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圣德道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崖州普降甘霖,崖州百姓对赵青云敬仰胜过神明,而此时赵青云却一病不起,药石不灵,眼见一缕游魂已飘出体外。

    杨戬的脸色越发沉的可怕,看到崖州城隍土地送上来的文书,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竟把满桌的文书尽数扔到了桌下。

    阶下的梅山兄弟和哮天犬吓的大气不敢出,沉香悄悄对梅山兄弟几人使个眼色,几个人慢慢的退出大。沉香俯捡起满地的文书,奏章,然后摆放到桌案上。

    “爹,休息一会吧。”沉香站在他后,力度适中的给他捏着肩。

    杨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缓和下来道:“你去趟崖州,护住赵青云的魂魄,暂不让他入地府,等侯我的命令。”

    “好,爹,你也不要太过劳累。”沉香叮嘱他一句,才转出了神

    空空的大只剩他一个人,他缓缓的起,整了整黑色的盘龙朝服,迈步出了神往瑶池而去。

    玉帝依然在喝酒,没有王母他的生活很随意。与王母夫妻万年,那其中的苦涩也只有他们自己能品到,所以王母才会说出夫妻生活是一种煎熬的话吧。

    杨戬来到阶前,躬施礼:“小神杨戬参见陛下。”

    “司法天神来了,呵呵,你有事吗?”玉帝放下手中的杯子,玩味的看着他。

    “启奏陛下,崖州县令赵青云已亲手将其妻柳君梦投海祭天,小神已命龙王降雨。”杨戬缓缓的奏道。

    “这事由你处理就好,不必奏报于朕了。”

    “只是陛下,赵青云因丧妻之痛,已经病死了。”

    “这样啊,你给他找个好人家投胎转世不就行了吗?”

    “陛下,赵青云生前民如子,也曾为求雨先引火**,生祭苍天,又痛舍妻,以息陛下雷霆之怒,对过往之事悔恨不已。今他辞世而去,崖州百姓送上万民签血文书,请求陛下能封他成仙,以世受崖州百姓香火。”

    玉帝理理衣袍坐正道:“二郎神,先要治他罪的人是你,现为他请封的人也是你,这赵青云是何人,竟让你如此上心?如此朝令夕改,岂不显我天庭法令如一纸空文,毫无威信可言。”

    杨戬知道,自己今前来必会令他起疑,只是这件事就是冒险也要促成:“陛下,当初治他之罪,是因他不敬上天,现在为他请封是因他幡然悔悟,陛下封他更显陛下宽厚仁德,恩泽三界之。况治他罪之人乃是杨戬,封他职者乃陛下,天庭并未出尔反尔,朝令夕改。”

    这一番说词玉帝很是受用,这权臣自愿为自己背负骂名,可见自己的权术智谋终高他一筹。他得意的一笑道:“这样也好,就封他一个,一个什么封号呢?司法天神,你想一个吧。”

    杨戬微一思忖道:“叫佑民圣德道君如何?”

    玉帝一笑道:“不小了,道君可是地仙三品官职了。”

    “小神知罪。”

    “行,就依你吧,一个三品地仙,怎么也大不过你这堂堂司法天神,你下去吧。”玉帝迷迷糊糊的又端起酒杯。

    杨戬缓缓的松开袖中的左手,恭敬的退出瑶池,却急忙驾云往崖州而去。

    到了崖州,宣了玉帝的圣旨,注了神籍,挥手助他立起庙宇,赵青云昏昏沉沉的从沉香的法力中走出来,不明白究竟发了什么事,可是当他明白时却抬掌攻向杨戬。

    沉香旋擒住他的手,手腕一振将他摔到一旁道:“你大胆,这是天上的司法天神。”

    赵青云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狗司法天神,不过就是为虎作伥的畜牲!”

    啪!沉香一掌刮到他的脸上,将他打到了庙的一角。

    赵青云倔强的抬起头,恨恨的看着杨戬骂道:“我说错了吗?杨戬你诡计多端,心狠手辣,可叹我当初竟还傻傻的同你,视你为平生知己,没想到你竟口蜜腹剑,翻眼无恩的小人!”

    “你!”沉香又要冲上去,却被杨戬伸手拦下来。他慢慢走到赵青云面前道:“你恨我对吗?”

    “我恨不得食尔,寝尔皮。”

    “那就好,你不是说我诡计我多端,心狠手辣吗?那我还告诉你,我的法力高强,人称三界战神罕有敌手,我任司法天神,天地之间翻云覆雨,权谋之术无人能及,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赵青云,就是上仙道祖对我也要忌惮三分。”

    “你个无耻小人!”

