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回 诡异风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丞相府中一缕游魂已然飘出,府中哭声大震,白布漫天,南宋朝丞相秦桧疽疮毒发,死于非命。

    立在云端之上,杨戬墨扇轻摇,旁边站着一几个人影,个个杀气腾腾。

    “圣君,秦桧已死,他本是西天之上一只蝙蝠,如今便要西去,杨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余下的就交给圣君了。”杨戬手中淡蓝色的法力送到几个魂魄之内,几个人猛间跃下云头直向刚刚飘起魂魄扑去。

    “啊!岳飞?”秦桧一见岳飞转便逃。

    “你不是不信世道轮回吗,看你今往哪里逃?”岳飞等人一齐扑上,围追堵截,让秦桧逃无可逃。

    “求求你,放过我吧!”秦桧跪地救饶。

    抬头却正好看到高高立于云端之上的杨戬,一瞬间似乎全明白了,终于在岳飞等人的追杀之下化成一缕轻烟。

    随着秦桧魂飞魄散,岳飞魂魄间似有一缕红光泛起,渐渐的将岳云等几人收拢其中,红光越发浓烈,似有鲜血流动。

    杨戬轻挥墨扇,一道法力送出:“我助你一臂之力。”

    蓝芒冲入红光之中,突然一声暴响,红光四散炸开,几个魂魄渐渐凝成一只鹏鸟,金翅银翎,倦缩躯。

    杨戬轻轻将它伏于臂弯之内,单手抚慰,手中散出淡淡蓝芒。鹏鸟动了动,慢慢的抬起头,睁开双眼。

    杨戬轻声道:“圣君,留恋已久,该起程了。”

    记忆已如潮水般袭来,忆起狮驼岭上那人冷淡却温暖的笑容,他本是暗中助那猴子除妖,却惊闻真相,急之下以他换己,硬受那猴子一棒,将自己救下来,又为自己疗伤后送归西天。他能记起如来见到他归来时,那看似庄严慈悲的法相下扭曲的面容。那蝙蝠不过是修长尚浅的小妖,自己竟上了他的当与他打赌,赌输之后坠入轮回,若不是这个人,怕自己真要成为绝恨河边那朵彼岸花了,其实现在想来蝙蝠精后难道不是如来做祟。

    轻轻拍动了一下翅膀,金色双翅抖起一片劲风,杨戬双手一托,大鹏终于冲开封印振翅高飞。九天之上大鹏展翅卷起风云无数,惊起阵阵厉风。

    杨戬打开墨扇挡住迎面而来的劲风笑道:“圣君,你真想把杨戬也刮到西天上去吗?”

    大鹏鸟突然俯下冲,落到杨戬面前却变成一男子,墨发垂肩,面如满月,剑眉凤目,鼻直口阔,一袭金丝软甲,后披明黄斗篷,迎风飞舞如雄鹰双翅。虽不似杨戬一般温文儒雅,却也是仪表堂堂,独有一份男儿的傲气。

    大鹏双手抱拳,深施一礼道:“大鹏再谢真君救命之恩。”

    “圣君多礼。”杨戬伸手相扶。

    “真君,两次救命之恩,让大鹏何以为报?”

    “杨戬不用圣君回报,只要圣君归位西天,永悬于如来之上足已。”杨戬合起墨扇道。

    大鹏神色一黯:“真君,大鹏愿留于你左右,随时听侯差遣,也不想再回那和尚的头顶了。”

    “圣君,如来佛法无边,也无法解脱善恶之缘,你今回去止住佛门插足于三界之事,也算是功德一件,更是帮了杨戬一个大忙。”

    大鹏深深的叹一声道:“好吧,真君如此说,大鹏也只有遵命,您放心,只要我金翅大鹏尚有一口气在,佛门必不会扰三界之事。”

    “如此便多谢圣君,只是圣君要记得,以后再不可冲动行事了。”

    大鹏点点头:“我记下了,靠辞!”

