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细犬之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天已微亮,杨戬才回到客栈,推开客门时却发现水珠与沉香都没有睡,看样是等了他一夜。www.此时他真的有些累,与赵青云的一番夜谈他一样也不轻松,这一次交锋他能占到上峰,是因为赵青云没有防备,再加上自己千年来的权谋,先发制人,从开始便将他压制住,让他无遐去想其它。其实这看似普通一场交谈,其中藏着多少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赵青云如果真是愚忠之人,这回杨戬的脑袋就已经被他摘去了,想到这杨戬微微的笑了笑,自己总算没有押错了赌注,此一局就能看二分胜算,至于以后,还要再慢慢来。

    沉香忙着去给他铺,水珠给他倒了碗茶道:“你睡一觉吧,好好休息一会。”

    “好。”杨戬喝了一口水,才觉得口中干渴,原来到赵青云的府上竟连口水也未讨来,呵呵,想必他这会更应该一碗接着一碗的喝茶吧?

    不错,杨戬猜的一点也不错,赵青云此时正烦乱的一碗接着一碗的喝茶,杨戬的一席话打乱了他三十几年来一直固有想法,忠君报国,信奉天道。

    天道,若天道都是错的呢?是啊,如果天道都是错的呢?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战乱横生,瘟疫肆虐,民不聊生,究竟是谁的错?他甩甩头,试图将这些想法都甩出去,可是没用,一切都没用,杨戬的话就如打开心里一扇思考之门的钥匙,所有的问题全涌了出来,让他这个凡人一时间怎么能想明白。

    “王爷。”一个小小的声音飘过来,他抬起头,是君梦。

    “怎么还没有睡?”看到君梦,不知不觉中他便能放下一切,是啊这样一个女子,他清楚的知道面前这个看似无心,柔软纤弱的女子拥有怎样一个刚烈的,断崖前的威,**所的利,甚至自己用过最卑鄙的手段,可她在昏迷前却说道:“我醒过来,就死。”很轻,甚至很模糊,却决绝到极点。从此后自己便上了她,之深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真心相换,终于也得到她的,自此后他们便刻骨铭心,成了他唯一的君梦夫人。

    “我睡不着。”君梦坐到他边,细长的手指托住下颌,嘟着小嘴。

    “怎么睡不着?”赵青云揽过她的肩膀,她顺势靠在他的怀里。

    “我在想那个人。”

    “哪个人?”

    “就是晚上来的那个人。”

    “怎么了,他很吓人吗?”

    “他不吓人,可是君梦不喜欢他。”

    “为什么?”

    “我感觉他总有一天会把我们分开。”

    “为什么?”

    “他好冷,冷的没有一丝感,王爷,我好怕,他会把我们分开。”君梦突然紧紧的抱住他。

    “不,不会,我是大宋朝的王爷,是太祖一脉传承,如今太祖一脉只有我一人,皇上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何况只是一个区区新科状元。”赵青云拍着君楚的后背,安抚着她,可是想到杨戬那双深不可测,古井无波眼睛,自己真没有几分底气。

    “真的吗?”君梦抬起头来,似乎在确信这些话的真实

    “真的。”赵青云再一次抱住住,想用体告诉他心的女人,一切都是真实的,可是越是这样,他反而觉得一切都会随风而去。

    哮天犬跟着三圣母一家来到凡间,回到刘家村的破灯笼铺,这里虽比不上圣母庙的仙境,却也独有一份安宁,刘家村生死簿已毁,这里的村人长生不老,竟也全是旧时之人,倒也熟悉。

    哮天犬本不愿他们搬到这里,可是一来他只是听命于杨戬,保护三圣母,并不想认她做主人,二来,他也不愿意看到刘彦昌那副样子,所以一直就暗中保护。他不愿三圣母搬到此处,也有他的道理,华山怎么说也是仙家圣地,一般妖邪不敢来做祟,而这刘家村就不一样了,一个普通的凡间之地,这十来年也不知道有多少小妖小怪来寻事,好在法力都不怎么高,前几年又遇到哪吒还有梅山六兄弟,给他留了信香,遇到几个成精的都被他们给收拾了。

