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暗潮汹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沉香来到福国公府,其实就送信来说,这倒没有什么问题,可杨戬的话里就有意思了“速去速回”当然担心自己,也是怕人多眼杂,而那句“小心应对”,只是怕最重要的,我必须亲眼见到福国公这老头。

    沉香自己都没有发现,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居然想到了这么多。他来到府门前,头没抬眼没睁,抬腿就往里闯。

    “哎,你谁家孩子,知道这是哪吗?”守卫见他往里闯,伸手就去抓他。

    “我爹让我来的。”沉香说着形一拧,正好溜过了那人的手掌,只差一点。

    “你给我站住。”眼看沉香就跑进门里了,另一个守卫个跑过来帮忙,可是两个人一齐动手,还是没抓住眼前这个孩子。沉香这时就像一条滑滑的泥鳅,抓不住,摸不着,每每总擦着衣角而过。

    其实沉香武功在神仙的眼里,特别是在杨戬与孙悟空的眼中自是不值一提,可是在这些凡人眼中,那便是绝顶的武功。

    “来啊,来抓我啊!”沉香在福国公府蹿来蹿去,守卫都聚了过来,也没有人抓到这孩子。

    眼看这府中是吵吵嚷嚷,越闹越闹大,沉香暗道这回那老头总该出来了吧?果不其然,他正玩的欢就听一声断喝:“都住手!”

    随着这声粗重威严的喝声,闹的场面一下子便安静下来,沉香看了看走过来这老头,五十岁的年纪,胡须花白,圆眼浓眉,面色黑红,材高大威猛,内着青衣,外米色百寿图长衫,沉香暗道,他还真像庙里的二郎神。他旁边跟着一个女人,四十多岁年纪,虽眼角有些细纹,却依旧光彩照人,十分美丽,只是一双杏眼中含着丝丝煞气。

    看到他们走过来,沉香恭恭敬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躬施礼:“小的沉香叩见福国公。”

    “沉香?”韩世忠打量一番道:“小子抬起头来。”

    沉香并不惧怕,缓缓的抬起头。韩世忠看着面前这小孩子,面白如玉,唇似涂丹,就像画上的金童子一般,不由心里喜欢,伸手就要去扶。

    旁边的女人突然一下拦住他道:“国公不可。”

    韩世忠不由的停了手:“夫人,为何不可?”原来这女人就是韩世忠的夫人,女中俊豪梁红玉

    “这小子,府中三十多侍卫,尚不能抓住他,国公小心有诈。”

    听到这女人的话,沉香倒暗暗叹服她的机警,想到此他笑了笑,从怀里摸出杨戬交给他的纸道:“小的奉家父之命,前来送信。”

    “你来送信?”韩世忠慢慢将信拿过来,却见沉香还在跪着,倒有些不忍心:“你先起来吧。”

    “谢国公爷。”沉香站起来,垂手侍立于一旁,看到旁边几个侍卫,却悄悄的做一个鬼脸。此时韩世忠倒是没有看到,却没逃过梁红玉的眼睛。

    韩世忠犹豫着打开信纸,上面只有十二个字“龙虎啸,凤云泣,千古恨,凭谁说”这是他统领手下兵将大败金军时写下的诗句,如今兵权被夺,闲赋在家,空有一腔报国之志,却无力回天,真是悲愤之极。

    看到这刚劲清秀,暗藏风骨的十二个字,韩世忠双手微颤,眼中浮起一层雾气,梁红玉见此,对旁边的侍卫一挥手,那些侍卫悄然退了下去。

    “令尊是何人?”韩世忠手捧信纸问道。

    “家父杨戬。”

    “杨戬?莫不就是今年的新科状元,后任大理寺平事的杨戬?”韩世忠问道。

    “正是家父。”

    这时梁红玉突然走过来,纤长的手指伸向沉香的肩膀。沉香见她五指如钩,明显用了内力,唇角微微一笑,腰微拧,正好从她的掌下逃脱。

    “好手。”女人赞道,随着如影随形又欺上来。

    沉香再躲,不过他发现对付这个女人可比对付那三十多个饭桶困难,使出浑解数,才不致于让她抓到。

    梁红玉更是暗暗吃惊,这个小小的顽童,法奇妙,似受高人指点,只是对敌经验不足,也不想与自己动手,自己的武功虽算不是高手,但放眼大宋朝廷,能在自己手下走三十招而不还手的人还真不多。

    “国公爷,你家待客之道真不好,怎么全欺负小孩,不和你们玩了。”说罢抽便走,几步之间已经跑出府外。

    梁红玉见他走远,更是暗暗吃惊,回头对韩世忠道:“国公,你看此事?”

