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无奈之举

    我靠,这也太邪门了吧?难道以后我就可以有剑圣的能力了?哼,鬼才信呢,一定是我昨天喝多了酒,不小心贴上的,这年头卖贴画的到处都是。

    姜尚龙忙拿毛巾使劲擦拭,乖乖,居然不掉,质量还不错嘛。

    忽然想起来,那梦里的老头说亲下头像就可以变剑圣?试下在说!姜尚龙对着头像狠狠亲了一下,怕轻了没作用,呵呵。

    突然间耳边轰轰做响,犹如千军万马奔腾一般,脑袋疼痛裂,全关节喀喀作响,姜尚龙感觉难受极了,放嗓子吼了一声,果然管用,好多了。

    喘了几口粗气,忽然感觉手上多了件沉掂掂的东西,不看还好,看了差点没把他吓晕过去,原来是一把刀!一把青森森的长刀!姜尚龙忙把刀扔在地上,一脚踢进了底下,不由得浑冷汗直冒,天呐,难道我真的成了剑圣吗?太可怕了。

    哦,对了,那老家伙说自己体的某部分会变长,姜尚龙忙抓了下裆部,呵呵,还好没事,要不然别人还以为他是超人呢。

    姜尚龙伸手拍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剧烈的疼痛让他明白这不是在做梦,心想也好,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他地!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姜尚龙才慢慢平静下来,想想这事简直就是天方夜潭,给谁说了也不信啊,还是保密点吧,要不然国家也不会放过我,非把我当外星人研究不可!

    他还想实验一下,在房间找了一根铁棍,先解释一下,这铁棍是用来防的。可能是刺激过度吧,想也没想抡起铁棍狠狠向自己脑袋砸了一下!

    “啊!”姜尚龙惨叫一声,差点没疼晕过去,靠,原来剑圣也是不经打的啊,痛苦地转了几个圈,摸了下脑袋,好象起了个大包!

    姜尚龙赶紧拿过镜子,“啊?。。。。。。啊~~!!啊~~~~!!”我的天呐,牙!我的牙怎么那么长了啊?姜尚龙吓的几乎晕倒,这不变僵尸了吗?我草他的,原来那老家伙说的某部分会变长,竟然指的是牙齿!再瞅那铁棍,都成弯的了!

    姜尚龙浑发软瘫倒在地,心想这他妈叫什么事啊,好好的干吗说要做剑圣,还不如说做大款来的划算,这下可好,不小心变成妖怪了。

    好在还能恢复真,姜尚龙急忙对着头像使劲亲了几下,没感觉啊?这是怎么回事?又亲了几下,还是不成,哦,想起来了,那老家伙说要一个时辰后才能有效,妈的,一个时辰可是两个小时啊!

    姜尚龙一阵气苦,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头使劲往地板上磕了几下,砰砰几声,地板居然裂开了!

    他慢慢地爬起来,看着满屋的狼籍,无奈极了。转眼一琢磨,这样也好,没事不变就OK了嘛!早晚有用的上的时候,别人想做还做不来呢,想到这些,我心里舒坦了不少,我找副口罩带上,照了照镜子,恩,不错,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姜尚龙简单收拾了一下,又想到了苗苗,心想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了非吓死她不可,长嘘了一口气,寻思着以后该怎么办才好呢?

    咚咚,有人敲门,靠,谁呀,大清早的谁这么有雅兴啊,姜尚龙赶紧又带上了口罩,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那个美女网管小丽。

    “靠,你还真的来了啊?”姜尚龙诧异道。

    “怎么,不欢迎啊?”小美女闪挤了进来。

    “欢迎,当然欢迎了,求之不得呢。”姜尚龙无奈道。

    “哈哈,这不就得了,你们男人啊,就这副德行,是不是啊老处男?”

    “要死了,难道你是来解放我的吗?娘子军啊。”

    小丽打了个哈欠,道:“随你怎么想,本小姐刚下班,要睡觉。啊!天呐!不会吧,你这里怎么跟猪窝一样啊?靠,大天的还带着个大口罩,没毛病吧你?”

