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悟尽一切皆成空——作者:冷过黄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悟空——悟尽一切皆成空

    “徒儿。”甫一进洞,便听到玉鼎师父颇为切的呼唤声。

    他上上下下地将我仔细打量了一番:“嗯,还好,还好。这回总归没弄上一的伤回来。”

    言罢,他欣慰地笑笑。

    的确,俺老孙又怎会像他杨小圣那般傻。

    是啊,纵是化了一样的形貌,着了相同的衣衫,说着相同的话,却毕竟不是他,亦不敢多在这洞中逗留,转出了洞,一个筋斗云便已是十万八千里之遥。

    说到他,不知有多久没和他一起较劲儿,更不知有多久没同他一切畅饮美酒了。

    曾经,在瑶池中起争执,看着他轻轻蹙起的眉梢;

    曾经,在凌霄宝外,与他捉迷藏;

    曾经,在下界与他你追我打;

    曾经,也同众人那般的围攻于他,血染红了一潭清碧……

    星移斗转,几世轮回。

    在下界,在那个城隍土地,灶神庙门前,找到了他——却是没了一的法力,以血饲子的他。然纵是**凡胎,羸弱不堪,那双眼眸却依旧如朗朗星辉,皎皎月华。

    他口中称呼自己圣佛,脸上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这样的笑容,虽依然浅淡,却是在上界百千年中不可见的。原来,杨戬的笑亦可如和风般清浅醉人。他看向沉香的眼神这般柔和而宠溺。

    这三界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司法天神的权位,原来比不上这凡世中兼母职的辛劳吧。只因为这一切他甘之如饴。

    看着他的艰辛,不由地想留下来帮衬。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清亮的目光直透人心,而后轻轻一句“胜佛愿屈就小庙,是杨戬的荣幸”。虽非女子,却似有七窍玲珑心。杨戬啊,杨戬,却也难怪你能游走于王母的命令与自己的本心间。俺老孙,服你。只是,沉香那小子,此番也越来越像你的个——敛了冲劲,却愈来愈让人担忧。然就如你,心如此,他者旁观又且奈若何。

    天上一,地下一年。

    再看到他时,已过天年。他在凡间力保岳飞,左右征战,以自己的血涤尘间的瘟疫,并为万民树立起了赵青云这样一个夺目的英雄。而自己,却险些丧命。幸运的是,玉鼎用白芍救了他。

    多年后,曾想,倘若当未曾救得杨戬命,恐怕倒是能为其免去更大的不幸吧。

    伴唐僧西天取经路上,荣川魔域中,因误会竟与他交手。看着他泛白的面色,心中不免怀不安。只是,碍于这面子,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看了看我,正色道:“胜佛,此番试探,得知里面虚实,我等又全而退,也是一件幸事。”我知道,他是在为我铺就台阶。

    那一刻,彼此的心事又岂会不知。

    路途中,谈及过去种种,石猴出世,与他皆有莫大的因缘。也曾愤懑埋怨,为何会时在他的面前落了下风。对此,他却并不在意,谈及让我相助共抗上古妖魔时眼眸中的忧虑与正色,让人无法不去正视。而那寓于笑、言于口,却敛于骨的悲悯更是让佛门弟子都为之一叹。

    杨戬,你不也手持刀刃,竟是那悲悯的化

    何谓悲天悯人?或许,悲悯在心而不在形吧。

    他的悲悯之心抑或从未改变过。

    入佛门已久,却只是于随中求得本心的安然与自在。却不料在与他的交往中,竟会有了新的体悟。

    与他比肩而行的时候,自己已在不觉间庄重了几分。

    荣川之战,他先士卒,牺牲良多。

    犹记那,他试阵。结界中,只有我和他。

    “当真要去吗?”难得如此正经地问他,他却如常般笑得云淡风轻。

    他不同于我,我没有兄弟姐妹,而他,要记挂的实在太多。

    “师兄。”在心头徘徊了多少次的词,终于在那一刻从我这个粗人口中冒了出来。

    他愣怔了片刻,犹豫了片刻,想了想,却只是以调侃的口吻笑着说“算了,你即如此认真,我也叫你一声师弟。”

