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兵发瑶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金乌东升,淡金色的光芒洒在天地间,玉帝很满足的起,这几他睡的很好,很安心,是不是到了该收网的时侯了?

    “报,陛下,大事不好了!”一个值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什么事?又大惊小怪的。”玉帝不满的斜了他一眼道。

    “陛下,东海飞上来一个妖精,龙头蛟尾,力大无比,越天地之界,冲过南天门往瑶池方向而来。”值官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快派人拦住啊!”玉帝大声叫道。

    “天兵天将拦不住!”值官大叫,外面已经传出撕杀打斗声。

    “快,快宣二郎神,速到瑶池护驾。”玉帝想都没想便喊了出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最危险的时侯,唯一一个能让他安心的,竟然是这个名子。

    “是。”值官转向外跑去,玉帝却没有发现那值官一闪而过的窃笑。

    值官跑到杨戬面前高声道:“杨戬听旨,速到瑶池护驾。”

    “好!”杨戬一声低呼道:“梅山兄弟,率领一千二百草头神,随我到瑶池护驾!”

    “是,二爷!”

    杨戬黑色披风一甩,随风飘动,率领人马如风一样奔进瑶池。瑶池的守军一见杨戬,谁也不敢阻拦,匆匆的退一边。来到瑶池之内,有几个神将胆战心惊的护在玉帝面前。

    “你们出去,这里交给我了!”杨戬一声冷冷的命令传下,几个守将如获赦令一般退出去。

    杨戬一步一步走到玉帝面前。

    玉帝看着冲杀于天兵中的那个怪物急道:“二郎神,快,快除去此妖!”

    杨戬淡然一笑:“小神遵旨。”说罢单手一伸,横行于瑶池内的怪物一声低嗥,化成一缕蓝芒落到他手中变成三尖两刃戟。

    “杨戬你?”玉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兵变!”冷冷的两个字从薄唇迸出,手中的两刃枪已如闪电般刺过来,长长的枪尖透而过,鲜血沿着枪尖滴下。

    “杨,杨戬……”玉帝看着扎在自己前的枪尖,突然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玉帝的法力不弱,若非如此他不会轻易被打败,可是自己的算计终逊他的一筹。

    看着杨戬冰冷的神,感受着生命一点一点随着枪尖的利刃流失,竟有一种难得的解脱,从前放下的放不下的都随着这一枪放下了,再没有责任,没有权势,一切都随风而散,他不会再让自己有机会说出那串咒语。

    “你母……亲……”玉帝唯一不甘的却是面前这个人放弃自己了自己母亲。

    杨戬神色一黯,却平静的说道:“从她开门的那一刻起,我便用了神目,杨戬不会活在虚假的谎言里。”

    玉帝释然的闭起眼,不愧是自己的外甥,果然够狠,够绝,即使心痛到那样也依旧清醒,不错,那只不过是自己从坟墓里取出瑶姬的灵石所化,自己不是没有试图复活她,可是却没有成功,她早已在三界中消失了。

    忽然他就明白了,自己都曾想着复活她,以杨戬这样法力高强的人怎么不试着复活他最的母亲,呵呵,可叹自己竟连这个都没有想到,怪不得会被他算计。

    所有的一想法一闪而过,玉帝平和安详的闭起眼睛。

    “梅山兄弟,守住瑶池,任何人不许进入!”冷冷的一个命令传下,梅山兄弟急忙率军守住瑶池。

    “杨戬弑君啦!”冲出瑶池的天兵惊慌的大叫起来。

    “爹!”看到死去的玉帝,沉香轻声叫道。

    “沉香,你守在这里,我下凡一趟!”杨戬抽回三尖两刃戟,锋利的戟刃上沾着殷红的鲜红,那是与母亲一样的血,如今却沾在自己的兵刃上。轻轻的一挥手,淡蓝色的法力抽出他体内的魂魄,收进自己怀里。

    “爹,留下他后患无穷!”沉香焦急的叫道。

    杨戬冷冷的说道:“守好这里,等我回来。”

    “爹!”