    想到刘彦昌,哮天犬就恨不得将他掐死,咬死。三圣母之所以搬出华山就是他的主意,非要再生一个孩子,可是生孩子倒是容易,在天上养大可就难了,二十年,天上二十年,凡间就是七千多年。七千多年才养大一孩子自然不合算,于是他就想出个主意,一家人搬到凡间来,这样不就快了。可是这个老书生却忘了,凡间孩子长的快,可是他也老的快,现在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了,每天哄着十来岁的儿子倒还开开心心的。三圣母因为有孩子,却也把失去沉香的痛苦减轻了许多,不过他给这个孩子取名,竟也叫沉香,一家人其乐融融,似又回到从前,而对自己那个重伤之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哥哥,也渐渐淡忘了。

    哮天犬隐了形,无聊的转来转去,掰着手指头算子,离开主人已经十年了,每年他都到月宫去闹,吵着让嫦娥仙子用月光的灵力把主人找出来,可是嫦娥除了一声声长叹,满眼泪水,一句话也不说,其实他哪里知道,嫦娥已经用尽了月光的灵力,却没找到杨戬一点痕迹。她自然找不到,杨戬与沉香的元神在太上老君的兜率宫中,那里有老君设下的一道道符咒,那么强大的法力岂是一个小小的月宫仙子所能破除的。所以每次哮天犬到月宫都会把月亮吃下去,再吐出来,然后自己走掉,留下嫦娥自己收拾烂摊子,其实他这样做,就是想把杨戬出来,可是没用,不管怎么样,他的主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哮天犬用他的追踪术追了千万遍,可是每次找到的气味也都在三圣母上,唉!三界之中没有人能躲过他的追踪术,却单单找不到主人。他又想起杨戬送他离开华山之底时手中淡淡的蓝芒,莫不是主人在自己上做了手脚,故意不想让我找到他。他坐在一棵高大的树上,用下颌顶着自己的大骨锤,心里满满的都是主人。

    “哮天犬,你在干什么呢?”突然一个童声在他后响起来。

    哮天犬一惊,猛回头正好看到哪吒那张脸,又无聊的说道:“是你啊?”

    “怎么,不愿意见我?”哪吒转到他对面坐下。

    “那倒不是。”他看看风尘仆仆的哪吒道:“三太子,你每次来为什么不进去看看三圣母?”

    “我才不想呢?若不我二哥嘱咐我,我连看都懒的来看一眼。”哪吒极不愿的拍打着树叶,却忘了言语间的疏漏。

    “我主人,你见到我主人了,真的,他在哪?”哮天犬一下子跳起来。

    “没有,没有,我,我没见到我二哥。”哪吒急的站起来就要走。

    “不行,你知道我的追踪术,虽然你跑的快,也逃不过我的鼻子。”哮天犬抓着哪吒,不肯放手。

    “我答应我二哥,对谁也不能说。”哪吒涨红小脸。

    “求求你,告诉我吧,我主人要我守在三圣母边我就知道,他是抱了必死之心,又怕我随他而去,才将我困在此处,如今我终于知道主人还活着,我,我……”哮天犬激动的一句说话不出来。

    哪吒见他如此说辞,暗叹自己竟不如一只狗理解他,心下一软,又坐到他对面道:“我只能告诉你,我二哥确是还活着,只是我不能作失信之人,你只要耐心等待,守好三圣母,很快就能见到你主人的。”

    “真的吗?”哮天犬泪眼迷蒙继续道:“不行,我要找我主人。”他失控的站起来就要走。

    “不行,哮天犬,如果三圣母遇到什么不测,你将来怎么向你主人交待?”

    哪吒一句话惊醒哮天犬,竟一时沉默下去,再也不出声了。

    “好了,你守好三圣母,以后不许到月宫仙子那里胡闹了。”哪吒拍拍他的肩膀道。

    “我若不再去闹,玉帝那老儿不是会起疑吗?”

    哪吒惊哑于哮天犬的话,想不到这狗儿竟学的如此精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