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虎落平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沉香刚刚要睡去,却听门外响起了说话声。

    “老头子,杨戬那斯会不会再恢复神力,有一天再任司法天神,那我们这样对他……”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他还有机会做司法天神?哼哼,他现在**凡胎,不出十我们就将他饿死在这灌江口,到时侯大家齐齐把他的魂魄驱散,让他永无出头之。”一个冷的老者在得意的盘算着。

    随着说话声音,一对老夫妻慢慢走了进来,杨戬一眼就认出,这就是这方土地的土地公与土地婆。土地公和土地婆走进来不屑的看看着二郎神破败的神相,用力唾了一口,土地婆道:“你个心狠手辣的杂种,没想也有今天吧?”

    “就是,就是,你任司法天神,多威风,多荣耀,何曾将我等这些小小的地仙放在眼里,没想到你也有落魄到如此的境地吧?你以为在昆仑山下有人为你清脱清白,你就没事了,哼,天不饶你,你舅舅不饶你。”

    听到他们骂出这几句话,杨戬淡然的眸中闪出一片杀气,可回头看怀里的沉香,半天才把杀气掩了去。

    土地公与土地婆并没有走,反而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土地公手腕一转手里多了一只鸡,又施法生火,将鸡叉在木棍上烤,不一会一股鸡的香味便飘散开来。杨戬自是不在乎这些,可是沉香受不了,在他怀里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沉香不哭,舅舅在这里。”杨戬顾不上再隐藏自己,急忙把沉香抱起来。

    听到有人,土地公与土地婆也吓了一跳,仗着胆子走近来,一看是杨戬,脸上终于露出得意的表

    土地婆拉着长声道:“吆,哎呀呀,这,这不是司法天神显圣二郎真君吗?怎么跑到自己的庙里来巡查暗访啊?”

    杨戬没理会他的冷嘲讽,站起来哄着哭个不停的沉香。

    “老婆子,你瞎说什么呢?人家司法天神怕是想到民间来体会一番,一番民间,要么这孩子是从哪来的?呵呵!”土地公的话更加尖刻。

    杨戬烦燥的瞟了他们一眼,子转到一边继续哄着沉香。

    土地婆跟着他转过来道:“莫不是真君也思凡下界,娶了个女人,还私生个儿子?呵呵,你们家人怎么都这样啊,又当爹又当妈的,也真不容易。”

    杨戬猛然抬头,眼神中杀气再现,他虽是凡人但上的杀气却是几千年征杀嗜血的凌厉,吓的土地婆一缩脖子,退后了一步。

    “真君不要生气,看看这孩子定是饿了,要不要我给他弄点吃的。”土地公一边说一边把一条鸡腿凑到沉香的面前,沉香嗅到香味哭的更狠了。

    “这,这……”杨戬知道他这样做无非是想折辱自己,可是为了沉香他也只好认了,眼睛一闭低声说道:“土地公公若肯与沉香一饭之食,他杨戬必当重报。”

    “哈哈,你这是在求我吗?”土地公得意的笑道。

    杨戬看看沉香,狠狠心道:“是。”

    “可是,可是你就这样求我?”他把手中的在杨戬眼前晃了晃,又送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

    杨戬眸中泛火又渐渐冷下去,紧紧握住的左拳缓缓松开,扑通一声双膝跪倒:“求土地公公赐一饭之食。”

    对于他的举动土地公婆似乎也怔了,而杨戬怀中的沉香哭声嘎然而止,粉红的小嘴竟憋成青紫色,眼神中竟闪出与孩子年纪不相符的屈辱与悲愤的神色。

    土地公婆对望一眼,随即冷冷吐出来三个字:“没有了。”

    杨戬口因气愤上下起伏,眼睛微微闭起,可过了一会缓缓的站起来,平静的抱着沉香坐到柴草上。一旁的土地公婆吃着鸡,打量着杨戬,无奈在杨戬眼中他们就像不存在一般,任凭他们吐出污言秽语,就是冲耳不闻,平静而淡然哄着怀里的沉香。

