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血咒开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杨戬猛然站起,先前的镇定,淡然,冷漠一切而光,差了声似的问道:“师父,怎么让我睡了这么久?”

    玉鼎真人不解的看着他,这些人为他忙的大半天没歇脚,怎么醒来就先责问上了,他生气的大叫:“你亏了血气,昏睡不醒,孙猴子去东海给你弄绝品的龙眼,哪吒到福禄寿那里去要成了精的人参,沉香到百花园掘了人家万年灵根的白芍,就是为了给你补血气,你还要怎么样?”

    杨戬自知失言,拱手施礼道:“师父,杨戬别无它意,只是三界将有一场大劫。”

    “怎么回事?”

    “都随我来。”杨戬先步出仙洞,驾云升空,立于昆仑山巅,其它几人也陆续的站在他边。

    杨戬抬手指向西方道:“看那边。”

    几人抬眼望去,只见西方黑云漫漫,层层魔雾笼罩,一道道邪灵缠绕着在黑云魔雾之中,森诡异,一道道闪电从邪灵中迸出,闪出耀眼的红光,一根浓云样的黑柱直连向下界。蚩尤,刑天,元始天妖,魑魅魍魉……

    “荣,荣,荣川……”玉鼎真人指着西方的黑云,结结巴巴,张大嘴。

    “师父,王母下界后,玉帝为了寻我,将她配与人间帝王,帝王的龙气冲开了老君对她记忆的封印,姜娃噬去王母后已弃神成妖,她冲碎神王的血咒,我从老君那里得知真相,才要沉香寻来胜佛和哪吒,本想聚起众仙,以法力再将其封印,不想我这一睡,竟是六七个时辰,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杨戬自责的说道。

    玉鼎真人和哪吒白了脸,他们自是知道上古邪魔冲出封印,会给三界带来一场怎样的浩劫,沉香看到父亲从未出现过的凝重的表,也知道此事绝非善事,而哮天犬在人多时,只要有杨戬在他便很少出声,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只有孙悟空一听说有了妖怪,一对火眼金睛便瞪了起来:“好啊,好啊,不知有多少妖怪,可够俺老孙金箍棒打杀的?自从成了佛,认这师兄,这三界之中还真没再让俺过了瘾。”

    梆!猴头上便被人狠狠的敲了一记,耳边传来玉鼎真人骂声:“你这是猴头,好生不知厉害,问问你师兄,那封神之战时万魔洞中妖邪,岂是你在西天路上那几个什么神仙养的小猫小狗可以比的。”

    被玉鼎真人一顿狠骂,孙悟空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八百年来,自他横空出世,谁不知道他的本领,与二郎神比肩之人,大闹三界无有敌手,最窝心的事便是不敌杨戬,现在虽已是师兄弟,心结倒是放下,可是被自家师父这样说,一时竟佛心大乱,面子上再也挂不住。

    看到猴子变了脸,自是对师父不敢说什么,杨戬急忙道:“圣佛,师父……”

    “哼!师父自是偏心,将那绝世武功都教与了你,便看不起俺这野猴子,今不必你们相助,看俺老孙去打杀了这区区几个妖物。”说罢眼前金光一闪,人已向荣川掠去。

    “圣佛……”看这猴子一时冲动,杨戬一把没有拉住,略带埋怨的看着了师父一眼,却见师父眼中满是焦急和自责,本以为这猴子参禅理佛,早已心如止水,何曾想他竟还如此毛燥。

    杨戬自责道:“师父是我害他动了禅心,我去追他。”说罢形疾如闪电般追了去。

    “我也去。”沉香道。

    “二哥,我也去。”

    二人也跟着追上去。

    “主人,等等我。”哮天犬说着也要去追,却被玉鼎真人一把拉住道:“你算了吧,人家不是驾筋斗云的,就是蹬风火轮的,就你,人家打一个来回,你也不一定能追上。”

    哮天犬被玉鼎真人这一说,顿时软了下来,可回头却呲出狗牙,怒视玉鼎真人。

    “你这狗,可不能乱发疯啊?”玉鼎真人松手就跑。

    “你这老道,明明教了这样两个徒弟,还不自知,分明是想害死他们啊!”哮天犬从后面追上去。

    突然玉鼎真人一下子停住了形,扇子挡着脸,也不也出声。

    哮天犬奇怪,拉拉他的道袍道:“老道,你怎么了?”

