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龙生北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来,大家快点啊!”

    “对这边,快,快到那边放哨。”

    “女人孩子都包里去。”

    “快点。”

    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传过来,杨戬有几分好奇的看着前面河边亮起的一些火把,还有战马嘶鸣,场面十分混乱。再走近些才发现这里虽然乱,可是却十分有秩序。沿着河岸散落着许多白色的毡包,强壮的男人手执弯刀护在外围,沿河几里之外都放出暗哨,年轻的妇女正在埋锅造饭,老弱病人都被带到毡包里。

    隐了形走进这个临时扎起的村落里,看到一个黑红脸庞强壮的大汉带着两个随从在巡视,查看自己的族人扎营的况。

    一个随从一边走一边向他报告况:“也速该首领,金人真是太可恶了,他们每隔三年就要对我们进行一次屠杀,杀死所有十六岁已上的男人,并取走他们的头盖骨。”他一双眼睛泛红,显然是气愤到极点。

    另一个随从道:“是啊大首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蒙古人就要灭种了。”

    被叫做也速该的首领停下了脚步,眼神悲愤的看着自己的部族,长途的奔逃已不知有多少人战死,累死,病死,饿死。他抬起头仰望着深蓝色的天空突然高声问道:“长生天,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蒙古人?如果有罪,就请您把罪过降到也速该一个人的上吧?”

    听到他的话,杨戬眉头微微皱起。

    “大首领?”两个随从有些不知所措着看着他。

    他平静了一下却静静的说道:“我们不会灭种,因为我们的上有神血统,神会保佑我们的。”

    神的血统?难道他们是?杨戬仔细打量着也速该,眉宇之间似乎还能找到立在马上那个男子的一丝痕迹。想到此他慢慢的幻出真,却变化成一个书生模样。

    看到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蒙古人紧张的将他围了起来。

    杨戬微一拱手道:“在下夜行至此,迷失方向,口渴难耐,请借贵地讨口水喝。”

    也速该打量着面前这个男子,一袭白衫,清冷冷的立在月光下,俊秀儒雅,材单薄,确信他对自己构不成危胁,可是从他上散发一种超然气质又让自己不能不尊敬。

    “先生可是南蛮?”也速该右手横于前微微躬还礼。

    南蛮?想必这是他对宋朝人的称呼吧,于是也不否认微笑点点头。

    “先生请。”也速该请杨戬席地而坐,地上铺着羊皮,隐隐的散羊的山味。他眉头微微皱起,到现在他仍然不能习惯带毛的东西。

    “请喝茶。”

    仆人斟上茶,杨戬品了一口,味道不错。

    “先生因何到此?”也速该问道。

    “拜访朋友。”杨戬淡淡的应道。

    “可曾找到?”

    杨戬摇摇头:“没有。”

    也速该也叹息了一声,闷闷的喝了一口茶。

    “首领好像有心事?”杨戬问道。

    “唉!我也速该不能保全蒙古部族,愧对祖先,愧对长生天啊!”

    “首领可能为在下讲讲你们祖先?”

    听到杨戬问起他们的祖先,也速该黑红的脸庞露出自豪的神,充满血丝的眼睛也变得十分有神,他清了清嗓子道:“我们的祖先就是英雄的巴特尔。”

    “巴特尔?”

    “是的,巴特尔是草原上的英雄,他曾一个人与残害草原的蛇妖大战,长生天的八公主来到人间,与英雄巴特尔一起降服蛇妖,并与巴特尔一见衷,共同生活在草原上。后来王母娘娘派二郎神来捉八公主回天上,还要处死巴特尔。巴特尔誓与八公主同生共死,箭二郎神。二郎神终被巴特尔的勇气和真所感动,放过了他们,并让他们在草原上繁衍生息,直到英雄巴特尔老死之后八公主才飞升上天。”

    杨戬的表现在很难说清楚,当时自己也确是感动于八公主与巴特尔的一片真,只是他没有想千百年过去了,这个故事竟还这样流传下来。

    “千百年前的事,你们如何知道的这样清楚?”

    也速该崇敬的说道:“八公主临行前曾叮嘱子孙,要牢牢的记住这个故事代代相传。并告诫子孙,说二郎神是我们蒙古人的恩人,是三界无敌的战神,无论将来有人说什么,蒙古人绝不许负这份恩,否则她必会引来天遣,亲手处死自己子孙。”

    八妹!杨戬心中一暖,只是有了自由又怎样,重复的还是一如千年前的孤独寂寞,还有凭添的缕缕思念。

    也速该缓缓的低下头:“不知也速该哪里惹怒长生天,让如此大祸落到我蒙古人的头上。”说着,从怀里摸出粗粗的一把头发,泪水竟忍不住落了下来。

    “这是?”

    “金人残暴,贵族喜羔羊,您可知他们眼中的羔羊为何物?”也速该悲痛的抬起头来。

    “何物?”

    “就是我蒙古人未满三岁的男婴啊!”也速该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些事告诉这样一个陌生人,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想在他面前一吐中不快。

    嘎!“唉哟——”随着微微的一声脆响传出一个惨叫声,虽然不大,却十分振耳。

    “什么声音?”也速该一惊。

    “没什么。”杨戬急忙松手,手中的墨扇微微颤抖着,显然是疼的不轻。

    “大首领,大首领,贵人要生了。”一个年老的妇女匆匆的一边跑一边喊道。

    “真的?”也速该呼的站起来,可再回头时却发现对面的座位上空空如也,只有茶的气轻轻的升腾着。

    一座毡包里传出妇人生产的声音,也速该在外面转来转去,杨戬静静的立在月光下,手中的墨扇轻声哼叽道:“主人,您把我的骨头都快捏碎了。”

    杨戬微微仰头,却双目微闭,没有看高悬于九天之上的明月,似乎也没有听三首蛟不满的说词,只是手中现出淡蓝色的法力,缓缓的抚平墨扇上那缕看不见的裂痕。

    “主人,玉帝让您下界究竟来做什么,为什么连哮天犬都不带?”

