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司法天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哪吒正在天上束手无策,眼看就玉帝的手又摸向了玉印,干着急却没有办法。正在这时突然感觉到莲玉在动,自从沉香第一次遇险,到现在莲玉一直没有动过,可是今天却动,而且十分剧烈。他微微闭了闭眼睛,感受着莲玉的位置,突然化流光直向下界飞去。

    “哪吒,你干什么去?”后面好几个声音问道。

    “去更衣——”

    看着四周的弓箭手,沉香甩手把刀扔在一边,左手抱起水珠,右手扶起杨戬,即然要死,一家人就死在一起。一瞬间,刑台上风更盛,凄风悲鸣,刑台上的刽子手胆战心惊的退到一边,外面只有弓箭手层层团住。

    秦桧一声冷哼,活着的时侯尚不能将我如何,死后一些冤魂,我还怕你不成。

    “!”冷冷的一声断喝,冷箭化作流星卷向刑台。

    哗,就在利箭上刑台之时,比利箭更快的一道金光落了下来,一瞬间风四散,根根利箭停在虚空,似是扎到一堵看不见的墙上。

    监斩台上的秦桧,下面的围观的百姓个个惊的目呆口呆。杨戬见此终于释然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来了。

    就在众人呆怔之时,台上凭空多出一个小童,头扎两个冲天髻,着莲花甲,粉面如雕,却满脸杀气,手中紧握火缨枪,飘舞的红绫缠在手臂上,右手微抬,刑台四周隐隐可见一圈透明的光圈,一根根利箭就扎在光圈上。

    面对这刀光箭影的刑台,这小童看也未看,径直来到杨戬面前,单膝跪地轻声唤道:“二哥。”眼中微微闪出泪光。

    “哪吒兄弟。”杨戬虚弱的叫了一声。

    哪吒轻轻翻掌,一个黑色的小鼎停在他手掌心道:“二哥,兄弟迟来,让你受苦了,这是我遇到老君,他让我带来的。”

    “老君呢?”

    “去灵霄宝拖住玉帝了。”

    沉香不解的看着哪吒,心中有着说不出的亲切,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他。

    上正中,午时已到,哪吒小心的启开小鼎,黑色的鼎中悬着一道银芒,一团金雾,金雾之中似有一颗金色珠丸,闪闪发光。随着束缚启开,银芒金雾迅速变成一团轻烟,轻轻流出小鼎,落到地上又慢慢的幻成两个人形,透明模糊人影,一个好像着战甲,另一个很像台上那个俊美的少年。

    哪吒甩手收了乾坤圈,旁边的利箭散落一地,右手一道白芒送出,两个虚幻的形缓缓的又变成一缕轻烟,各自寻找到自己的主人。银芒慢慢的没入杨戬的体,金雾则流进沉香体内。

    二人开始变化,体平躺,却悬空而起,静静的停在空中,四周的空气似水一般起阵阵波圈,似有什么强大的东西注进他们的体内,法场内外的百姓已经忘了惊哑,忘了恐惧,只是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从未见过奇景,生怕眨眼之间便会消失如梦一般。

    法场上空的两个人变化着,杨戬的边渐渐附上一层淡蓝色的薄烟,上似有什么东西脱落,又像有什么东西依附,一片片银亮色的粉末绕着他周旋转着,一点点没入体,原本褴褛的衣衫不知何时开始消失,满伤痕以眼看不到的速度在愈合。那边的沉香一粗布麻衣已换成纯白锦袍,衣边袖口是蓝色的云边,飘渺而庄重。

    当最后一缕元神入体,二人直直的立起体,双脚轻轻落地。再见杨戬银铠长靴,头戴九翅银冠,后披玄丝黑袍,无风自动,袍上绣八爪怪龙,庄重且又冷,剑眉如墨,冷面如霜,额生三目,流金眼帘,虽双目紧闭,可那张俊美的脸上已暗藏层层杀气,高贵冷傲,似有一种天生夺人的气势,压迫的在场之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他双眼未睁,却天目先开,道道银芒冷冷的从天目出,直入皇宫。赵构此时正与文妃嬉笑,突然一片银芒遍裹周,慢慢的渗入二人体。赵构看着文妃,文妃也看着赵构,正在二人不解之时,银辉突然从体内泛出杂着血红色的银芒,一闪而过。

    杨戬神目再开,道道血红的银芒被收入眼中,苍白的脸上浮起正常的血色。突然双目骤开,眼中闪出一道精光,寒冷漠,厉如鹰鹫,让人不寒而粟。

    那边的沉香却不声响,前世的记忆,今世的悲痛如潮水般袭来,猛然间双眼圆睁,目中似有两团火焰燃起,一瞬间山摇地动。

    “沉香!”哪吒急忙叫道,他知道沉香法力虽高,但终比杨戬还是差一了截,强大的法力入体,一时间他无法控制,宝连灯加上仙丹的威力如以让山摇地动。

    此时沉香眼中血红一片,眼前一幕幕闪过的全是水珠倒下的景,他几乎想也没想,如狂风一般直向监斩台上刮去。

    “沉香!”

