候,只知道你人,不知道你的名字,那不是亏死了,思索很久,终于形成方案,每次上完线代数的时候,我都拿着几道题目上去请教老师,同时在纸张上方,把自己的名字和学号写的又大又明显;所有的老师都是喜欢好学的学生,一来二往三相识,第四次的时候,线代数的老师已经能叫出我的名字了,于是我更加卖力,一个多月后考试完,老师甚至打电话给我:“天纵啊,你考的不是太好啊,是不是发挥不正常啊?”我说:“是的,老师,最近头比较痛,老睡觉不着。”老师说:“原来如此,多喝几瓶牛试试,放心吧,这次考试,我给个B等级给你,你平时那么好学。”我心中大喜,忙谢过老师。

    在大学,考试作弊被发现的结果很严重,不仅要重修,严重的还要记过,甚至有个极端的例子,班里一女生考经济学的时候,给旁边的一个男生参考了,结果没被监考老师发现,却被该课的老师发现了,老师走了过来,登记了他们的学生证,女生坚持说自己没作弊,只是试卷摊放的太开了,那经济学的老师平和的跟那女生说:“跟你说,考试的时候,好人不一定有好报的!”,这句话,让女生寒意阵阵,后来成绩公布,该女生果然没有通过该课程,那男生却通过了,女生不服,去教务处查试卷,试卷是83分,但该课的经济学老师说:“我说过了,考试的时候,好人不一定有好报的!没给学校上报记过已经是照顾你了。”女生理亏,只好作罢。

    后来这句话“好人不一定有好报的!”成为校园流行语,风靡一时。

重要声明:小说《深圳烟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