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斗战胜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玉鼎真人把灌江口里里外外翻了一个遍,终于在二郎神的破庙里找到了杨戬,这两天来,杨戬白天出去寻些野菜野果充饥,再以自己的血养活沉香,可是这种方法无异于饮鸠止渴,两天下来他已经支撑不住,站也站不起来了。

    看着杨戬血色全无,手上还紧紧的护着沉香,玉鼎真人鼻子一酸,眼泪又涌了出来,唉,真是越老越多啊!他提着篮子快步走进来,扶起杨戬。

    看到面前涕泪横流的师父,杨戬心中愧意顿生,嘴上却说道:“师父,徒儿给你丢脸了。”

    “你啊,你啊,还给我说这些。”

    “难道不是吗?”杨戬用力坐起来,却笑侃道:“您再晚来两天,元始天尊门下三代首座弟子,玉鼎真人的徒弟,就饿死在这破庙之内了,我可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饿死的神仙。”

    “你啊,让我说什么好呢?”他抬头注意到杨戬腕间的血渍急忙拉起来问道:“你这几天就是用自己的血在喂养沉香?”

    杨戬轻轻的抽回手腕道:“没事。”

    “你,你,你。”玉鼎真人指着杨戬连说三个“你”字,却也没舍得骂半句,无奈的只好从篮子里取出一碗粥,一碟小菜,递到杨戬手里。

    “多谢师父。”杨戬含笑接过来,刚要吃饭,就见一个黑瘦的老头走进来对玉鼎真人道:“你这人胆子太大了,你不知道他是灾星转世,但凡与他交往之人非病即伤吗?”

    玉鼎真人打量着这个凭空出现的老头,心中有几分了然,却故作不知的问道:“你是何人?怎么知道他就是灾星转世?”

    “我么?”老头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得意的说道:“我就是本方土地。”

    “一个土地,哪里知道灾星转世?”

    杨戬看着玉鼎真人戏弄这土地公,忍不住笑了,低下头吃自己饭去,也不理会他们。

    “我是土地公啊,前几有上仙来托梦于我,说此人就是灾星转世。”土地公故意,好像自己很高大的样子。

    “原来这样,那我来问你,你梦那上仙是谁啊?四大天王,九曜星君,五方揭谛,四值功曹,或是嫦娥仙子,太白金星,太上老君,还是玉皇大帝啊?”玉鼎真人一口气问出好几个神仙的名子。

    土地公一怔,想了想道:“我梦到的是,是,是……”

    “是你个大鬼头啊!”玉鼎真人突然蹿起,手中一的扇子变成了一根大棒,辟头盖脸朝那土地公打去。

    “你怎么打人啊!”土地公捂着头大叫。

    “打你,我打人?你还叫人,分明就是条狗,你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这么大眼睛看不清楚你面前这人是谁吗?”

    “你,你,你……”土地公四处逃蹿,玉鼎真人紧追不放。

    “你什么你,我来告诉你,这是天上司法天神,显圣二郎真君,元始天尊门下三代首座弟子,我玉鼎真人的大徒弟杨戬,瞪大了你的狗眼看清楚,给我饿出个好歹的,我打死你个土地公。”玉鼎真人把土地公打进土里,还跺着脚指地大骂。

    “好了师父,你再骂下去的话,沉香就给你吓着了。”杨戬淡淡的声音飘过来,刚吃点东西,上有了力气,站了起来。

    玉鼎真人这才想起沉香,可是他看到站在一边的沉香时心道,这哪是沉香啊,分明就是小杨戬,小小孩子看着玉鼎真人棒打土地公,不要说害怕,还一眼的喜悦,深不见底的眸子闪出来淡淡的笑意,真让他不能相信。

    “师父,不知哪吒那边怎么样了?”杨戬担心的问道。

    “唉,别提了,灌江口的奏章如雪片一样往天上飞啊。”

    “这事倒真是难办了。”杨戬眉锋微皱,沉香用力扯住他的袖子。

    看着这两个人,玉鼎真人也为难了,他打走一个土地公,却打不走所有的土地公,再说这三界之中都知道杨戬的师父法力低微,他们也不会怕自己,而哪吒那边的奏章也拦不住。他想了半天才,只有找一个法力高强的人来震住他们,二十天内让他们不敢上奏章。