    “保重。”

    大鹏转,金翅猛抖已是九万里外,悲怆的鹰啼之声直振九霄。

    看到一片金色的流光飞到驾前,如来暗叹一声,天意如此,他给玉帝送去一纸便笺,竟也全无用处,看来我佛家只有以佛为家。大鹏鸟盘旋直上,落到如来上方的,一道金色的流光慢慢与如来的法相接在一起,佛号声声响起。

    杨戬望着遥远的西天,那里必须是安静的,只要有佛法就好,不要再有其它的东西。金翅大鹏,是他杨戬唯一一个称得上朋友的人,可是他注定不会有朋友,所以他必须回去。

    “主人,主人。”杨戬正盯着虚空出神,哮天犬气喘嘘嘘的跑过来。

    “什么事?”杨戬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问道。

    “主人,瑶池来人,说,说玉帝请您去喝酒。”哮天犬担忧的看着杨戬小声说道。

    “他请我喝酒?”杨戬不解。

    “是瑶池来人传旨,就是这么说的。”哮天犬凑上去说道。

    杨戬握住墨扇的手指紧了紧,转往瑶池方向而去。

    瑶池内玉帝在等他,旁边的小桌着放着两个杯子,一把酒壶。此时杨戬已经换上朝服,九翅银冠,银铠黑袍,立在这祥瑞普照的瑶池内显很扎眼。

    玉帝抬起长寿眉,目光投向杨戬,他从未在心里承认过这个外甥,杨戬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负累,一个时时提醒着他过往耻辱的人。他的妹妹与凡人成亲生的妖孽,一个挑战他权威的叛贼。

    “小神参见陛下。”杨戬来到近前躬施礼。

    “二郎神来了。”玉帝迷迷糊糊的笑道,他喜欢这种演戏,一种糊涂的表象下将人不动声色的消除,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

    “小神奉诏前来。”杨戬的声音总是这么清冷,清冷中还杂着一分嘲弄。

    玉帝一摆手,仙女值官都悄然退了出去,若大一个瑶池只剩下这舅甥二人。

    “戬儿。”玉帝缓缓的说出这两个字,果然不出所料,杨戬的形微微颤抖了一下。

    “小神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这三界之中你是朕唯一的外甥,朕叫你一声戬儿又有何不可?”

    “小神不敢。”又是简单的四个字,已将玉帝拒之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玉帝呵呵笑着指着旁边空座位道:“来,坐下。”

    “这?”

    “朕让你坐,你就坐。”玉帝摇摇晃晃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把拉住了杨戬的手。

    杨戬下意识体一僵,厌恶的看着那只手。三千年了,他这个舅舅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更不要说体的触碰,而杨戬因为个孤傲,淡然中更是将人拒之千里之外,除了少数几个人和那个猴子以外,就是结义弟兄也不会这样拉拉扯扯。

    玉帝仗的酒意,拉起了杨戬,当手心与手心相触的一瞬间,突然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就是,就是一种血缘亲,他怔了一下,可随之这短暂的亲便在看到杨戬那一双冷的黑眸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恨。

    杨戬被玉帝按到位上坐好,玉帝自己也坐下来,执起酒壶把两只杯子都满上,碧绿的杯里流动着透明的佳酿,可是杨戬素来不饮酒,更讨厌那酒醉熏熏的人,只是今天他必须要看一看玉帝究竟想干什么。

    “来,今这里就我们舅甥二人,我们一醉方休如何?”玉帝先端起酒杯。

    杨戬道:“陛下,小神不善饮酒。”

    玉帝想了想又把酒杯放下,不无遗憾的说道:“说起本事你与那猴子可算是棋逢对手,可是论起酒力来你就不如人家斗战胜佛了。”说罢拾起杯来,一饮而尽道:“当年那猴子偷食蟠桃,饮尽美酒,那时朕自是震怒,可事后想想这份豪气就是你杨戬学不来的。”

    杨戬心中一痛,是啊,空有一冠绝三界的本领,何时如那猴子一般任而为?虽然自己对沉香的胡闹十分苦恼,步步将他近成熟,可是自己何尝没有从心底羡慕过他敢敢恨的爽

    看到杨戬眼中一闪而过的隐痛,玉帝再次将自己的杯子斟满道:“这回总能陪朕喝上一杯吧。”

    “小神遵旨。”杨戬端起杯来,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再斟满二人的酒。

    玉帝笑道:“戬儿,今这瑶池之内只有你我二人,我们何不打开心结,推心置腹谈谈呢?”