    “你想要报仇,从现在开始你就修法力,谋权术,直到你能胜我的一天,你兴许就能报仇血恨了。”

    “爹,您?”沉香惊哑的看着他,这一幕真是太熟悉了。

    “沉香?”杨戬止住他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赵青云慢慢的爬起来。

    这时外面的土地城隍一众地仙都已经聚到庙外,杨戬对沉香道:“把本方土地叫进来,其余地仙就都散了吧。”

    “是。”

    不一会沉香领进来一个土地公,老头一见杨戬急忙跪倒在地:“崖州土地叩见司法天神。”

    “起来吧。”杨戬冷冷的说道。

    “是。”土地站起来垂手侍立于一旁。

    “土地公,赵青云乃陛下新封的佑民圣德道君,他庙宇在此,你等代为打理,从今起圣德道君将闭关修道。”

    “是。”土地公虽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地仙竟让堂堂的司法天神亲自敕封,更不明白,成了仙还不住在庙里,闭什么关。可是借给他天大的胆子,这些话他也不敢问出来。

    “你要尽心尽力,若毁了圣德道君清名,别怪我不留面。”

    听到杨戬森森的声音,吓的土地公一个冷战,连连称是。

    “如此就好。”说罢带着沉香和赵青云离开崖州。

    三个人驾云行走,这对赵青云来说多多少少有些惊奇,沉香拖着他,故意行的飞快,迎面的劲风吹的他睁不开眼睛,更感叹这白衣少年本领高强。

    三人来到一座高山处才停了下来,沉香有点故意整治赵青云,骤然停,赵青云被带的差一点摔下云头。他想不明白,凡人做梦都想成仙,可是自己成了仙在这父子二人的眼中竟连一个凡人都不如,就被人像狗一样牵着在天地之间飞来飞去。

    定了定魂,赵青云才看清楚山顶终年的积雪,接云连雾,立于峰顶看云起云落,潮落潮涨,竟有种难以言说的豪气。

    三人落下云头,这山下清幽静雅,风景迷人,奇珍异兽,奔走山涧,显出此地绝非凡间俗世。赵青云眼睛不够用,只是傻傻的跟着他二人徒步往前走。等到他们停住,一抬头才看到前方一处仙洞,洞上写着三个字“金霞洞”。

    来到洞前,杨戬挥起法力,除去银铠披风,换上一玄衣素衫,微卷的长发披散在后背。再看过去,他已不是再是威风煞气的司法天神,而是一个清高冷傲,俊秀儒雅的才子书生。

    赵青云看着他如此郑重的换去衣衫,不明白这洞里住着什么人,竟他这个冷酷无的司法天神如此敬重。

    没等他细想,沉香推了他一把道:“走吧。”

    “哼!”赵青云白了他一眼,第一次见这少年,感觉这少年好的,可是一路行来,却发现他比二郎神可恶,不愧是父子,一个竟比一个狠。

    他们缓步走进洞里,赵青云发现这个洞并不像想像中神仙住的地方,上浮灵鸟地铺仙雾,暗的洞里除了桌椅石塌之外,堆的满满的全是书,远到竹简绢帛,近到纸书抄录,他大致看了看,什么传奇,野史,什么四书五经,诗词歌赋,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师父。”杨戬恭敬的叫了一声。

    “徒儿啊!”突然从如山的书堆内挤出一个老道人,绿色道袍,发须乱理,却油腔滑调迎了出来。

    杨戬面带浅笑,拱手施礼:“徒儿拜见师父。”

    “免礼,免礼啦!”老道急忙把他扶起来。

    这老道居然是二郎神的师父,若不是亲眼所见,赵青云打死也不相信。

    沉香也来到老道面前拱施礼:“沉香拜见师祖。”

    “起来起来。”老道更是喜笑颜开,拉着他二人穿过书山,绕过书海,到了桌旁边。此时杨戬脸上的笑容竟有一丝无奈,自家师父总是这样让人哭笑不得。

    老道高兴之余没有看到赵青云,这二人又故意忽略他的存在,于是他就这样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干些什么。

    二人微坐一会,杨戬悄声对沉香道:“沉香,那个道德圣君庙十分重要,只交给土地我不放心,还是你代他处理常事件,千万不能坏了他的名号。”

    沉香点点头,却厌烦的看了赵青云一眼,与玉鼎真人告辞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