    做什么?只做忠于他的一个权臣,一个能让他泄愤复仇的工具,不错,我们各取所需,我要他们平安,你可以把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到我杨戬一个人的上。想到此,一丝嘲弄的微笑浮上唇角,想不到你对仙凡所生的妖孽竟然恨到如此,对这些蒙古人的惩罚是不是更让八公主心痛,相比较八公主三妹是幸福的,幸运的,至少没有人能伤害她的亲人。

    看到金人的残暴,宋人的软弱。好吧!即然你要战乱横生,那就让八妹血液的传承者,用他们的强横来告诉你,告诉世人,人的命运不由天,不由神,强者才能无敌于天下。

    猛间睁开双眼,眼中闪出鹰一般的锐利,直九霄,淡淡的一丝笑意浮上唇角。舅舅,既然我决定听你的,我就会让他满意。手中墨扇高举,一瞬间天昏地暗,明辉被掩于乌云之后,墨扇指处低矮的黑云好似漩涡一般扭曲着,转动着,似有什么东西要破出一般。

    也速该和外面的人被这一异象惊呆了,怔怔的不知所措。

    电闪雷鸣,黑云低压似要将这天地合拢,远远的传出声声低吼却被藏在雷声之中。杨戬手中墨扇蓝光陡涨,三尖两刃戟已握于手中,猛然间,利刃斜挥而出,一道蓝芒如银蛇般袭入漩涡中心,与黑云相接,黑云猛然收缩闪出道道红光,抖去云雾一条赤龙盘旋而下,张牙舞爪,却忌惮的不敢接近下面这个人,反而脱疆而去。

    杨戬再挥三尖戟,直袭向空中的赤龙,戟化成长锁缠往赤龙。赤龙一声低吼犹如血链一般缠在长戟之上。他淡然一笑,戟散出层层蓝芒将赤龙封住,慢慢变小,终化成一颗血色的赤珠停于戟尖之上。

    杨戬将赤珠握于掌中,抖手之间,赤珠没入毡包之内,小小的毡包上突然红光四起。

    一旁的人们高呼着火了,突然从毡包之内传出一声惊天动的婴儿啼哭声,一个妇人匆匆奔出毡包高兴的叫起来:“大贵人生了,是个儿子。”

    啊!傻傻的呆怔之后,也速该第一个叫起来,后面的族人也跟着兴奋的欢呼起来,只是谁也没有发现毡包上的红光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着孩子的哭声,杨戬冷漠的神闪过一丝笑意。哭吧,你只有这一次哭的资格,你这一生注定要孤独寂寞,坎坷多难,也注定要惊天动地,波澜壮阔!

    黑云压境的变化只有瞬间光景,此时云开雾散,月光轻洒。他慢慢的提起手中的三尖两刃戟,寒光反,映出他苍白的脸庞,眼中却闪过一丝温

    “三首蛟,我要借你点东西。”杨戬用商量的口吻问道。

    “主人,三首蛟的命都是您的,还用说借吗?”三尖两刃戟口出人言。

    “不,如果你不愿,我不强求。”

    “主人要借什么东西?”

    “我要借你一根龙骨。”

    不出所料,三尖两刃戟在他手中的猛然颤抖了一下。杨戬感受到到他的恐惧,心疼说道:“罢了。”

    “不,主人,三首蛟愿意借。”戟在刹那间立起来。

    “可是?”

    “主人,三首蛟知道您此举必有深意,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只要主人需要,三首蛟就给。”

    杨戬心猛然抽痛一下,两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属下,却被自己一任的伤害。

    “来吧!”三尖两戟刃脱开他的手,毅然立于面前。

    缓缓的一道法力送出,三尖两刃戟上现出三首蛟淡淡的原神,慢慢一根肋骨从他的前被抽出,脱离体,三首蛟痛苦紧咬牙关,苍白的脸上冷汗淋淋。

    杨戬想停手,却不能停下,狠狠心,猛然将间将肋骨扯离他的原

    “呃!”随着三首蛟一声低嗥,三尖两刃戟重重的砸在地上。

    “三首蛟,你没事吧?”杨戬小心的把长戟握起来。

    戟止不住的颤抖,却传来三首蛟低弱的声音:“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

    心痛的收起三首蛟,法力轻附在他上,助他疗伤,另一只手上那根肋骨已经化成一块顽石,被他小心的送到一处山涧里藏起,而后天目微睁,一道银芒没入毡包之内。

    有了这道神力再加上三首蛟的神兵,你该无敌于天下了吧?淡漠的眼神看向虚空,舅舅,你满意了吗?这人间就将在此子手中翻天覆地,二郎神引赤龙转世,祸乱人间,将永坠无间地狱,再无天

    玉帝慢慢的饮尽杯中的甘醇,浅浅的笑浮上冰冷的唇角,这就是**上位者的下场,你将永无天,那些幸福,那些亲,永远是你可以看到,却无法得到的痛苦。满意,真是太满意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