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回 入梦一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三圣母看着沉睡的儿子,眉眼,脸形,为什么一点也不像彦昌,却更像,更像他。是啊,他是怎么把沉香复活的?三圣母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沉香在七彩石下已经魂飞魄散,尽毁,是自己亲眼看到的。

    “爹,爹……”梦中沉香拧起剑眉,低声叫道,泪水缓缓的顺着眼角滑落。可是三圣母知道,他叫的人不是刘彦昌,而是他。

    他梦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悲痛?三圣母的疑问被勾起,她想了想,旋进入沉香的梦。

    黑暗,清脆的流水声,为什么这么熟悉?是华山之下的囚室!

    “沉香,沉香……”耳边传来低沉而熟悉的呼唤声。

    杨戬!三圣母看着跌跌撞撞走进来的人,惊的呆在了原地。

    ………………

    三圣母目光呆滞的瘫坐在地上,沉香平静的起,站到她边,怜的将她扶起来,坐在上。一百四十年,跟着沉香零乱的梦境知道了一切真相。她恨刘彦昌,恨他,因为他,自己和二哥反目成仇,因为他,亲生儿子与自己断绝了一切。可是自己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的付出都值得,他虽是一个文弱书生,但能做到威武不屈,贫不移。他虽是个凡人,也是个满腹经纶的凡人,却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切都用在自己二哥的上。他虽然深着自己,可是那样一个自私薄凉无能懦弱的人的对自己真的如此重要吗。

    想到刘彦昌,猛然间她又想到自己。都是刘彦昌的错吗?难道自己的薄凉和无真的就比他少吗?他恨二哥,毕竟二哥曾把他关在密室内严刑拷打,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尽酷刑。可是二哥对自己却是百般呵护,他利用沉香修改天条,现在想想,那却不给三界造成灾难又能救出自己的最好办法,最终却差一点被自己的亲外甥劈死在开天神斧之下。

    弱水之下取出灯蕊,金霞洞内凝魂铸,血淋淋的半颗心是哥哥舍出去的,那是二哥的心头啊!为了我这个妹妹,竟然两次将沉香送到华山。

    眼前又浮现出怨妄阵的一幕,那时在阵中看不清楚,此时她便看的清清楚楚,是刘彦昌,他居然要置二哥于死地。为什么那时自己眼中只有刘彦昌那个没用的老书生?为什么那一巴掌会毫不留的挥向二哥?玉鼎真人说的对,二哥没有对不起自己,是自己放弃了三界众生,所以宝莲灯才会重新选择二哥做了主人,甚至做了他的儿子。

    沉香俊雅的脸庞带着淡淡的笑意,理了理三圣母鬓边的乱发道:“我真的想恨你,恨不得杀了你,可是我却无法恨你,因为我父亲有多疼你,我便有多你。父亲留下我,就是要我保护你,也给了我活下去理由,可是他却不明白,我本就是他的半颗心,没有这半颗心,他是无法将血咒织补完整的。”

    恍惚之间,好像又是二哥的声音,二哥疼的自己的样子,三圣母用力抓住沉香的手:“二哥……”

    “我爹多想的听到,你再叫他一声二哥。”沉香幽幽的说道。

    三圣母猛然惊醒,急问道:“后来,沉香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爹中了怨毒,瞎了。”

    “什么,瞎了?”

    沉香淡然一笑道:“你不用担心,后来我水珠姨娘解了怨毒。”

    三圣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道:“老天保佑。”

    “老天什么时侯保佑过他?”

    “你是什么意思?”三圣母一瞬间惊恐的瞪大眼睛,用力抓紧沉香的手臂,一道不恐惧直心底升腾而起。

    “他弑杀了玉帝。”

    “啊——”三圣母一下昏倒在了上。

    “睡吧,睡了也好,活的清醒,那该是怎样一种折磨啊。”沉香看着三圣母自言自语,一道法力从她的前额没入,她的呼吸平稳起来。

    “娘。”“沉香”推门进来,却看到沉香,是真正的沉香,幽暗的眸中闪出慑人的凌利,顿时让他喘不过气来。

    不待“沉香”再说什么,一道法力将他定住。“沉香”惊恐的看着他让自己盘做在地上,随后一道灼烫的法力注进自己的体,开始进如涓涓细流,再后来便如滔滔江水,由一道气息沿着经脉奔腾。

