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天界人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灵霄内,嫦娥无声的起舞,君臣上下口瞪口呆,他们见识过嫦娥的舞姿,曾有多少人垂涎于三界之中的绝色,可是他们也都见惯了嫦娥的冷漠,嫦娥的清高,任谁都不曾见过如此凄美,如此落漠,又如此令人心动的嫦娥。这飘逸的影,长长的墨发,上散发出的悲苦气息,足以让人落泪。

    玉帝手擎着玉印,竟有如石化一般,面前这纤细的月宫仙子,曾在自己面前有一个与她一样的人,银甲黑袍,头戴九翅银冠,额生三目,冷漠,高傲,流金眼帘下的眸子永远那样幽暗,深不可测,虽口称小神,但那股傲气却冠绝三界。她的母亲瑶姬,一样的白衣飘然,一样的凄冷,那却不是舞,是杀气,是掌管界女神特有的杀气。

    想到杨戬,玉帝猛然一惊,原来嫦娥是为他而来,一股怒火直撞心头。

    “嫦娥!”玉帝一声厉喝,灵霄宝顿时安静下来,嫦娥微低着头,静静的立于中。

    “嫦娥,你来做什么?”玉帝冷冷的问道。

    嫦娥缓缓的抬起头来,清冷的声音道:“嫦娥此来,专为二郎真君送行。”

    “你大胆!”玉帝一拍桌案道。

    “当年真君劈山救母,十晒化瑶姬,那时他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们谁同的过他?”嫦娥飘然转淡淡的质问着前的众仙?

    没有人应答。

    “他是人神所生的妖孽,当他绝望的追杀着十时,你们在干什么?不怕十杀尽,三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吗?”

    “你们怕他,如今你们不用怕了,是吗?”嫦娥轻轻问着,转过头来继续道:“可是我不怕,杨戬是看过嫦娥舞时,唯一一个能陪我落泪的?”

    “你们有多少人曾流连于月宫之外,可是你们的究竟在想什么,当嫦娥真的不知吗?”

    “是的,你们都看到了嫦娥的美,何谁知道嫦娥的苦?只有他望月千年,痴痴傻傻,而我却负他一片真心……”说到此那双万年枯寂的明眸中竟落下泪来,她本为而生,也该为而泣。

    “嫦娥,你别在这里发疯了!”玉帝厉声喝道。

    “她没有发疯,是我在发疯!”一个阳怪气的声音突然飘进来。

    “玉鼎真人?”这些人惊哑的看着跑的气喘嘘嘘的老道。

    “不错,是老道我,我告诉你们,我那徒儿还没死呢?你们就想,就想翻脸不认人了。”玉鼎真人小跑着进来,他虽本事不高,却是元始天尊座下大弟子,又教出杨戬那般厉害的徒弟,现在又传闻孙猴子里也是他徒弟,任谁也不敢轻易再触他的霉头了。

    “你敢胡说!”玉帝不解的看到玉鼎真人,眼角却看到哪吒微低的头猛然一动,好像刚睡醒一样,终于明白,原来这嫦娥玉鼎真人都是他搞的鬼。

    “老道哪敢胡说,杨戬受重伤,一直在我的金霞洞养伤,因为伤重,所以才没回来嘛。”玉鼎真人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说道。

    这里的人听说杨戬还活着,正在养伤,堂下的众仙先是一怔,后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再次开始摇摆不定。

    玉鼎真人见此心中冷笑,看这些立在朝堂上的神仙,成仙之前,修道之时,哪个都是心怀天下,也曾为天下苍放弃,放弃过自己的一切,可是终有一天飞登仙界,立足灵霄,当初那份豪气,那份初衷便慢慢的在权力争斗,尔虞我诈中消磨怠尽,留下的只有战战兢兢,左右逢源,终是为地位声名所累,除了神仙之体竟与原本的凡夫俗子一般无二了。

    “玉鼎真人,你虽是无始天尊座下弟子,可是也不能藐视我天庭的威严。”此时玉帝倒是有成竹一般,又恢复了往糊里糊涂的老好人的样子。

    “我玉鼎真人何时藐视过天庭的威严,只是新天条出世,怎么说杨戬也有一份功劳吧?可如今我那徒儿正在养伤,你们就这般,这般卸磨杀……杀……”玉鼎真人觉得这词用的不当,所以最后一个字也就没说,在场的众仙悄悄的捂着嘴,不好意思说出来。

    “卸磨杀驴!”突然一个童声响起来,哪吒慢慢走到玉鼎真人面前道:“师伯,像这样的事天庭也不是干过一回两回了。”

    “哪吒?”一旁的李靖急的低喝一声。

    “父王,让孩儿算算,治理弱水算不算一回?”

    随着哪吒的话,玉帝的脸色了下来。

    “那封神之战算不算一回呢?”

    哪吒不知死活的继续道,玉帝眼中闪出道道凶光。

    “八百年前收服孙悟空算不算呢?噢,对了,这个不算,这个以后就他就来做司法天神了,呵呵!”

    哪吒说的这里,玉帝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铁青色,桌案下的手握成了拳,可是却呵呵一笑道:“那即如此,三太子,你就去金霞洞请杨戬回来,我天庭之中良药甚多,又有医仙药圣,对他的伤势总有好处。”

    玉帝这话一出口,哪吒登时一怔,这会让他去找杨戬,哪找去?

