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荣川之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滚开!”随着小金乌一声爆喝,天兵天将战战兢兢的往外退。wenxuemi。com

    “小金乌下,陛下有旨,月宫仙子,不许踏出月宫半步。”一个守将小心的说道。

    “我再说一遍,滚开!”玄金轮上散出一片浪。

    “下?”

    “想试试太阳有多吗?”

    “不!”守将们急忙退到一边。

    小金乌大步流星闯进月宫,嫦娥痴痴的望着下界,一头乌发披散的肩头,形容憔悴,眼睛深深的陷了下去。

    “嫦娥仙子!”小金乌抓起嫦娥的手。

    嫦娥怔怔的抬起头,世人皆知她冷若寒冰,绝,可谁知数万年自己深居月宫,又恰恰是因为一个字。一个死去的心,伴着一个死去的名子,她孤独品着那一杯永远也饮不完的苦酒。本以为这样平静寂寞的到天荒地老,可是他却出现了,痴痴傻傻,望月千年,不怕被伤的血痕斑斑,不怕被累的疲惫无力。可是当自己把心捧出来交给他时,他竟已走上了那条不归之路。

    “杨戬呢?”嫦娥突然急声问道。

    “我带你去找他!”小金乌拉起嫦娥,匆匆的离开了月宫。

    荣川之眼,不是眼,是一个黑色地洞,巨大的洞口妖气横生,从上面看就如一只妖冶,怨恨,愤怒,绝望的眼睛,不甘的盯着三界。这里是神仙的地,没有人敢来这里。

    自荣川之战后,蚩尤和姜娃被炼化,活下来的妖魔都被沉香塞进了黑洞之内,可是那无尽的怨恨依然不甘着冲上来,血殇用法力将这些封印,只是以他的法力,却无法长久的将这些毁天灭地的怨恨之气封印住。

    沉香扶着杨戬站在黑洞边缘,妖异的薄雾里杂着声声鬼嚎,沉香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怕吗?”杨戬轻声问道。

    沉香诚实的点点头笑道:“怕。”

    “没事,一会就不怕了。”杨戬拍拍儿子肩膀,给他鼓励。

    “杨戬!”看到重兵押送下的杨戬,嫦娥喃喃的叫道,起便要落下去。

    “别下去!”小金乌牢牢的抓住她,控制住云头。

    “小金乌?”嫦娥泪如雨下,乞求的看向他。

    小金乌摇摇头:“仙子的心思,小金乌明白,可是仙子您不能下去。”

    “为什么?”

    “仙子是他心里的刺,他要走了,就让他把这根刺也带走吧,此时您若拔出来,只会伤他更深。让他走的平平静静,无牵无挂吧。”

    嫦娥无力的斜靠在小金乌上,深深的点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只有一念头:“走吧,嫦娥陪着你!”

    远远的,荣川之地立了许多神仙,他们有刚刚被赦免回来的,也有夜深人静时悄悄溜到真君神上供的,现在他们的眼神除了鄙夷不屑,便是无边的愤恨。面前这父子二人骄横跋扈,把持天庭百余年,残害了多少神仙,判下多少错案,谁能数得清?今终于报应不爽,活该这二人要填进荣川之眼,天庭真是拔天浓云见光了。

    文曲星君感叹道:“人不该有如此贪?”

    血殇一银铠白袍,雪丝披风上锈黑色八爪怪龙,头上九翅银冠,眉间一道银纹,真如又一个二郎神。只是他神色谦逊,温文儒雅,不似二郎神一般冷面如霜,傲气凌人。在听到文曲星君的感叹时他轻声道:“真君,一路走好!若哪一天,血殇也走到这一步,但愿你能保佑我,也如你一般做的如此圆满。”

    “血殇,你在说什么?”文曲星君问道。

    “星君,你正直无私,可做血殇之主,你却永远也不明白,不明白,三界之中只有那人才是血殇的知己。”血殇唇角挂着见惯的微笑,和逊的笑意中将人拒于千里之外。

    文曲星君听着血殇莫名其妙的话,想起他去天牢看望自己时的话:“星君不必苦恼,他都已安排好了一切。”

    赵青云远远的打量着血殇,真正的从心底佩服了那个人。血殇,这个与三界同在的法器,位列于司法天神之下,区区一个统军的将帅,竟成了天庭权力的准星。自从那人将他用金凤火凰炼化重铸时,便将那人自己的心智和手段全部注入了这个法器之内。只是血殇是干净的,他不许哪怕是一点点的罪恶。只是法器,终归是法器,即是有了心,也必须遵循他制造者的一个原则,那就是三界众生的利益至高无上,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会以三界众生为目标。

