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心血相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哪吒回到金霞洞,刚刚踏入洞门便听到一声惊天动地婴儿啼哭声,似是把前世的委屈,离别的痛苦一齐都哭了出来。Www.

    “二哥,他活了?”哪吒一个箭步蹿了进去,正好看到杨戬接过老君怀里的婴儿,那种温的抚慰,柔和的宠溺,即使做兄弟千年他也未曾一见。

    抬头看到哪吒,杨戬感激的一笑道:“哪吒兄弟,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哪吒凑过去。

    “都安排好了?”杨戬的喘息声十分凌乱,语气倒非常淡定。

    “安排好了,二哥,我也想抱抱他。”哪吒看沉香十分可

    “好。”杨戬把沉香递给哪吒。

    哪吒把沉香接在怀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双眉微蹙,斜着头道:“真是的,几天前还称兄道弟的人,今天却成了这么个小人,抱在怀里。”他正兀自说着,突然感觉怀中一湿,失声骂道:“你小混蛋,如何尿到我上了?”

    “哈哈……”玉鼎真人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老君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看到这样的场面,兴许就是他心动的理由吧。

    杨戬也笑了,是啊,这个生命将是给三妹一生的补偿。

    哪吒虽嘴上说恼,手中却疼的不行,他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来一块莲花形的玉饰戴在沉香的前道:“你以后不许叫我哪吒大哥了,要叫我哪吒叔叔,不对,得叫舅舅,今天舅舅没给你准备礼物,这玉是我娘留给我的,能保佑你平安,它还有我的灵,如果你遇到危险,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一点忙呢。”

    呵呵!洞中三人又忍不住笑了,不过杨戬知道,哪吒看似说的轻松,其实能舍他怀中之玉,可见他对沉香义之重。看着那莲花形的玉饰落到沉香的前,犹如一道水纹一样没入体内,口处只有隐隐的一个莲花形胎记。

    “哪吒兄弟,还有一事要有劳于你。”杨戬眉眼间闪出喜悦的微笑。

    “二哥,有事尽管吩咐。”哪吒运起法力,清理掉自己衣服上的水痕,抱着沉香来到杨戬面前。

    “我现在已经驾不了云,你帮我将沉香送到华山。”杨戬轻轻的摸着沉香的小脸,十分不舍。

    “行。”哪吒痛快的应道,抱起沉香便往外走。

    “哪吒兄弟。”刚刚行至洞口,杨戬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二哥,你还有何事?”哪吒停住形。

    “我与你一同去吧,也好把此事与三妹说清楚。”杨戬想从石塌上下来,却差一点栽倒在地。

    “徒儿啊!”玉鼎真人急忙扶住他。

    “没事,师父,我去去就回。”杨戬冷汗淋淋,却坚持说道。

    玉鼎真人无奈的摇摇头:“唉!你去吧。”

    哪吒知道杨戬是舍不得这孩子,什么也没说扶起杨戬直向华山飞去。

    看着空空的洞口玉鼎真人意味深长的说道:“他是你是心头,骨中血,耐何要送与别人,聪明如你,为何不肯面对?”

    老君慈祥而冷漠的看了玉鼎真人一眼,拂尘一甩道:“老道该做都做了,余下的要看天命了,告辞。”说完也转消失在洞口。

    来到华山圣母庙,哪吒降下云头,他二人刚要迈步进去,却见刘彦昌刚好走出庙门。抬头看到哪吒与杨戬,微微一怔随后回将大门关了起来。而杨戬看到他,却烦燥的把目光移向别处。

    “刘彦昌,你关门做什么?”哪吒不解的问道。

    刘彦昌看看杨戬,不满的说道:“三圣母哭了两天两夜,这会刚刚睡下,我出去转转,找找百花仙子她们来陪陪她。”

    “转什么转啊?”哪吒把刘彦昌拉过来,而后指着杨戬怀里的沉香道:“你看看这是谁?”

    刘彦昌看看不过一六七个月的婴儿,摇了摇头道:“我哪知道是谁?”

    “你看好了,真不认识吗?”哪吒急的问道。

    “你们不要闹了,三圣母已经不起这么闹了,你们放过我们好不好。”刘彦昌不耐的拂开哪吒的手。

    “这是沉香啊!你看看。”哪吒再一次把他拉过来。

    “沉香?”刘彦昌一怔,不解的看着杨戬,又看看他怀里熟睡的孩子。

    “不错,正是沉香。”杨戬强自支撑站直体,他不想在这个凡人面前露出些许虚弱。

    “沉香。”刘彦昌慢慢的把沉香从杨戬怀里接过去,喃喃自语。

    “是沉香,这可是我二哥……”

    “哪吒兄弟,我们走吧。”杨戬打断哪吒的话,他真的支撑不住了,再拖一会恐怕他就会倒下去。

    “不去看看三圣母吗?”哪吒问道。

    “来方长,以后再看吧。”说话间杨戬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哪吒看出他意思,顾不上再理会刘彦昌,急忙扶住杨戬驾云离去。

    刘彦昌抱着怀里的孩子,的确与沉香小时侯的样子很像,白里透红的脸,粉嘟嘟的小嘴,睡梦中还微微笑起来。看到这孩子如此乖巧,他又更加仔细端详起来。可是越仔细看,越觉得有问题,究竟是哪的问题?是啊,这孩子没有一点像自己的地方,他抱着沉香往里走,心不在焉的想着,猝不及防脚下绊了一跤,怀里的孩子猛然受惊,一瞬间一双乌黑的眸子张开了。

    冷,深沉,孤傲,不屑,像极了那个人,刘彦昌看着这双眸子,吓的目瞪口呆。忽然间他想起来哪吒那句话“是沉香,这可是我二哥……”他只说了一半就被杨戬打断了。为什么杨戬不许哪吒把话说完?难道这孩子,这孩子跟本就不是沉香?刘彦昌看着怀里的孩子,一双漆点的眸子依然冷,寒气透骨,看他的眼神如那人一样鄙夷,不耐。如果他不是沉香,那么这个孩子是谁的?为何如此像他?