    见哪吒一怔,玉帝继续道:“其实杨戬为天庭也立下汗马功劳,司法天神任上也是兢兢业业,为朕分忧,这些朕是知道的,只是他有伤在,不可过多劳累,朕只是找人暂代他司法天神之职,等他伤好再回天庭上任,也一样是司法天神。”

    玉帝这一番说词,说的天衣无缝,任谁再有怨气都不好再说,上万年的三界之主,他的心计,他的雄辨,下这几个人又岂是对手,他这看退实进的说词,实在不好让人辨驳,说是暂代,代一年也是暂代,两年也是暂代,玉帝不下旨,杨戬也不能自己去夺啊?

    玉鼎真人与哪吒急的向外张望,时辰也差不多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难道真出什么意外了?

    杨戬与水珠被绑到法场上,高高的刑台上没有人能认得出他们,押上法上时,杨戬是被抬上来的,如果不是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他几乎就是个死人,只是看着碧蓝如水的天空,他的唇角轻轻勾了起来,二十年,这最后一刻,不知会鹿死谁手。

    太阳越来越毒辣,午时已经快到了,水珠用力的抬起头,涣散的目光里还在寻着他,那是她的依靠,她的心中的神,她要再看他一眼。

    他无力的垂着头,凌乱的头发挡在脸上,也挡住他额头越来越清晰的流云纹,看到他水珠突然想笑,笑他是三界中最惨的一个神仙。

    今是秦桧亲自监斩,此时他心乱如麻,总觉得有事发生,索提前击响了催命鼓,以免夜长梦多。

    “二哥?”水珠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没说出口。

    杨戬听到了水珠的声音,可是他不想动,也没有力气动,如果不是被绑在石柱上,他这会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三通鼓过,秦桧抽出桌上的大令,刽子手已经把他二人解下石柱,头按在石台之上,只等着一声令下,人头落地。杨戬自嘲的一笑,千年的谋略,几乎算无策,二十年苦心等侯,忍辱负重,没想到竟毁在这个秦桧手里。好在沉香已经平安回到三妹旁,法力高强,三界之内少有敌手,她从此也有了依靠,只是自己苦心安排的一切,怕要付水东流了,唉,或许这便是定数,虽不由天,却也难逃过去。

    “斩!”一声令下,令牌离手,凌空而起。

    “刀下留人!”随着令牌飞落,一个影腾空而起,飞过人群正好落在刑台中央,手里紧握着刚刚落下的令牌。

    “沉香?”杨戬一下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人。

    原来沉香听了杨戬的话,欢天喜地往华山而去,可是越走就越觉得事不对,二十年没有见面的兄妹,父亲才刚刚提起,说是抑郁成疾,可是也不能病的这么快。他心里乱成了团,渐渐的心就开始痛,恍惚之间竟好像看到父亲血淋淋的倒在面前。

    他顾不得细想,转便往回奔去,刚刚进城就听说要杀人,当他跑到这里正好看到监斩官的令牌飞落,他想也没想便蹿上去,接下令牌。

    “何人胆大,敢擅闯法场地?”秦桧高声质问。

    “你们凭什么杀人?”沉香玉面泛红,手中令牌直指秦桧问道。

    “此二人心怀不轨,密谋弑君,本官奉旨监斩。你是何人竟敢搅扰法场,该当何罪?”他说振振有词。

    “我乃杨戬之子沉香,你构陷良臣,欺君惘上,卖国求荣,鱼百姓,现倒反口定别人之罪,难道就不怕恶业轮回,祸及自吗?”沉香怒急开骂,句句直指朝堂权臣,佞国贼,条条大罪,字字诛伐,围观百姓也暗暗叫好。

    秦桧气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自己贵为当朝宰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个见了自己不是毕恭毕敬,不想这几之间,先是岳飞父子部下开口大骂自己,后有韩世忠揪住自己的衣领怒问,如今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竟遭一黄口小儿如此辱骂,更让他心头火起。

    秦桧险至极,此时怒极反笑,刚刚变幻不停的神色,竟突然平静下来,缓缓的摸起一边的短驽。杨戬余光瞥见心知大事不好,顾不得伤重在,急忙喝道:“沉香快走!”

    “爹!”沉香见杨戬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心中更痛,缓缓的转过形,慢慢的走过去。

    咝,猛然间破风之声从背后响起,一支驽箭快逾闪电一般直向沉香后心扎去。

    “沉香!”杨戬此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起便向沉香扑去。

    “爹!”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影更快的护到他二人后,卟,刺破皮的钝响声传过来,二人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乱发掩面,却掩不住脸上淡然的微笑,掩不住唇角慢慢滑落的鲜红。

    “姨娘!”沉香一把将水珠揽在怀里,却见一支利箭从后背扎入,箭尖从口透出。

    “四妹!”杨戬无力一个摔倒在地上,一家三口倒在一起,一瞬间凄风四起。眼见父亲重伤至此,水珠姨娘死于非命,沉香翻跃起,护在二人前。一边的一个将官挥刀上来,却被他一脚正中前,踢下刑台,后面的兵将冲上来,沉香打斗中夺下一把长刀,与这些兵将战在一起。只是他武功虽好,却要护住边的两个人,一时间很难脱,不多时肩上,手臂,都被人多势众的兵将砍伤。杨戬心急如焚,连声催促沉香快走,可是沉香只有一句话:“今救不了父亲,沉香就和你死在这里,也决不独自逃生。”

    见沉香武功不低,法场上的兵将已伤了不少,秦桧脸上浮起一丝残忍的冷笑,喝退刑台上的兵将,右手微微抬起,四面八方的弓箭手,个个箭满弓圆,杀气腾腾,寒光闪闪的利箭,对准刑台上手无寸铁的三个人,只等着秦桧一声令下。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