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聚血凝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老君随玉鼎真人来到金霞洞,先映入眼中的就是聚魂鼎中的闪着微弱光芒的宝莲灯灯芯,老君摇摇头,沉香的魂魄已经虚弱到极点,元神几尽破灭,唉,要不是杨戬拼死用法力护住,只怕这会早化为一缕烟尘了。

    杨戬斜靠在一旁的石塌上,面色苍白如纸,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平静无波,虽然有重伤在上依然隐隐的透出一道霸气,冷冽,高傲,似乎一切事都会在他的掌握之中。

    真的只会在他掌握之中吗?老君有一瞬间失神,杨戬的目光已经移了过来,看到老君冰冷的脸庞闪过一丝笑意,不比平里朝堂上假面似的笑,他笑的有些虚弱,甚至有几分自嘲,还有几分威胁,杨戬还是杨戬,想必玉鼎真人那一番犀利的说词也应该是出于他之口吧。

    “道祖。”杨戬想坐起来,可是挣扎了半天,竟未动分毫。

    “算了吧。”老君紧走几步到塌前将他按下道:“你已经把老道都算准了,也免了这些虚礼吧。”

    “杨戬心中有愧。”杨戬说完,眼神一黯,几分愧疚之色浮现在眼中。

    “遇上你们师徒两个,老道我自认倒霉,说吧,怎么办?”老君后半句话是对着玉鼎真人说的,玉鼎虽法力低微,但博学多才,这些救人之法他比自己更加通晓。

    玉鼎看了看杨戬,无奈的说道:“使其血脉相连法力高强之人,与之魂魄相通,凝其魂魄,用其父之心,其母之血,重铸血之躯。”

    老君也看了看杨戬道:“为何不用太乙真人之法,用莲花做体?”

    玉鼎白了老君一眼:“师伯,您是真糊涂,也是装糊涂,沉香的元神已与宝莲灯合为一体,世间除了血之躯,哪有一件东西能承受这么强大的元神,当然元神虚弱之时,还能撑上一时,你还能让沉香天天换体去吗?”

    老君没有理会玉鼎真人的冷嘲,回头对杨戬道:“你真的决定了吗?”

    杨戬平静的点点头:“决定了,道祖,你施法吧?”

    看到杨戬苍白如冰的脸,唇角凝着的点点血渍,他的心突然有一了种异样的感觉,不同于权力的惑,不同于万年的冷漠。

    用力的甩了甩头,试图把这种感觉甩掉,他缓缓的从袖中取出一个宝瓶,从里面小心倒出一颗朱红色丹丸在手中却开始犹豫着,是不是要将它送出去。

    修长的手指缓缓抬起来,不是很快,却没有迟疑,没有思索,朱红的丹丸落在苍白的指间,似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老君与玉鼎同时把脸转一边,他们不敢看聚魂丹如果含入口中,更不敢看聚魂功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痛,天地之间似只有这无休无止的疼痛。,每一根经脉,每一寸肌肤,如灌进滚烫的油汁,烧的整个人好像炸开一般。冷,透骨寒肺,万年寒冰在体肆虐。冷交替的痛苦折磨中却阳相合,迸出体内巨大的能量,显圣真君,法力无边,这无边的法力之中也有这痛楚之中的绝望。

    杨戬死死抓着石塌边缘,五指深深嵌入石中,冷汗如浆,黑袍玄衣似被水洗,苍白的脸上,灰暗的唇角之间鲜红丝丝缕缕的滴下,惨绝人寰的痛楚,在这个人的唇边却化成了一声声闷哼,紧咬的牙关溢出来的也只是低低轻吟。

    “徒儿,徒儿,痛就叫出来吧,师父在这里。”玉鼎真人紧紧的抱住杨戬的肩膀,心痛的呼唤着。

    “娘……”唇齿轻启之间却吐出一个更令人心痛的字眼,自从瑶姬仙子被晒化后,杨戬再也没说过这个字,如今痛到极点,竟然模糊之间再次呼出来。

    疼痛终于渐渐消去,杨戬的脸上泛起一层不正常的红潮,缓缓的睁开双目看到紧紧抱着自己的师父,一道温暖的感觉突然浮上心头。多少年了,十年,百年,还千年,被人骂,被人唾,周围的目光不知从何时起,都是鄙夷,嘲笑,恐惧,憎恨,只有这里,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师父才能给自己一丝安慰,一丝鼓励,让自己坚持走下去。

    “我的宝贝徒弟,你可吓死师父了。”玉鼎真人一边抹着泪,一边毫无顾及的说道。

    “师父,徒儿无事。”杨戬坐起来,虽然刚刚痛不生,可体内迅速澎湃的法力,让他恢复了往司法天神的神彩与气势,只现在这份气势中隐隐的透出些许苍凉。

    看着这师徒二人老君无声的叹了口气,他知道玉鼎真人疼杨戬,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义竟胜过了父子。