    “我今晚便去会会这个状元公。”韩世忠把信纸紧紧的握在手中。

    梁红玉不放心的说道:“国公,我看此事绝非这么简单,一个文科状元,却有着一个绝世武功的儿子,很蹊跷啊!”

    韩世忠再次打开信纸,把这两行字放到梁红玉手中道:“夫人请看,这字清秀刚劲,笔风起落独有一番脱俗的风骨,我相信这个人绝非邪之徒。”

    “我看还是小心为妙,今晚还是我陪您走一趟吧。”

    “也好。”

    夜风如水,虽凉却不冷,杨戬静静的坐在院中,习惯的望向遥远的夜空,已是一轮残月。

    突然门吱的一声轻响,杨戬起道:“国公爷,门没上锁,请进。”

    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两个人,正是韩世忠与梁红玉二人。

    “杨戬恭迎,国公,夫人。”杨戬微微施礼。

    “状元公不必多礼。”二人慢慢走过来,梁红玉伸手相扶,纤手却正好搭上杨戬的脉门,杨戬没有防备,等发觉时一股霸道的内力已直冲入心脉。

    杨戬一声闷哼,上没有法力,经脉还没有完全康复,此时被这内力一冲,一口鲜血竟冲口而出。

    “夫人!”韩世忠见杨戬面色苍白,察觉事不对,急忙出言喝止,没想到还是迟了步,眼看着一缕鲜红便滴了下来。

    梁红玉急忙撒手,这样的结果她也没想到。原想他儿子武功那么高,他自然会更胜一筹,所以出手时才没有顾及,却不想他竟一点武功都没有。

    “夫人,你怎出手如此之重?”韩世忠埋怨道。

    “我……”梁红玉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杨戬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按着口,平息了一下笑道:“无妨,无妨,夫人也是一片好心,如此国公爷可是放心了。”

    “唉!”韩世忠愧疚的扶杨戬坐下,自己也坐到他对面,梁红玉坐到他旁边道:“状元公,梁红玉失礼了,还望您不要见怪。”说罢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药瓶:“这是治内伤的良药,还请收下。”

    “谢夫人。”杨戬倒也不客气,直接收下了。

    “状元公,不知你此意何为?”他从怀里摸出白天沉香送去的信。

    杨戬强撑着自己,站起来为二人沏上茶,看了看笑道:“国公爷当明白杨戬之意。”

    “状元公,老夫老了,朝堂之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是国公爷能救人啊?”杨戬笑道。

    韩世忠不解:“如何救人,救什么人?”

    “依国公看,岳将军此番进京,有几分可能,能活着离开?”

    “你什么意思?”

    “朝中人当道,而岳将军忠心报国,一心收复失地,复大宋国威,与臣势不两立,他这样入朝能否是他们的对手?”

    韩世忠听罢心中一惊,是啊,岳飞只是一武将,为人刚直,他岂是那些权臣的对手,若他再有三长两短,这大宋朝廷再靠何人?

    “状元公可有良策?”韩世忠急着问道。

    “三十六计,走为上。”

    “如何走?”

    “国公爷,何不请岳将军先远离京城,以保太平。”

    “怎么说?”

    “随便找个地方放出去就可以,如果国公爷奏请,皇上应会准许。”

    韩世忠不解的看了看杨戬,想来想去也只有如此,而后问道:“试之中你独占鳌头,心计又这样深,为何只安于一个平事区区小吏?”

    杨戬淡然道:“杨戬此生早已看破名利,考取功名实属万不得已。”

    “天下兴亡,你也不在意吗?”韩世忠对他的冷漠,微微有些气愤。

    “与杨戬无关。”

    “那你为何要救岳将军?”

    “只是不忍看他无辜被害。”

    韩世忠仔细打量他,俊雅异常,刚刚受伤面色十分苍白,只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却是的冷漠绝然。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也不再多言,便起告辞。

    “国公请嘱咐岳将军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四十岁前不进临安。”

    “这,好吧。”韩世忠答应了一声,转离开。

    此时杨戬再也支撑不住,悄悄的回到房里休息。

    几之后,皇帝便以前线无将,边关受扰之名将岳飞遣往鄂州。

    岳飞本也不愿居于京城,今奉旨离京去往前线,更是心急上路,上午接召,下午启程。离京时百姓欢送,杨戬再一次站在人群之中,冷冷的为岳飞送行。他知道,岳飞只要能活过四十岁,如来给他设的劫难便能过去。

    岳飞又看到杨戬,冷漠深幽的双眸深不可测,只是却让人莫名的感觉到眼熟。忽然杨戬笑了笑,岳飞更觉得这人冷漠的一笑中竟带着一丝温暖。可当他再想仔细看来时,却发现那人已经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