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二郎娶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东方微微亮起,杨戬便背起沉香往江口而去,幸好这里离江口并不太远,时近午时他已经到了。

    刚刚走近,就发现这里聚集了很多人,男女老少围成了一个圈子。杨戬站在人圈外,先查看一下形,这时就听圈内传出一个老者的声音:“妇,到现在你还不招出那夫是谁吗?”

    夫?杨戬一怔,却没有听到解释。老者继续问道:“你为那夫真的甘愿去死?”

    依然没有声音,杨戬拔开人群往前挤去,当他走挤到前面一看,着实一惊,一个十字刑架上,精钢铁链锁着的竟是水猪姑娘。水猪虽然被绑在刑架上,但明显与上次不同,再不是长发掩面,而是梳妆整整齐齐,微微仰首,神色淡然,对旁边人的议论冲耳不闻,目光似乎早已穿过这些凡夫俗子,落到遥过的边际,边际那边是什么,不是正是二郎神的破庙吗?

    “水姑娘?”杨戬低声道。

    极低的一个声音飘进水猪的耳中,比那些谩骂,嘲讽更触动她的心底,她慢慢的收回目光看向杨戬,冷淡的神色中渐渐流露出一丝温,轻轻扯开唇角她竟然笑了,只要再能见他一面,什么族规,什么生死对她都不重要了。

    “你还笑,女,你不守妇道,夜半出门,与男子私会,今本族长就要按族规处死你。”一旁六十多岁须发花白的老者拄着拐杖,气急败坏的说道,可他微微想了想,语气放缓继续道:“如若你能招出夫,本族长看在同宗的面上,饶了你的命。”

    水猪轻蔑的一笑,那眼神中没有恨,但比恨更可怕是不屑与厌恶,甚至有一丝不耐。

    “好好,好。”老者退到一边,恼怒的一挥手:“执行族规。”

    “是”旁边的几个壮汉便把干柴堆到水猪的边,其中一个手执火把。

    水猪再次看向杨戬,是感激,是依恋,就如当年的三妹。

    “点火。”随着老族长一声令下,火把便飞向干柴。

    “住手!”杨戬几乎是同一时间飞而上,迎面拦下火把。

    “什么人?”几个壮汉见此就要一拥而上,捉住了他。

    “站住。”杨戬一手抓住火把,冷冷的挡在水猪的面前,将沉香藏于自己的后。当看向这些人时,眼神中杀气顿现,目光扫处,生生如刀割骨,吓的这些他们齐齐向后退了一步。

    “你是何人?”老族长平抚了一下自己,便仗着胆子上前质问。

    “在下杨戬。”

    “杨戬?我等按族规处置这妇,你为何拦下?”

    “何为妇,你等可亲见她与男子私通?”杨戬朗声问道。

    “何用亲见,她夜半三更,悄悄出门,送饭去破庙,是与谁送饭?”

    “俗语道:‘捉贼要脏,捉要双’单凭这些就将她定罪,岂非视人命为儿戏?”

    “哼!此女生貌丑,年已二十,无人愿娶,想她定是耐不住寂寞,才夜半与人苟合,她的父母兄嫂已将她逐出家门,女子在娘家不守卫妇道,被家人逐出,仅这一条按族规就当处死。”

    “这是什么族规?”

    “祖上所制,教化子孙。”

    “一派胡言!”

    “哼!你出此言便是欺宗背祖,苍天有眼,要遭报应的。”

    杨戬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天若有眼,天会惜命,岂会任你等这样草菅人命,如此看来这天倒无眼了。”

    “你,你敢指天叫骂,真是胆大。”

    “杨戬骂便骂了,你又能怎样?”他的声音清朗,淡然中深藏傲气,无人敢正视其左右。

    “杨戬,你今就是把天骂破,也救不了这妇的命。”族长恼羞成怒带着人一步一步过来。

    “杨公子,水猪这一生能得杨公子一知己,心愿已了,今你救不了我,还是快些离去吧?”水猪见杨戬被围,终于开口劝道。

    “不!”他仰首,依旧死死的挡在水猪的面前。

    族长看到如此,突然他眼珠一转道:“若是她那夫站出来,或许能救她一命。”

    “这?”杨戬犹豫了,若是他只一人,就是站出来谁能奈何他,可是沉香该怎么办?

    就在他思虑轻重之时,几个壮汉仗着胆子冲过去已经把他拿住,拉向一边,一个人拿起火把慢慢的靠近干柴。灼的火舌已经让他面前的景物流动变形,眼看干柴就要点燃。

    “咯咯,要粥。”就在杨戬还犹豫不决时,沉香不知在何时已经从他的手臂下溜出来,摇摇晃晃的向水猪走去。原来这几,水猪来照顾沉香,沉香早就已经认识了她,看见她便自己跑了过去。

    “住手!”杨戬见此急忙喊道。

    “你还有何话说?”老族长步步紧

    “那夫便是在下杨戬!”杨戬抖手甩开两个人钳制,奔过去先把沉香护在怀里。

    “什么?”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族长听到杨戬的话,险的一笑:“如此最好,你们就一起受罚吧。”转头对边的几人大汉道:“夫已然自己认罪,你们还等什么?”