    杨戬微微停滞一下,头也不回,飞离去。可是转眼之间竟又飞回来了。

    沉香问道:“爹,怎么了?”

    杨戬眉锋微皱道:“一百零八架天罗地网已封住了天地之界。”

    “天罗地网又岂能拦住父亲?”

    “它自是拦不住我,可是这魂魄却过不了天罡地煞之气。”

    沉香眉锋紧皱,担忧的问道:“爹,谁摆的天罗地网?”

    杨戬笑了笑,不再出声坐到瑶池的台阶上,体泛起一层蓝芒,元神已经离体。

    “沉香,守在这里,等我回来。”

    “爹?”

    杨戬冷冷一笑:“哼!我若想救他,谁能拦的住。”说罢化一道流光再飞出瑶池。

    “爹?”沉香担忧叫道。

    天地之间最近的一条路便是九幽之地,杨戬紧紧护住怀里的灵魂顶着刮骨的妖风冲向下界。赵青云看着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却只因漏想了一点,便失了先机,看到杨戬已护着玉帝的魂魄逃到下界,一丝苦笑浮上他的脸,他终是师父,自己终是徒弟。他长叹一声道:“逃便逃了,他终究是你舅舅。”

    杨戬的体重重的摔在沙丘上,望着那片幽暗的地却笑了,横穿九幽之地,天地间任何一个神仙都没有试过,可是他成功了。

    展开护在前的双手,上的铠甲已被酷烈的妖风撕的粉碎,只有怀里这个魂魄安然无恙。丝丝缕缕明黄色轻烟慢慢从怀里溢出,终于在面前凝成了一个人,一丝淡蓝色从指尖弹出去,浑浑噩噩魂魄慢慢清晰起来,可是当看清倒在地上的人时,眼前闪过的只有利刃刺进体的一幕,几乎没有再想,一串咒语使从嘴里念出来。

    “呃啊——,舅舅,求你别念!”杨戬手死死的抓住口,痛苦的体倦在一起。

    舅舅,他还叫自己舅舅?玉帝停下来,看着被疼痛折磨的奄奄一息的人,可是你手执利刃刺向我时,可曾想到我是你的舅舅?是啊,他为什么没有驱散自己的魂魄,好像还能感觉到他怀里的温暖,酷烈的妖风四起,无的闪电劈过,他紧紧的将自己护住。

    “你杀了我,为何还要救我?”玉帝茫然的问道。

    杨戬想站起来,可是挣扎了一会,还是放弃了,任由自己躺在灼烫的黄沙上,喘息了半晌,无力的道:“我曾恨过您,在我母亲被晒死的那一刻我只想杀了您给母亲报仇,为此我砍死了您九个儿子。如今三千多年过去了,三千年来我不断的想,母亲思凡究竟有没有错,倒底是您害死了我的母亲,还是我自己害死了母亲?可是到现在我依然没有想明白。自从我做了司法天神,我倒是明白了,神仙是不能轻易思凡的,仙人思凡者过多必会扰乱轮回,祸及三界,凡人可以利用神仙的**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我还是觉得,若比金坚,再加上天条的限制,或许能更好的阻止神仙思凡的发生,正所谓堵不如疏,从这一点讲,我的母亲并没有错。至于害死我母的责任,我倒认为我自己比您更多一些,而我砍死了九大金乌却给三界带来了无尽的后患,为此杨戬心里一直不安。其实到最后我们杀来杀去,受伤都是自己的亲人,您晒死了我的母亲,那是您的亲妹妹,而我杀死了九大金乌,也是……我的表兄。如今这天地间我杨戬的亲人屈指可数,无论哪一个我都不希望他烟消云散。”

    玉帝呆怔的看着地上的人,这锁心咒虽只念出一句,可足以让他痛的死去活来,茫茫的黄沙滴水皆无,这只是他的一个元神,已经十分虚弱,透过他的体甚至能看到下面的沙粒。第一次感觉到心疼,第一次从心里承认他是个孩子,是自己的外甥。这就是亲吗?除了会心疼自己的儿女,他第一次对这个人产生一种想把他保护在怀里的感觉。好像第一次拉起他手时这种感觉就存在了,可是为什么自己没有细心的想过,感觉过呢?