    “道祖,师父,杨戬时间不多,告诉我该怎么做?”杨戬止住二人摇头叹气,平静的问道。

    玉鼎真人什么也没说,将聚魂鼎小心的取过来放到地的中央,而后在周围画下各种神秘的字符,依次排列,做完这些他指着这个阵道:“这叫聚魂阵,你坐到阵中,聚魂鼎悬于百会上方,把法力注入宝莲灯的灯芯,让沉香感应到你的存在,唤起他重生的意念,我与师伯催动此阵,助你凝魂聚魄。”

    “好。”杨戬迈步便步入阵中。

    “记得,此阵有聚魂亦破魂,你凝沉香之魂,实破己之元神,但九转玄功是无上功法,你只要意念不散,兴许能有一线生机。”老君手抚白须低声说道,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提醒杨戬这些,仅仅就是因为他是个挡风的帆的吗?

    “徒儿啊,千万不可放弃。”玉鼎声声嘱咐着。

    杨戬点点头,他明白师父不要放弃的不是沉香,而是他自己。淡淡的笑了笑,他什么也没说径自盘坐于阵中,心念微动,聚魂鼎已缓缓浮起,悬于头上,慢慢运起法力,细细一线试探似的注入到灯芯之内,很平静,又是细细的一缕,一点一点,很小心,生怕重了点惊扰脆弱的魂魄便四散而飞。

    玉鼎与老君一左一右运起法力,催动起聚魂阵,一道道白色的流光从地上的字符间闪耀,神秘的字符缓缓的升起,旋转着,相互变幻着,很柔和,却十分强大,紧紧的围在杨戬四周,一个个字符缓缓的渗进他的体。

    法力依然被注入到灯芯中,灯芯里的魂魄似乎感觉到异样,不安的燥动起来,一道银芒从杨戬的神目中闪出,紧紧护住燥动的灯芯,有如慈父的手,轻柔而有力安抚着掌下的子,一点一点消除他的恐惧,让他安静的配合自己。

    灯芯慢慢的安静下来,杨戬的脸上滚下豆大的汗珠,这样安抚似是更费心力。

    随着法力渐渐增强,灯芯除了看似痛苦时强时弱的颤抖之外,倒没有更多的燥动,极力平抚着自己,忍受着强大的法力带来的痛楚,又或是重生的希望。

    随着越来越大强的法力注入灯芯,流动的字符越转越快,飞速的消失在杨戬体力,透过他的体再凝结一道道白色的流光和着他的法力消失在灯芯之中。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更多的法力却更快的注入灯芯,此时透明的灯芯内好有生命在博动,要挣脱束缚,却无力上的桎梏。

    此时杨戬脸色苍白犹如冬月里飞雪,唇边落下丝丝鲜红,指尖的法力随之弱了,随着法力渐弱,灯芯内的生命竟又无助了几分。忽然杨戬双唇微微动了动,一瞬间神目骤开,一道耀眼的银芒迅速的入灯芯。

    “不可动用九转玄功。”玉鼎真人失声叫道。

    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银芒注入灯芯,最后一道字符已化做流光没入他体内随之进入灯芯。随着最后一缕法力消失,宝莲灯灯芯猛然金光大炽,山洞之内亮如金乌,玉鼎真人和老君几乎同时闭上眼睛。

    当他二人睁开眼睛时,聚魂鼎已经平平放在地上,鼎上悬着宝莲灯灯芯,灯芯外围住一团人形金色的烟云,模糊的样子很像沉香。而杨戬斜倒在地上,右手按着口,无力的喘息着。

    “徒儿,徒儿!”玉鼎真人爬起来忙奔过去扶起杨戬。

    “我没事师父,我动十二成九转玄功,可是沉香却将九成功力又回我的体内。”杨戬借着玉鼎真人的力量,疲惫的坐到了塌上。

    “怪不得人说外甥似舅,怪不得啊!”

    老君意外的看着杨戬,又看看一旁那个了无生气的魂魄,服了聚魂丹还能活下来的人,怕也只有杨戬了,这是不是他二人血脉相连,心意相通的结果。

    微微休息了一下杨戬抬起头道:“师父,我去取找三妹和刘彦昌。”

    “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吧。”玉鼎真人按下他说道。

    “师父,我三妹痛失子,心绪难平,而刘彦昌……”杨戬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怎么?难道刘彦昌不愿救沉香。”很出乎意料,杨戬提到这个名字,怎么会是这样一副表,平常他提到妹妹,眼中总闪着无尽的宠溺,偶尔提到刘彦昌就是四个字“学问不错”,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反感,直到不久之后,玉鼎真人便知道,杨戬为什么会苦笑了?

    “算了,师父,还是徒儿自己去吧,何况,我也想去看看三妹。”杨戬摇晃晃站起来,仗着聚魂丹的支撑,走出洞外,驾云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