    就在沉香如钩的五指抓到秦桧的一瞬间,另外一只手死死的将他架住,冷冷的一声低喝,让他心底一惊,人也冷静了下来。

    秦桧看着沉香眼中烧红的火焰,已经吓傻了,心里怕的要死,腿上却一步也移不动,法场上的这父子转眼间便由待宰的囚徒变成夺命的魔鬼。

    “爹,他杀了姨娘!”沉香低声道。

    “他是凡人!”杨戬出言提醒道:“你已二世为人,怎么依然如此冲动?”

    杨戬的话让沉香感到一阵愧疚,缓缓的低下了头,杨戬拉着他飘落到法场之上。见到哪吒二人微施一礼,杨戬道:“此番多谢哪吒兄弟相救。”

    沉香凑上来道:“哪吒大哥。”

    “不行,你要叫我舅舅,上一世你就乱了辈份,这一世可不能再乱了。”哪吒不依不饶的说道。

    呵呵,他这一番话说的几人忍不住笑起来。

    “我们要速回天庭。”哪吒催促道。

    “不,为兄还有一事未了。”杨戬说罢俯下形,手轻轻的揽住水珠后颈,手上感觉到的是她冰冷的躯,慢慢一个虚幻的影子从他手上扶起来,低下头看看地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她微微怔了一下,又看看杨戬再看看沉香,终于笑了:“二哥,沉香,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只是你……”

    “我这样不是很好吗?”水珠笑着安慰杨戬。

    “姨娘!”沉香哭道。

    杨戬慢慢的伸出手,轻轻抚上水珠苍白脸庞,手指抚过却见脸上的胎记一点一点的消退,直到眉心中间凝成一滴水状红痕。这时他们才发现水珠的美竟与三圣母不相上下,只是三圣母的美犹如盛世桃花,艳丽夺目,而水珠的美如溪间灵水,纯净无暇。

    “爹?”沉香惊哑的问道。

    “这才是她本来面貌,她心本如此,此时才是相由心生。”杨戬淡淡的一挥手,一道法力注入到水珠体内,水珠虚幻的体渐渐变得真实,直到一个真实的人活生生站在面前,一素衣翠裙,裙带轻扬,一头墨发束于脑后,清丽淡雅。

    “二哥?”水珠也一样惊哑于自己的体变化。

    “四妹,二哥给了你二百年的法力,只要从此后你勤加修习,定能保住你的形神不灭,你就回灌江口吧,一来可以照拂你的父母,二来你也替二哥常去打扫一下父母兄长的坟莹。”

    “水珠遵命。”水珠福了一下,感激的说道,可是眼中却闪出不舍的泪光,她知道从此后再也不能经常见到这个二哥了。

    “你为我和沉香不惜以命维护,这也是我应该回报于你的。”

    “爹,真是太好了,这样姨娘就不用坠入轮回了。”沉香高兴的说道。

    杨戬道:“沉香,送你姨娘一程。”

    “是。”沉香单手一挥手,水珠的已化一片云烟消散开来,随后法力轻送,水珠轻轻飘起直向灌江口方向而去。

    送走水珠,杨戬冷然一笑,袍袖轻扬,一瞬间法场周围风呼啸,天昏地暗,几个人影影绰绰的立在风里。围观的百姓早已走的无影无踪,只有几个胆大的还藏在街角处偷看。

    “岳将军!”杨戬平静的叫道。

    一个模糊的人影慢慢的抬起头来,昏乱的记忆里记得负血仇,不甘踏过奈河,转世轮回,只化一缕孤魂游于人世间,此时听到有人在叫他,记忆的片段闪过闹的大街,欢庆的人群,和人群中冷然而立的影,那一抹冰冷且十分熟悉的微笑。

    “你是谁?”岳飞茫然的问道。

    “二郎神杨戬。”

    “冤啊!”一阵阵风更胜,似有无数个声音在风中嘶喊。

    “说!”

    “不平此冤,岳飞死不瞑目。”耳边响起低沉的诉冤之声。

    正在这时远远走来一黑一白两个影,抖动着手里的铁链,竟是黑白无常,二人如风一样行到近前,可是看到刑台上站的三个人,哪吒,杨戬,沉香,只吓的心惊胆战,一个比一个更煞星。

    “小的,小的叩见真君,三太子,刘家,刘家小爷爷!”黑白无常鬼舌头直打结,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叫谁刘家小爷爷!”听完黑白无常的话,沉香突然站出一把揪起黑无常的衣领怒声问道。

    谁也不明白沉香究竟怎么了,黑无常惊惧的说道:“您,您,不就是,就是刘爷爷吗?”

    “再敢叫一声,我拔了你的舌头,你信不信?”沉香说着就要动手。

    “沉香!”杨戬一声冷喝,沉香才愤愤的把手松开。

    杨戬冷冷的扫了黑白无常一眼,单手一拂,台下岳飞几人的魂魄收入掌中道:“这几人的魂魄你等交给阎君,告诉他好生收住,最迟几月我便向他讨要。”说罢手再一扬,几缕幽魂已落入白无常手里。

    “是,是,真君老爷请放心,小的一定照办。”白无常点头称是。

    “还有,此时不可再有人知晓,否则,我定拿尔等问罪。”杨戬冷的声音出口,似比这呼啸的风更盛。

    “是,是,是。”黑白二鬼点头如捣蒜一般。

    “你们且先回去吧!”

    “是,真君老爷,小的们告退。”说完开腿便跑,转眼便无影无踪。

    看到二人走远,杨戬回道对哪吒与沉香道:“走,我们回天庭。”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