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破庙神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将水珠从牢里救出来,州府的丫鬟给水珠梳洗干净,直到这时她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吗?”水珠怯怯的抬起头,痴痴的盯着杨戬,生怕眨眼的时侯,她这二哥又飞走了一样。

    杨戬怜的帮她理着鬓角头发说道:“是真的,为夫进京赶考,榜上夺魁,现在是天子门生。”

    听到杨戬自称“为夫”二字,水珠苍白的颊上飞起两片红云,明知他只是人前作戏,可她的心还是砰砰跳起来。

    “大人,下官已在府中安排好住处,请您与夫人歇息。”一旁的州官谄媚说道。

    “不劳大人费心,杨戬与妻儿已有住处。”杨戬淡然说道。

    “大人已安排好住处,不知在哪里?”

    “城郊二郎神庙。”杨戬的眉眼间微微显出笑意,说罢领着水珠与沉香离开州府衙门。

    钱姓州官看着杨戬的背影,一句话说不出来,自见面来,杨戬始终是冷冷淡淡,甚至连一句指责的话也没有说过。这种感觉让他更觉得可怕,看不透,摸不清,不知道那双眸子里究竟隐藏着什么。多年为官,他自信自己察言观色的能力,任何人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看得出那人想要什么,他有什么**,而后对症下药,十拿九稳,就连当朝的秦丞相也没有例外,可独独今天这个状元公,年纪轻轻,宠辱不惊,一双眼睛就如两口深不见底的古井,看人一眼似乎就能将人吸进去一般,让人不寒而粟。

    一想到他的眼睛,钱州官就感觉自己全力量全被抽干了一样,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暗暗发誓,只要杨戬不来寻他的麻烦,他决不再招惹这个人。

    回到破庙,屋破窗开,东西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二郎神的神像又少了一条手臂一和条腿,脸也被打掉一块,只有额前那三只眼还分明。水珠伤的很重,这一年来他们不断的对她用刑。原来他们占了二郎神破庙,可是他们突然发现里面的真君不显灵了,住到里面也没有任何作用。他们才想到可能只有杨戬与水珠知道其中的秘密,所以就在问斩当,他们将刑期推到第二年,然后在牢里夜审问水珠,无奈水珠却死咬牙关,一声不哼,任他们想出千般手段,就是不说话。

    “四妹,你先坐下,我收拾一下。”杨戬找了个干净的地方让水珠坐下,而后自己脱下朝服与沉香把庙里略略的收拾了一下。

    看到沉香又到外面去找东西,水珠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轻轻摸着二郎神的神相,泪水扑漱漱就落了下来。

    “怎么了?”杨戬不解的问道。

    “二郎神曾救过这一方百姓,保佑族人上千年,可叹苍海桑田,岁月匆匆,人竟忘恩到如此。”水珠悠悠的说道。

    杨戬形一僵,随之又释然一笑道:“或许当初他救人时,也并未想过要得到人间香火,被人们崇敬,而他救过的人又何止这一方百姓,忘恩之人又岂止这些百姓。救不救人是他选择,忘不忘恩是人的自由,与谁也无关。”

    水珠怔怔的看着他:“二哥,你就是二郎神对不对?”

    “你?”杨戬一惊。

    “二哥,你不必吃惊,天下叫杨戬的人何止千万,可是用自己的血能解去瘟疫的又岂是一个普通凡人能做到的?”

    “……”

    她摸着神相道:“这里是二郎神的神庙,即使你不在乎,千百年来你受人间香火,早有你的气息,岂是一个凡人能住下的,又岂是别的神仙的能住下的。你以为几千年过去了,凡人早就忘记你的俗名,可是水珠记得,水珠记得。只是二哥,你为何落得如此境地?为了水珠竟要屈尊去考什么状元。”

    杨戬不知该说些什么?暗自苦笑,没想到自己的份竟然如此轻易的被一个凡人识破了,是她太聪明,还是自己太笨了。

    水珠哭着扑到他怀里:“二哥,你只知道凡人易嗔,易忘,可是水珠记得,因为您救了水珠的祖先,您今天又救了水珠,水珠不能忘,生生死死都不能忘,人不能忘恩,救人不止是你二郎神的责任。”

    “看看,都这么大了,还哭?”杨戬扶起她,抹去她脸上的泪,她与三圣母论相貌差之千里,为什么这一哭一笑,竟如此相像,难道这就是自己为什么要一次一次救她原因吗?

