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冤恨戮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杨戬回到真君神,梅山兄弟和哮天犬匆匆迎出来,这二十几天里他们紧守真君神,只盼着杨戬能回来,心里满满的愧疚之

    “主人。”哮天犬从里面蹿出来,凑到杨戬边。

    四人站到杨戬面前,突然齐齐跪倒:“二爷!”

    “唉!你们这是干什么?”杨戬伸手去扶,自华山一别,几人再也没有见到杨戬,华山方圆百里他们寸土寸寻,没有放过一草一木,可是他们找到最后只找到了嫦娥,和嫦娥指间那一捧和着血渍的黄沙。精明的老四猜测杨戬没死,于是兄弟几人顶着重重压力回到真君神,等着杨戬,只希望借此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好在哮天犬先回真君神,已将一切告诉这兄弟几人,几人又悲又喜,还知道杨戬有了儿子,这才心下稍慰。

    “二爷,兄弟几个对不住您!”梅山老大愧疚的说道。

    “老大,都起来吧。”杨戬拉起几人,这些兄弟都是重义之人,当初是自己将他们的太紧,瞒的太死,怎么能怪他们呢。

    “二爷,从今后我们兄弟几人若再生异心,天诛地灭。”梅山老大重重的说道。

    “莫说这样的话,我们几人一个头磕在地上,就是一辈子的兄弟。”

    杨戬缓缓步进大,黑银两种颜色交替,清冷淡然,肃穆庄严。他微转坐在主位上,依然冷傲莫测,哮天犬习惯的伏在他边。他们是兄弟,可是他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个二爷心里究竟在想什么,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信任和服从。

    他静静的巡视了一下大四周,挥手扬起一片蓝芒将大罩住道:“老三老四,关紧门,不许任何人进出。”

    “是。”

    二人扬手,两道法力同时击在两扇厚厚的铁门上,吱哑,两扇大门紧紧闭起,大里沉入一片昏暗之中。

    兄弟几人不解的看着杨戬,自从住进这真君神,这是第二次关紧门,第一次是助沉香劈山他们离开时,却不知这次是为何?

    没等兄弟几人细想,杨戬一松手,几个魂魄影影绰绰的立在神之上,似乎感觉到神的煞气,几个人影越来越淡。

    “老大,你们几人凝住这几个人的魂魄。”杨戬淡淡的说道。

    “是。”四个人同时将法力注入这几个快要消散的魂魄之中。

    杨戬疲惫的靠在椅上,其实地府与地藏一番较力又强运神识稳住被沉香法力振动的地府,已经让他筋疲力尽,所以才会命梅山兄弟几人护住这几个人。

    随着法力送出,几个人影渐渐清晰起来,最前面的金盔金甲,是一样将军模样,后是一个小将军,面如冠玉,一白袍,再后面三个人也是将军打扮,却虚幻的厉害。

    “岳将军,可还识的本真君?”杨戬清冷的声音让他们几人抬起头来。

    看到面前这个人,岳飞渐渐想起了生前之事,闹的街市,欢舞的人群,一个清冷的影。

    “是你?”

    杨戬点点头,从神位上步下来,来到岳飞面前,而他上的清冷的煞气却又冲的他魂魄一阵虚晃。

    “岳将军,可有心愿未了?”

    岳飞咬牙道:“不杀秦桧,岳飞死不瞑目。”

    “我帮你报仇血恨,洗去你魂魄中的怨恨之气,只是你以后想怎么办?”杨戬问的直接。

    “我?”岳飞一时无语,以后怎么样,一个魂魄,再转世为人吗?不,太累了。他想了想说道:“随便吧,最好一切随风飘散。”

    “如果这样,恕我不能相助。”杨戬冷冷的转过去。

    “你,你要怎样?”岳飞焦急的问道。

    “我要你归位西天,永悬于如来头上。”杨戬淡淡的说道。

    “归位西天?”岳飞不解。

    “岳将军,你本如来头上的金翅大鹏圣君,被如来打下凡间转世为人,拯天下苍生。”杨戬的声音里甚至有一丝嘲弄。

    “我吗?”

    “不错,只要您愿意归位,杨戬可助你一臂之力。”

    岳飞想了想,一丝苦笑爬上唇角:“真君,想那如来就这样对我,必会有所图吧?”

