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青云绝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整整三天,崖州求雨的折子几乎堆满了真君神,城隍土地的奏章更是数不胜数。

    沉香拿过一个,是崖州求雨的,再取过一个,是崖州县令认罪的。他烦燥的把折子扔到一旁,再取过一个,还是崖州的……

    抬头看看塌上的杨戬,正闭着眼睛休息,只是仔细看来,那对锋的浓眉紧紧的拧在一起。

    “爹。”沉香小声叫道。

    “哪个折子不好批复?”杨戬眼睛未睁便问道。

    “不是,爹,孩儿有件事想问你。”

    “问崖州的事?”

    沉香点点头:“是。孩儿不明白,当初在灌江口时,爹爹为那些流民曾放血驱瘟,为何今竟让崖州三年未见滴雨。”

    杨戬睁开眼睛,缓缓的坐起来,看着面前的儿子,像三妹,像自己,还有几分像母亲。他笑了笑,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道:“这样做,爹的心里也不好受,只是这是玉帝的旨意,谁也不能违抗。”

    “可是当初你对南郡的百姓,李博安,还有八姨母不是这样的。”

    杨戬轻叹一声,站起来,踱到窗口,外面还是一地月辉,他知道,无论是月圆月缺,他的神外那片月辉都没有消失。

    沉香追问道:“爹,究竟是怎么回事,孩儿怎么也想不明白,有些担心您。”

    杨戬回过来,眼神是不变的宠溺,还有一丝忧心,他想了想说道:“不用担心我,想不明白就别想,你只要知道,将来无论是什么事,都是爹让你做的。”

    “爹?”

    “好了,把崖州那些折子都扔到一旁,先处理别的。”

    “是。”

    赵青云望着龟裂的土地哭无泪,崖州四面环海,可是一望无际的海水却一不能喝,二不能种地。三年间,一个民丰物富的崖州就饿殍遍野,市井萧条,南宋朝廷昏溃无道,加上海路不通,上给朝廷的奏章,一封封如泥牛入海,沓无音信。他心中的怨恨,怨恨天无道,事非不分,作生灵,更恨二郎神,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王爷,休息一会吧。”柳君梦捧着从山涧里等了一个时晨才接来的半碗水,送到赵青云面前。

    “君梦!”赵青云看着她干裂的双唇,知道她也干渴的不行。

    柳君梦扯开唇角笑了笑:“王爷,喝点吧,你要垮了,这崖州该怎么办啊?”

    “君梦,我,我该怎么办?”赵青云跪坐在地上。

    柳君梦把水放到一边,转从怀里取一件东西送到赵青云面前。

    “这?”赵青云惊哑的看着那三柱信香,他记得自己把它扔了。

    “王爷,这是唯一的办法。”柳君梦跪在他面前低声道。

    “不!”赵青云一把将信香打到一旁,生怕再看它一眼。

    柳君梦再一次将信香取过来,递到他面前:“王爷,若君梦一命可换我崖州数万百姓,君梦不敢怨恨王爷。”

    “不,我说过,这不是你的错。”

    “王爷,让百姓为我一人受苦,君梦寝食难安。今生君梦能与王爷执手,能得王爷万分疼,还有何求?”

    “君梦,这不是你是错,不是。”赵青云突然站起来,指天长吼:“二郎神,是我赵青云的罪,就由我赵青云来承担。”说罢他狂奔而走,柳君梦焦急从后面追去过,可是怎么也追不上他。

    等到柳君梦追到县衙外时,却见到一座高高的木塔,赵青云手执火把就站在木塔之上,。

    “王爷?”柳君梦惊叫起来。

    “君梦,罪在赵青云,上天要罚,就罚我一人。”说罢他仰首向天道:“老天爷,你睁天眼看看,赵青云愿以一己血,生祭苍天,求你放过我崖州的百姓吧。”

    衙门外聚的人山人海,听到赵青云的话,百姓纷纷跪倒,泣不成声。

    “王爷……”柳君梦撕喊着便要冲过去。

    “拦住她!”随着赵青云一声令下,两个衙役奔过去把她拦下来。

    “快,快把王爷拉下来。”柳君梦绝望的对两个衙役命令道。

    “夫人,老爷有严令,谁若拦他,他就血溅五步,死在谁面前。”衙役泪流满面的说道。

    “啊!”柳君梦一下呆在原地。

    “老天爷,求你下雨吧!”赵青云扔下手中的火把,浇油的干柴腾起百丈毒焰。

    “老爷——”人群里哭声振天。

    柳君梦看着火焰升腾而起,脑中一片赤白。二郎神,对,二郎神,她急急忙忙的从怀里翻出一根信香,猛冲到火边,把信香扔在火里,淡淡的一缕蓝芒升腾而起。

    一缕蓝芒飞一般没入杨戬的神目,杨戬翻坐起,暗骂一声混蛋,低声叫道:“沉香!”