    “有了。”

    “有了。”

    师徒二人突然异口同声,而后又相视而笑。

    杨戬道:“师父不用管我,还是快去,否则哪吒兄弟那里会招架不住。”

    “好,好。”玉鼎真人急急忙忙的奔出庙门。

    峨眉山斗战胜佛洞,玉鼎真人落到洞前,已经累的气息无全了,坐在地上缓了半天才站起来,敲起胜佛洞的大门:“孙悟空,快开门。”

    嗡!两扇石门突然打开,玉鼎真人一下闪进洞里,看到孙悟空正端坐在上方,手里拿着经卷,口中念念有词,却没有看到猴子的脸上一闪而过的“笑”。

    “孙悟空,别念了,我有事找你。”玉鼎真人跑到上面从猴子手里夺下经卷。

    “玉鼎真人,老孙正在悟道,你夺我经卷做甚?”孙悟空毛绒绒的手来拿经卷,神色还一本正经。

    “悟道?你一猴……你还悟什么道啊?”玉鼎真人把经卷给他扔到一旁道。

    “玉鼎真人,你究竟有什么事?”孙悟空一抖肩上的袈裟,把脸转到一边,不理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追到另一边:“出事了,出事了。”

    “谁出事了?”

    “杨戬啊,杨戬出事了。”玉鼎真人急的大声吼道,生怕这猴子聋了。

    “杨戬?杨戬能出什么事,再说了,就是杨戬出了事,又关我老孙什么事?”孙悟空站起来,一下跳到洞中央,一对灵动的眼睛转来转去,似乎想到了什么。

    “怎么就不关你的事?”玉鼎真人追上来。

    “那你说说,关我什么事,他与俺老孙有亲?”孙悟空把话头接了过来。

    “无亲。”玉鼎真人摇摇扇子,眼神飘忽的说道。

    “有顾?”

    “无顾。”

    “呵呵,三界皆知俺老孙乃石头里蹦出来的,与谁也非亲非顾,那俺老孙凭什么要管他的闲事?”

    孙悟空字语连珠,说的玉鼎真人哑口无言,想了半天才道:“他是沉香的舅舅,你是沉香的师父,怎么能说与你们没有关系呢?”

    “呵呵,不说沉香还则罢了,要说起沉香老孙还要找他杨戬算一笔帐呢。”孙悟空一甩袖子气哼哼的说道。

    “你找他算什么帐?”玉鼎真人不解的问道。

    “帐?可多着呢,且不说八百年前他拿俺老孙的事,就说他这几年,他要教他外甥,偏偏自己不教,到俺老孙的洞府来,还诓着俺老孙与那玉帝佬儿打什么赌,到头来他把我个峨眉山围的像铁桶一般,着沉香求俺。俺老孙也是奈不住一时心软,整整教他外甥三年,可到头来他为了俺老孙与他外甥闹上天庭,居然先用宝莲灯伤我,又将我关进他的密牢内好生折磨,这倒也就罢了,我老孙已然成佛不与他二郎小圣计较。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怂恿沉香修改那劳什子的天条,害的俺老孙这唯一个宝贝徒弟竟魂飞魄散,他杨戬本事通天,修改天条为何自己不去改,偏偏利用自家亲外甥,就这点俺老孙就看不起他。”孙悟空一口气把杨戬好生数落。

    “你,你。”玉鼎真人想开骂,可转念一想这猴子吃软不硬,只好拉下脸来道:“这些都是些过去的事,你帮了他这次,我定让他到你洞府上,给你登门陪罪。”

    “陪罪,哼,俺老孙可担当不起,我不干。”孙悟空一口回绝。

    “你,你,你这猴头,成了佛倒成了铁石心肠。”玉鼎真人指着他骂道。

    “玉鼎真人,你倒说说俺老孙怎么就铁石心肠了,今天你若说出来还则罢了,若说不出来,你休想出这洞府了。”孙悟空气恼背过去,嗡的一声还真把洞门关上了。

    “好,我说,今天我就从头说来,反正哪吒还能顶上一时半刻。”玉鼎真人把事的前前后后都与孙悟空说了一遍,只把个猴子气的金睛圆睁,七窍出火,他与杨戬虽有过节,也曾在他手下吃过大亏,可自古英雄惜英雄,他还是从心底敬佩杨戬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听他如此受辱,以他毛燥的个哪里受的了,二话不说就要出去。

