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血殇——作者:萍云碧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我,血殇,本是万年前文曲星君用自精血炼铸的宝剑,随着星君南征北伐,降妖除魔,每到一处,所除妖魔尽数被我封于体内,数以万计的妖魂加重了我的负荷,但依旧义无反顾,因为维护三界安定是我的职责,几千年后,我修得神识,位列仙班,文曲星君正直无私,只有他配做我血殇的主人……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他接任司法天神之时,凌霄上,银甲黑髦,周散发的凛冽之气,让众仙不敢直视,即便如我般看惯了沙场的惨烈,也为之赞叹,这就是传说中三界的战神——杨戬!不卑不亢的对答,让我对他产生佩服,然“你母亲瑶姬思凡是对是错?这对你接任司法天神至关重要”这个玉帝最后的问题,让他不知所措,看到他紧握着微微颤抖的拳头,“是错的”,简单的三个字,那么平静却又那么沉重,让我心中一震,在众仙的鄙夷和唏嘘下,他坐上了“司法天神”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

    之后,我与他各司其职,素无往来,我只知道,他的权力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逐渐成为天庭两位至尊面前说一不二的人物,只知道他的妹妹思凡下界,被他押在华山之下……从此以后“六亲不认”、“卑鄙无耻”成了他的代名,但是我却知道,在三圣母思凡这件事上,他并没有做错,每每听到众仙友茶余饭后将他的“光辉事迹”当做闲资,抒发心中不满时,我只是淡淡的笑笑,直到那一,路经神,看着那道孤寂修长的影独对广寒,眼底尽是落寞,我不由怔住,也许这才是真实的他……

    后来我随星主下界历劫,查察下界秩序,那一世我叫展昭,在凡间寻觅了十几年,终于在十九岁那年找到了星主的转世包拯,维护凡间持续,为百姓守护一片青天,就是我这世的职责,我进了开封府,在包大人名下,为百姓们伸冤解屈,一如天庭之时,直到那我遇见兰蝶——天庭亦忌惮的妖界之王,她柔似水,心地善良,恩怨分明,当我被冤成谋害后宫的凶手时,是她不离不弃,助我查明真相,还我清白,纵然她知道,我曾杀了她无数国民……当紫灵珠融入我体内的那一刻,望着即将灰飞烟灭的她,耳畔却响起玉帝对那个人说的话:“你母亲瑶姬思凡是对是错!”,思凡是对是错,是对……是错……

    西夏,冰冷的刑架上,望着面前的刑具,我暗自苦笑,没想到我血殇竟也会落到如此地步,任凭那些宵小欺辱,为的只是那个可笑的机密。一样样刑具如走马灯般在我上走过,凡胎的我早已痛得麻木,但是这又如何,望着大人关切的眼神,我感到一丝欣慰,此时星主亦无奈……“大人是青天,我便是大人手中的剑”!细不可闻的声音,我却确定大人听得见。冷的大牢中,体内十万妖魂蠢蠢动,我第一次感到彷徨,值吗,明知道凡间皇帝此举只是利用自己达到他权利的平衡,自己虽看得分明,却又能如何?在我面前有着大人,有着众生,只要自己一死妖魂便会破印而出,那时三界将会变为修罗鬼蜮,我不能死,因为这些正是自己必须守护的东西……

    当我和星主历劫归位返回天庭之时,天庭早已翻天覆地,沉香劈山,天条修改,三圣母被赦,王母下凡,在众仙弹冠相庆,歌功颂德中,惟独不见那道孤寂的影,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惆怅,当我再次见到他时,却是在荣川鬼蜮,我奉他帅令迎战火凤,炎火之中,面对着近乎疯狂的火凤,自己已然不支,体内十万妖魂破茧出,自己临近灯枯,唯一的办法便是重铸剑,然所剩无几的法力,早已力不从心,突然一道银芒,摄入我体中,我只觉自裂成片片碎剑,十万妖魂破体而出,却煞那间堕入火海,耳边一片鬼哭狼嚎,我的意识逐渐陷入黑暗,当我再次清醒时,一切早已尘埃落定,凤凰火,血殇重铸,在星主及众仙的震惊欣喜中,我的心却如此沉重,在自己重生的那瞬间,我明白了那个人的用意,望着那个人的清冷如常的眼睛,我突然理解了那道影为何如此孤寂,什么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在那道影下,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无妨,一切我自有安排”,“真君既有安排,血殇便不再多言,只望真君能善待自。”短短数句,无需多言,我知道他能明白……

    果然,几天之后,杨戬弑君夺位,被功德圣君拿下,功德圣君平叛有功,心怀三界,泽被苍生,为三界众仙折服,即继位大宝改号新天历元年。一场闹剧在赵青云登位后草草结束,“杨戬自愿以所剩残填荣川之眼,弥补神王血咒,永镇怨灵”,淡淡的一句话,再次让那些仙家们吃惊,有人称快,有人感慨,而我心中却平静如水,因为这就是神仙的宿命……

    那,荣川之巅,他着蟠龙黑袍一如往,望着他沉稳的背影,我甚至感到羡慕,求仁得仁,世上几人做到,而他却做得如此完美,当他迈进荣川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有种天地之大独我一人的悲凉,猛地抬头,自己目光与新玉帝的目光瞬间交汇,那目光中流露的是和我一样的孤独,我知道,从今以后三界真的安定了,因为他的局布的是那样完美,再也没有人可以如他那般,而我自己亦只能在他的局中,按照他的期望,一步步走下去……

    自此之后,尘归尘,土归土,天庭一如往的歌舞升平,弑君的动,荣川的惨烈,就如战火中的一粒沙尘,没有人会在意这粒沙尘曾经有多么的灿烂,多么的悲壮,在烈火熄灭之时归于沉寂,大家无一例外的选择了遗忘,“杨戬”成了众仙的忌,我还是血殇,一如既往的做以往该做的事,只是再无悲,再无喜,取而代之的是永恒的孤寂,每年的那一天,我都会带着一壶烈酒,来到荣川之下,坐在山峰之前,望着小金乌的东升西落,一杯杯饮着壶中的竹叶青,只有那方觉不再孤独……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