    杨戬点点头:“所以,你必须回去。”

    岳飞长叹一声:“我真是太累了。”

    “佛门以佛法教化万民,劝诫世人,从善如流,三界君主,神鬼仙怪皆可拜谒佛祖,然天下之势佛门不当插足,否则后患无穷,圣君归位永悬佛祖之上,劝诫佛祖还是清修寡,参研佛法,渡化众生,莫要损了上万年的修行。”杨戬静静的解释着。

    岳飞眉头微锁,沉吟半晌道:“真君所谋甚为长远,岳某不能及,这牵连三界生灵,岳飞不敢推辞,一切但凭真君安排。”

    杨戬一笑:“圣君但忍两,我必平息圣君之怨。”

    “谢真君。”

    收了几人的魂魄杨戬道:“老四,你去一趟地府,找到沉香……”

    梅山老四听罢,笑了笑道:“二爷好计谋。”

    沉香正在地府里重建刘家村的生死簿,生死簿是由天地生灵运转自行生成,一个人的生死循环,世世相转,因果报应都在生死簿中。沉香毁去了刘家村的生簿,便让人无死,鬼无生,刘家村中有名有姓之人便脱了天道循环,自此之后长生不死,不入轮回,这样凡人漫长的生命正是修行妖邪贪图的依附之

    沉香越看越心惊,急忙运起神识到刘家村查看一番,果然已然有人被妖邪附体,白里是乡邻旧里,黑夜便作恶一方。他微微一笑,看来三圣母无意间倒做了件好事,她在刘家村里住了二十年,哮天犬便守了二十年,这二十年间大大小小的妖怪,法力低微被他截杀,法力高强的也被哪吒等人除去,否则刘家村还不变成鬼域横行之所。

    可重建生死簿说来容易,查看前生今世,确也费一番手脚,沉香运起法力,输入纸簿,一行行重新将这些名字打轮回,重接因果报应。

    阎罗小心的站在一旁,惊异的看着面前这少年,再不似二十年前那般冲动无知,沉静幽深的眸子难测深浅,举手投足斌斌有礼,却有一种慑人的气度。此时手握生死判官笔,认真的修定斟酌着的笔下的每一个名字,有时疾笔如飞,有时沉思难落,一页页生死簿渐渐生成。

    轻轻一声长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当年孙猴子毁了猴类的生死簿,以致猴类成精者过多,最终被二郎神取下天火炼了十去七八。孙猴子虽然心疼他的猴子猴孙,可无奈那错也是他铸成的,自然也不敢说什么了。

    “启,启禀王爷。”判官结结巴巴的跑进来。

    “小点声。”阎罗指着正在沉思的沉香说道,天知道这小祖宗会不会原形重现,惹恼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是。”

    阎王把判官拉到一旁小声问道:“什么事?”

    “真君神派人来了,说,说找这位小爷爷。”判官偷偷的指着沉香说道。

    “这样啊,那快去把人请进来。”阎王急声道。

    “是。”判官转跑出去。

    阎王来到沉香面前小心的说道:“小爷,真君神来人了。”

    “噢!”沉香随口应了一声,继续写自己的。

    “小爷,真君老爷派人来找您。”阎王又说了一遍。

    “啊。”沉香抬起头,终于明白了过来:“真君神来人了?”

    “是。”

    “在哪?”

    “马上就到。”

    沉香站起来笑道:“您乃堂堂五阎君,不必如此,以前是沉香年幼无知,不懂事,您不必往心里去。”

    “小王不敢,小王不敢,小爷教训的是。”

    “不敢当阎君这样称呼,您还是叫我沉香吧。”

    阎罗感觉自己听错了,上下打量着沉香,这小祖宗真是不一样了。

    “小公子。”二人正说话间,梅山老四已经走了进来。

    阎君见此忙道:“二位上仙先聊着,小王有事先走一步。”

    “阎君请便。”

    看到阎罗离开,梅山老四道:“小公子,二爷让我来找你。”

    “四叔,您叫我沉香就行。”

    “你是二爷的骨,那怎么能行。”

    “您是我爹的结义兄弟,按辈份论,当然要叫您四叔了。”沉香正重的说道。

    老四见他说的诚肯,也不推辞道:“行,沉香,二爷让我告诉你……”他小声对沉香嘀咕了一阵。

    沉香笑道:“行,请四叔转告我父亲,请他放心。”

    “好,那我就先走了。”梅山老四转离去。

    沉香看着老四的影,唇角浮上一丝笑意,心里轻声问自己,爹,你还有多少心智是我没有学会的?转,心念一动,一本生死簿落在手中。一道法力轻轻罩下,不是防护,却是试探,一但有人接近,他会马上得知。

    生死簿在他手中跳动不安,一道法力微送瞬间强制下生死簿里力量,让他它静下来。一页页快速的查看着,突然他停了下来,眼睛紧盯着一个人的名子。

    阳寿八十五!寿终正寝。

    这种祸害也能活八十五岁,还寿终正寝?沉香冷笑,怪不我爹说这天道不公,果然不公的很。想到此竖起食指,法力微渡,微黑的字体上慢慢的替换了原来的一行字“阳寿六十五,死于疽疮。”

    微微一笑,生死簿送回原处,左手一挥收了法力。又坐到原来的位置,继续手中的工作。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