    想到此赵青云的脸上浮起一丝苦笑,说到底,自己,老君,文曲星君,还有血殇,都不过是他留下来管理三界的一个个工具而已,只是这些工具有各自的用途,即不能相互毁灭,也不能相互联合。即使自己一切都看得清楚明白,也只能按着他所设计的走下去。这一算可说是以算绝了天地,算尽了众生。

    神王的血咒,杨戬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紧握住儿子颤抖的手道:“沉香,我们该上路了。”

    “爹,沉香知道。”沉香用力的咬紧下唇,虽然无法做到如父亲一般镇定,他依然仰起头。

    杨戬淡然对沉香道:“哪吒,送我们走吧。”

    “二哥,一路走好,千年万年,哪吒永远是你兄弟!”说罢,他双唇紧抿,手中一道法力送出,击在二人上,如他当在剔骨以还父母之时,一瞬间鲜血从二人上溅出,散成一片血雾落到黑洞之内。

    如同嗅到了血腥的气味,洞内开燥动不安,一张血色的大网从黑洞的正中心缓缓铺开,渐渐覆盖起整个荣川之地,网丝上金色的符咒流动,压制住网下肆虐的妖物。只是这网的中心破了一个洞,网丝被洞下的妖风吹的向上飘动,试图能重新接合,却无奈终少了一段。

    众仙和天兵天将见此,急忙驾云升空。血咒噬血而成,此时血咒已嗅到了鲜血的气味,为了织补破处,凡是沾到它的人都会被吸住,吞噬。

    “看到破处了吗?”杨戬轻声问道。

    “看到了。”沉香道。

    “我们走吧。”

    “好。”

    二人一步一步走向破处,每走一步,便留下一个血色的脚印,又很快的渗进网内。

    小金乌缓缓的祭起玄金轮,道道金色的阳光拔开荣川万年的灰暗,直到二人上。嫦娥广袖轻扬,缕缕银色的月光从月宫垂下,被小金乌照亮的荣川转眼又暗下一半,明亮的月光洒下,如白雪铺开。

    众仙惊哑的看着,月同辉,今才见到月同辉。极亮与极暗,金色与银色,交织出一幅无比壮观的景象。月光与阳光交替照在这父子二人走的路上,散在肩上,庄严肃穆。赵青云似是明白了,一一阳,一为,一为义。杨戬,这天的异象是不是在告诉世人,义两肩,你杨戬无愧于心。

    沉香看了看天上的月,又看看边的父亲,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扶着他跨出了最后一步。杨戬空洞的眼神突然望向虚空,一只眼睛闪出火的金芒,一只眼睛里闪出玄冷的银辉,与天上的月相接闪出一片刺目的赤白,刹那间一切又归于平静,血咒之上只有一大一小两团鲜红的血雾在流动。先从大团的血雾中抽出丝丝缕缕血丝,一点一点的续接着断开的血网。就如妇人手中的纺车一样,抽出丝,纺成线,织成网。

    大团的血雾最后一条血丝抽出,补在血网上,可是还差了一点,只差最后一根,小团的血雾慢慢靠近,他太小了,小到只能抽出一根丝,却正好将最后一根网丝接上。

    赵青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接上了,终于接上了。那个人终于永远的消失了,无论事非功过,再与他无关。他必须死,只有他的消失,三界才能真正安宁,只是不知为何心底泛起一丝落寞,一丝空,再也没有什么能将其填满了。

    忽然血咒上的符咒流动的越来越快,网丝上泛起越发鲜红的血色,整个血网不安的飘动起来。

    “怎么回事?”赵青云问旁边的太上老君和太白金星。

    二人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猛然间血网上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离血网最近的小金乌和嫦娥被血光击的飞出去,众仙在一阵慌乱中退到天界之处。

    冲天的血光映红了半边天,血网缓缓的从中间隆起,越升越高。轰隆隆巨响从地下最深处传来,像巨兽的嗡鸣,直振的众仙云头不稳,形乱摇。

    一块巨石从黑暗的洞中浮出来,好像被一只大手托起一样,苍海桑田的变化此时不过转眼之间的事,巨石只是一座高山的顶峰,随着咒网慢慢溶进焦的岩石,山越长越高,山有两峰,一高一低,就如一对父子,立在荣川之地。天上的霾散开,万年灰暗的妖雾被冲散于天地之间,荣川已不复存在,眼前只有两座高矗入云的山峰。

    太上老君静静的说道:“他们用自己的血消弥了荣川的怨恨之气,终感妖魔化成石,从此后三界真正的安宁了。”

    众仙低下头,沉声不语。小金乌再次祭起玄金轮,阳光照到山峰上,嫦娥的月光洒下,一片寂静。

    月同辉,只是传说!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