    杨戬不承认自己是十恶不赦之人,可是看尽千年的事事非非,悲欢离合,八百年司法天神的权谋机变,让他的心早已死寂冰冷,他可以施血以解瘟疫,也可以剥心来救沉香,但这些都能在他计算之中,唯独对这个水珠,却一直放不下,为了她竟做出自己也没有把握的事

    “二哥。”水珠轻轻的伸出手,纤长的手指抚上他微锁的眉头:“为什么这里总有化不开的悲痛,不要再承担了。”

    “二哥,为什么要皱眉?二哥皱眉不好看。”杨戬似乎又看到三妹那只素手试图抹平那额间的一抹郁,那是她的三妹,从小宠到大的三妹,宠了三千年的妹妹,她一样善解人意,可终究是太任了,任到不顾及一切便葬送了自己的地步。

    是她的错吗?不,她没有错,她只是上一个书生,她找到了幸福,是自己亲手毁了她的幸福,利用了她唯一一个儿子,虽然自己在补偿,可是母子分别二十年,害的她心痛了二十年,是自己能补偿的了的吗?

    深深的自责又让浓眉紧锁了几分,他轻轻的将水珠揽在怀里安慰道:“我们在这里住一夜,让二哥再过一夜这样平淡的子,只要一夜就好,明天,明天我们就走。”

    杨戬望着慢慢西坠的金乌,那是他斧下的游魂,可是他却不恨自己,不恨自己杀死他九个哥哥,不恨自己让他一个人独自承担起温暖三界负累,还记得当年那个表哥在自己斧下的从容,是认为那是他应该还自己的血债吗?还是愧疚生生晒死了自己的姑姑?从此后他不再管朝堂中的一切,复一拖起疲惫的躯照亮三界,照亮人间。

    那是他的错,十个太阳担负起照亮三界的责任,虽然他们是天生的金乌,可是光芒四的同时也在耗损着他们的生命,所以天帝造了十个太阳,让他们轮班当值,得以休养生息。如今十的责任却加在他一人上,所以他要付出十倍的法力,可是他却没有怨恨过自己,怨恨过任何人。

    因为自己的年少,因为自己的冲动,所以做出了不可弥补的错事,他还记得大金乌的最后一句话:“如果你也死了,三界将永远失去光明。”

    不能,小金乌不能放弃光明,让三界沉入黑暗,自己也不能放弃,不能放弃三界的希望。只有真正的改变了这一切,三界才会永远的祥和宁静,自己边的这些亲人才会永远安全,永远幸福。正如八百年前自己选择的一样,放弃一切,却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

    月已西沉,水珠和沉香就这样一左一右靠在他的怀里睡的香甜,而他却一夜未睡,痴痴的看着天边的残月,又是一番心思。她还会恨我吗?可是我不在乎,既然已经选择,为何要在乎,昆仑山下自己活下来,华山之底自己未死于寒潭弱水,那么这份责任自己就不能放下,待到二十年满后,只有重头再来。一个计划随着晨光渐渐在他心中升起,自己就先从这人间的朝堂入手。他眼前浮现出赵青云的样子,虽然自己现在没有法力,无法开天目一看究竟,可是他能感觉到他上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度,一道常人难以查觉力量藏在他的体内。

    杨戬带着水珠和沉香回到临安,水珠问他为什么不整治那个贪官一下。杨戬笑道:“你不要小看他一个小小的州官,他后的靠山一层一层,盘根错节,勾连往复,你若现在动他,却是牵一发而动全,不知扯出多少人来,以你我现在势力能撼动这些人吗?我虽是新科状元,可是状元是没有职权的,戏里所说状元归来,便为家人沉冤昭雪,只是百姓的愿望。今为兄能将你从那地牢捞出来,已属侥幸。”

    “二哥,你那么厉害,这些人对你来说,也太不值一提了。”水珠坐在车里笑道。

    杨戬无奈的摇摇头,这水珠聪慧异常,但对官场之事却一窍不通:“宦海沉浮,不是你有力量就够的,在哪都一样。”他说的有些疲累。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