    其实,我又何尝不知他心中所想。

    方彼时,之愈多,于彼此的牵绊也愈多。

    “你这狂放不羁的猴子,今怎么竟如此放不开,等我回来与你大战三天。”他朗声大笑道。

    “好,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这便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我暗道。

    眼见着他变成一缕流光,旋飞出大帐,我心竟有些怅然。

    是啊,杨戬说得对,何时起,石猴的心竟开始如此得放不开,亦放不下。

    整整一夜,他在阵中纠结,黑气渐渐黯淡了他的神目。我的心一片焦虑。

    “师父,你再不放开我,我和你一刀两断,再不认你这师父了!”沉香叫嚷着。

    我这个师傅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他究竟几时才能明白杨戬的苦心呢?!我更深刻地懂得了那真君神外,沉香救我与杨戬对垒时,他眼中恨铁不成钢。之深,责之切;责之重,苛之严吧。

    那一刻,我当真宁愿自己只是永远只是一个毛燥的,不懂的感与责任为何物的猴子。几千的砥砺练就了成熟,却也抛就给你重担。

    那一役,终是了了,却是以杨戬的失明为代价。

    我们都不忍看他,倒是他自己复又一番清和的模样,却更让人见之而心酸。

    而今却想,倘若当真永世如此,却又何尝不是一种祥和的福气呢?只是,世事尽在他的掌握中,却让他人难料啊。

    再次见他,终是一番星辰变。

    他这样的人终是要干出一番大事的——他“杀”了玉帝!“失”在哪吒手中,被他亲手立起的赵青云送入了狱中。

    那个墙角处,被乌金铁镣铐住的人是他吗?——凌乱的发丝,失了光明的眼睛。看得我的眼睛一片酸涩,心头滚过一片灼痛。

    “你我该饮美酒酬知己,不当挥起大棒破牢门。”杨戬苍白手指紧紧的握住铁镣,淡然的笑道。

    时至那,他的心事我又岂会不知。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只是,这万古愁的消逝当真要以殒灭生命来交换吗?

    觥筹交错、豪壮语却伴着我心中的无奈与苦涩。

    他让我应他一事。

    莫说一事,纵是为他砸了这乾坤又如何?

    只是,他不愿。

    杨戬便是杨戬,可以为了别人舍弃一切,却不愿别人为他放弃分毫;可以绝天而算,安排好一切,却不愿为自己算出另一个的结局。

    我应了他,便时常来到那洞中,唤一声“师傅”。

    为他,也为自己。

    过去,我未曾如此认真地唤过。

    而此后,我知道,每一声中也都将包含着他的敬意。

    云翻雾动,沧海桑田。

    黯淡了刀光剑影。

    我依旧可以在这三界之上、九霄之外腾云驾雾,我依旧可以饮美酒,乱呼喝,我依旧可以尽舞动金箍棒。

    只是,这三界之内再也没有了他,那个清朗如风的影,没有了那一袭皎皎光华。

    过去,曾有太多的懵懂,太过随心。尚不知这三界内何谓大,何又谓大仁。

    而后,终是悟道,却已然一切随了烟,成了空。

    三界之中,尊我者称我一声“斗战胜佛”,恼我喝我一声“孙猴子”,敢动我者几近于无。

    然而,高处不胜寒。

    每每思及当年那个你追我打的时刻,那些并肩而战,坦而谈的岁月,那推杯换盏的景,便满怀怅然。

    对手如他,知己亦如他。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三界寿命有多长,我又将存于多久。

    而他,已然化为了山峰与天地同寿,竟得永年。不论多长、多久,终被有的人长怀心中。

    成英雄者常**,成至人者无几。

    赞也好,骂也罢,他还是他,那个笑看一切,傲视一切的化外之人。

    他的名字叫——杨戬。

    (完)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