    “爹,什么事?”

    “快到崖州,把赵青云上的火灭掉。”

    “爹?”

    “快去,但不许说是我说的。”

    “好,好。”

    看到杨戬焦急的神,沉香驾起筋斗云,转瞬之间已经到崖州,俯下看,一股浪含着冲天恨意升腾而起。

    来不及铺云布雨,双手作法,直接从东海取水,倾盆大雨就在炎炎烈下瓢泼而下,转瞬之间便浇灭了赵青云上的大火。

    望着救命的甘霖百姓先是呆怔,继而高呼而起,欢声雷动。赵青云无力的跪在柴堆之上,却抬头冲着虚空道:“二郎神,你还是下雨了,对吗?”

    这时从空中飘飘落下一白衫少年,眉清目秀,同的看着赵青云道:“赵青云,这雨只灭掉你边大火,并未解你崖州大旱,若真想解你崖州之灾,非此举可为,在下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说完沉香转去。

    赵青云绝望的看着天,眼神空洞,再无一物,跑回来的衙役道:“启禀老爷,这大雨只下在城里,城外滴雨未见。”

    夜色如墨,赵青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里,柳君梦照顾他睡下,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她悄然起,披衣下地来到院中。

    柳君梦立下星光下,半晌无语,慢慢的从怀里摸出信香点燃,虔诚跪下:“显圣真君,千错万错,都是君梦之错,求你放过王爷和崖州数万百姓吧。”

    随着阵阵青烟升起,杨戬已立在柳君梦的面前。

    第二,海边崖上摆起三鲜供品,柳君梦一袭素衣雪衫立在供桌之前。后面跟着赵青云,他没有泪,只有死寂的眼神空洞的望着无边的大海,再后面便是百姓,扶老携幼,披麻戴孝,低声啜泣。

    柳君梦慢慢的从崖边转过来,粉面含笑,轻轻的对赵青云道:“王爷,该开始了。”

    “君梦?”赵青云喃喃的说道。

    “王爷,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吧?”

    赵青云木然的张开口,好像背书一样说道:“我妻柳君梦,因误食雪参,触怒天帝,以致崖州大旱,三年无雨,今青云以君梦祭天,求苍天收雷霆之怒,降甘霖以救万民。”

    “王爷,保重!”柳君梦明眸含泪,却神绝然。

    “君梦!”赵青云突然一把将柳君梦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愿再松开。

    “王爷,君梦该上路了,别让真君大人等急了。”

    “二郎神!”赵青云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

    “王爷,答应君梦,别恨二郎真君,你不能恨他,记住了吗?”

    “君梦,你太善良了。”

    “王爷,记住君梦的嘱托,送君梦上路。”

    慢慢,轻轻的抱起怀中的弱妻,一步一步走向崖边。

    “王爷,莫要再想君梦。”柳君梦体已经悬在崖外,雪色的裙带飘舞,犹如飞升一般。

    “君梦!”

    “王爷,松手啊!”

    “不!”

    柳君梦望望虚空,突然笑了,用力破开赵青云的双手,纤弱的体飘飘落向崖下的海水,犹如一只晶亮的蝴蝶,缓缓的消失。

    “君梦——”崖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轻莹的一缕游魂飘向天界,杨戬立在云端,扬起手中的蓝芒聚拢住面前的魂魄,渐渐的凝成了柳君梦的样子。

    看到杨戬柳君梦淡然一笑:“真君大人,君梦如约前来。”

    杨戬看着这个纤弱的魂魄,突然单膝跪倒,躬一礼:“杨戬拜谢夫人大义!”

    “真君万万不可,折煞君梦了!”柳君梦急忙将他扶起来。

    杨戬站起来道:“夫人,杨戬送您投胎转世,你若与他真刻骨,千百年后,或许还可再续前缘。”

    “好。”杨戬将她收起,而后一缕蓝芒带着柳君梦转世而去。

    赵青云已然昏死在崖边,杨戬招手唤来龙王,即刻铺云布雨,刹那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