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 炎天圣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太上老君看着这一截豹尾,震惊之色一点也不比玉鼎真人少,她怔怔的说道:“玉帝动了邪念,他用了玄古镜,将有大祸临头,他要复活,她还是知道了。”

    “道祖,您在说什么?”

    “杨戬,你闯大祸了?”老君抬起头,长寿眉下满是惊恐之色。

    “请道祖明示。”很少见到老君如此神,杨戬感到不妙。

    “杨戬啊,你这新天条怕真要祸害三界了。”老君颤抖着席地而坐。

    “道祖,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君幽幽一叹,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沉重:“你可知黄帝蚩尤为何大战?”

    杨戬觉得今天自己不知道的事太多了,索也就不再出声了。

    老君继续道:“炎帝有一个小女儿,姓姜名娃,也就是后来的炎天圣母,后经炎帝做主许于轩辕氏,也就是黄帝,那时蚩尤是炎帝手下的一员神将,与姜娃自幼相识,可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炎帝却将她许与黄帝,这让自小任的姜娃无法接受,于是成婚当夜她与蚩尤私奔出逃。成婚当夜妻子与人私奔,黄帝大怒挥兵南下,大败炎帝,并将他流放荒远之地。后来蚩尤重归南部,誓要为炎帝复仇,二人大战于涿鹿,本来蚩尤与黄帝不分胜负,后因玉帝介入,终让蚩尤大败,死于盐湖湖畔。”

    老君说到这里,冷冷的看了杨戬一眼道:“你定是要问,玉帝为何要介入二人之间的战争?”

    杨戬没有否认,依旧沉默。老君继续道:“那是因为姜娃,因姜娃貌美无双,无意间被玉帝看中,**之心已起,又不能强夺人妻,更何况他是三界之主,于是他便心生一计,假意要助蚩尤,从中讨好姜娃,而他却暗助轩辕,杀死了蚩尤,之后轩辕抓住了姜娃。姜娃本重之人,本而死,却又被玉帝所救,暗中藏于昆仑山。但那时王母已与玉帝成婚,被她发现后自是不依不饶,此时姜娃也从黄帝处知道玉帝所为,羞愤而死。玉帝此时已经被西王母烦的无可奈何,最后找到老道,让老道想办法。老道找到姜娃劝解她,可是百般说词也无法打动于她,无奈之下,老道只好使用激将法,告诉她想复仇只能活下去,留在玉帝边,于是在老道的帮助之下,她噬去王母之魂,暗附王母之躯,得到了王母的法力,后过七七四十九天,她终将王母的躯幻化成自己的模样。”

    “可她为何数万年来都一心辅佐玉帝,并未生出害他之心?”

    “其实是老道借盘古神力将她与王母合体为一,也顺便封印了她这段记忆,她虽噬去王母的魂魄,可终究不是将王母杀死,所以,她的或多或少都受着王母影响,所以才不会做出更出格的事,只是她恨儿女私事,对自己的女儿也不手软,都是因为王母与她俱是被所毁。而玉帝有愧于此二女,所以对她百依百顺,十分惧内。”

    杨戬双眉微皱道:“就是说她不是王母,也不是姜娃,而她们两个杂合到一体。”怪不得她竟然会使用炎天圣母的锁神咒。

    老君点点头,也只能这样解释。“玉帝曾与天地之魔刑天大战,他虽把刑天杀死,自己却也被刑天的魔气所侵,心魔盛之时曾降下天水,差一点将人间淹灭,这才有了大禹治水。后来在老道与太白金星相助下才将心魔压住,只是玉帝心魔与伏羲神王封印众妖魔时复活的蚩尤魔甲相通,只要玉帝驱动心魔,便可唤出伏羲神王所布下血咒之阵眼玄天古镜,有了玄天古镜,他便能通达万物。可是玉帝心魔一动,便会唤醒众魔,内外相夹冲击血咒,久而久之便是神王的血咒也会被破除。”

    “他为了寻我,便唤出玄古镜?”

    “杨戬啊杨戬,你私改天条,触怒玉帝,玉帝暴怒之下才会引动心魔,你闯了大祸。蚩尤动先唤姜娃,想必姜娃早已冲破封印,所以转世之后因根入骨,才弃神成妖,而那西王母怕真的就灰飞烟灭了。那些上古魔物冲出封印,三界之间将是一场浩劫啊!”

    听到老君此言,杨戬双眉紧锁:“可有善法?”

    老君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照此看来,炎天圣母十有**已经冲破了封印。”

    杨戬道:“我有一法,或可一试。”

    “什么办法。”

    “如此……”

    随着杨戬的话,老君的脸色越发苍白,指着杨戬:“你,你真要这么做?”

    “非如此,不能造福三界。”

    老君猛然瘫软下去,低低的声音道:“也只有如此了,老道竭尽所能相助于你。”

    “多谢道祖。”杨戬躬施礼。

    “老道都被你算进去了,不助你怕也不行啊!只是那些魔物?”