    痛,几乎快痛的他晕厥,可是却无法昏死过去,只能这样定定的接受着源源不断的法力,一步一步冲进他的体。不知过了多久,他昏昏沉沉的渐渐的忘了一切,当他睁开眼睛的时侯,却发现沉香倒在自己的后,而自己上却充斥着强大的力量,丹田之内还存着一团气。

    “喂,喂?”“沉香”推了推沉香。

    “离我远点!”冷冷的声音响起,沉香用力的自己坐起来。

    “我可是好心啊?”“沉香”不满嘟噜道。

    沉香没有理他,慢慢运功凝聚起一点点法力,过了一会道:“我已经把上万年的法力全部给了你。”

    “上万年的法力?”“沉香”惊哑的看着自己,再看看面前的沉香,他的年龄和自己差不多,怎么能有上万年的法力。

    “沉香,沉香……”赵玉手里提着一个篮子走进来,看到这二人却是一怔。

    沉香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玉,却是无声的一叹,一百年多年了,一百多年夜夜梦中都会看到这张脸,一张他刻入骨中的脸,却已物是人非。他低下头平静的说道:“你娘是华山西岳圣母,杨婵。你舅舅是显圣二郎真君,天上的司法天神,杨戬。一百多年前你爹进京赶考,落榜还乡,路过华山……”

    “……因为我的吃了太上老君的仙丹,小玉吞了灯芯,她为了救我进入我的体,于是我和宝莲灯人灯合一,重生之后,元神便是宝莲灯灯芯,后来又加上开天神斧的神力,所以修了万年至毒至烈的法力。”说罢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玉,却并没有告诉他们小玉转世的事,因为那个小玉已经离开了,面前这女孩只是赵玉,她喜欢“沉香”,又何必让他背负上这样一个本不该由她背负的债呢?

    “沉香”把手举到自己面前,又惊又喜的问道:“这么说我现在就有一万年的法力了?”

    沉香点点头:“不错。”

    “那我试试?”“沉香”不待沉香说什么,挥手便向他打来。

    看到他眼神不对,沉香心中一懔,上百年的对敌本能,让他翻跃起,躲开心背要害,一掌生生打在他的肩头,一瞬间他的体凌空飞起,撞到桌子上才停下来。

    “表哥!”赵玉一惊,急忙奔过去将他扶起来。

    “呃!”一口鲜血猛然间呕出来,溅到赵玉的手上,腥红一片。

    沉香抬起手擦去唇边的鲜血,冷漠死寂的眼神看向呆怔“沉香”,鄙夷的笑了笑道:“果然像你爹一样无,像你母亲一样薄凉。”

    “沉香,你怎么把表哥打成这样?”赵玉焦急的叫道。

    “我,我只是想试试,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打了?”“沉香”慌张的解释道。

    “表哥已经说了,他把万年的法力都给你了,他当然没你厉害了。”赵玉用力的扶起沉香道。

    “我……我,我错了。”“沉香”低下头。

    “沉香,你什么时侯能改掉你这些毛病啊?”赵玉生气的说道。

    “算了。”沉香拂去赵玉的手,转头对“沉香”道:“我对你说这些,只是要你明白,天庭不会轻易放过你娘的,你要成熟起来,担负起一个儿子应尽的责任,你要保护她。”

    “沉香”认真的点点头:“我记住了。”

    “表哥,让沉香去天牢把舅舅救出来,你们没了法力,从今后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让沉香保护你们。”赵玉认真的说道。

    沉香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个苍白的笑容:“傻丫头,如果能把我爹救出来,我何必要把万年法力都传给他啊!”

    “表哥……”

    沉香摆手止住赵玉的话道:“别说了,沉香,我还要告诉你,有了万年的法力,如果再勤习武艺,三界之内便鲜有敌手,就是我师父也最多和你打个平手。”

    “你说师父是谁?”“沉香”问道。

    “齐天大圣孙悟空。”

    “真的?”

    沉香点点头:“真的。所以我在给你法力的同时,也在你上打进一道符咒,如果你用法力造福苍生,保护家人,你的法力便是你的武器,如果你哪天心生邪念,祸害三界,那么你的法力便会反噬到你自己上。刚才你击向我的那一掌,只是出于一种好奇,一种顽劣的格,如果你起了杀我的心思,那击向我法力,就会全部反击在你自己上。”

    “什么?”“沉香”后怕的张大嘴。

    沉香扶着桌子站起来,用力支撑着坐到边道:“不要想着解开符咒,因为宝莲灯只有仁慈的法力才能驾驭,所以我的法力也是仁慈的,除非你把法力放弃,否则你解不开符咒的。”

    “我,我……”

    不再理他,沉香双目闭起,手指轻轻抚向三圣母的脸庞,一道淡金色的法力环在指间,心里轻声道:“爹,你感觉到了吗?”