    “他的孩子!”刘彦昌心惊胆战的自言自语,这个想法几乎吓了他一跳。转念一想,如果三圣母看到这个孩子如此像沉香,她定会一心一意扶养他长大,那自己骨呢?刘家从此就绝后了,我刘彦昌在你眼中比这脚下的烂泥都不如,难道还要我养着你的孩子?他越想越生气,似乎已经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有着与杨戬一模一样的脸,一样的眼神,对自己一样的厌恶。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刘彦昌目中泛红,看向沉香的眼神不再是疼怜惜,而是一种憎恨,如着了魔般的手颤抖着却缓缓的伸向沉香幼嫩的颈间。

    杨戬大半个子都靠在哪吒上,很不协调的高大人影却依靠在一个十来岁孩子的上。看到他血色全无的脸庞,哪吒心疼却又不敢流露出半分,他知道杨戬平生最烦人同

    想到此哪吒生生挤出一分笑容来道:“二哥,你可知道,封神之战时我受了重伤,你就抱着我,照顾我,多少年来兄弟我一直也想照顾照顾你,耐何二哥本领高强,一直都没给兄弟这个机会,没想到今天终于也轮到我照顾你了。”

    杨戬疲惫的喘息着,听到哪吒的话淡淡笑了笑,他知道哪吒是怕自己难堪,所以出言来逗自己开心:“那以后二哥天天就靠着哪吒兄弟来驾云行走。”

    “行了,行了,您啊还是快点好起来吧,我这么小,还不把我累死了。”哪吒夸张的大叫起来。

    “呵呵,呃——”杨戬刚刚笑出了声,突然一声闷哼,右手紧紧抓住口,单膝跪地,转眼间便冷汗如雨。

    “二哥……”

    “啊——”哪吒刚要伸手去扶,杨戬一声惨呼竟直直翻下云头,迅速向下界落去。

    “二哥——”哪吒俯下冲,混天绫脱手而出缠向无力控制自己的杨戬。

    哪吒用力拉住他,驾起云托住二人,再看杨戬已面如死灰,右手紧紧的抓着口,痛不生。

    “二哥,你,你怎么了?”哪吒不知所措的问道。

    “沉……沉香……快快……快……”杨戬断断续续的指着华山方向说道。

    “沉香?”哪吒恍然大悟,难道沉香有危险?他急运起神识,果然莲玉泛起不正常的波动。他顾不得说什么,架起杨戬,风火轮蹬在脚下,疾如闪电一般向华山圣母庙。

    “二郎神,我刘彦昌就是断子绝孙,也不要你的儿子!”刘彦昌如疯了一样死死的扼住沉香的脖子,双目通红,嘴里含糊不清的吐着恨恨的字眼。

    嘭!就在沉香奄奄一息之时,一只脚正中刘彦昌的后心。这一脚力道正好卸去他手中的力道,将他踢飞出去,孩子落到了地上。

    刘彦昌刚要爬起来,一个火红色枪尖迎面刺向他的喉头,这枪来的疾如闪电,不要说他是个凡人,他就是个妖精,这一枪也要了他的命,更别说那枪尖上突突乱蹿的三味真火。

    刘彦昌已经顾不得害怕,惊恐的瞳中只有火红的枪尖越放越大。

    “不要杀他!”就在千钧一发之时,一个虚弱又十分清晰的声音传过来,那枪尖就堪堪的停在他喉前,灼的法力已经烫到他的脖子,空气中升起一股皮的焦糊味。这一枪是哪吒怒急而发,如果真扎刘彦昌的上,不单单是取他命,而当场驱散魂魄,永世不得翻

    哪吒险险的收住手,这才没要了刘彦昌的命,他不解的看着一旁的杨戬,虚弱的抱起沉香,一道微弱的法力注入到嫩的体里,沉香苍白的脸上才浮出一丝血色。

    “二哥,为什么不杀了他,这样一个卑鄙无耻,心狠手辣的小人留他何用?”哪吒满心杀气,急急的问一旁的杨戬。

    “别杀他,就当为了我三妹。”杨戬扶着一边的桃树,清冷的风吹起他凌乱的卷发,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就他,这样一个凡人,百无一用,胆小如鼠,哪配的上的三圣母?”哪吒的枪依旧抵在刘彦昌的眼前,不杀了他,真是难平他心中怒火。刘彦昌恐惧的看着哪吒,不过他知道,只要刚刚那一枪没要了他的命,现在杨戬就不会再杀他,想到此这书生的眼神中竟闪出一丝得意。

    “你忘了狐妹与五哥了吗?你若杀了他,怕三妹,三妹……”杨戬说不下去,他不愿意妹子嫁与这个凡人,就怕步上狐妹的后尘,不想真的发生时他却无力阻止。

    哪吒气得粉面透红,可是听了杨戬的话,只好恨恨的收回枪,狠狠的瞪了一眼刘彦昌道:“真想不明白,三圣母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猪狗不如的畜牲,亏得本太子还同帮助过你。”说完又气恼的踢了他一脚,转扶起杨戬驾云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