    玉鼎真人见这猴子转要走,心下大喜,知道他还是有血的。可是这猴子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火眼金睛一通乱转,脸上再次浮出一丝狡猾的笑容,转念道:“若此时不出实,他怎肯认我?”想到此他又折了回来,静坐在自己的法座上。

    “哎,你怎么又回来了?”玉鼎真人急道。

    “玉鼎真人,你有所不知啊,当俺老孙上了杨小圣的当,跟着沉香闹上天庭,被佛祖得知好生恼怒,说我老孙不该枉动杀念,罚老孙面壁百年。再说他们舅舅外甥的事,说不定还有什么隐,倒耍俺老孙,俺不干。”说完还煞有其事双手合什:“阿弥陀佛。”闭上眼睛念经,不理玉鼎真人。

    “你这,你该死的猴头,你,你。”玉鼎真人怒火中烧指着孙悟空骂道:“你长本事了是吧,出了师门这才几天,我,我就请不动你了。”

    “你凭什么骂俺老孙。”孙悟空突然出言问道。

    “凭你是我玉鼎真人的徒弟。”玉鼎真人猝不及防,话已出口,再捂住嘴也来不及了,只有怔怔的看着孙悟空。

    孙悟空一步一步从座上走来,来到玉鼎真人面前,慢慢的跪在他面前,泪水轻含道:“您终于肯认我这个徒弟了?”

    “你,你?”玉鼎真人有些不知所措,怔了半天终于伸出手将孙悟空扶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我被压在五指山下时,你常来看我,我就怀疑师父须菩提就是玉鼎真人,杨戬也不止一次到五指山下看过我,唐僧师父也是他化成猎户保护到五指山的。五百年来,我闲来无事就想自己的招式,为何我与杨戬的招式如出一人,为何我打不过他,那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是我的大师兄,我二人师出同门。”孙悟空解释道。

    “那你为不早说出来?”

    “师父啊,因为我大闹天宫,说出来怕会连累于您,后出了五指山又要保护唐僧师父去往西天,山高路远,一路妖魔鬼怪,我怕再也回不来,徒增师父伤心。还有,还有就是师父曾说,我若说出师父是谁,您就将我打入幽冥之所,永世不得超生。”孙悟空说到最后一句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玉鼎真人激动用颤抖的手着摸着孙悟空毛绒绒的头道:“你现在知道师父就这点臭本事了,也不用怕我将你打入幽冥之地了?”

    孙悟空摇了摇头:“不怕了,不怕了。我以为我取经归来,成了佛,您就会认我这个徒弟,却不想师父依然不愿认我,如果今天不是因为杨戬,怕师父还不会认下我。”

    “唉!师父也是觉得对不起你,无颜来认你这徒儿啊!”

    “师父你好生偏心,将那本事全教与了那杨戬,师兄,却对徒儿留了两手,害得俺总被他欺负。”孙悟空不忘翻起旧帐,可是让他叫杨戬一声师兄,还真是别扭的紧。

    “你这猴头,若将本事全数教了你,这三界还有何人能治得了你。”玉鼎真人宠溺的用扇子拍了他的头一下。

    “呵呵!”

    “这样总该去帮帮杨戬了吧?”玉鼎真人问道。

    “哼,不去,谁让他总欺负徒儿。”孙悟空赌气道。

    “你这猴头入了佛门,怎还不知感恩?”

    “此话怎讲?”

    “你以为太上老君那炉子真会跑了风,炼不化你这猴头?”玉鼎真人知道他还记恨八百年前的事,便出言点醒。

    孙悟空闻言,恍然大悟连忙道:“我是错怪,师兄了,师父,我们快走,看俺怎么教训教训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腌臜货。”说完拉起玉鼎真人,一个筋斗云翻向灌江口。

    看他猴急的样子,玉鼎真人暗道:“成了佛也依然是猴急的子。”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