    几个高体壮的汉子听到族长的命令,大步冲了过来。

    杨戬见他自食其言,冷冷的说道:“慢着,族长,要杨戬受罚也不无可,但杨戬还有几件事要问问族长。”

    “好,你问,看你这夫还能问出什么。”族长捋着花白的胡须得意的说道。

    “水姑娘若未出嫁,与男子私会便为私通,如若有人愿娶她为妻是不是便不算私通?”

    “这是当然。”

    “那今杨戬就告诉你,水猪现在就是我杨戬之妻。”杨戬平静的说道,他声音虽不高,却如一颗惊雷落到这里,顿时雅雀无声,几百双的眼睛齐齐盯着此二人,这一女一男,一丑一俊,当真不配,可细看之下竟又有几分相像。

    族长听到杨戬的话,怔在当场,呆怔过后他冷的说道:“杨戬,婚姻大事,岂是你说娶就娶的?”

    “族长还有何话可讲?”

    “婚姻大事,要有媒灼之言,父母之命。”

    杨戬低头看看这滚滚江水,朗声道:“杨戬请这江水为媒。”回手指向水猪脚下的干柴沉沉的吐出四个字:“干柴为证。”

    “父母之命?”

    “杨戬父母早已先逝,在家为长,婚姻之事皆由自己。”

    “可那水猪……”

    “水姑娘已被逐出家门,嫁与不嫁当然也由她作主。”

    杨戬一句话说的在场之人哑口无言。

    族长想了想:“你可曾下聘,可曾拜堂?”

    杨戬微微一笑:“马上下聘,当场拜堂。”

    “聘礼何在?”

    杨戬单手一翻,从怀里摸出两锭白银,一锭五十两道:“这聘礼可够?”

    看到杨戬手中的这百两纹银,突然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一对夫妇,年轻三十岁左右,笑嘻嘻的凑上来:“够了,够了。”说着手便伸过来去接银两。

    杨戬把手一合,银子收回来道:“二位是何人?”

    男子满脸堆笑:“我们是水猪的兄嫂。”

    杨戬一笑,淡淡的笑意从眼中流露出来,竟有一丝玩味之意:“兄嫂?在下可记得,水姑娘已被你们逐出家门了。”

    女人皮笑不笑的说道:“这,这,这逐出家门也是兄妹,怎么说也是血缘之亲。”

    “血缘之亲?依在下看来是银钱之亲吧?”他平淡的话锋猛然一转:“哼,亏你们还能说出这血缘之亲四个字,你们眼睁睁的看着亲生妹妹被火烧死,竟无动于衷,你们冷血冷与草木何异。如今在下手中这区区百银纹银,竟买回你与妹妹的意?难道这兄妹之,只值这百两银子?”

    听闻此言,人们慢慢的低下头,人群之中一对老夫妇在垂首落泪。

    杨戬转不再理会他们,径直迈过柴堆,来到水猪面前,伸手解开绑她的铁链扶她走下来,而后将手中的银两交到她手中:“水姑娘,杨戬今向姑娘提亲,还望姑娘不要嫌弃。”

    “我,我……”水猪一直感觉自己在做梦,难道面前这位俊秀儒雅,有如神人一般的男子真的愿娶自己为妻?此时耳边却响起杨戬低低的声音:“姑娘暂且应下,杨某不会污了姑娘的清名。”

    “我会害了你了?”水猪迟疑的说道。

    “世人皆传杨戬乃天上灾星转世,姑娘可是怕在下连累于你?”

    杨戬此言一出口,人群之中一片哗然,好事之人凑近的都尽量往远处避闪。

    水猪轻咬下唇,点头应道:“杨公子若不嫌小女子貌丑,小女子愿侍奉公子,白头到老。”

    杨戬帮她理了理头发道:“即如此,我二人就拜堂成亲,只是杨戬上不跪天,下不跪地,请姑娘海涵。”

    “夫唱妇随,夫君不跪,为妻的也不跪。”水猪也帮杨戬整了整衣衫,算是一种婚前整妆。

    杨戬拉着她手跪到江边:“我二人无需主婚,只拜这媒人三拜。”

    “好。”二人手拉起手,跪倒在江边,拜了三拜。

    沉香咯咯笑着上前抓着水猪的衣服,生生的赖在她的怀里。

    “沉香,叫舅娘。”杨戬教道。

    “娘。”小小的沉香生生的省略了最重要的一个字,叫的水猪面红耳赤垂下了头。

    “我们回去吧。”丝毫不理会呆怔的这一江边的人,拉起水猪,抱起沉香转走。

    “相公,可我拜别爹娘?”水猪低声问道。

    杨戬看了看那对老夫妇道:“好吧。”他拉起水猪来到他们面前,水猪刚要下跪,却被杨戬拦住,而后与他躬一礼,抬首道:“这一拜,是水猪拜您二老生养之恩,拜而不跪,是因您不该起杀女之心。俗语说‘虎毒不食子’,何况是人。自这一拜之后我二人与您二老再无半点关系。”

    “猪儿?”老妇人怯怯的叫了一声。

    “娘。”水猪垂下头。

    杨戬道:“您这女婿乃灾星转世,不能连累于您,自此后之,水姑娘在杨戬眼中视若如掌上明珠,故此再更名为珠,珠玉之贵。”

    “相公?”水珠抬起头,眼神中说不尽的感激与依恋。

    “珠儿,拜别母亲后我们回去吧,莫要连累了他们。”

    “娘,珠儿走了,自此后嫁夫随夫,您就放心吧。”说完又拜了一拜,转抱起沉香,跟着杨戬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