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诡异的愿望

    “呵呵,是啊,今天没去,就这样了,我先走了。”说完姜尚龙赶紧溜了出去。

    后面李说:“这孩子怎么跟阵风似的。”

    出了苗苗家他心里还是扑通扑通乱跳,心想看样子苗苗是接受自己了,呵呵,真是太高兴了,要不是街上人多真想喊他一嗓子。

    这时候过来两个女孩,看见他一个劲的咯咯乱笑,姜尚龙看了看旁边没别人啊,心想这是怎么了,我有那么可笑吗?还是你们看上我了?只听其中一个女孩说道:“喂,你看到了吗?这家伙肯定是个大色狼,准是做那事去了,你看现在还打着伞呢。”说完两个丫头片子哈哈大笑着跑开了。

    打伞?没有啊,今天可是艳阳高照啊,我一个大男人还怕晒是怎么着?还打伞?真是两个疯丫头。

    可他一低头,脑袋顿时像炸了一般,原来今天穿了个大裤衩子,刚才和苗苗在一起的时候,他的体某部分有了生理反映,把裤衩顶的老高,刚才没有注意,也不知道李看到了没有,哎呀,真是羞死人了,怪不得那两个丫头说我打伞呢,原来指的是这里啊,他赶紧一把按了下去,刚好附近有个厕所,一头扎了进去。

    ”啊!啊!出去,滚出去啊!”他的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一紧张又走错了门,跑女厕所里去了,“叫什么啊,没见过是怎么着!”他也喊了一嗓子。

    姜尚龙灰头土脸的溜到住处,躺在上美美地想着和苗苗在一起的时的感受,坏了,忘了告诉她自己的生,真是晕死了。

    不能在去找她了,李会怀疑的,在没有确定关系之前,这事最好不能让李知道,姜尚龙给苗苗发了个短信,意思就是我明天过生,晚上请她陪我共进晚餐。不一会苗苗给我回了过来,‘明天晚上七点老路口等’。哈哈,我成功了!

    第二天刚过晌午姜尚龙就开始打扮,回家拿了件自认为能见人的衣服,又把头发理了一下,照了下镜子感觉还行,哎!手机也该换换了,太破了,男人嘛,对自己就要狠一点!

    六点多就去等着了,顺便买束鲜花,咱也玩点浪漫的,嘿嘿。

    刚到七点,就看见苗苗从胡同里走出来,大学生的时间观念就是强,早一分钟都不到,不像我们这些人,晚他几个小时都没事。苗苗今天穿了件淡兰色的长裙,手里拿了个红色的小包,呵呵,一看就知道是淑女。

    见了面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相视一笑,姜尚龙对她伸了个大拇指!苗苗的脸上微微一红,在夕阳的衬托下越发可

    “苗苗,想吃什么给我说,别客气。”姜尚龙说道。

    “我无所谓啊,你今天可是大寿星,你说了算。”苗苗说。

    姜尚龙想了想说:“要不咱们去吃西餐吧,我还没吃过那玩意呢。”

    苗苗咯咯一笑:“好啊,那现在我们就去吃那玩意,呵呵,刚好那里有蛋糕卖。”

    “走,我们打车过去。”姜尚龙拦了一辆出租车。其实他对西餐不感兴趣,心想女孩子可能会喜欢吃这个,所以就带苗苗来了。

    西餐厅果然风格大异,里面全是欧派装饰,进门就是悦耳的轻音乐,一位金发碧眼的侍者把他们领到一张空闲的桌子上。

    “苗苗,你点菜吧。”姜尚龙说。

    “我怕点了不合你的胃口。”

    “怎么会呢,只要你点的我都吃。”

    “真的?”苗苗眨了眨眼睛。

    “当然是真的了,呵呵。”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拿过菜单画了几下。

    等菜上来姜尚龙傻眼了,没有大鱼大不说,最可恶的是连筷子都不给,叫我怎么吃啊,刚想喊服务员,只听苗苗对我说:“你怎么不吃啊,楞着干吗呢?”

    姜尚龙一看苗苗,心里顿时明白了,原来是用刀叉啊,嘿嘿,幸亏没喊出来,要不可真是糗大了。他看了看桌子上那几盘东东,小声对苗苗说:“我不是说了吗不要替我省着,你怎么不多要些菜啊!”

    苗苗一笑:“这些已经不少了,等下还有蛋糕呢,在说我可不喜欢浪费的人。”

    姜尚龙赶紧小声道:“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不好意思点菜。”苗苗笑了笑没有做声。

    姜尚龙看着菜心里直犯愁,刀叉都用不来,用手抓又怕人家笑话,没办法,只得把菜拨到小碟子里,拿着刀往嘴里扒。

    不大会工夫,蛋糕也上来了,服务员给点上蜡烛,姜尚龙刚要动手开吃,苗苗拦住了我,“等一下,先许愿在吃。”

    “对,差点忘了。”许什么愿好呢?管他呢,反正许了也不一定灵,都是心理问题。先逗苗苗开心在说。姜尚龙站起来大喊一声:“我要做剑圣!!!”

    一嗓子喊下来整个大厅都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他来,旁边服务员惊讶的嘴巴里都可以塞下鸡蛋。

    苗苗红着脸一把将他拉到座位上,“你瞎说什么啊,真是的。”见她有点生气,忙道:“我是逗你玩的,我重新许愿好吗?”

    “不要啦,快点吃吧,我还要回家呢。”看样子是真生气了。姜尚龙吓得也不敢在闹了,埋头老老实实吃东西。

    回家的时候没打车,姜尚龙拉着苗苗的手,感觉幸福极了。突然苗苗拌了一交,一下子蹲在地上。姜尚龙忙把就近的台阶用袖子擦了擦扶她坐下,慰问道:“怎么样?很疼吗,要不我们就医院看看吧,别伤了骨头。”

    苗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从她的表我可以看出伤的不轻。姜尚龙轻轻地脱下她的鞋子,“你要干吗?”苗苗问道。

    “傻丫头,我给你揉一下啊,活动一下血脉,要不然淤血过多会残废的。”其实也是故意吓她。

    “不会吧,有那么严重?”苗苗显然不太相信。

    “当然了,难道我还骗你不成!”姜尚龙说的一本正经。

    抓住苗苗的脚轻轻左右摇了一下。“哎呀,你慢点。”苗苗疼的模样真好看。嘿嘿。。。。。。“怎么样,我说很严重吧,你还不信。”他说。

    苗苗的脚真柔软,一抓上就舍不得送开了,心想要是抓一晚上该多好啊,美中不足的是这地方蚊子太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帮里的剑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