    “你才有毛病呢!”姜尚龙懒得跟她解释,“不喜欢你走啊。”其实郁闷的。

    “呵呵,还有个嘛,告诉我你为什么带口罩?”小丽一**坐在上,她今天穿了件吊带短裙,雪白的大腿在我眼前乱晃。

    “这个。。。。。。这个嘛,我牙疼,刚拔了一颗,医生说我必须带口罩,否则会感染的,要不然谁大天的带这东西,是不是啊。”姜尚龙撒谎道。

    “哦,我说呢,还以为怎么着了呢,来,帅哥过来给我捶捶腿,走了一路累死了。”小丽说完把腿搭在沿上,我就纳闷了,现在的女孩可真开放。

    姜尚龙走到前在她大腿根上捏了一把,小丽一阵笑,“大色狼,我是让你捶腿,谁让你捏了。”

    姜尚龙又捏了一下道:“不都一样吗,恩,你的腿真白。”

    “呵呵。”小丽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看着我。”

    额的娘啊,要不是老家伙说附体期间不能做那个,姜尚龙早扑上去了,谁还有闲工夫给你揉腿,看着尤物般的小丽,也只能把口水往肚子里咽了。

    “你的眼神可真犀利,盯得人家心里直痒痒,比那些游手好闲的家伙强多了。”小丽笑道。

    “犀利什么呀,都一晚上没合眼了。”姜尚龙苦笑道。

    “哦,你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啊?是不是**啊,哈哈。”小丽把我楼得更紧了。

    “才没有呢,当我什么人啊,我可没那么个闲工夫。”借机推开小丽。

    真想把她按在上,然后。。。。。。可是不行啊,老家伙的警告还是不敢大意,万一有什么强大的后遗症可就完蛋了,还是忍忍把先。可他的体明显有了反映,那地方涨得难受,姜尚龙忙把子扭过去,背对着她,看了看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

    小丽从背后抱住他,小声道:“怎么了,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

    姜尚龙抓住她的手,说道:“没有,我没那么小气,只是我。。。。。。我牙疼的厉害,哎吆。”索装的更厉害。

    “要不你去医院看看吧,我陪你去。”小丽道。

    姜尚龙忙道:“不用了,医生说了,这是正常反映,过几天自然就好了。”

    “哦,没事就好,来,转过来。”小丽的声音温柔似水,可姜尚龙听起来却像五雷轰顶一般。

    人世间最大的折磨可能就是这样吧,唉,在坚持他四十分钟!然后。。。。。。嘿嘿!

    (十二)

    姜尚龙还是不敢转过去,小丽掐了他一下小声道:“老处男,你想什么呢?看看我啊。”没办法,姜尚龙扭头瞧了她一眼,只觉得全发酥,跟过电一般!原来小丽把裙子脱掉了,迷人的玉体呈现在眼前!满房间一片色!

    姜尚龙使劲咽了下哈拉子,心想老天爷啊你就玩死我吧,都二十多年了你才送我一个大姑娘,偏偏你挑这么个时候,我是不是该骂你呢!?

    “我漂亮吗?说实话。”小丽把膝盖顶在我的腰上。

    “恩。。。。。。漂亮,非常漂亮。”姜尚龙快迷糊了。

    “那你楞着干吗?不明白我的意思啊?”小丽说话真直接,要是平时他准高兴的要死。

    “问你个问题,你也要说实话,你是真的看上我了吗?”姜尚龙赶紧转移话题。

    “你什么意思?当我是什么啊,酒店小姐吗?”小丽竟然生气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和他们那些混混不一样,每次见到你心里都美美的,所以。。。。。。所以今天。。。。。。你一定觉的我是个坏女孩对不对?”说到最后居然眼圈发红。

    姜尚龙赶紧道:“你误会了,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其实我蛮喜欢你的。”先逗她高兴在说。

    “真的吗?”小丽抱住了他,又小声道:“告诉你个秘密,其实。。。。。。其实我还是。。。。。。还是处女呢。”

    “晕,这怎么可能。。。。。。”话还没说完,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小丽使劲咬了他一下,道:“怎么就不可能,你别看我平常和他们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我知道也有不少人想搞我,可是我对他们都没有感觉,只有见到你的时候才真正开心,你就没注意到吗?”

