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孟浩然与金仙公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冷月剑客 书名:玉真公主
    第34章:孟浩然与金仙公主

    68.

    孟浩然仍然低着头跪在那里。

    金仙公主:孟浩然,你为什么还低着头跪在那里。快起来吧!

    孟浩然站起来,偷偷瞥了金仙公主玉体一眼,又低下了头。

    孟浩然:公主,你刚才说什么陪练,我陪练什么?

    金仙公主:是这样的,我正在练“金仙消魂术”需要你这样有才华的美男子来陪练,所以就请你来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孟浩然:可是,我不懂什么法术和道术。

    金仙公主:那你会什么?

    孟浩然:我只会吟几句诗歌。

    金仙公主:会吟诗歌就可以。我练累了,就请你吟诗歌为我消魂。

    孟浩然:公主,你还是让我回鹿门山吧。我回去还要读书考进士。

    金仙公主:你以为读书就可以考上进士吗?官场的事你不懂,你真是个书呆子。我以后给考官说一句话,保证你可以考上进士。

    孟浩然:公主千万别那样,我孟浩然正气凛然,绝对不要那样的功名利禄。那样就是对我浩然人格的侮辱。

    仙公:孟浩然,你这样的格,我喜欢。浩然,你多大了。

    孟浩然:我89年生人(指公元789年),已经虚度25个秋。

    金仙公主:如果你虚度25个秋,那么公主我25个秋就是白活了。

    孟浩然:难道公主也是89年生人?

    金仙公主:是呀,我和你一样,也是89年生人,属牛的。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分呀。浩然,我希望你帮着我练成“金仙消魂术”。

    孟浩然:“金仙消魂术”是你发明的吗?

    仙公:是呀,练“金仙消魂术”,可以让人如痴如醉,圆满之后可以升天成仙。

    孟浩然:既然这样,我愿成就公主的好事。不过,公主,为什么练“金仙消魂术”时不穿上衣。那样,我只能闭着眼睛陪练公主了。

    金仙公主:哈哈,没有必要闭着眼睛吗?不穿上衣是为了精气通达,阳结合,天地合一。你也也要脱去上衣。

    孟浩然:我,我,不好意思。

    金仙公主:没什么!我来帮你。

    金仙公主用手指孟浩然便发出一道绿光,绿光过后孟浩然赤着脊梁,乖乖地走来坐在金仙公主对面,两人四掌合二。可是练习“金仙消魂术”。

    金仙公主:感觉如何?

    孟浩然:恩,好极了,很惬意。

    金仙公主:换个姿势。你在我后面。

    金仙公主一推孟浩然,孟浩然边绕金仙公主旋转起来,旋转49圈后停在了金仙公主的背后。

    金仙公主:从后面把你的精气传给我。

    孟浩然:恩。

    孟浩然用手掌接触金仙公主后背,不断地把精气注入金仙公主玉体。

    金仙公主:恩,**,我感觉功力大增。浩然,谢谢你,晚上我一定要给你好好地补偿一下,让徒弟做点好吃的。

    69.

    夜幕降临了。秋夜明月悬挂在高空。

    金仙公主:收功了。注意,精气回放丹田。吸气。呼气。

    孟浩然随着金仙公主去做。

    金仙公主:恩,好了。谢谢你,浩然。

    孟浩然:公主,不要客气。晚上,我们住哪里?

    金仙公主:回洞府。

    回洞府的路上。他们一边走一边聊。

    孟浩然:你堂堂大公主为什么不在这里修建公主观。

    金仙公主:我和妹妹在长安修建可两座道观,大臣们说三道四,说什么的都有。当时父皇答应给我在华山偷偷拨款修建道观,我没有答应,我说,把钱给妹妹多修建几个吧。于是,父皇在吴越、洛阳,王屋山等地方为我妹妹修建几个道观。

    孟浩然:你妹妹有你这么好的姐姐,真是她的福气。

    金仙公主:你不知道啊,我们都很疼玉真,妹妹不到一岁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妈妈,所以,我和哥哥,也就是现在的皇帝,都特别关照妹妹,因为妹妹她最小。还有父亲,就是现在的太上皇,也特别关照玉真公主。当时,在大臣的强烈反对下,他坚决为我们修建道观,也难为父皇了。唉!一言难尽呀。所以,我在华山没有道观。

    孟浩然:你真是一个开明的公主。后人一定会记住你的,为你修建道观,来纪念你的。

    金仙公主:后人,怎么说,我不在乎。

    孟浩然:为玉真公主修建那么多道观,大臣就没有反应吗?

    金仙公主:太上皇说不是皇家拨款,一切不公开的进行修建,包括妹妹都不知道,告诉她是,感动了上天的神灵,出现了那么多道观。也许她天真的认为是天上掉馅饼呢。

    孟浩然:唉!我真的不知道出在皇家也有那么多令人伤感的事

    金仙公主:浩然你以后还继续打算考进士吗?

    孟浩然:考,当然要考。将来为皇家效力是我一生的理想。

    金仙公主:我真的替皇兄谢谢你,但是,你知道吗,官场,没有真事,你越是有真本事,那些人(有的大臣)就是越抑制排挤你。

    孟浩然:我上次没有发挥好,走进了考场就一片茫然,平时会的东西发挥不出来。看到当官的心里就发憷。

    金仙公主:我劝你不要再考了,那样是没有结果的。我想给你走捷径,你又不愿意。

    孟浩然:公主,我谢谢你的好意,那样,我当上了官,我也觉得没有意义。当官不当官得不重要,关键我在于求学问的过程。

    金仙公主:其实,做什么事过程是最重要的,结果我认为毫无意义。就好比,我喜欢去一个人,但是,我不要他对我负责到底,不需要他与我结婚。我只要他我的过程。

    孟浩然:敢问公主,找到那个意中人了吗?

    金仙公主:以前出现了一个,我没有来及向他表达,他就消失了。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她,甚至有我妹妹也喜欢他。如果我和妹妹同时喜欢上一个人,我绝对会让给妹妹的。我妹妹,甚至于超过了自我。我敢说父皇和皇兄虽然也她,但是他们不可能达到我这种程度。

    孟浩然:何以见得。

    金仙公主:父皇和皇兄更喜欢自己的江山和女人。

    孟浩然:你父亲不是太江山的人,他不是把皇位让来让去的吗?

    金仙公主:是的,父亲虽然是三让皇位,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江山,是因为父亲的睿智。如果生命都没有了,江山还可以有吗?生命重于江山,这就是我父亲的睿智。

    孟浩然:你父亲,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的睿智,令在下佩服。

    金仙公主:到了。哎呀露水都沾湿了衣服,快进来吧。

    忽然,有几只鸟雀飞去。鹊鸟在槐树上盘旋,好像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过夜。

    虽然洞府门口有门帘,飞萤便会随着人进入的一霎那飞进来。

    孟浩然、金仙公主走进了金仙公主的洞府。

重要声明:小说《玉真公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