    玉鼎真人慢慢的蹲下道:“唉!我玉鼎真人怎么会收这么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徒弟呢?”

    “唉——”哮天犬也挨着他蹲下,下颌用大骨锤去支着,担忧的望着那片黑云。

    杨戬,孙悟空,沉香,哪吒,齐聚到玉泉山金霞洞。

    听着值官报出这几个名子,玉帝脸色沉,轻轻的端起杯品了一口佳酿,挥挥手要值官退下,若大一个瑶池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十个儿子,死了九个,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从弱水之后再也没踏进过瑶池半步,听说现在因劳累过度,形疲惫,强拖步履,给三界带来光明。虽说他也不喜欢这些动动手便烫死人的儿子,可必竟那是他的骨。自己的女儿们呢?七仙女思凡,嫁给了凡人,八公主思凡,还,还嫁给了一个化外之民,还有织女,一个一个都走了。现在好了,天条都改了,二郎神虽现在对自己言听计从,绝口不提新天条之事,可这新天条却让他们一个个都脱离了苦海,不必再受罚,这是好事,谁不心疼自己的女儿们,可是她们自被敕以来,除了在灵霄上按着君臣礼过来谢个恩,居然一个也没有来看看自己这个老父亲,最可气的是八主公,居然当面质问自己是不是把他的二郎表哥给杀了。

    越想越生气,猛然举起手中的玉杯就要摔,可是思来想去,却又拎起酒壶,斟满了玉液,猛的一口灌下去。抬头,醉眼朦胧的又看向对面那个空空的座位,如今连她也走了,下凡去了。万年的夫妻,相互扶持,相互算计,相互利用。他了解她的格,时而庄重,时而滑稽,白天偏金色,打扮的雍容化贵,满珠玉,又有些俗气,晚上偏黑色,简单的一头乌发垂地,却不戴一件饰物,冰漠的就如地狱里的幽灵一般,眉宇间总有化不开伤感。这一路行来,自己倒真是苦多甜少,表面上坐拥三界的两个最高统治者,谁能想到背后竟有如此难堪的一幕。可是,有她在边,至少这瑶池里不那么冷清,自己也有个支撑。杨戬,这一切都是拜杨戬所赐,朕会把这一切都好好的偿还给你。

    想到此,他的嘴角划过一丝残酷的冷笑,越来越有意思了,天地之间最悍的四个战将都聚到了一起。杨戬,你不是怕连累朋友吗?与他们来往不也是偷偷摸摸吗?今天你这样公然的聚到一起,是无所顾及吗?不,这不是你杨戬的个,朕知道你不会甘心,可你决不会拿他们,你最看中的人的命来冒险。你知道朕的力量有多强大,不是法力,而是三界之主的权势,是你杨戬无论拥有多强大的法力都不能战胜的。

    正在玉帝沉思之时,一个值官匆匆的跑进来,来到玉帝面前哆哆嗦嗦的禀道:“启禀陛下,西方荣川之地升起一团妖雾,遮天蔽,势不可挡。”

    “陛下,娘娘下界已整整一百二十天,今依然没有归位,一众女仙无人统领,散漫无度,特请陛下定夺。”

    耳边回响起当杨戬的话,手中一抖,玉杯再一次落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在这空旷的瑶池内更显得惊悸无助。最害怕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她离自己而去,打开了血咒封印。

    原来这四个悍将齐聚玉泉山是为此事。

    玄古镜!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