    “不知陛下想谈什么?”杨戬毕恭毕敬的问道。

    “比如说,比如你费尽心机造出来的新天条。”玉帝晃着手中的酒杯意味深长的说道。

    杨戬没有意外,如果玉帝不提他倒觉得奇怪,只是现在这必要的糊涂还是要装下去的,他微微一笑道:“陛下想必是醉了。”

    “朕没醉。”玉帝慢慢的站起来,弯下腰紧盯着杨戬的眼睛道:“这样的天条只有你杨戬能造出来,这八百年来你睡着醒着都琢磨这天条的事吧?”

    杨戬直视玉帝:“如果新天条能造福三界,杨戬万死不辞。”

    “呵呵。”玉帝突然就笑了:“杨戬,新天条再好,它也是一件死物。”

    杨戬缓缓低下头,饮尽了杯中酒:“陛下,您想说什么?”

    玉帝袍袖一挥,眼前出一面一明镜,镜中正是华山三圣母的家,门前贴着喜字,张灯结彩,刘彦昌,三圣母喜笑颜开,沉香,小玉着喜服,正在拜堂成亲,一家人喜气洋洋。

    看到杨戬微皱的双眉玉帝道:“唉,看看我们这两个舅舅当的,你兄妹二人恨朕入骨,而你九死一生要保护的妹妹外甥,这大喜的子竟连一杯喜酒也不曾施舍于你啊。”

    杨戬左拳紧握,关节嗄嘎做响,不是已经放弃了吗?为何还要心痛?三妹!他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

    玉帝继续道:“你处处为她着想,她可曾为你想过。”他指着镜中一个不起眼的商人道:“这是你的草头神吧。”长长的指甲又指着另一个农夫道:“这也是你的草头神吧?”说罢他哈哈一笑:“戬儿,你输了。”

    杨戬没有出声。

    “戬儿,知道你为什么输吗?”

    杨戬紧紧盯着镜子,看着里面欢庆的场面,似乎跟本就没有听到玉帝在说什么。

    “你不能放弃三界众生,只保全亲,所以才将妹妹压在华山之下,只为北郡那数万百姓。而你也不能为了三界众生大义灭亲,所以你对沉香不能痛下杀手,以绝后患。如此你在夹缝之中,选择的便只有放弃你自己。”

    杨戬缓缓的松开缩在袍袖里的左拳,又斟上了一杯酒,慢慢的倒进口中,甘醇的玉液琼浆在他口中化成一杯黄莲苦水。苦涩的味道从舌尖湛入四肢百骸,从家变的那一刻起他就为自己酿着这一杯杯的苦水。他知道玉帝在他,让自己知道三妹一家,甚至自己关心的人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可以随时让他们灰飞烟灭。他要自己在新天条和亲之间做出选择。

    猛一抬头,所有的酒灌进喉中,呛起一阵剧咳,让他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不正常的红潮,低低的声音响起来:“陛下想要杨戬做什么?”

    “戬儿。”玉帝扶着他的肩膀道:“你是朕的亲外甥,这权势,这地位,只要你与朕一条心,还有什么是不行的?”

    杨戬慢慢的站起来,因酒力作用,他的形微微晃了晃,却扑通一下跪在玉帝的脚下:“自此后杨戬唯陛下之命是从,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唉,不必如此。”玉帝伸手将他扶起来道:“娘娘下凡去了,这三界之事总要有人为朕分忧。”

    “杨戬明白。”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