    黑暗的天牢里,杨戬手指猛然一动,空洞的双眸茫然的盯着黑暗,慢慢的伸出手,摸向虚无。没了法力,他无法知道什么,可是感觉却是真的,熟悉的脸庞,熟悉的眉眼,熟悉的气息,血脉相连的妹妹,就是通过那一只手感觉到的。

    沉香静静的摸着三圣母的眉眼,鬓发,用心的感觉着。

    “你在干什么?”“沉香”好奇问道。

    沉香的体一震,指间法力骤然消失。杨戬的手僵直的停在面前,温暖消失了,许久才幽幽的叹息一声,轻轻的落下手,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感觉到了什么

    沉香愤怒的盯着面前这个人,这张脸,眼神中闪动着杀气。

    “你怎么了?”“沉香”害怕的缩了一步。

    沉香一惊,体轻轻的松下来,刚刚已经费去了他最后的一点法力。他无力的喘息一会,望着血红的夕阳道:“把我体内宝莲灯的灯芯出来,送到太阳那里。”

    “什么?”

    “让你做,你就做,把手按在我的后心上。”沉香冷声说道。

    “沉香”看了看赵玉,犹豫了一下,把手掌抵在他的后心上。

    “使出三成法力催向我的丹田。”

    “噢。”“沉香”依言将法力送出。

    “呃,嗯……”随着沉香一声声闷哼,慢慢的他的体上又浮出一个人影,透明的好像要消失了一样。

    “快,用法力让宝莲灯灯芯跟着太阳回到金乌神府。”沉香失了灯芯,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赵玉小心的把他扶起来,大眼睛里却含满了泪水。

    “哎。”“沉香”木然的执行着他的命令,从心底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自惭形秽。

    一道金光向西沉的太阳,一片乌云悄悄的降到圣母庙中。为首的一个天兵道:“奉圣上旨意,捉拿杨戬之子沉香。”

    “不行!”“沉香”突然护在前面道。

    天兵一怔,仔细打量一下道:“我们是奉旨捉拿要犯,你快点闪开。”

    “我说了,不行……”“沉香”很害怕,他养尊处优,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可是从这一刻起他懂的了责任,他懂了义气。

    赵玉站在“沉香”的侧道:“我们不能让你们把他带走。”

    看到他们这样,沉香苍白的脸上微微浮起一丝笑意,而后轻声说道:“你们闪开。”

    “沉……那个,表哥!”“沉香”犹豫的回过头。

    “把我扶起来,交给他们。”沉香的声音释然,决绝。

    “不行,他们会杀了你的!”“沉香”焦急的说道。

    “就如我父亲所愿,给三界一个真正的安宁,从此后天地之间,再不留他一丝痕迹。”沉香轻声说道,平静的眸中似有着无尽的寂寞,感受着如凌迟般碎裂痛楚,他用力的支撑起自己的体。

    “表哥!”“沉香”伸手将他扶起,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许多,心智,绝然,不计后果的付出,还有成全。

    “表哥。”赵玉从这边架住他。

    沉香再一次笑了,看着与自己几近相仿的脸,他明白一瞬间的成熟可能会令他一生都痛苦。可是他背负了责任,叫“沉香”这两个字的没有资格再单纯下去,也承受不住单纯下去的后果,好在他已经明白了,至于他能不能做到,自己无法左右。“听天由命吧,爹,我已经尽力了。”他心里暗自说道。

    “好好保护你的母亲,这是你的责任。”沉香看了看外面的天兵继续道:“把我交给他们,你陪好你的母亲,而我要去寻我的父亲。”

    “表哥!”“沉香”低下头。

    缓缓的,一步一步走过去,亲手把他交给如狼似虎的天兵,看着粗重的铁镣锁在纤弱的体上。“沉香”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明白,自己无论拥有多少万年的法力,也救不了他,因为自己的舅舅将他重铸时,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那个冷漠的舅舅终究还是想留下一丝安慰,才将他送到华山。只是这最后一丝安慰也必将随他而去,对上沉香一双幽深的眸子,他微笑的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我的母亲,我的亲人,还有你们的守护。

    转之间,他已经随着天兵那一片乌云消失,只是最后看向“沉香”的那个眼神不再厌恶。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