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热血男儿热血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纵人生 书名:深圳烟云
    我们窝在根据地酒吧的沙发上,一人拿着一支啤酒边喝边听东哥把我们的故事再次重温,在英文歌曲BigBigWorld的旋律之中,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回到我们血沸腾的岁月,我似乎又见到了六年前的自己。

    我是2003年以第一批的分数考入大学的,在那个火月的八月,接到火红的通知书,我很是激动,终于能够去那个充满奇迹,充满神话的特区城市了,奋斗在深圳一直是我的梦想,在深圳读大学更是无比的向往,我曾把它当作腾飞前的积累,血男儿的血青就应该闪烁在遍地黄金遍地梦想的深圳。

    我把通知书又认真看了一遍,看到报到的子,着实被吓了一跳:10月9。那我这个暑假也太久了吧,6月9号高考完,10月9号报到,足足四个多月啊,可能是高中放假的子实在太少,一下子足足四个月的时间发呆,很是不习惯,宛如一个一顿饥一顿饱的人,突然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而且要连吃一个月,不补死才怪呢。

    好不容易熬到报道的前一天,父亲此时在外地集训,母亲则在医院照顾外婆,我只好一个人买好车票,带上8000大洋,拿上康佳398,意气风发的奔深圳而去,

    结果一件诡异的事发生了,长途大巴在南头关附近坏了,看司机的焦急的样子,估计要个把小时才能修好,我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按照地图来看,大学应该离这里不远,于是我提着两个包下车,刚下车,就有几位全副武装的摩的师傅飞车围了过来,拉下挡风镜,喊:“坐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抢劫呢。

    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坐公交车的概念,而且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怎么坐,于是挑了个忠厚的师傅,要他载我到大学北门,2003年的时候,摩托车还是可以进关的,不像现在查的那么严。

    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就来到大学的北门了,我付了师傅10元车资,现在想想,有点贵了,无奈那时候口袋有8000大洋,咱不差钱。

    在北门下了车,我整整衣服,昂手的走进北门,门口有七八个穿着写有“学生会”学生,但我走进去了,人家毫无反应,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属于咨询服务的,后来发现他们抢着帮我后的一位美丽妹妹提箱扛包,才知道自己长的不帅,而且是男的。

    在元平体育馆,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学院报到处,同时发现行李寄存处,于是把行李提了过去,一个师兄正在那边看守,他帮我登记好行李后,对我说:“师弟,是这样的,我们只帮你看守行李,方便你办理报到手续,不负责帮你把行李搬进宿舍。”我点点头,只是有点奇怪,我没说过要他帮我把行李搬进宿舍,虽然那下午我发现这个师兄帮一女生提着行李去我宿舍附近的女生宿舍。

    整个体育馆人头攒动,让我足足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各种手续办好,去行李寄存处提了行李,就按着校园地图去西南方向找宿舍,走了快20分钟才到西南男生门口,在门口又办了手续,拿了房门钥匙,一看,靠,牛的,110宿舍。

    打开房门,惊奇的发现我是第一个,宿舍有两张上下铺的,四张电脑桌子,一个四格的铁柜,外加一个阳台和洗手间。

    我按照姓名标签,找到属于自己位和柜子,正把东西收拾的时候,一阵有礼貌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你好,同学,你要买水桶和脸盆吗?”传说中深圳是个火的商业城市,大学里面也不例外,有着非常活跃的商业活动,我放下东西,用十五元买了水桶和脸盆,后来证明发现我这是聪明之举,忠少他们在商场都是花了三十元才买到水桶脸盆,质量跟我差不多。

    直到下午三点多,才见到忠少全家过来,忠少的母亲还特的塞了个苹果给我,让我们互相帮助,忠少他们忙到四点,忠少刚送走父母,东哥也扛着个行李进来了,我忙帮着东哥整理东西,东哥一直谢声不断。

    可惜直到五点半,另一个位还是空着的,估计那位舍友今天不会来报到了,我们把门锁了,去外面吃饭和买东西。

    刚来学校,大家边都有点钱,于是我们决定找间饭馆好好搓一顿,但开学的这几天,学校周围的餐厅饭馆基本很多人,直到我们走到桂庙那边,才发现一间新的餐厅,比较少人,叫东北饺子馆,东哥说越是少人的餐厅越要帮衬,要给人家点鼓励,于是我们进去,随手点了个四菜一汤,但饺子一个没点。

    一直都坚信饭桌上容易拉近大家的感,果然一瓶啤酒落肚,我们三个就好的跟亲兄弟一样了,胡侃中,大概了解到忠少是肇庆人,84年未,喜欢电脑;东哥则比较复杂,83年未,祖籍江西,出生在长,长在广州,读书在深圳,不过却是豪爽中人,东哥中途去了踏洗手间,其实是偷偷把帐结了,让我和忠少很是不好意思。

    吃得酒足饭包之后,我们就准备回去,明天再去买东西了,出门的那一刻,我还特地回头看了一眼招牌,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等我们军训二十天回来,这家餐馆已经倒闭了,后来更诡异的是,两年内竟然换了六家招牌,我们都说这个位置风水不好,因为旁边的餐馆都开的财源广进,客似云来,再后来,实在没办法,居委就把它就改成社区医院了。

    回到我们的110宿舍,开门进去,一个黑影正端坐在靠窗的空位上,我们立刻吓的酒醒了,正当我们想夺门而逃时,黑影开口了:“别怕,我是人,是你们的舍友。”东哥把灯一开,才发现是个跟我们差不多大包小包的新生。

    黑影笑了一下:“我刚到,有点累,就歇息了一下,没想到吓到你们了,我叫海子,来自惠州。”

    我们缓过气来,纷纷介绍了简单况,东哥虽然豪爽,但也不乏细心:“海子,我们出去吃饭回来了,你吃饭没有啊。”

    海子从包里拿出一个长方面包,说:“没事,我带着干粮呢。”所谓人多力量大,在我们的帮助下,海子很快把铺好,把东西整理好,海子为了感谢我们,从自己的铁柜子拿出四听啤酒,一包花生米,一盒烟,拉过自己的电脑桌子放在宿舍中间,说:“兄弟,长夜漫漫,咱们喝酒抽烟胡侃如何?”

    那时候的新生,几乎都没有电脑,我和忠少也是大一第二学期才买了部台式电脑,东哥海子更是大二组装的电脑,在那没有电脑的子里,我们出而作,落而息,生活很有规律。后来有了电脑,虽然生活丰富了很多,但我们也成为了“三九学社”的重要成员,三点钟睡觉,九点钟起,夜夜笙歌,声色犬马,不能说堕落,应该说坠落。

    我们也纷纷拿出自己的私家干货,忠少的牛干,东哥的牛丸,我带的两只烤鹌鹑,把东西扔在桌子上,搬过椅子就开始海阔天空的胡吹起来了。

    海子拉开啤酒,咬着花生米说:“兄弟,我先给大家讲讲学校的一些故事吧。”海子为了营造气氛,还把宿舍的灯关了,只把阳台的20W的灯泡打开。

重要声明:小说《深圳烟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