    慢慢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他心里竟暗暗有些庆幸,幸好这只是他的元神,如果是他,自己就连扶起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对我说?”玉帝心疼的问道。

    “若您仍是高高在上的三界之主,我说这话您会怎么想?”杨戬单手支地试图想站起来。

    玉帝苦笑一声,是啊,若不是在此时,此地,他对自己说出这番话自己会怎么想?一定会猜测他这么说的目的,而不会理解他的一片真心。看他要站起来,玉帝按住他:“我是你舅舅,就在我怀里休息一会也不行吗?”

    看到他微带恳求的眼神,杨戬又把头靠回去,亲,相互算计了几千年的亲人,却原来他也有如此温的一面,想想他要吃糖葫芦的样子,突然很后悔,那时应该多带他吃一点凡间的小吃。

    玉帝慈的抚着杨戬的发丝,这孩子这么俊,真是三界少有的美男子,想他的父亲也应该不丑吧。看这眼睛,虽然疲惫的闭起来,长长的睫毛勾出两道好看的弧线,很像我啊。后悔自己明白晚了,如果早一些明白,哪怕是昆仑之战后,不,哪怕是荣川之战后,自己能与他好好谈谈,好好的看看他,而不是一次次的刺伤他,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按新天条治理三界,我可以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让他做三界最公正的司法天神。

    运起自己最后一点法力,口中念动着咒语,轻轻的从他的口取出一片金网。

    “戬儿。”玉帝轻声叫道。

    “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竟又往他怀里蹭了蹭,半睡半醒之间,这熟悉的感觉像母亲,母亲的气息。

    孩子气,完全不设防的依靠,也只有在此时他才不是司法天神,不是显圣真君,只是几千年前灌江口的那个杨家二郎吧。玉帝宠溺的一笑问道:“戬儿,你真就这么想做三界之主吗?”

    “我只想要我的母亲。”

    玉帝的体猛然一颤,他只想要他的母亲,耳又响他的求饶声“舅舅,舅舅,求你放过我母亲吧……”。一个少年练就一傲绝三界的本领,只为和母亲团聚,可是自己竟亲手撕碎他的希望,所以他才会绝望的追杀着太阳。

    “戬儿,从今后你便是三界之主了……”

    “我不会做三界之主的。”杨戬慢慢坐起来,和玉帝并肩坐在沙丘上。

    “你不做三界之主?”玉帝惊哑的问道。

    “我不会做并不是我无能,而是我若做三界之主,名不正,言不顺,弑君谋位,天下征讨,野心之人四方揭竿,将会给三界,给众生带来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杨戬平静的望着夕阳,幽黑的眸中似有两团火焰在跳动。

    “你不会是想,想……”玉帝张大嘴,却无法将心中的恐惧说出来。

    杨戬看看他笑了:“舅舅,我已将自己为地仙时所修的功德全部转到您的上,你转世之后不为王侯,不为将相,只会赚尽天下财富,世代享受人间富贵。”

    玉帝长叹一声道:“我深居天庭数万载,外人看来是三界之主,权力之巅,坐拥三界,可是谁又能明白漫长的生命是怎样的孤寂难耐。守护三界众生的幸福,而我自己的幸福呢,为了三界我要放弃这个,放弃那个,可我也有七,也希望自己的儿女亲人陪在边,所以我痛恨仙凡结合,我恨他们勾引走我的妹妹,我的女儿。让我一个人孤独的守侯着三界,连朋友都没有。”

    杨戬道:“您这算不算也是思凡的一种?”

    玉帝一怔,是啊,自己是不是也是思凡呢?

    杨戬站起来:“舅舅,凡间有一沈家,夫妻都是富贵之人,能担的起您,您就投到他家,也省的受苦。”

    “戬儿,你,你别做傻事?”玉帝担心的说道。

    “没事,您不用担心,我也该走了,瑶池只有沉香一人,时间长了怕应付不来。”说罢不待玉帝答应已将他收在手里,驾云而起去寻那沈家。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