    “哼!让我看啊,这小孩也怪可怜的,再吃一天青涩的野果,非得重病不可。”土地婆恨恨的咒着。

    这句话一出,杨戬微微一怔,是啊,自己能吃野果度,可他呢?突然他把目光投到自己的手腕上,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摸起手旁的野果,一口一口慢慢的吃下去,看他吃的不快,一会的工夫已经吃两三个。

    土地公冷冷的嘲笑道:“看他,刚刚好像还为了儿子,甘心受辱的样子,现在居然连儿子的口粮也吃了。”

    “我就说他没有这么好心嘛,生死关头,哪还管什么父子。”

    杨戬心中冷冷一笑,这些话他已经听了千百遍,心中早除了偶尔的冷嘲已经激不起他一点怒气了。

    吃下了几颗野果,他慢慢的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很普通,也就是平常防用的那种。看到他手中利刃,土地公婆却吓的大气不敢出,俗话说“虎死威风在”谁能保证这二郎神没有法力就不能杀人,他可是刀尖血海里爬滚出来的,兴许杀人跟本就不用法力呢?

    看到他们畏惧的表,杨戬心中冷笑,也不理会他们,轻轻挽起袖口,刀刃划过,泛着银芒的血珠立刻溢了出来,他急忙将手腕伸到熟睡的沉香嘴边。

    感觉到液体入口,清凉甘甜,孩子本能的**起来,一双小手不自觉的抱住了杨戬的手。

    杨戬抚着沉香的小脸,眼神有着无尽的宠溺,这个密秘只有他与玉鼎真人知道,那就是他命格属,天下间极为少见命格极的男子。若女子命格极,会方夫毒子,但是男子极上之血却至寒至冷天地间至极的仙品,可驱疾治病,延年益寿,所以杨戬的血不是腥的,而是甜的。

    沉香吃饱,满足饥渴后甜甜的睡去,杨戬紧紧守护着沉香,表面虽平静,却时时注意着土地公婆,防止他们对沉香不利。

    “以血饲子”土地公婆心惊胆战的看着他们,无名的恐惧涌上心头,悄悄的溜出二郎神庙。一直目送他们离开,杨戬终于抵不住阵阵眩晕,倒在了沉香旁边,今晚此举已能震慑一下他们,应该能平安到天亮了,只是不知道哪吒那里……

    哪吒与梅山兄弟几人悄悄的守在南天门,半一个时辰之间,已不知拦下多少下界关于灌江口土地、灶王、门神、城隍送上来的奏章,也不知道打发走多少上来的地仙。

    “不行,这样也不办法。”哪吒又打发走了一个地仙的奏折,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对梅山兄弟说道。

    “二爷为何要传下这样一道命令?”梅山老大不解的问哪吒?

    “你们不要管了,我二哥有重要的事办,让你们拦,你们拦下他们就是。”哪吒早已被他们问不耐烦。

    “二爷可是要有重要事藏在灌江口?”梅山老四是兄弟几人中最精明的一个,他出言试探道。

    “我已经答应我二哥不能说了,你们就要问好不好?你们在这里先顶上一时半刻,我去找人想个办法。”哪吒说完,不待他们答应,蹬上风火轮转眼消失在云海之中。

    “师伯,师伯。”玉鼎真人刚刚坐下,就听到门口哪吒大呼小叫的声音。

    “什么事啊?这才半天怎么就又来了?”玉鼎真人看着跑的气喘嘘嘘哪吒问道。

    “师伯,不好了,不好了。”哪吒蹿上来拉起玉鼎真人。

    “怎么不好了?慢慢说好不好,天又没塌了?”

    “师伯,我二哥在灌江口一定出事了,这灌江口土地,山神,灶王爷,门神,城隍的奏折像雪片一样往天上飞啊,我和梅山兄弟拦也拦不住。”哪吒一口气说完。

    “什么?完了,完了,这可如何是好?”玉鼎真人急的团团转。

    “我二哥的事我可已经告诉师伯了,您要快点想办法,我还要到南天门去帮梅山兄弟,否则保不准哪个奏折就飞到玉帝那里了。”后面几个字已经从洞外飘进来。

    “哎,哎呀,杨戬啊,杨戬,你,你怎么?”玉鼎真人想了半天也没说出半个不字,想了想又自言自语:“我还是先到灌江口看看再说吧,反正我是元始天尊座下大弟子,想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说完急匆匆的往灌江口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