    杨戬猛然直起形:“区区一些上古妖物,杨戬自有办法降服于它。”

    看着长而立的司法天神,修长的形却是冲天豪气,是无悔的绝然。

    杨戬回到玉鼎真人处,寻到赵青云。此时赵青云正深陷关,不能自拔,在山洞里又哭又笑,其实处幻境中的他已经无法摆脱柳君梦的愫。

    杨戬眉头微皱,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必须助他闯过关。挥手撤出洞中的符咒,一瞬间幻境全部消失,赵青云眼前只有一排排的书架,回头却正好看到杨戬。

    “二郎神,我恨你!”赵青云颓然坐到地上,绝望的看着杨戬一步一步的走近。

    “你恨我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杨戬墨扇一挥,赵青云已经摔出去四五丈远,口吐鲜血。

    “二郎神,你为什么要缠着我?连死都不放过我?”赵青云扶着墙站起高声质问。

    “那是因为有你必须担负的责任!”

    “责任,责任,我为什么要担负这些责任,我只要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好好和君梦厮守到老!”赵青云说着便哭了起来。

    “你配吗?你不但不配恨我杨戬,甚至不配得到君梦夫人的。”

    “你说什么?”赵青云一下瞪大眼睛,如疯狂一般冲过来。

    啪!可是刚到近前便摔倒在杨戬的脚下,杨戬弯下腰,揪住他后衣领,将他慢慢的提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已经是神仙,运起你的法力,给我看清楚了。”

    杨戬将他扔到一旁,手中墨扇轻扬,眼前瞬间出现在了一个画面。正是赵青云祭天的那夜,柳君梦安慰赵青云入睡,而后披衣起,来到院中,焚起信香,虔诚跪下:“显圣真君,千错万错,都是君梦之错,求你放过王爷和崖州数万百姓吧。”

    随着阵阵青烟升起,杨戬已站在柳君梦的面前。

    “真君大人?”

    “君梦夫人……”

    …………

    赵青云瘫在书堆里,傻傻的无力的看着这一幕,知道了真相,他该哭,还是该笑?

    杨戬道:“君梦夫人一介弱质女流尚能为三界挥剑斩丝,你堂堂七尺男儿,难道不汗颜吗?”

    “我,我……”赵青云眼神空洞,好似失了心一般。

    杨戬再一挥手,眼前是一处山野乡间,一个布衣女子正在家里织布做饭,收拾家务,哄着怀中婴儿,一个憨实的汉子打柴回来,二人说说笑笑。

    “你认识她吗?”杨戬指着那女子问道。

    “君梦!”赵青云扑过去。

    “她已经不认识你了。”

    “杨戬,我恨你!”赵青云冲上去,抓住杨戬的衣领,歇斯底里的狂叫。

    杨戬慢慢的破开他的手,墨扇再挥,四周便是一片凄凉景像,那女子一边垂泪,一边给丈夫打理好行装,男子一破旧的铠甲,背上背着一张弯弓,门外等着一些兵将。

    男子要出征了,女子一路送出门去,街上哭声震天,老人拉着儿子手,妻子扯着丈夫的衣,幼子声声唤着父亲。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耳边响起杨戬低沉萧煞的声音,吟的正是唐朝诗人杜甫的《兵车行》。

    赵青云形一颤,再看时那女人已独倚门庭张望,年复一年盼夫归来。边原有弱子陪伴,可几年之后竟也染瘟亡,一夜之间她青丝染霜,形佝偻,终有一她永远的倒在了破旧的柴门前,再也没有起来,又过两躯也被山上的野狗拖去。

    赵青云绝望的看着柳君梦这一世凄惨光,一口鲜血便呕了出来。

    “你不要以为只有她一家,你再看。”杨戬手中法力挥过,眼前光景转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荒野千里,战场之上白骨累累,市井之中横尸处处,江山万里狼烟漫漫,四海人间瘟疫横行。

    “谁?谁干的?”赵青云问道。

    “我。”

    “你?”

    “不错,是我引赤龙转世,是我奉玉帝旨意散播瘟疫,是我构陷同僚,下界之事无人敢管。”杨戬说着低下头。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赵青云不解的厉声质问,他虽然恨杨戬,恨杨戬拆散他与柳君梦。可是记忆中那个与他同朝为官,考取状元,牢中救妻,至死不构陷岳飞的杨戬,怎么也不可能做出如此残暴的事来。

    “我也是迫不得已。”杨戬的声音藏着深深的的无奈。

    “谁可以救他们?”

    “你!”杨戬猛然抬头。

    “我?”

    “不错。”

    “我如何救他们。”

    “想要保护你的亲人,你所的人,只有你变得更加强大。只有你心里装着三界众生,体查众生疾苦,才能救她,救他们。”

    赵青云混乱的头脑渐渐清晰,这一刻似乎过尽千年,体内有一种力量正在冲出,令他脱胎换骨。慢慢的他直起形,眼神闪出不一样的神彩,他字字低沉的说道:“好,既然天无道,那我来拯救世人!”

    杨戬终于松了一口气,鬓边渗出层层冷汗,刚刚被豹尾所伤,他来不及疗伤,只有运功将那毒到一处,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渡他过劫,真是累到极点,只是此时他疲惫的眼神中闪出一丝欣慰,却又一有丝悲凉。他拱手道:“恭喜道君,终于闯过这关。”

    “杨戬,我不会放过你!”此时赵青云的眼神竟在一瞬间变得深不可测,还杂着丝丝霾。

    杨戬略带落寞的一笑道:“杨戬说过,杨戬能作你手中的工具,可做你登天的云梯,事成之后,任由道君处置。”

    一声长叹,赵青云眼神落向别处,从此后他将再没有资格长嘘短叹,他的眼中再不能流露出一丝真,过往的一切都将深埋于心底。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