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水冷于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玉帝得意的看着金阶之下,太上老君,嫦娥,玉鼎真人,手中的玉印缓缓的就要落到圣旨之上。

    “小神杨戬参见陛下。”突然下传来一个即熟悉又冷漠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玉帝形一僵,本来要盖玉印的手竟生生的停在了空中,怔怔的盯着面前的杨戬,还有刚刚去更衣的哪吒。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什么来,不动声色的把玉印放到一边,又换了那副好似万年不变的面孔道:“杨戬,你不是正在金霞洞养伤吗?怎么这就回来了?”

    “回陛下,小神伤已全愈。劳烦陛下忧心,小神知罪,不过陛下,小神今还带回来一个人,陛下看到定会欣慰。”杨戬的话不软不硬,柔中带刚。

    “你带回来何人?”玉帝虽在问话,眼角的余光却瞥着缩在一旁的太白金星。

    “小神把沉香带回来了。”杨戬一句话,四座皆惊。沉香!这个名字几乎成了天庭众仙的心病,没想到今天又一次听到他的名字。

    “沉香?”玉帝更是吃惊,一个魂飞魄散的人还能回来。

    “不错,是陛下慈悲之感召沉香,竟然死而复生,此乃陛下仁德,三界吉兆。”

    杨戬一语双关,让玉帝竟一时无话可说,长寿眉微微动了一下道:“沉香现在何处?”

    “在南天门外奉诏。”杨戬淡然说道。

    “宣。”

    “是。”天宫值官高声道:“宣刘沉香上。”

    沉香在南天门外正等着,突然听宣他上,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深幽的眸中竟泛起丝丝火气。

    见到活生生的沉香,玉帝便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杨戬和沉香都活着归来,让他釜底抽薪之计付水东流,更让新天条这一边势力陡然增强。可是万年的权术之谋还是让他找到了他们最重要的一个破绽,于是缓声道:“沉香,你孝感天地,一心救母,终于促成新天条出世,依你对新天条的熟知,就是任司法天神也不为过,不知你想什么封赏。”

    “陛下,人非草木,孰能无,为人子女者,岂可眼见生母受难而无动于衷,沉香之举乃为人子女应尽之责,自然不敢要什么封赏,若陛下恩准,请准沉香留在真君神,助司法天神一臂之力,维护三界安宁。”沉香一番说词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即打破了玉帝试图离间他与杨戬的谋,又说出了自己的意愿。

    听到沉香的这番话玉帝也暗吃了一惊,依他对沉香的了解,虽然劈山救母,也曾大闹灵霄,可是处事毛燥,语不抓理,这一点比他舅舅差了老大一截,可今看来,这小子竟好似一夜之间便成了精一般,就连那双眼睛也越来越像杨戬。

    玉帝暗暗一叹说道:“如此也好,沉香就留在杨戬边,只是杨戬重伤初愈,实在不宜过于劳,依朕看来让真君神下所统领的十万天兵,就还归托塔天王李靖麾下,杨戬也好好生调养,处理一下多来积下的案子,众卿以为如何?”

    没有疑议,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只要先保住司法天神的位子,以后才能慢慢谋划,不过玉帝此举当真棋高一招,夺出杨戬的兵权,即使他与沉香二人法力再高,也不过是匹夫之勇,不能成其大事。如今杨戬归位,玉帝竟只字不提新天条之事,这至高无上的权力他终是不会放下的。

    散去朝会,应付掉朝上众仙假多真少的关切问侯,杨戬慢慢的踱出灵霄宝,抬头却正好看到长发散落,落漠神伤的嫦娥,二人四目相对,却恍如隔世。玉鼎真人扯了扯哪吒和沉香先出了大,只留下他们二人。任谁都能看出嫦娥眼中的关切默然之。杨戬见此却心中一痛,自己以后的路更是步步凶险,此时怎能连累于她,可叹自己望月千年,终得她真心之时,却只能拒之千里,真是可笑之极,还是自己害了她。想到此,他微微施礼:“杨戬多谢仙子援手之恩。”

    听到杨戬这句客气却又清冷到极点的话,嫦娥心中一冷,却淡然的问了一句:“真君伤势如何?”

    “多谢仙子关心,杨戬已然无碍。”

    嫦娥看着他冷漠幽深的神,深深吸气,淡然的说道:“我们还是一样的人,只将自己冷到极点,却不能给对方半点温暖,真君好自为之,嫦娥告辞!”说罢广袖轻展,缕缕长发随着轻风飞舞,飘渺的影缓缓消失在冰冷的月色之中。

    杨戬忘的伸出手,却无力的垂落下来,边似还有她冷冷的幽香。

    “爹。”

    “二哥。”

    “徒儿。”

    玉鼎真人与哪吒,沉香从粗粗的柱后转出来。本以为能看到二人真相对,守到云开见月明的告白,却不想只有廖廖数语,嫦娥已经飞而去,只留下一路清冷冷的真,如一缕轻烟,让人抓不住,握不到。

    杨戬恭敬的唤了一声师父,眼中闪出众人从未见过丝丝依赖之

    玉鼎真人轻声一叹,用扇子拍拍杨戬肩膀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说我的徒儿就是厉害吧!”

    “师伯,你说你哪个徒儿啊?”哪吒插一句嘴进来。

    “哼,哪都有你这个小鬼头。”玉鼎真人老不正经的用扇子打了哪吒一下。

    “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沉香问道。

    杨戬宠溺的摸着沉香的黑发,眼中含着重重不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似是将这愁思也全吐出体外一般,正色道:“沉香,你叫了我二十年的爹,今你法力恢复,记忆重拾,当记得生父母是谁,从现在起我不许你再叫我爹了。”

    “可是爹……”沉香急道。

    “沉香,你要记得,你母亲是我亲生妹妹,你父亲是刘彦昌,我是你的舅舅。”杨戬脸然微沉道。

    “可是,爹……”

    杨戬眉锋微皱,冷声道:“是舅舅。”

    “舅舅。”沉香极不愿的吐出两个字。

    “走。”杨戬转道。

    “去哪里?”

    “华山。”

    哪吒想起刘彦昌那张脸,心里就像吃了一百蟑螳,厌恶的说道:“二哥,兄弟还有事,就不陪你去华山了。”

    杨戬知道他还记恨着二十年前的事,点头道:“兄弟有事先忙吧。”

    “如此,兄弟就先告辞了,等你回来我请二哥喝酒。”哪吒说着已腾云而去。

    玉鼎真人望着杨戬背影,知道将沉香送回到三圣母边,最痛的还是他自己,那是他的心头之,骨中之血,这二十年中他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心中的痛绞,裂心之伤岂是一朝一夕可以全愈的,更何况二十年他含辛茹苦,九死一生,无半分法力,只以一凡人之将沉香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终于养成今这个玉树临风,满腹才学的翩翩美少年,这其中的辛酸苦辣又岂是一语道尽的。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