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纵人生 书名:深圳烟云
    张所长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们,眼中的蔑视之意,就是我们死猪不怕开水烫。www.

    海子起,拍拍我说:“天哥,看来我们今天又要了。”并对胖子说:“走吧,我们去外面血战一番吧,免得这里脏了张所长的地方。”

    胖子走出门口,叫手下出到派出所门口守着,并拉着阿云出去,以防我们劫持他们做人质,我拉着刘菁菁和海子刚踏出派出所门口,就有一民警把派出所的门锁了。狗的,做的还真绝呢。

    胖子正在接电话,估计是医院打来告知伤的,下面的十几的人则在阿云的吩咐下拿着家伙围住我们,那些铁管砍刀在路灯下闪着丝丝寒光。

    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人怎么多了,扫了一眼,胖子手下的外围还有几十个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围观呢,估计是潮那边跟过来的,现在的群众真是心,危险四的地方还不忘记看闹,我心里笑了一下。

    面对要来的恶战,我没有太多的去想结果,一切顺其自然,该来的始终要来,不该来的怎么都不会来,再说,我们的子骨都还可以,没那么快被人打倒,大学的时候我们宿舍四人都选跆拳道作为体育必修,年年如此,后来还拜过一个广西的师父学习“神打”,那次的学习让我们觉得这世界真的存在有一些东西。只是怎么也要把刘菁菁安全送出去。

    胖子放下电话,狠狠的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们拿出四十六万,再留只手,我们就放过你,不然今晚让你手断脚断,血流成河。”

    我笑着说:“胖子,所谓祸不及家人,你是条汉子的话,你先让我这位朋友出去,咱们再好好的决一生死。”

    阿云插嘴说:“叔,不要跟他们多说,先废了他们,再把他们弄进拘留所,再让他们拿钱,不拿钱的话,再了他们那个女的,拉出去卖,不然难消我的恨意。”

    我和海子一股寒意,这非主流的小妮子也太狠了吧。这小妮子的胆气今晚连升几个档次,从哭哭啼啼到恨气冲天再到煞气满天,也就两个小时左右的事。但也同时升起一股深深的恨意,竟然说出我们一生最恨的话,涉及无辜女

    胖子挥挥手,说:“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负责!”接着装出一副很NB的样子。

    海子笑了下,淡淡的说:“打!”

    我正准备出手,突然,周围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纷纷从后背拿出铁管,往胖子那伙人扑去,我心里一诧异:咦,难道现在的不明真相的群众还学会见义勇为了。

    不明真相的群众很自发的三个对一个,一个攻上,一个攻侧,另一个则滚地堂攻下,很轻易的就把对方撂倒,接着三人每人补上几棍,就把对方控制住了,我看的眼花缭乱,真是训练有素,井然有序,一场混战竟然变成艺术对决。

    心里嘀咕之际,海子递过支烟来,顺势帮我点燃,淡淡的说:“天哥,今晚给你麻烦了,都是这帮人,害的你我兄弟的相聚那么坎坷。”

    我笑笑:“海子,看来混的不错呵,那么多弟兄跟着你。”

    海子猛吸了口烟,又叹了口气:“天哥,谁不想做好人呢?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只是社会太现实了,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我点了下头,:“没什么,都是为了生存,不伤天害理就好了,忘记咱们兄弟的宿舍名言啦?”

    海子笑笑:“没忘记呵,做个邪恶的好人。天哥,下周末把东哥,忠少他们叫出来聚聚吧,好久没见他们了。”

    我说:“好的。我来安排。”

    在我们说话之际,现场已经毫无悬念的拼杀一场,除了非主流的阿云惊恐的站着,胖子他们全都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估计每人只是上都挨了十几铁管,脸上都很光鲜,特别是胖子,嘴里连血也没有留了,在地上哼哼的不停,看来海子还是留了。

    海子走到胖子面前,淡淡的说:“胖子,做人不要那么拽啊,别以为有几个人,有几个钱,有什么鸟所长撑腰就那么嚣张,兄弟我什么场面没见过,生生死死好几回了,从来不怕跟人拼命,记着,别再惹哥,回去自己好好反省怎么做人,顺便告诉那几个躺在医院的兔崽子,以后生点,不然迟早有一天被人打死在街上。”接着点了支烟,插在胖子嘴上,让他缓缓痛。

    海子走过阿云的边,看了一眼阿云,冷冷的说:“幸亏我不打女人,不然你已经死了。”

    一直在害怕的菁菁却突然捡起一跟铁管,狠狠的往阿云腿上打去,阿云立刻痛的满地打滚,海子很诧异,应该说见到刘菁菁的突然发飚有点不解,只有我才知道,阿云说的那个“”字,刺激了刘菁菁,

    但我没跟海子细说,只笑笑:“女人是不可以得罪的。”

    海子也会意的笑笑。

    阿云痛苦过后,看着刘菁菁寒冷的眼光,变得异常惊恐起来了,完全没有了在派出所时候的嚣张。

    海子看了下时间,已经四点多了,就跟我说:“天哥,我七点要去踏广州,我先送你们回去吧。”

    我说:“不用了,海子你忙你的吧,我的车就停在潮那里,你送我们到那里就可以了。”

    海子挥挥手,那些手下纷纷走上路边的面包车,一辆越野车停在海子面前,海子招呼我上去,回头对着派出所喊道:“张所长,出来擦地啦。”派出所依然一片死寂。

    这个深夜的深圳,显得格外的寂静,偶尔几部泥头车轰隆隆的驶过,深圳本就是个折腾的城市,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有人在为了一个叫“生存”的东西而劳累奔波,上演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应该说,这年头,活得真不容易。

    刚才发生的事只是众多事的一件,甚至可以说微不足道,就如泥头车靠深夜躲过交警的巡查,混口饭吃那么简单。

    东哥曾经愤怒的说:“总说泥头车是马路杀手,不是没办法,谁他妈的想超载啊,司机不用吃啊,司机没老婆大小?”

    海子说: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就有我们生存的地方;阳光照不到的时候,就是我们发达的时候。

    海子说:夜晚的深圳就是个罪恶之城,白天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都在在夜色掩护下完成,越是糜烂酒醉的地方,越能见到不少达官贵人,每天晚上城市各个角落进行交易的金额数以亿计。

    在潮跟海子告别完,回到南山的家中,已经快五点了,刚进门,刘菁菁就贴了上来,抱住我的脖子,用滚烫的体紧贴着我,幽香的舌头努力的钻进我的嘴中。我轻轻的想要推开菁菁,却发现没有往常一样一推就开,反而更加紧紧的粘着我,折腾了一晚,体现在是正脆弱的时候我体的需要很快就打败了我残存的意志,我开始眩晕,手指轻轻的滑落菁菁上的内衣。

重要声明:小说《深圳烟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