    姜尚龙懵了,想想每次去网吧的时候小丽看自己的眼神还真是和别人不一样,真是瞎眼了!轻轻把她揽在怀里,用下巴蹭着她的脸颊。看了看表还有半小时。

    “亲我。”小丽慢慢闭上了眼睛。看着尤物般的她实在忍不住了,轻轻亲了过去。

    “哎呀,你有毛病啊,带着个破口罩乱蹭什么,快摘掉,真是受不了你。”小丽伸手要给他摘掉。

    他地,居然忘了自己还带着口罩,姜尚龙忙抓住她的手道:“不能摘!现在不行。”

    “神经病,不摘掉它你怎么。。。。。。怎么亲我啊,难道我还不如一个破口罩吗?”

    “现在是真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心想要是摘下来还不吓死你啊。

    “那你说什么时候行?”小丽问道。

    “恩,在过半个小时,真的,不骗你。”

    “半个小时?和现在有什么区别?我知道你根本就看不上我,你是在耍我对不对?”小丽气道。

    天呐,要怎么说才行,真是急人那!只得说道:“小丽,你听我说,我说的是真的,过了半个小时想怎么样都行,但现在。。。。。。”

    “我不管,我就要你摘掉它。”

    姜尚龙一时无语,慢慢把小丽放在上,怔怔地看着她那人的体,内心有一种抓狂的冲动,但忍住了,姜尚龙不想吓着她,虽然她在内心比不上苗苗。

    就这样耗着,他们谁都没有动,姜尚龙分明感到了小丽内心的失落,是啊,一个女孩子都这样了,那个男的还为了一副破口罩不肯就范,这是多么大的侮辱啊!

    也许是委屈吧,她流泪了,慢慢穿上了裙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帮我找下鞋子。”小丽轻声道。姜尚龙几乎是钻到底下才把她的鞋子拎出来。

    她又从包里拿出一些钱,抽泣道:“这是昨天应该找你的钱。”说完转要走。

    姜尚龙一把拉过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走好吗?”

    小丽轻轻地推开他,“算了,也许我们没缘分。”说完已是满脸泪水。

    看着她渐渐离去的影,姜尚龙的心都碎了。。。。。。尽管自己不她。

    时间终于到了,姜尚龙吻了下头像,附体瞬间消失,下的刀也一起消失了,他感觉疲惫极了,躺在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脑子一片混乱。

    老家伙说附体最少一个时辰,那最长是多少时辰?改天一定要实验一下。

    电话响了,是苗苗打来的,“喂,有什么指示吗亲的。”姜尚龙强打精神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仙女般的声音,“你过来!我在路口等你!”说完挂断了。怎么回事?感觉不太对头啊?难道她看见小丽了?晕,这下可好了,该怎么解释啊。

    姜尚龙连忙赶过去,问道:“怎么了?大清早就想我了?呵呵。”尽量装的平静些。

    “少没正经,你看看!”苗苗指了下脖子。

    “恩,很漂亮啊。”姜尚龙向前凑了凑,顺便闻了闻到了那熟悉的香味。

    “真是的,你让我怎么去上学啊,都是你做的好事。”呵呵,原来苗苗的脖子上有一个大大的嘴唇印,配上她那雪白的肌肤好不显眼。

    姜尚龙嘿嘿一笑:“咳,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原来是这个呀,来,我给你擦擦。”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不是小丽的事就好办了。

    “别闹了,心里烦着那,被同学们看见非笑话我不可。”

    “那有什么啊,说明你现在是名花有主,他们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姜尚龙笑道。

    “怎么办啊,我快迟到了。”苗苗着急了。

    真是的,淑女就是淑女啊,这么点小事也在乎,忙安慰道:“没关系的,一会就没了,等你到学校的时候想看都看不到呢。”

    “真的?”苗苗真可

    “当然是真的,听我的没错。”姜尚龙一拍脯。

    “你怎么知道,说!是不是有这方面的经验。”苗苗反应好快。

    乖乖,光顾着吹牛了,忙说道:“电视上看的啊,你想想,要是一年半载的下不去,那。。。。。。那还不全都是啊。”

    苗苗一下子笑了,“别说了,这么麻,其实叫你来还有件事要你帮忙。”

    姜尚龙忙道:“没问题啊,什么事快说,我一定赴汤蹈火。”

    “就是我过几天要到姑姑家住段时间。。。。。。”

    天呐,太好了,没等苗苗说完姜尚龙就高兴的翻了个跟头,忙说:“没问题没问题,你是不是晚上害怕,要我给你做伴啊,放心好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私人保镖啦。”

重要声明:小说《黑帮里的剑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